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章 撞山兽

苏颜也表示了感谢。
进入器灵空间,器灵老人虚幻的身影凝聚而出,道:“立刻挑战第六重吗?”
器灵老人淡淡笑道:“撞山兽,太古生命中最弱的一种,大约相当于星御境中期的实力,我要提取它的血脉融入器灵生命之中了,它很快就会变成你的对手,现在,你可以准备战斗了!”
“蓬蓬蓬……”
算了,计较那么多做什么……
这野路子算是自创武学吗?
众人纷纷恭敬离去,只剩下墨少游、墨麟章两人站在破碎的木桥上。
我有些尴尬,笑道:“小颜,差点忘了红烧牛肉还在慢火煨炖,走啦,我们该吃饭了。”
“要!”
“我记住你了,你很不错。”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那么多!?”
……
“都散了吧,好好修行。”墨秋依对众人说道。
“遵命,大长老。”
墨秋依一脸恨铁不成钢:“你不好好沉浸在对炼器玄机的领悟之中,却整天醉心于这种世俗的尔虞我诈,实在是太让人失望了,少游,我看你还是好好斟酌一下,你是否还适合墨焰宗少主的位置,如果你不珍惜,旁人自能代之,我墨焰宗渊源深厚,弟子上万,内门两千人,亲传百人,选出一个少主合适人选应该并不难。”
“嗯。”一听说有吃的,苏颜立刻雨过天晴,笑意可掬。
在天机伞的气息笼罩下,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十分凝重。
一股巨力降临,整个人仿佛被撕裂一般,瞬间回到了器灵空间内,前方迷雾升起,一个磅礴的身形正在缓缓形成,正是缩小了不少的撞山兽,但那狂暴强横的和_图_书气息却还在,恐怖无比!
墨少游、墨麟章远去。
轰然之声鸣响,巨网沉猛坠落下去,将灵雀们犹如麻雀一般的笼罗镇压下来,下一刻,“蓬蓬”之声连续作响,六只飞雀此时却被纠缠的触手紧紧的缠住按在地上,而我飞身而去,剑光大作,也不留守,直接以必杀技招呼!
“那么,启程吧!”
“啊?”我循着方向看过去,那是一头形态如牛、头颅如虎、生有双翼,额前有金色巨角的巨兽,咆哮之间地动山摇,猛烈一撞,顿时大山崩碎,露出山体内部的矿层与焱劲,甚至这巨兽踏着熔浆飞奔,狂态毕露!
“嗯。”
看着我紧张的样子,器灵老人禁不住一笑:“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墨秋寒冷哼一声,手中兵铸山忽地一闪即逝,伴随着唧唧的一声叫唤,一只由灵木所铸造的灵鹤出现在墨秋寒脚下,带着他一飞冲天,转眼消失在夜色之中,他居然就这么走了,一句话都没有留下。
“姑姑,这步亦轩恃强凌弱,实在可恶,少游咽不下这口气……”
“步亦轩。”
时光飞逝,转眼五天过去,在我孜孜不倦的努力下,终于能够凝结两百条冰霜触手了,灵墟中的混沌铁球几乎周围都缠着一条条触手,看起来让人忍不住的恶寒,这些冰霜触手十分活泼,每当我的灵识沉入灵墟的时候它们便疯狂扭动来表达自己的喜悦,而每次也都能让我看得一身鸡皮疙瘩,不过为了实力,算了,忍了!
“真不错,后生可畏啊,请继续努力吧。”
等等……
器灵老人一双眸子http://m•hetushu•com里透着玄机,笑道:“你想得没错,确实是返祖,上古时代的蛮荒巨兽们何等强大,许多巨兽都拥有太古血脉,远非后世的巨兽所能相比,小伙子,你所见到的那些玄兽大部分都已经血脉驳杂了,真正能够称得上凶兽、圣兽的也不过是一些皮毛罢了,穷奇、火灵龙等都残留了一部分太古血脉,但也只是少许,千万年来,这些玄兽比起始祖们来说实力降低太多太多了。”
我点头:“谢谢大长老解围,感激不尽。”
“去吧!”
忽地,两侧的景象猛然静止了,器灵老人伸手一指山侧的一个巨大黑影,道:“你的第七重考验对手就是它了。”
强大的灵修者之间有种惺惺相惜感,所以我和李盛烈的一见如故,毫无跟炼器师之间的排斥感,这大约也印证了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句话,坦荡之人,也喜欢结交坦荡之人做朋友,虽然李盛烈跟我还谈不上朋友,但关系绝不坏。
墨秋依转过身,一张十分秀美的脸庞上带着媚人心魄的笑容,道:“对不住了步亦轩、苏颜,这件事错不在你们,错在我墨焰宗,还请你们不要介意,我会去一趟伙房,重责这群耽误事的外门弟子,你们请放心,以后类似的事情绝不会发生了。”
无边气机弥漫,凝实为光华的天机伞在墨秋依的上方缓缓转动,越来越大,转眼之间就遮住了半个天穹,甚至气势上还要碾压了兵铸山一筹,这也足以证明墨秋依的修为绝对在墨秋寒之上,否则的话次神器是绝不可能碾压正神器的。
我急忙闪避,一和_图_书边精神高度集中的控制着冰霜触手们继续第二次衍生,纠缠的触手开始一一交织在一起,没过多久就已经编织成了一张笼罩数十米范围的冰霜巨网!
墨秋依则微微一笑,说:“步亦轩,听说你七凌海的挑战已经通过五重考验了?”
我在旁看完全程,不得不暗暗叹息这个墨秋依真是厉害,一个巴掌一个枣儿的把墨少游这种头脑简单的蠢货玩得团团转,而且刚才的解围恩威并用,居然镇压住了墨秋寒的气焰,看来这墨焰宗真正掌事的人除了宗主墨秋白之外应该就是墨秋依了。
次日,继续挑战七凌海!
“是的,前辈。”
“六大灵雀不可战胜,这种雕虫小技简直不值一哂!”
“谢大长老。”
“那条蛇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看起来有点像是龙族?”
“那是枫树吗?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高的枫树,树叶居然还分成了那么多的尖……”
它们开始吐口水,一缕缕火光如电般袭来。
我暗暗乍舌,看来有的搞了。
“这还差不多。”
墨少游捂着脸,连退数步:“姑姑,少游知错了,您别生气,我这就回去闭关!”
无论如何,这冰霜触手、天罗地网也是我第一门自创出的武学!
“那个……那个是不是绝地蛮牛,我的天,好大啊,那对尖角可比我见过的所有蛮牛都要尖锐多了,甚至还有上古的气机。”
我不禁微微一怔,道:“前辈,您是器灵,这是通过神器的力量将我带入返祖境界了吗?”
清晨,阳光明媚,冬日来临,格外的凄冷,守在七凌海门口的李盛烈也加了一件皮袍,hetushu.com熊皮的那种,远远的就能问道腥臊的气息,他手里握着一个酒葫芦,腰间挂着两个,整天饮酒作乐,看到我来就立刻点燃了疗伤汤药下的木柴,笑道:“第六重七凌海,你有信心过了?”
“嗡!”
一顿饱餐之后,继续修炼,将我心底构思的“天罗地网”给付诸实施,否则只是构想的话可是打不倒七凌海中的六灵雀的。
……
“不对,那一头更大,天啊,跟一座山差不多大,这还是绝地蛮牛吗?”
墨秋依一抬手,顿时一卷灵简落入墨少游怀中,道:“这是我刚刚参悟的心得,你也看看,对你的器芒感悟会有一定的帮助。”
时光飞梭,两侧出现了一个个巨大的阴影,山脉般庞大的蛮荒巨兽,以及双翼展开足足有数十里长度、铺天盖地的猛禽,还有那打个翻就能嫌弃数里高巨浪的巨鱼,整个天地之间都充斥着一种太古的强横气息与混乱气机。
“小子,你这是在找死!”
“嗯。”
我的三观完全被颠覆了,眼前的无数生物纷纷呈现,而且在每过一个节点之后它们就会发生全新的变化,变得更加古朴而强大,这难道是……传说中的返祖?
“那个……”
“多谢姑姑,我去了。”
眼前光芒一闪,紧接着仿佛整个空间都在穿梭一般,周围的情景不断幻化,我看到一片片丛林,那些丛林里的树木与我所认识的不同,但却又有些相似的地方,而且一些蛮荒巨兽也让人啧啧称奇,一时间,我看得眼花缭乱。
“不算是返祖,只是从时光的罅隙之间开辟了一条小道,我需要……挑选一头力量与你http://www.hetushu.com比较相当的上古血脉凶兽作为你的对手,不至于瞬间杀死你,但却又让你无法轻易战胜,七凌海最后一重天的考验从来都如此,漫长的岁月长河里,能通过这一重考验的人也屈指可数,一共只有两人罢了。”
迷雾升起,迷雾之中一个个身影飞了起来,六灵雀再度出现,但这次我可是有备而来,就在灵雀们尚未完全飞起的瞬间就发动了冰霜领域,紧接着一条条冰霜触手破冰而出,在空中乱舞,冰触之上再生冰触,“噗噗噗”的节节升高。
“好长的蛇,有十里长了吧?”
我点头一笑:“嗯,试试再说!”
墨少游尚未说完话,忽地整个人倒跌了出去,脸上多出了一道清晰的掌印,他一脸惊愕,没有想到墨秋依居然动手打他:“姑姑,你……”
墨秋依轻轻一晃天机伞,居然凌空飞走,衣裙在风中微微摇摆,一双长腿雪白,无限风光,我看得有些呆了,顿时一旁的苏颜轻轻一撞我的肩膀,嘟着嘴巴表示不满。
响声接连不断,冰魄星河斩的碎灭之力无坚不摧,这些灵雀就算是拥有媲美天御境的实力也无法抵挡,一个个被劈成了粉碎,成为飘散在空间里的器灵生命,就在我斩杀第六个灵雀之后,器灵老人再度出现了,神色祥和,笑道:“小伙子,恭喜你已经攻破了第六层,但七凌海的第七重已经远远超过了你的承受范围,一旦挑战便会有生命危险,你还要继续挑战吗?”
“下沉!”
“刷!”
我目光坚定,这次来就是为了打穿整个七凌海的考验,如果在最后一刻贪生怕死放弃了恐怕会被璇音姐所嘲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