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六十九章 剑心雏形

大家都懵了,原来在这里等着我们呢!
我一一回复,好言安慰一番。
就在器灵消失的那一刻,我的龙榜令牌上泛起柔和光芒,一条似曾相识的讯息涌入灵识之中:一位灵修者在修炼期间领悟了武王级必杀技《冰魄星云斩》,特奖赏十万圣地贡献点。
“别动,等等……”石冼急忙道。
“你们几个,出来。”
足足过了近五分钟,灵墟的深处再次传来了“怦”的一声响,整个灵墟内的气息都为之波动了一下,泛起涟漪。
唐阙然淡淡一笑:“为了碾压这一代的天才们吧,这其中也包括你,小颜,还有步师傅,你们都是对洛言形成了巨大威胁的人。”
器灵道:“领悟武王级必杀技,奖励你十万点圣地贡献,再见,小子。”
“是的,前辈,继续匿名,名字就叫冰魄星云斩好了。”
步璇音:“不错嘛,居然进化升级了必杀技,继续努力!”
“蓬蓬蓬~~~”
“很好!”
“我感应到了十分强烈的寒冷意境的道心波动,难道不是你吗?把你的灵墟外放,让我看看,立刻!”
一个月后,寒冬即将过去。
“洛言领悟浮光剑心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一股雄浑气息笼罩在空中,让人几乎动弹不得,又是它,圣地的强大器灵——天火神钟,那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起来——
“小子,你的必杀技冰魄星河斩已经突破了极限,以威力评估已经超越了精武级,属于武王级必杀技,是否重新为其命名?并且,继续匿名吗?”
石冼给我的任务是完全摧毁这个炼器金人,但何其难。
“没人要跟他比。”
hetushu.com冼一张苍老的脸上顿时犹如老树开花,充满了喜悦,用力一掌打在我的肩膀上,哈哈笑道:“好小子……你居然已经领悟了剑心雏形了!你难道没有听到你的剑心雏形萌动的心跳声吗?”
那强横的血红色漩涡,看起来确实像是一片红色星云,十分贴切。
而我对雪域剑诀以及必杀技运用得更加炉火纯青了,冰魄星河斩的施展速度越来越短、爆发力量则越来越强,并且天地七章第二章的水寒章心得也不断融合在剑意之中,渐渐的达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对冰霜规则的领悟越发精深。
苏颜:“好厉害……我努力那么久连精武级必杀技的边都摸不到,你这家伙可真是个怪胎,居然就进化到了武王级了……”
石冼长叹一声,说:“四品剑心原本就极为少见,是万中无一的品格,何况洛言又那么年轻,在他领悟浮光剑心的那一刻起就算是走上神坛了,别说是这些豪族,就连唐家也派人过来了,从这刻起,洛言就已经被视为武神榜前三的候选者了,瞬间就将方清渊、楚阳、牧铉等曾经被誉为天才的年轻一辈给完全压下去了。”
石冼坐在石头上,目中透着沧桑与失落,道:“自然是给洛言这个四品剑心的天才送礼了,一个天才的崛起,四方豪族都会争相拉拢、示好,你们看,光是装血参的盒子就堆成山了,至少来了三十多个北域的家族,再过不久,恐怕就连东境、西境的家族也会陆续来祝贺。”
“当然。”
一个威严的声音在夜空中传来,是石冼。
我目光灼然:“学!累死了也要http://www.hetushu.com学啊!”
苏颜讶然,一双美眸看着数百米外的景象,道:“好多人啊……凛雪城的王家、赵家、李家都来人了,还一个个提着礼品,这是要做什么?”
我微微一怔。
我笑笑:“没关系,吃好睡好,心态要好。”
就在这时,“当”一声场馆的大门被踹开了,石冼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我,道:“步亦轩,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变化?”
我极为震撼,这是一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似乎已经达到了突破极限的层次了!
“不少马车,许多人。”我说。
“好。”
站在封闭的场馆内,我压抑着心头的喜悦,开始尝试调动灵墟内的这股血云力量。
“哼,你这家伙可真是不求上进……”
苏颜一双美眸顾盼流转,目光复杂,说:“就算是那样加速时间,但真实世界的时间依旧没变,只是消耗了自己的生命力却加快修炼而已,也等于是加速了自己变老的进程,这样做的意义何在呢?”
……
我低喝一声,长剑凌空轰下,顿时“嘭嘭嘭”爆鸣不已,碎灭力量摧枯拉朽的将炼器金人的身躯变成了一道道细碎的金属碎片,一声巨响之后,居然将这个堪称无坚不摧的炼器金人给一剑劈成两半了!这碎灭之力,完全发生质的飞跃了!
不用想,整个大陆上拥有龙虎令牌、武神令牌的强者都会收到这条讯息,很快的,我的传音手环里收到了两条传音讯息。
汗水潺潺,我稍微停息了一会,继续挥剑斩落,一剑剑的轰在炼器金人身上,传来当当的金石交鸣之声,三五剑之后便爆发出一击冰魄星和-图-书河斩,如此不断轰杀,直至体力和灵力耗尽为止,然后服下炼灵丹,继续苦练。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大家飞快出门,数息之间就来到了楼下,只见石冼身穿一袭纹着金色图案的灰色斗篷,目光淡然,道:“随我来!”
唐阙然不屑一笑:“是在送礼吧。”
一道道璀璨星河光芒在封闭的风起院场馆中飞起,这是属于我一个人的修炼所,冰魄星河斩一次次的落在炼器金人的身上,造成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创伤,但却又很快的恢复了,就仿佛泥窝瞬间自我平整一样,难怪就连堂姐也十分看重这种炼器金人,我的必杀技何等凌厉都无法摧毁,若是换成别人,攻击这个炼器金人恐怕连一点痕迹都很难留下。
澹台瑶道:“风起院重建后,云动院与风起院之间的暗中较量也越来越白热化了,洛言、洛宛、尚荣都在拼命修行,为的就是能压我们风起院一头,如今洛言踏入天御境、领悟剑心,我们风起院算是已经输了一阵了……”
晚饭后,把两个传音手环送给宋骞、赵昊之后,重返风起院。
说话间,他身形消失在夜幕之中。
我愕然:“什么变化?”
我目光复杂的看着他:“可是石院长,你自称是我的老师,可你也没有传授我什么绝学啊?”
下一刻,血云贯入双臂之中,顿时浑身一颤,好强,这股力量已然完全凌驾于冰魄星河斩之上了,并且至少强横了两倍有余,下一刻,月刃周围碎灭力量肆虐开来,一团极其强烈的气息飞速凝聚,最终成为了一道让人叹为观止的血色漩涡,浩瀚磅礴、惊世骇俗,这是……冰魄星河斩hetushu•com的进化招式?
我们齐齐说道。
随后的一个月里,石冼的魔鬼式教程再次展开了,从墨焰宗带回来的十个炼器金人有五个都留在了风起院,每天供我们训练,这种炼器金人的身体经过精炼之后十分坚硬,虽然是死物无法攻击,但能自我修复。
我们一头雾水,也只能跟着去了。
“两个小时之前发生的事情。”澹台瑶道:“据说洛言从西域蛮荒回来之后就发疯的修炼,甚至动用了时间类器灵空间宝物来增加修行时间。”
一次次劈斩之中,忽地某个瞬间,我的万物灵墟之中传来了一阵猛烈共鸣感,仿佛有中生命力量正在灵墟深处缓缓的开始孕育起来,紧接着一缕缕冰气从灵墟的大地之中丝丝缕缕的升起,不断的变化,充斥着凛冽寒劲,不久之后,这些原本白色的寒霜丝线变成了深蓝色,其中的力量磅礴,紧接着便变成了淡红色,随着力量的增加颜色也增加,最终变成了血红色的一片。
“没问题!”
我皱眉道:“我有我的道,我修炼不是为了与他一决胜负。”
唐阙然一袭秋衣,雪白的长腿踢着地上的落叶,道:“我也略知一二,那器灵宝物能够加速时间,真实世界一天,但在那个器灵空间里却是三天,也就是说洛言从西域蛮荒回来之后,已经闭关修炼长达一年之久了。”
……
血红色的彻寒丝线不断的凝聚,最终在我的灵墟内聚成了一团血红色云雾,仔细观察就能看到血雾之中充满了一个个小小的颗粒,而小小的颗粒上纹理分明,甚至能探查到一缕缕的星辰力量,似水似冰的力量在涌动不已。
“嗯!”他用力点头,hetushu.com欢喜无限,哈哈笑道:“五分钟跳动一次,这剑心雏形的频率已经算是很高了,应该至少是四品剑心,或许……或许比较幸运的话能够最终缔结为三品剑心也说不定,哈哈哈……太好了,我石冼的学生也要领悟高品剑心了!”
我哼了一声,我不求上进吗?我的修行……可是一直没有停止过啊!
穿过丛林,来到了风起院里最高的山峰之上,这里的树木都已经光秃秃的了,寒冬中嶙峋乱石看起来颇为沧桑,而石冼就坐在一块石头上,远远的眺望着云动院的方向,道:“你们看到了什么?”
“听到了,这是剑心?”
我立刻将灵墟放出身躯,顿时化为一片陆地呈现在身周脚下,万物灵墟散发着极为强烈的气息,并且那团血色星云就弥漫在灵墟上空,灵墟的深层下方则忽地传来了“怦”的一声,我微微一惊,这声音是怎么回事?
……
“给谁送礼?”柳彤儿最为懵懂。
石冼心情大喜,双手拍得我肩膀砰砰响:“什么都别说了,从今天开始,老夫传授你压箱底的绝学——擒龙手!可能会有些累,你学不学?”
“你这样想,他可未必会这样想。”
澹台瑶努努小嘴:“石院长,四品剑心有那么重要吗?”
说着,他目光沧桑的看了我一眼:“而这份殊荣,原本应该是属于风起院的,我石冼身为风起院的助理导师却没有让你们提前领悟剑心,这是我的失职。所以,从明天开始,风起院的课程压力增加五成,你们都没问题吧?”
但炼器金人却十分难以彻底摧毁,纵然在我连续爆发多次冰魄星河斩之后也只是留下碗大的伤疤而已,很快就自我修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