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五章 都是浮云

……
能进入前二十的,没有一个弱者。
大家一一走过去,从长老的盒子里取出一个黑石球,只有指甲大小,但却十分沉重,这东西原本就属于晶石的一种。
双方实力悬殊,薛怀衫的落败也只是时间问题。
方清渊一言不发,凌风剑扫荡而出,浮屠珠乱舞,瞬间就催动了一束束凌厉剑气,形成一个由剑气组成的浪潮冲击向了对手,攻势连绵不绝、丝毫不留情面,顿时浮屠珠在薛怀衫的护壁之上接连绽放爆炸,响声震天,若不是祭炼池坚固,恐怕这大地都会被掀翻。
步璇音淡然笑道:“祭炼池,曾经圣地老祖用来祭炼神鱼的次神器级宝器,如今却用来构筑这么一个坚实的比武场,大长老可真是聪明,懂得如何运用老祖传下的宝器。”
大长老一声轻喝之下,十名圣地长老围在了传承塔不远处的空地之上,手中捧着盒子状的宝器,灵念动处,盒子里霞光璀璨,顿时十人中间的空地不断凝实出一道道青石板地面,以及坚实而古老的石栏杆,栏杆上浮现着古朴的花纹与人类虫鸟的图案,极具神韵,栩栩如生,宛若跃然纸上的神明匠工之作。
传承塔一旁,矗立着一根巨大石柱,上面灵光闪烁,此时已经浮现出一道道名字,我和苏颜、唐阙然、莫离、童濯的名字均在其中,可惜赵昊、澹台瑶、柳彤儿等人自身实力不济,过不了雷泽,所以无缘前二十的大比武资格了。
一座偌大的比武场就这么横亘在眼前,比武场http://m.hetushu.com周围都有结界护壁的保护,那一块块的石板散发着厚重而朴实的气息,坚固无比,为了这一场传承遴选,圣地可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了。
岳翎有些无奈:“璇音,又能有几个天才如你这般旷古烁今呢……据说,你已经摸到了人王境的一些皮毛了?”
“比试开始!”长老大声宣布。
苏颜跃然台上,而二号的持有者居然是童濯,当看到苏颜上台的那一刻,童濯头皮都快要炸了:“我靠……怎么那么背运,那么早就遇到苏颜了……”
观战席上,步璇音美眸中透出一缕不悦,道:“岳翎前辈,你的这个弟子方清渊可真是狠辣无情啊,若不是传承遴选有规定不得杀人,恐怕薛怀衫的命注定是保不住了。”
圣武学院的两个绝世天才,就像是两头狼一样,睥睨全场,窥视整个传承遴选的对手,随时都可能吞噬对方。
“大比武名额,决出!”
当他念完二十个名字之后,观战者们轰鸣喝彩,一个个目光炯炯,终于重头戏来了,二十名天才的大比武才是众所期待的!
“祭炼武台!”
“找死!”
薛怀衫皱了皱眉,道:“我辈灵修,一心追求天地自然武学的极致,怎能尚未较量就认输,即便你是人人口中的天才又如何,我薛怀衫依旧要挑战你!”
“好,那就怪不得我了!”
第三场,呼声最高的南宫羽上场了,对手则是中枢学院的一名天才,二人对阵之后hetushu.com,仅仅一击,南宫羽以剑心威能隔空震得对方口吐鲜血飞退出去,直接认输了。
我也拿了一只,上面写着十一,说明我排列在第六个出战的次序,将会与十二号一决胜负,苏颜、唐阙然也分别拿了一只,分别是一和七,至于别的人都藏好了自己的黑石球,不让别人看到,以免过早的让对手有所准备,自然而然我也不知道这十二号到底是谁了。
越过雷泽,前方一片七彩雾霭,其中氤氲着空间扭曲的力量,是小世界的出口处,众人毫不犹豫的飞梭而入,瞬间眼前亮堂起来,已经来到了传承塔外,四周满是喝彩声,我们已经通过这场小世界的遴选试炼了!
第四场,唐阙然出场,对手则是橙阳学院的一名天才。
南宫羽之狠辣,恐怕犹在方清渊之上。
岳翎愕然:“璇音,你不要危言耸听。”
一名圣地长老巍然道:“二十名参加大比武的人依次为:洛言、洛宛、秦皓天、宋盛玄、南宫羽、方清渊、步亦轩、苏颜、莫离、唐阙然、童濯……”
“一号、二号,进入祭炼武台,一炷香内决出胜负!”手持执法长杖的一名长老低声喝道,声音不大,但极具威仪。
薛怀衫眸光清冽,不断与鳞甲护壁磨灭掉方清渊的剑气,身躯却一点点的向前,拳头周围蕴满了灵力,隔空便是一拳轰向了方清渊。
依照女性灵修礼仪,苏颜躬身向童濯的方向行礼,随后走了出来,就这样,她已经进入前十强了!
“这个……”
和_图_书岳翎目光淡然:“璇音何必挖苦我,此乃个人天性,清渊自小修炼的就是属于他自己的道,这道狠辣霸气,我也不能强行逆转阻挠,你说呢?”
“第二场,方清渊,胜!”
两大武神级院长聊天之间,方清渊已经生生的震断了薛怀衫的手骨,将其送下祭炼池了。
第五场,莫离出战,轻松击败一名圣武学院的天才,那天才呕血退出,也让南宫羽、方清渊等人眼中喷火,橙阳学院与圣武学院之间的梁子已经结得越来越深了。
大家都咋舌,论底蕴的话,谁都比不上七神殿,一代代老祖流传下来的神器恐怕都有一大堆了,这些宝物有许多根本是外人所不知道的,大约也正是因为这样,龙灵大陆上数千年来动荡不堪,但七神殿却屹立不倒,无人敢挑战圣地威严。
“好吧,你们这些年轻后辈们,你跟长空剑王苏胤晨一样,都那么恃才傲物……”
……
三号、四号,是方清渊与橙阳学院的一个名叫薛怀衫的天才之争。
方清渊手中凌风剑在空中晃出一道剑花,目光淡然,道:“橙阳学院这次居然有不少人进了前二十,真心不易,不过……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若是你,就认输下台了。”
此时,一名长老手捧泛着古文的木盒走上前,道:“这盒子里有二十枚黑石球,上面刻写了一到二十个数字,每个遴选获胜者过来取一只球,以此来排列对阵,就是现在,过来吧,每个人一只球,不能拿多,也不能不拿。”
果然,如我所料的,过和图书了三招之后,童濯就被完全压制了,十招之后甚至他连还手之力都没有,祭炼池的武台上几乎化为一片火泽,妃焱剑裹着剑气横扫如灼风,任何人都会觉得难受,而且这还是在苏颜手下留情的情况下,否则童濯恐怕七八招内就要飞出武台了。
方清渊眼中射出杀意,圣地试炼被我毁掉灵脉之后,戾气居然没有消减多少,果然应了那句老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方清渊气息一沉,整个祭炼池内的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万千浮屠珠碾压而下,顿时就让薛怀衫口吐鲜血,瞬间就受伤了。
“前辈等着瞧好了,还有前辈的另一个弟子南宫羽,自恃天才、欺凌他人,甚至在小世界内居然想一人截杀我万灵学院那么多的精锐,哎……若不是碍于前辈的颜面,我一定会让他跪在地上向万灵学院道歉,管他什么天才,在我步璇音眼里,都是浮云……”
薛怀衫气息浑厚,踏入武台之上,整个人给我的印象就像是一块矗立在大山之中的古岩一般,厚重而无法撼动,眸光之中闪烁着坚定不移,他跟柳彤儿一样,都是修炼以防御为主的武学的人,只不过年龄稍长,所以修为比柳彤儿要强横了许多。
他转身走出了祭炼池,而长老则高声宣布:“苏颜,胜!”
“砰……”
薛怀衫抱拳:“方清渊,请赐教!”
“那是……”澹台瑶愕然。
“我恃才傲物,可我没有仗势欺人,看你的几个好徒弟……”
我不禁有些同情童濯,他实力虽强,但却绝不是苏颜的http://m.hetushu.com对手,双方所修习的武学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一个是顶尖武学,一个是二流乃至三流,怎么打?
“咳咳,我们不说这些了。”
步璇音轻笑:“或许吧,不过以后方清渊吃了什么亏,你这个当师父的难道能不闻不问吗?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方清渊自以为自己的天赋、资质已经无敌于天下,却不知道这片大陆上还有多少深藏不露的奇才,即便是龙灵联邦,潜质在方清渊之上的人恐怕也在两位数。”
薛怀衫一声低吼,祭出武学,浑身的灵力迸发,在体表结成了一道道鳞甲护壁,这种武院似乎跟符文术一样,来自于对玄兽能力的参悟,人类修炼到一定地步之后就能依靠灵力来缔结这种类似于龙、穿山甲之类强大玄兽的防御效果。
随着一名身上被雷泽烧得焦黑的圣武学院天才飞掠而出之后,二十人名额满了,顿时传承塔光芒大涨起来,内里传来轰鸣之声,转眼之间留在小世界内的数十人纷纷被灵力裹挟而出,化为一道道光芒出现在传承塔周围的空地上了。
“没有,前辈别多心了。”
苍澜弓的光芒盛放,五阙御风诀之下,唐阙然已然能够在空中短暂停留,于是祭炼池的空中仿佛凝实出一道道天梯一样,唐阙然纵跃其间,在对手接触到自己之前就以凌厉攻势逼迫对方认输了。
……
妃焱一击震退赤焰斧之后,童濯握着战斧的手掌都有些颤抖了,苦笑一声,摇头道:“苏颜住手,不打了,我认输了……”
“刷……”
第六场,该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