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七十三章 十万雄山

入云飞帆飞过生命墙,隐藏在云海之中继续飞行。
但就在我飞近的时候,却看到这里与记述中的已经完全不同,几个村落完全败落了,房屋坍塌无人修整,村落之间一片死气沉沉,到处都是白骨累累,而就在村子一旁,一个个突起的坟包连成了一片,一眼望去至少上千座坟墓,一股浓烈的死气氤氲在鼻间。
“可怕……”我皱了皱眉说道,心悸不已。
十万雄山,连绵十万里,占据了龙灵大陆近一半的面积,上古蛮荒巨兽横行,所以被人们称为禁地,但灵修者们则称之为“十万雄山”,一样是禁地,实力没有达到星御境根本无法进入,而即便是达到了星御境,也不可能在十万雄山之中完全的存活下来,那些遗留上古血脉甚至是太古血脉的巨兽们太可怕了,各自霸占一方,这十万雄山根本就没有人类插足的余地。
是蛮荒巨兽,而且看起来散发的气势颇有一种类似撞山兽的神圣气息,应该是太古圣兽血脉流传下来的旁支血脉,虽然神圣血脉已经相当淡薄,但依旧不容小觑,实力完全碾压龙灵联邦版图内的玄兽,甚至凌驾于九阶玄兽之上。
风轻衣也脸蛋有些苍白,道:“这大约就是生命墙存在的意义,这下方的十万雄山不是人类的力量所能挑战的。”
我点点头:“嗯,破誓者兵团镇守逆鳞城和北境的生命墙,这里距离生命墙只有不到二十里地,自然就是破誓者兵团的驻兵地了。”
我笑了和*图*书,胸有成竹道:“师姐连你都敢去,我为什么不敢去,别忘了我可是四大猎魔人世家的传人,猎魔人是暗族的天敌,如果连我这个天敌都因为害怕而逃之夭夭了,那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我以后死了都没脸见列祖列宗了。”
再往北,就离开了龙灵联邦的版图了,但依旧能够看到一座座城池与村镇,甚至有的城池已经发展到十万以上的人口了,成为名极一时的存在,这样难怪,随着当初龙灵帝国的强盛,人口剧增,生命墙内早就承载不了这样的人口了,加上各大势力相互攻伐,导致战乱不断、捐税沉重,所以不少人口都已经流失,出了生命墙外生活了,毕竟墙外的恐怖存在许多年没有出现,以至于那些普通人都以为墙外也是安全的了。
两人分别吞下三株千银花,随后按下入云飞帆的圆盘,笔直的冲向了血盆山的盆地之中,顿时弥漫在鼻间的死气更加浓郁了。
……
风轻衣心底一寒:“难怪……难怪那么多批灵修过来搜寻,最终都死在了这里……”
风轻衣咬着红唇,思索片刻之后,一双美眸看着我,说:“你还记得毛青竹吗?你还记得郭雪阳、凌月轩、卢志胜这些死在西域蛮荒中的人吗?南方龙灵帝国的灵修与暗族一战迟早都会爆发,我们何不提前查探一下暗族的底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会觉得自己十分无能,我要去血煞宗一探究竟,你呢?”
“破誓者兵和图书团。”风轻衣目光灼然。
我凝重道:“师姐,我几乎可以断定,血煞宗已经背叛人类投奔暗族了,现在的血煞宗就等于是暗族的一个巢穴,我们还要去吗?如果去的话,可能就回不来了。”
“是啊……”
我也笑笑:“没办法,人总是惜命的。”
我不禁皱了皱眉。
生命墙以北百里内尚有不少群居的平民,但往北两百里就人烟稀少了,以至于距离生命墙五百里外就几乎人眼罕见了,当然,另一个因素也起了决定作用,那就是北方五百里外不再适合居住,平原地带被连绵起伏、古山林立的气象所取代,一座座巍峨屹立、耸入云端的古山散发着古老庄严的气息,仿佛沉睡在岁月中的一座座神像般,有的还保留着上古的印记。
再有,一条流淌不绝的长河之中,出现了一条浑身金鳞,身长达到可怕的百米长度的巨蟒,巨蟒游动,在河流之中掀起了一道道巨浪,仿佛整个河域的主宰一般。
“怎么了?”风轻衣看出我的不妥。
一路飞行。
飞帆掠过丛林上空,远远的,一座血红色的盆地巨山出现在视野之中,血盆山,到了!就在血盆山的两侧,这里依稀如春,丛林葱郁、万兽栖息在密林深处之中,而边缘则是几个以渔猎为生的村落,在我所知的资料里,这些村落依附在血煞宗的势力下,为血煞宗提供猎物、粮食等,并且村落之中的青壮也有不少拜入血煞宗,成为血煞宗的门和_图_书人,毕竟灵修的威力强大,猎户们自然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够成为一个实力强大的灵修。
风轻衣淡淡一笑:“驻守在生命墙内有什么用,邪魔和野兽都在生命墙外呢……”
逆鳞城北方十里外,旌旗飘扬,到处都是烈风域的军队旗帜,营地延绵数十里,阵仗十分吓人,地面上传来阵阵马蹄撼动大地的回响声,军团骑兵挥剑冲锋训练的景象让人震撼,上千人挺剑策马突刺,竟有一种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无畏气势!
“恐怕已经不止是修炼邪术那么简单了。”我目光冷冽,看着地面上坟堆之间透着的死气,以及有些的坟冢旁居然有大洞,似乎有人爬出的样子,道:“这不像是修炼死亡规则力量,而是完全投奔了暗族,你看下方的几个村落已经完全变成了坟场了,坟场专门孕育死亡气息,是暗族形态的标志之一。”
没几分钟,生命墙出现在视野内,城墙上驻守着密密麻麻的破誓者兵团的士兵,剑甲鲜明、旗帜飞扬,而且这里的外墙正在加固、加高,并且就连城墙上都架起了一门门的机炮,以及布置了一群擅长远程射杀的灵修弓手。
我驾驭着入云飞帆尽量提升高度,但就在不远处,一头金眼雕凌空刺落云层俯冲向大地,双翼张开,达到可怕的近百米长度,雕身笔直射落,犹如天外降临的神明一般,大地之上轰然一声河水卷动起来,这金眼雕就跟刚才的那条金鳞巨蟒战在了一起,一束束惊人的风暴http://m.hetushu.com以及炽盛的金色光芒充满了丛林,大地颤抖,百兽逃之夭夭,甚至不少巨兽都承受不住这两头拥有少许上古血脉的旁支血脉的威压,竟然一头头的跪在了地上,连连叩首。
一个小时后,出了凛雪行省,再往北就是烈风域所掌控的另一个行省——北荒行省了。
坐在入云飞帆上,一路低空向北飞行。
说着,掏出一把洗净的千银花,道:“来,一人三株,吞下去,虽然有点苦,但这千银花就是抵抗死气的宝物。”
“嗯。”
一座座城池与村镇从下方飞速划过,我和风轻衣倚靠在飞帆的两侧看着风景,各有心思,想着各自的事情。
山中凶险,有着体型磅礴的蛮荒巨兽和上古巨禽,这片山海连绵不尽,根本看不到边际,隔着入云飞帆的表层结界,远远的甚至能听到未知生命的怒吼声,让人心颤不已,甚至当我和风轻衣低头看时,山中正行走着一头庞然大物,那是一个足足有数十米高,浑身金色毛发的古猿,它步法沉稳,每一步都让山林颤摇不已,而就在它抬头遥遥的看了我们一眼的时候,竟让人灵墟颤抖不已,甚至血气翻涌,那一眼中的光芒如同雷电般凌厉,让人心悸不已,幸好我们的实力它也看不入眼,否则就危险了。
这里是烈风域的北方门户,唐安礼虽然与苏希丞暗中较劲,但对北方门户的防务却丝毫没有懈怠,足可见这位北域主人并不是庸碌之辈。
血盆山,就在十万雄山的外围,血煞宗的m.hetushu.com人从外围草原绕过十万雄山,将根基深深扎在了血盆山中,成为一个世外的所在,这大约也是他们敢于修炼死亡规则力量、挑战七神殿威严的原因,这里距离联邦版图太远了,就算是七神殿也必须掂量一下,一旦七神殿派遣大批力量进入血盆山,光是气息就足以引起十万雄山之中那些蛮荒巨兽的注意,到那时恐怕代价就是他们所无法承受的了。
两侧风声猎猎,初春的空气十分寒冷,风轻衣坐在我的左边,一双美眸之中透着期待,似乎对这次出行任务十分憧憬的样子,飞帆两侧的炉子里晶石光芒跳跃,这些晶石正燃烧得十分盛旺,为这只飞帆提供着强大的动力。
扫了一眼地图,我转舵飞行向西方,血盆山已经很近了。
我忽地想起了西域蛮荒发生的一切,那些刺杀我们的杀手所使用的是空间规则切割攻击,而恰恰唐安礼部下秘密训练的影卫盟也擅长这种攻击,是同一批人吗?可以怀疑,但无从考究,毕竟唐安礼的身份容不得我大咧咧的去质疑,还是先提升自身实力再说吧。
北荒行省远远没有凛雪行省那么富庶,土地贫瘠,大部分都是山林地带,以至于烈风域除了首府凛雪城之外的三大名城之中,霜龙城、金曦城都在凛雪行省境内,只有一个逆鳞城在北荒行省,而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逆鳞城出现在大地之上,俯瞰下去,连绵的建筑与殿宇延绵近百里,周围则被一片片良田所包围着,不愧是三大名城之一,说不出的富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