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五十九章 天机伞

“我怎么能不管?”墨秋依的脸上十分不满,道:“你这暴躁的脾气到底什么时候能改一改?步亦轩他是你随便能动的人吗?你别忘了,他是墨焰宗的客人,而且也没有做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你现在若是用兵铸山杀步亦轩,就等于是给墨焰宗引来大祸,你根本不知道步璇音的实力有多么恐怖!宗主曾经说过,步璇音一人,弹指间就能让我们墨焰宗灰飞烟灭,你难道以为是开玩笑的吗?”
说着,连续三剑,顿时乾虎一声哀嚎,脑袋被劈下来了,器芒舞动飞梭,转眼消散了大半,身体更是扑通一声栽在了水泽之中,飞速下沉。
我转身猛然看了他一眼,目中透着杀气,灵修者威压滚滚而动,甚至这股威压让两侧水泽也疯狂颤抖,一缕缕涟漪波荡开来,我淡淡道:“为什么不敢?你都欺负我欺负到这种地步了,我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了不起让宗主出来评理就是了。”
“秋依大长老向来贤淑有礼,进入墨焰宗那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她如此动怒,更是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天机伞,厉害,我墨焰宗果然底蕴深厚、旷古烁今啊!”
一步步的被逼到这个地步,其实也并非我所愿啊!
说着,墨秋依素白的双手轻轻一扬,顿时一把湛青色的铁伞出现在她的掌心里,弥漫着古老沧桑的气机,这把伞绝不简单。
“大长老……”
眼看着墨秋寒又要动怒,墨秋依禁不住皱眉道:“够了,三个,立刻回你的洞府http://m.hetushu.com去,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了,所有人,立刻散去!”
墨秋寒一脸煞气,兵铸山只是稍微动了一念气息,顿时虞残智的身躯倒飞出去,重重的摔落在水泽之中。
我不禁一笑,说:“这是公平决斗,那么多人见证,胜负各安天命,怨不得别人,这是你刚刚说的话,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墨秋寒浑身颤抖,手指着我:“你居然连续毁灭我墨焰宗三大炼器宝物,此事绝不会善罢甘休!”
……
“苏颜,你不要多管闲事!”
墨秋寒冷哼一声:“看在你的面子上,那就算了……不过,步亦轩必须口头道歉!”
“天机伞内藏天地玄机,不是凡人所能轻易看透的,其威力在墨焰宗仅次于星光塔、兵铸山、七凌海三大神器之下,据说秋依大长老的灵修早就在秋寒大长老之上,对玄机参悟也十分深厚,她掌握的天机伞,战力未必就在兵铸山之下……”
“滚开!”
苏颜淡淡笑了,水泽中她的倒影那般苗条迷人、幽谷空灵,妃焱剑光芒灼烈,她轻声道:“墨秋寒,你今天敢一意孤行,我苏颜以百圣盟的名义发誓,一定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世上。”
坤狼倒了下去,气机全无,任谁都看得出来它也废了。
苏颜手握妃焱,秀眉轻蹙道:“你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居然想动用兵铸山来杀步亦轩?你难道不知道步亦轩是墨焰宗的客人吗?你难道不知道步亦轩是步璇音和*图*书的弟弟,是七神殿的龙榜灵修吗?你现在杀了步亦轩,步璇音会放过你吗?七神殿圣地会放过你吗?就凭区区一个神器,你镇杀得了步亦轩,镇杀得了步璇音吗?而且,步亦轩是我的人,你杀步亦轩就是与我苏家为敌,你大可动手,用兵铸山镇杀步亦轩之后便镇杀我,我敢保证,一个月内,百圣盟必定铲平你墨焰宗,让你们彻底灰飞烟灭!”
“三哥,你在做什么?”墨秋依蛾眉轻蹙。
周围,一众墨焰宗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也没有人振奋了,苏颜的话让他们每个毛孔都透着寒气,一旦真的变成事实的话,恐怕这结果也绝不是墨焰宗所能承受的,杀我一人,墨焰宗要承受的却是灭顶之灾,上万弟子必然魂飞魄灭,死无葬身之地!
“秋依大长老风华绝代、青春永驻、艳绝天下!”
觉醒不死绝脉,以白修罗之身对抗神器!
“道歉?”
墨秋寒冷冷道:“这小子杀了少游的三头狂蛇,杀了我的乾虎、坤狼,更把我养育当做镇宗圣兽的冰霜夔给宰了,惹了那么大的祸就想这么了结?门都没有!”
“步亦轩……你敢!?”墨秋寒怒吼一声。
一旁,所有的墨焰宗弟子都惊呆了。
说着,墨秋寒怒吼一声,手中忽地出现了一块奇异的黑色玄铁,犹如刀剑,奇铁之上不断变化、分解,成为了一柄柄细小的刀枪剑戟等各种兵刃,转眼之间呼啸转动冲天而起,顿时一股极其磅礴的力道从天碾压而下,和_图_书那种刀兵杀伐的气机几乎令人窒息,极其恐怖!
虞残智猛然走到我前方跪倒在地,眉头紧锁道:“大长老请不要动怒,此事都是弟子一人引起,请大长老不要迁怒于步亦轩,这件事原本就与他无关啊!”
“可惜,这步亦轩也算是一个天才,连续斩灭三大炼器宝物,如果不是遇到了列身于神器的兵铸山,恐怕就算是大长老也镇压不住他,可惜可惜,这个天才就要陨落在兵铸山下了!”
恐怕,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人心,若是看透了也实在是太可怕了。
“墨焰宗万古长存、天下无敌!”
“墨秋寒!”
墨秋寒一脸死灰,手中掌握着兵铸山,却镇压也不是,收起也不是。
“你……”墨秋寒咬牙切齿,怒吼道:“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怨不得本尊了!”
我拎着月刃走向了坤狼,一剑便顺着坤狼口中的缝隙刺入身躯之中,意念一转,顿时只动用三成冰魄星河斩的力量在坤狼体内炸开,“蓬”一声向,坤狼外表看起来毫无变化,但内里的结构、炼器组织却已经完全稀烂了。
“不能就这么完了!”
墨秋寒神色冷冽,道:“这件事与你无关!”
在天机伞的气机碾压之下,兵铸山也开始嗡鸣起来。
我浑身的血脉都快要澎湃起来,身上的每个毛孔、每个细胞几乎都能感受到那种恐怖的死亡威胁,这兵铸山的一击绝不是我现在的修为所能分庭抗礼的,想要不死恐怕只有一个办法了!
我淡淡m•hetushu•com一笑:“你们屡屡来挑衅、刁难我,你们想过道歉吗?想要我道歉,做梦!我来墨焰宗,是为了挑战七凌海,修炼自身,可不是来受你墨秋寒的气的,你要一意孤行得罪我那就尽管来,不过我这人相当记仇,你今天得罪我,他日必定要你十倍偿还!”
“兵铸山,是兵铸山……我的天啊,大长老这是要……动用镇宗神器兵铸山来对付步亦轩这小子吗?太……太恐怖了……”
月刃猛劈在乾虎的脖颈上,顿时震开了手指深度的一层金属护甲,一股蕴含着无比玄机的力量四溢开来,是炼器的神奇力量,但随着我第二剑的落下,这股玄机力量便奔泻得更多了,最多五剑便能让这头乾虎身首异处!
“与我无关?”
“兵铸山,亿万兵刃所铸就的神山,一旦发动连绵不绝,除了掌门的星光塔之下,放眼墨焰山再无另一件神器能对抗兵铸山,这才是我墨焰宗真正的底蕴所在啊!”
一旁,所有的墨焰宗弟子都目瞪口呆了,就连大长老的炼器战兽也被禁锢等死,这是它们所无法承受的打击,根本不敢相信,所以墨秋寒的脸色苍白,而其余弟子则脸色死白,一个个脖子变粗,眼看就要悲愤昏厥过去了。
……
“天机伞!我的天,天机伞居然在秋依大长老的手里,果然……宗主不偏不坦,把这件次神器给了秋依大长老了!”
神器,这种程度的力量丝毫不逊色于七凌海,绝对是神器!
墨秋寒低声道:“秋依,这件事你别管。m.hetushu•com
“当!”
心底忍不住的一阵屈辱感,墨焰宗虽然不算是什么惊世的大宗,但好歹也是在烈风域享誉多年的宗派,如今居然动用神器来镇压我这个宾客身份的人,墨秋寒、墨少游、墨麟章等人的气量实在是令人心寒不已,而远方中峰之上闭关的宗主墨秋白就真的闭关了吗?
就在这时,忽地前方空间微微扭曲起来,一束束金芒飞升而起,转眼一个极为曼妙妖娆的身姿出现在那里,是传送阵法的作用,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墨秋依,镇守南峰的墨焰宗大长老,此时她终于姗姗来迟,不过也终究是来了。
墨秋依叹息一声,凹凸有致的身段在单薄的长裙包裹下极为迷人,她浑身都散发着熟透了的气息,令人忍不住想入非非,一旁的弟子们几乎都看呆了,而墨秋依则继续打圆场道:“这样吧,我愿意拿出三枚七阶丹药和二十枚六阶丹药来补偿你的损失,再多我也拿不出了,如果你还是不依不饶,那我只能唤醒闭关的兄长来处理这件事了。”
“扑通……”
“哈哈哈,步亦轩完了,这次是他自己惹的麻烦,凭他的能耐能应付得了乾虎坤狼,但却绝对无法抗衡兵铸山,兵铸山哪怕十分之一的力量就足以让他灰飞烟灭了!”
“你……你……”
顿时,所有的墨焰宗弟子都热血沸腾、神情振奋起来。
“你……”
“……”墨秋寒目光冰冷,没有说话。
墨秋依道:“这件事到此为止,谁也不得追究了,从现在开始,这件事算是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