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百九十章 一只古碗

冰魄星云斩一样威力锐减,只是身为必杀技,竟然没有减弱那么多罢了。
远处,苏颜、澹台瑶大惊:“不要……”
“呸!”
兵铸山,第三次镇压!
我皱眉道:“那就来吧!”
大长老疯狂猛攻,一次次利爪横扫在金曦盾上,而我则趁机以冰魄星云斩来还击,一时间虚灵界这一片区域内满是符文与冰霜灵力交织的光辉,虽然我被完全压制,但似乎也并不是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在冰魄星云斩的还击下,大长老也开始吐血,内伤了。
大长老似乎也已经不急着杀我了,手中握着古碗,道:“既然已经进来了,老夫不妨让你死个明白!天地万物,分为两种存在,一种是真实世界,就是你我所存在的世界,另一种则是灵界,死亡生命所存在的世界,但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还存在一种世界,就是这里……真实世界与灵界的夹层,虽然窄小,但却能映照真实世界,我们在这里,他们能看得见但却摸不着,这个世界被称为虚灵界,一个未被世人发现的世界,哈哈哈哈……”
抬手,隔空驭物。
接连抵挡了大长老接近三十掌,终于,金曦盾的灵力消耗殆尽,变得灰暗了下来,盾牌表面也出现了一缕缕的龟裂痕迹。
大长老面目狰狞,手中的祖器古碗光芒盛烈。
他不死,我就会死,绝不留情!
“嘿嘿……”
收了,扔进空间骨戒,迅速催动另一件星空宝物——金甲手环!
兵铸山化为一道无坚不摧的能量冲击而去,直接命中大长老!
大长老怒吼咆哮一声,扬起铁臂就是一掌落下,掌力凌和-图-书空化为金色利爪,符文术光辉炽盛而起,如此强悍!
一时间,浑厚的灵力覆盖身躯,化为了一件金色铠甲,手腕一翻,再度发动冰魄星云斩与大长老搏杀在一起,只不过我的伤势太重,必杀技威力也不足平常时的一半了,好在进入虚灵界之后实力受到位面削弱,但灵器的威力却不减!
鲜血狂喷,大长老哪里会想到我还有这等宝物,立刻身受重伤撞击在身后的岩壁之上,岩壁破碎,大长老深陷数米!
大长老眯着眼睛,笑道:“小东西,你激怒我也没有什么意义,真实世界的人是无法进得来的,他们根本无法参悟虚灵界的奥妙,甚至连我们的声音都听不见,只要我愿意,我会让他们看到我如何斩杀你,让你的亲人和朋友们看到……你是如何惨死在老夫的手里!”
意念动处,古碗仿佛感受到我的感应,顿时整个人受到了虚灵界的排斥,瞬间跌落了出去,周围火把一片,不远处正是苏颜、澹台瑶等人。
我想要不死,就必须等到大长老符文力耗尽的那一刻,否则正面迎敌的话,最多三招就会死在大长老的强横压制下。
好在,裂缝下越来越崎岖与嶙峋,我踏动烟云步法,不断飞梭在岩壁缝隙内,而后方则金色符文光芒冲天,一道道阻碍的岩壁被轰碎,无数齑粉从天落下,噼噼啪啪的砸落在我的月刃战衣之上。
“轰!”
大长老怒然:“这不是碗,这是我荒墟部落的祖器,早在九千多年前,我荒墟一族的祖先炼制出了这只祖器,一只可以游走于阴阳两界的和_图_书祖器,正是凭着这只祖器才让我荒墟部落盛极一时,成为整个云族屈指可数的存在,甚至还出现过一位王侯级的存在。”
撕裂般的剧痛传来,我口中满是血腥味,急忙擎起一面盾牌,正是岳翎送我的保命宝器——金曦盾!
重重一掌落在我的胸前,几乎快要把冰霜铠甲给震碎了,我猛然一口鲜血吐出,肋骨肯定是断裂了,至少断裂了三根以上,好惨!
我心底本是一片彻寒,但此时倒是完全冷静下来了,反正逃不过一死,那倒不如奋力一搏算了!
“怎么可能?”
“嗡!”
大长老连续受到两次猛攻,嘴角溢出了鲜血,但却笑得极为狰狞。
“老夫倒要看看你还有多少至强宝物!”
“啪!”
“这是哪里?”
我忍不住笑道:“可是现在,你们荒墟部落却沦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了,是吗?”
血肉横飞,大长老的身躯完全变成了一堆血饼与肉泥,死透了!
一截突出的岩石被轰成了粉碎,大长老的符文术威力已然下降了至少七成,是时候了!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身体受伤很重。
下一刻,身躯完全被那股距离裹挟,一晃之间就仿佛穿透了空间,抵达了另一个黑暗空间里,远远看过去,我能看到苏颜、澹台瑶,以及石冼、苏胤晨、岳翎等人,他们疯狂的攻击空中大长老的残影,但却一点用都没有。
“噗……”
我目光平静,第四次发动兵铸山,镇压!
不过,等到他知道我手里还掌握一件货真价实的神器之后,就是他的死期!
“蓬!”
一股巨力碾压下来和*图*书,大长老的面目无比狰狞,哈哈大笑:“你这么一个区区的小东西居然要让老夫动用虚灵祖器,真是让我意外!”
飞梭之中,一截黑色石头出现在我的掌心里,缓缓动荡起来,表层分解为一缕缕细小的兵刃,转眼之间兵铸山就变成了百兵铸就的神山,无数利刃萦绕,迅速变幻巨大,猛然之间产生了雄浑的碾压气势,我返身以器灵锁定大长老的气息便是一声低喝:“来决战吧!”
而我面前,大长老神态狰狞的站在那里,手里捧着那只深不可测的古碗,狞笑道:“怎么样,你现在还觉得他们能救得到你吗?”
“嘭嘭嘭~~~”
“找死!”
“洪!”
……
近一个小时的追杀,整个峡谷被大长老的符文术破坏得一片狼藉额,让我也添了不少新伤,左臂几乎被震得骨骼寸碎了,软软的低垂着,仅仅依靠双腿逃命,右手舞剑格挡符文术的余威。
金甲手环足足抵挡了大长老近五十次攻击才涣散,而在这段时间里我可是毫发无损的,而大长老却受到了必杀技的不断击伤。
百兵杀伐感异常雄浑霸烈,“蓬”一声,大长老的残躯再次深入山体数十米,但依旧还有反抗之力,体表符文光芒飞旋。
“虚灵界。”
“刷……”
“蓬!”
……
“蓬!”
我也无所顾忌了,低喝一声引动灵墟内的至强力量,就算是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拥有必杀技也没有关系了,毕竟现在已经是生死关头,神妙的冰霜灵力涌动,迅速汇聚为一道道漩涡一般的星云,转眼碎灭之力铺天盖地而来,冰魄星云斩直接硬撼和图书在大长老的利爪之上!
自从金甲手环被攻破之后我就没有再动用宝器了,想必大长老已然认为我用完了宝器,所以才会这样不留余力的猛攻,想尽快把我斩杀在这片虚灵界的深邃峡谷之中。
兵铸山,攻击!
大长老狂怒无比,整个人都几乎化为一个金色大鹏鸟,各种猛招不断落下,而我只剩下逃命的份了,踏着断裂而曲折的岩壁不断向着裂缝深处后退,从空间骨戒里掏出一把疗伤药吞下,且战且恢复,大长老不断使用这么高级的符文术,相比体内的符文力也不能久持。
“死!死!死!”
符文力量澎湃,此时大长老全身都浮现符文光芒,几乎把全部实力都拿出来了,而我也飞快祭出第二次必杀技,但心里不免有些担忧,我的必杀技固然强,但连续出必杀技必然会导致灵力衰竭,这样一来还是逃不过一死啊!
“蓬~~~”
山体疯狂颤抖动摇,大长老口喷鲜血,浑身骨骼碎裂,眼中透着空洞与迷茫:“为什么……为什么……我荒墟一族的命运到此为止了吗?这……这么一个小东西居然拥有神器……这就是因果与机缘吗?这就是天命吗?”
“轰!”
石冼第三击却落空了,被擒龙手制住的大长老身躯化为了一道虚影,紧接着一股强横无比的气势扑面而来,大长老的身躯若真若假、虚幻交织的猛扑过来,右手之中却握着一只碗,一只看起来异常古朴的碗,但其中蕴含的威力却让人无比震撼,这只碗可真是了不得了!
两股巨力一起爆发,顿时站个旗鼓相当,我被震得连退百米,而大长老也www.hetushu.com被震得飞退很远,一时间我心中一动,大长老的力量能够硬撼石冼、苏胤晨、岳翎这个级别的强者,我的武王级必杀技其实根本奈何不了他,毕竟境界悬殊摆在那里了。
第二击,冰魄星云斩瞬间被瓦解,竟抵挡不住了。
我看了看他手里的古碗,道:“这只碗,就是进入虚灵界的钥匙?”
大长老怒吼一声,猛招不断降临,耀眼的符文光芒照亮了一小片区域,才让我发现这里是一个山脉裂缝,在大长老的猛攻下不断被压制吐血下坠,转眼就已经落入裂缝深处了,四周一片黑暗,再也看不到虚灵界之外的真实世界了,想必苏颜、澹台瑶、石冼、苏胤晨等人也看不到我们的战况了。
那只古朴的碗出现在了手中,是大长老的祖器,也是开启虚灵界的“钥匙”,我只是稍微感应一下就能感受到古碗之中澎湃的太古力量,密集的符文在周围萦绕起来,这也是一片灵骨,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太古生命的灵骨,这般的气息浑厚,令人生出臣服感。
可是这一击却让我发现,进入虚灵界之后的大长老实力被位面所削弱了,至少削弱了一半,否则这一击差不多就能斩杀我了!
大长老微微一怔,脸上转瞬被狰狞取代:“给我去死!”
“小东西,你想躲到什么时候?!”
苏胤晨、岳翎的身影也出现在空中,出手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发动的剑意全部落空,明明穿过了大长老的身躯但却落在了空地上,震出一道道巨大的裂口,但却没有伤到大长老的分毫,反倒是大长老张开利爪就掠向无法动弹的我。
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