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八十九章 如影随行

院外传来了一阵阵铃声,并且伴着一个老货郎的声音:“甜瓜糖果,蜜饯明火咯……甜瓜糖果,蜜饯明火咯……”
刚刚进入百圣盟境内,便受到了保护,十万白水军团士兵随行保护,他们会一直把我们送入首府所在的天音行省为止。
一声巨响,大长老冲入了破碎的阵法之中,目光狰狞的看着澹台瑶,道:“你也要死!”
“蓬蓬蓬~~~~”
车队继续上路,只要一天就能离开危险的外域了。
柳彤儿乖巧的点点头。
苏颜却睁大一双美眸:“不会有,青羊镇本来就挺穷的,行走商除非是夜晚路过住宿,否则的话……一分钱东西恐怕都卖不出去。”
时间紧急,也只有这头凶兽拥有少许太古生命的血脉,所以也就是它值得带走尸体了。
苏胤晨的脸一下子耷拉下来了,急忙捂着屁股位置,说:“前辈,你怎么不早说啊……”
“小心!”
我提剑便冲向了石冼的住处,不能拖累苏颜和澹台瑶,大长老的目标只是我一个而已。
“你以为你走得掉吗?”大长老的笑容狰狞,纵身一跃,双臂扬起了巨大的金色羽翼横扫而来,几乎瞬间就把一门上等符文术发挥到了淋漓尽致的地步。
苏胤晨从九尾凤上翻身跳下,有些尴尬,说:“那头金角巨蟒的攻击最为无孔不入,雷电力量连我都远远的感觉到心惊胆寒,石冼前辈,您没事吧?”
日落后,在一座名为青羊镇的村落里宿营。
但大长老确实是拼了,杀死我,带着我的头颅回去或许只是他一个人受死,但如果不和图书杀死我,那镇天王的惊天一怒,恐怕荒墟部落就真的要灭族了。
竟然跟来了!
我和苏颜都呆住了。
她愤怒的样子,像是一只竖起了毛发的猫咪,有点吓人,却又说不出的可爱。
龙息功迅速提起,我手中凝实了月刃。
白水行省,百圣盟与凛雪行省的毗邻行省。
这逻辑都什么跟什么啊!
飞快一张手,顿时一根根冰霜触手从石冼周围的地面上突出,将他遮挡在里面,等到我冰霜触手消散的那一刻,石冼已经从空间戒指里取出一套新衣服穿上了,并且投给我一抹赞许的目光,仿佛在说“好徒儿”的样子。
“死!”
银色灵骨,层次远远不如我的三块金色灵骨,于是想也不想的交给了岳翎,道:“前辈,这块骨头上记载着一门符文术。”
在石冼的严令下,我不得出门,被关在小镇内一所“名士”才能居住的院落内,苏颜、澹台瑶在这里陪着我,刚好三个房间,都有的住,至于赵昊、唐阙然、柳彤儿则被安排在旁边的民居内,相距并不算太远。
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回到了队列之中,本来还以为会是金色灵骨呢!
苏胤晨一惊,他身后的一群圣武学院的女生都脸蛋通红的轻笑。
果然,小院门前猛然一道金色符文光芒冲天而起,宛若一只金翅大鹏的金色铁翼横扫而过,上百名白水军团的士兵瞬间被斩杀,血肉模糊一片,符文力的气势冲垮了院墙,炽盛的金色光芒之中,那佝偻着身躯的老者双眸之中透着寒意与冷笑,是荒墟部落和图书大长老!
苏颜粉雕玉琢的脸蛋上满是酡红,说:“我……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真是吓到了……”
苏颜也催动九霄炎龙舞,只要我们消耗几次呼息的时间就能拖到石冼、苏胤晨、岳翎等武神级别强者过来,三大武神的围攻下,大长老不逃就得死!
所有女生都转过脸来不去看,所有男生也都呆若木鸡。
但就在这时,一束金色光芒横冲而至,“蓬”一声撞开了大长老的身躯,是石冼。
符文的金色光辉照耀下,大长老的脸庞急剧扭曲,手掌化为利爪直抵在我的胸前,杀招再次降临!
……
“晚辈刚才光顾着看戏了……”
“……!!”
这一天十分平静的过去,除了几头不长眼的凶兽前来挑衅被苏胤晨惊走之后就没有什么大事了,次日中午,抵达百圣盟生命墙部分,正式进入百圣盟境内。
小院周围满是白水军团的士兵,至少上千人在守护这里,太给面子了,不过却又让人感觉像是变成了牢笼之中的鸟儿,浑身不自在。
“当当当~~~当当当~~~~”
澹台瑶从来都是躲在我们身后召唤冰霜灵藤攻击的,但这次却迅速移动到了我前方,一双雪白小手之中变幻不定,一连五本气势不弱的阵法书尽数开启,顿时“蓬蓬蓬”的周围形成了一个个金色重叠阵法能量!
石冼重新看了看队伍,道:“外域凶险,马上整理一下队列,继续前行吧,来人,去分解那头凶兽巨虎的尸体,带上肉食和皮毛。”
凌空一道霹雳横扫而来,凌厉之际,符文光芒暴和*图*书涨!
青羊镇不算是太富庶,大部分的民居都是草屋、木屋等,砖瓦结构的房屋基本上都是一些有钱人、当地名士才能居住的,譬如一些年纪轻轻就突破进入四御境界的灵修,他们是有特殊待遇的,当地的官员会特地建一些宜居的院落给他们的家人,自然,这些钱是由百圣盟的财物出的,也算是一种鼓励灵修的方式。
“没事,胤晨,你后背往下部分的斗篷和铠甲被巨豹的爪芒给融化了,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屁股上有些凉意吗?”石冼说。
岳翎沉吟一声接了过去,也不客气,点头道:“嗯,我留下慢慢参悟其中奥妙吧,云族之人能够在凶兽灵骨之中参悟符文术,我们龙汉灵修一定也可以。”
……
“你们两个快走!”
“是啊。”
我说:“你们这样子,会让院长很难下台的……”
“轰轰轰~~~”
澹台瑶咬着银牙,“蓬蓬蓬”的再度启动了五本阵法书,论刻写阵法的能力她未必是阵法师中的佼佼者,但发动阵法的速度与娴熟绝对是一流,毕竟她在万灵早就声名远扬了,第一败家女的名头可不是白来的,双手如蝶翻飞,一本本阵法书连续开启,一双美眸之中更是带着愤怒:“是你荒墟部落来我龙灵帝国杀人的,小王爷死了是活该,凭什么要步亦轩的命给你们荒墟部落陪葬,要死你们死,今天有我澹台瑶在这里,步亦轩……不会死!”
我:“……”
澹台瑶也说:“就是,第一次还是看了院长的老树皮……我本来还以为会把第一次留给快枪轩呢……真http://m.hetushu.com是的……”
忽地,一缕缕灵藤拔地而起缠绕住了大长老的双腿,另一条光辉炽烈的阵法开始飞涨而起,是一本小型传送阵法,转眼之间就把大长老给送到了别处,但并不远,我依旧能感受到那种凛冽的杀伐感,相距最多两三里,以大长老的修为,几乎是一蹴而就的距离。
小镇里民风淳朴,夜晚暖风阵阵,镇子周围都是大山林立,空气清新,令人心旷神怡。
大家都拼命忍着笑,苏胤晨飞快换上了一套新的铠甲和斗篷,三大武神里也只有岳翎还算是全身而退,不过胡须被烧掉了一撮,看起来灰突突的样子有些好笑。
“刷刷刷!”
擒龙爪威力无穷,死死的紧扣住大长老的身躯,石冼猛然就是两拳轰在大长老的胸口之上,迸溅得符文光芒破碎,低喝道:“老东西,你真是贼心不死,以为我龙汉灵修无人了吗?”
剧烈的响声狂震不已,外面的三层阵法几乎瞬间就被攻破,大长老双眼血红,手掌变成了金色利爪,符文光辉炽盛无比,狰狞怒吼道:“小子,你原本不必死,但谁让你居然杀死了镇天王府的小王爷,你若是不死,我荒墟部落就要灭族,用你一条命换五十万人的性命,你就安心受死吧!”
“臭小子,我刚才……也没见过帮我挡一挡啊?!”
大长老利爪连续挥舞,金色符文密布,光芒更加炽盛,空气之中甚至有种隐隐的猛禽咆哮之声,上等符文术中透着的君临天下的霸气开始碾压而来,一瞬间几乎是撕碎了近十道阵法护壁,澹台瑶发动阵法的速度再快www•hetushu•com也经不住这样的撕裂啊!
“咳咳……”
我奋然转身,手中已然变幻出一道铁伞,伞面骤然张开,散发着圣洁的气息,正是石冼送我的铁龙伞,一时间铁龙伞剧烈颤抖,连续抵挡住了大长老的数次符文术猛攻,伞面开始发生了龟裂,灵力不济,转眼之间就涣散为一柄普通的铁伞了。
苏颜、澹台瑶都转过身来,满面羞红的看着我,唐阙然深吸一口气,说:“事情有些大了……”
澹台瑶却咬着银牙:“不一定!”
“轰!”
行省内繁花满地,大道两侧的山峦起伏,山峦之间竟有一座座木屋林立,仿佛古山之间的隐居人一般,事实上却是一些散居的猎户,路边野花连片,这里的景色却又别有一番韵味。
“这小镇还会有走街窜巷的行走商?”我有些纳闷。
我也呆住了,这阵风来得可真是时候!
这么快!
众人拔剑开始割肉,而我则感应着巨虎尸体之中的符文力量,直接拔剑打开了巨虎头颅,随后看到一缕银色光辉出现在了视野中,颅骨的其中一小片是灵骨,上面布满了银色的光辉,记载着一门中等符文术的武学,只不过因为血虎自身的血脉关系,所以在它的血脉力量下居然晋入了上等符文术的层次。
“完了……”
大道上,人喊马嘶,热闹非凡,白水行省的执政官还派来了几辆车供苏颜、唐阙然等人使用,但被拒绝了,身为风起院的成员,她们依旧骑乘战马与队伍一起行进。
我感应到了一缕强烈的符文力量波动,禁不住骇然:“云族的人?!”
澹台瑶皱眉:“难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