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一章 废物何其多

“吼!”
大地轰鸣,炼器撞山兽化为一道火焰撞击了过来,速度很快,快到让人无法闪避。
“太古遗留血脉?”
“臭小子,客气什么。”他哈哈一笑,转身而去。
就在它们围着小院讥讽的时候,李盛烈手里提着药包回来了,虎目圆瞪,一缕缕烈焰灵力从体内迸发而出,眸光之中仿佛有烈火般的怒吼一声:“你们在这里叽叽咋咋什么?步亦轩已经打到了第七重,你们谁能做到?还不嫌丢人吗,还在这里给墨焰宗抹黑?你们这群墨焰宗的败类,给我滚!”
空间剧烈扭曲褶皱,冰魄星河斩的力道不断吞噬、轰鸣,但那面血色战盾仿佛是无坚不摧的一般,居然就那么巍然不倒,转眼之间冰魄星河斩的力量开始急转消逝,猛烈剑意硬生生的被震碎了,而撞山兽所凝聚出的血色战盾居然只是产生了些许的龟裂罢了。
一股死亡危机感从我体内疯狂涌起,这是实力被完全碾压的迹象,这头撞山兽的实力至少在星御境之上,甚至已经达到了星御境中期的实力,完全不是我的实力所能匹敌的,七凌海果然残暴!
“哟,这不是在水泽小屋斩杀三头炼器战兽的步亦轩吗?怎么……今天却变成了这般狼狈的模样?”
此时,这头撞山兽已经狂暴无比的撞击过来,“蓬”一声撞击在我和它之间存在的一道阵法之上,金色光辉四溢,阵法嗡鸣颤抖,好大的力道,整个七层空间都在战栗着,撞山兽怒吼不已,连续数次撞击,就连那阵法上都出和_图_书现了皲裂,可怖之极。
低喝一声,血气凝实为一条神龙盘旋在身周,龙息功的气机暴烈而霸道,月刃凝实,六式合一毫不犹豫的贯入长剑,面对这头拥有太古生命血脉的撞山兽还有什么必要保留实力呢,也就在这时,器灵老人消失之前又说了一句:“我探查到你体内有一股超越凡人之身的力量,七凌海老祖早就有规矩,不得使用这种连自己都无法控制的力量,否则算是挑战失败处理。”
撞山兽缓缓的在地上蹬踏前蹄,眸光血红,鼻间喷出一道道烈焰,凛然杀意无边氤氲开来,若是再承受它一击,恐怕我的身体就要碎掉了。
“多谢李叔了。”他原本可以不这样做,但李盛烈为人坦荡,确实是一个值得敬重的前辈高手。
趁着这个大好良机,上!
……
“器灵前辈,我认输了,下次挑战。”我倒在地上,浑身动弹不得,感觉每一寸血脉都破碎,每一寸骨头都撕裂了。
“哼,若是他死在神器空间里倒也好了,技不如人死了,就算是他姐步璇音来了也无话可说,那是他自己找死!”
“好。”
李盛烈拧开了宝葫芦的盖子,狠狠的喝了口酒,看着一群内门弟子逃去的方向,目中带着沧桑与无奈,道:“世间废物何其多,没有什么本事却又偏偏喜用恶语伤人,好好修炼吧,这凡此种种都是对你心境的磨砺与考验。”
撞山兽似乎意识到这一击的强横,居然猛然低头,顿时尖角前方浮现出一面和-图-书血红色太古战盾,“嘭嘭嘭”之声不绝于耳,镂冰雕琼的剑气轰杀在战盾上居然纷纷崩碎,完全无法抗衡,转眼之间整个剑意都完全崩毁。
“蓬……”
“客气什么!”
器灵老人尚未消失,轻声道:“不必觉得对你不公,七凌海第七重考验的便是力量的爆发,如果换成一个星御境强者来挑战,我会挑选更强的太古生命来当他的对手,小子,这头撞山兽的实力已经被压制了至少九成了,否则它的一次呼吸就能让你灰飞烟灭了,好好把握机会吧!”
“嗯。”
我点头:“可以了!”
“嗯。”
被李盛烈安放在门口墙角下,他捧着汤碗给我灌下了一大碗的疗伤汤药,但这汤药最多修复一下五脏六腑的伤势,对于我骨骼的伤势却无法弥补,李盛烈皱了皱眉,道:“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宗门的宝物洞天里去拿一些治愈骨骼的玄兽骨粉回来。”
他说的是不死绝脉与白修罗的力量吧,诚然,眼前这头战兽拥有撞山兽十分之一的力量,我一旦变身白修罗,可能十招内就能斩杀它,但这也失去了突破自我、激发潜能的试练意义了,我不能太过于依赖不死绝脉的强横力量,毕竟这是我无法控制的。
“不能动了,李叔帮帮我。”我狼狈不堪,连转脸的力气都没有了。
撞山兽笔直撞击而来,千钧一发间我纵身跃起,脚踏一道火云堪堪避开这一击,撞山兽则身形不止的直接撞击在我身后的七重空间岩壁之上,“蓬”一声巨响,和图书它的半个身躯居然撞了进去,碎石与空间扭曲力量飞梭,器灵空间外面居然是一片虚无的宇宙!
我接下了骨粉汤,道:“谢谢你了,李叔。”
……
我有生无力,浑身都充斥着虚弱感:“是太古生命的遗留血脉。”
“轰轰轰~~~”
一想到撞山兽的恐怖之处,我也感觉心底颤颤的,说什么年少轻狂、不撞南墙不回头都是假的,真被揍成我这个样子……就必须好好的思考一下人生的道理了。
我心底一片寒意,实力太过于悬殊了,这么一头撞山兽根本就不是我这个实力层次所能对抗的,甚至就算是星御境级别的高手遇到这样的太古生命也会被碾压,那种足以撞碎古山、撕裂天穹的冲击力量根本就不是凡人之躯所能抗衡的。
好一头撞山兽,我的天罗地网是注定困不住他了。
撞山兽,太古生命的存在啊!
“哈哈哈,居然痴心妄想打穿七凌海的七重考验,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连我墨焰宗几代的天才都没能通过七凌海的考验,就凭你?”
“还能动弹吗?”李盛烈的声音传来。
撞山兽疯狂的后退,四蹄蹬踏,狂烈无比。
我急忙运劲,无数冰霜灵力涌动开来,瞬间噗噗噗的无数泛着金色光芒的冰霜触手从地底升起,疯狂的缠绕向撞山兽的四肢与身躯。
“呼呼……”
李盛烈坐下,将玄兽骨粉用汤药拌匀,随后递给我:“能自己喝吗?”
这……就是太古时代的符文之术吗?
犄角上战盾直接撞击在我身上,和-图-书速度飞快,几乎第一时间我就已经受伤了,血脉狂涌,口喷鲜血飞了出去。
“吼吼……”
“轰!”
当他喝出“滚”字的那一刻,力量完全爆发,气势碾压形成的火焰冲击直接将数十名内门弟子轰得飞退而出,道心震颤,李盛烈此时已然盛怒,眸光中的凌厉就足以置人生死了,这些内门弟子哪里还敢多说什么,一个个爬起来拍拍屁股逃也似的跑了。
“知道了,前辈。”
一股玄劲裹挟着我的身躯离开了七层空间,“蓬”的重重的摔在了七凌海巨石旁边的空地上,大口喘着气,撞山兽那恐怖的压制气息瞬间消失,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我居然禁不住的笑了一声,外面的世界真美好啊!
李盛烈禁不住的浑身一颤,道:“难怪把你揍成这样……这七凌海果然不愧是墨焰宗三大神器之一,其中的天机与玄妙恐怕就算是宗主也未必能洞察其一二,小子,你还打算继续挑战吗?”
手臂周围骤然血气与灵力凝聚,化为一束束冰霜急旋萦绕在剑刃周围,碎灭之力浩荡,冰魄星河斩不顾一切的轰向了撞山兽的身躯之上,但撞山兽的速度远远超过我的想象,几乎在刹那间就完成了倒退与转身,头颅犄角上出现一道道类似于我的符纹力的太古血脉符文光华,转眼再度凝聚出一个血色战盾,迎着我的冰魄星河斩必杀技就撞了过来。
双腿微微一屈,腰马合一,浑身的力量都双臂之上爆发出来,雪域剑诀的剑意不断螺旋凝聚,最终形成了一束嗞嗞作响的剑和-图-书气,迎面轰杀而去,威力绝伦,正是我目前修炼到最强的一式——镂冰雕琼,连大山都能刺透的一招!
蓬蓬之声激烈回荡,撞山兽的一撞之力足以撕裂太古存在的山脉,力道何等强横,冰霜触手们几乎在接触的瞬间就已然化为齑粉了,根本无法抗衡,上百道冰霜触手如林般的缠绕,却被撞山兽轻易突破,那剧烈的撞击力甚至洞穿了空间的皱襞,划出一道道凛冽光痕,让人心惊不已。
李盛烈离开的一段时间里,不少内门弟子路过,一个个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终于有几个曾经被我教训过的看不过去了,一脸讥笑的走上前,极尽嘲讽之能。
巨大的太古生命阴影飞速缩小,最终尽数凝聚在眼前这头数米高的炼器生物身上,仿佛受到了重新炼制一般,这头金属巨兽疯狂颤抖扭曲,身体一点点的变化着,最终成为了撞山兽的模样,双翼展开,眸光灼烈,浑身蕴满了煞气,冰冷的看着我。
“小子,可以开始了吗?”器灵老人问道,他的阵法已经快要压制不住撞山兽了。
“再说吧……”
我深以为然,吞下一口骨粉汤,顿时一股淡淡药香在腹内弥漫开来。
实力悬殊太大了!
“只恨七凌海里的器灵生物们不够果决,为什么不干脆在神器空间里直接斩杀了他呢?”
“嗡!”
身体被人捞起,李盛烈把我夹在腋下走向了疗伤汤锅,道:“骨头都碎了不少、血脉筋骨也都大受损伤,你小子仿佛是在炼狱里走过了一遭,七重天的器灵生命真的有那么恐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