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零九章 玄冰骨

步璇音运起身法,带着我一掠落在苏颜、石冼等人中间,服下血气丹,开始疗伤。
不远处的童濯则咬牙切齿:“南宫羽你为何如此卑鄙,休息一个时辰是圣地的规矩,又不是为步亦轩一人而定,你身为圣武学院第一人,难道想趁着步亦轩重伤与之较量,难道不觉得就算是胜了也胜之不武吗?”
“受死吧!”
“来啊,老子要灭了你!”
“你,步亦轩……你……”
“这是什么?”我已经傻眼了,好像是灵骨,蕴含一门符文术的灵骨啊,可是这秦皓天不知所以,居然把灵骨当成神器了。
秦皓天两眼一翻,便昏厥了过去,不再说话了。
“你们……”
堂姐自然知道我想的是什么,忍着笑,脸上写满了关心与慌乱:“没事吧,快走,林院长,请您让一下……”
“好!”
一声冲天巨响,秦皓天长剑酝酿许久的一击居然生生的被完全磨灭掉了,两剑碰撞,一声锐鸣,秦皓天便已经飞了出去,吐血撞击在身后的祭炼池护壁之上,惨淡不堪。
说着,空间戒指里再度浮现出一件宝物,是一截金色符文密布的兽骨,雄浑激荡的力量瞬间就几乎将人吞没一般,在秦皓天轻轻一挥之间,兽骨顿时带出了一股冷冽的意境,仿佛连绵不绝的冰川在作势碾压一般。
“洪!”
我皱了皱眉,多亏我的必杀技进化成了武王级,否则的话……仅凭精武级必杀技的威能倒是真的未必能击退秦皓天的磅礴一击。
……
冰劲涌动,秦皓天挥舞玄冰骨劈头盖脸的砸了过来,虽然看似愚蠢,但力量却十分惊人,仿佛一道道浑厚山川劈hetushu.com头盖脸的乱砸一般。
我总不能说等参悟了灵骨中记载的符文术再说,便道:“不用太久的,前辈别急,姐,快走我们去疗伤……”
……
巨响声连连,月刃带着碎灭一切的必杀技之力轰入火山意境之中,瞬间就将山顶完全崩碎,随着我的力量继续碾压下去,“噼噼啪啪”的尖锐爆鸣声刺耳欲聋,四周的空间完全褶皱扭曲了,受到这股碎灭之力的破坏,四周地面上坚实的石板纷纷崩碎,仿佛受到了万钧神山的碾压。
大长老眯着眼睛,没有说话。
巨响声中,绿意弥漫,鬼魅之力瞬间完全崩碎,那鬼拳更是凌空炸开,被必杀技完全的碎灭掉了,一击余势不止,重重的轰在了秦皓天的肩膀之上,但我也及时收回了大部分的力量,“铿”一声火星迸溅,必杀技轰在了一件护身宝甲上。
就在这时,日近正午,南宫羽巍然站起身,恭逊的对不远处的圣地大长老说道:“大长老,现在已经是正午,是橙阳最为炽烈之时,晚辈所修炼的烈风剑心融合烈火与灵风之力,此时威力最强,恳请大长老立刻开始最后一场比武!这步亦轩实则只是轻伤,这是在故意拖延,一个时辰之后橙阳的炽烈程度便会转弱,他想拖延到晚辈剑心变弱之时。”
……
“没事。”
就在这时,一名身穿武神斗篷的长者走了过来,是橙阳学院的院长林山通,长得仙风道骨,须髯皆白,他也是莫离和童濯的老师,理应尊重。
场外,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我的天,是鬼灵玉,传世级的宝物,一旦附体就能发动m.hetushu•com鬼神之力的攻击,十分恐怖,步亦轩要败了……这秦皓天居然还有这样的至宝啊!”
我说:“我就看看,又没说不还你,你这人真小气,你受伤那么重怎么还能说话,难道你天生体魄异于常人?”
想也不想,直接把玄冰骨丢进了空间骨戒之中。
“给我破灭!”
“死吧!”
林山通气得胡子颤抖:“好好好……但是小友总得告诉老朽,要借多久吧?”
……
南宫羽目光烈然:“我辈灵修问天道,领悟天地自然之力,理应懂得物竞天择之理,我的要求符合天道至理,在最强盛的时间里迎战最强的对手,传承遴选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与此同时,祭炼池外的天空中,一叶舟上的顾唯皱起了眉头,说:“是次神器玄冰骨……橙阳学院的林山通院长疯了,居然连这样的宝物都交给秦皓天使用了,可是秦皓天根本没有和神器精神融合,又能发挥多少力量呢?”
“我……我秦皓天……”
我剧烈的咳嗽了一声,又撒了一口血,说:“前辈,我被这截玄冰骨重创,骨劲深入我的脏腑之中,所以……我想暂且借用玄冰骨研究一下,驱散了体内的骨劲再原物奉还,您看行吗?”
“步亦轩,胜!”
“嘎……嘎……”
一时间,万灵学院的众人都怒了,纷纷指责南宫羽的不要脸。
“嘭~~~嘭~~~嘭~~~~”
但这一次,不管你藏得多深,一样要败!
秦皓天眼中满是张狂,长剑嗤嗤的飞起火云,一声厉喝之下将贯满力量的火焰长剑劈出,顿时气势磅礴之极,宛若一座巨大的古老火山铺面碾压和*图*书一般,让人有种心灵战栗的感觉,好一个秦皓天,恐怕对战宋盛玄的时候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藏得好深啊!
秦皓天快哭了,眼睛通红:“那是师尊赐予我的次神器,你怎么能说拿走就拿走,你还给我!”
林山通胡子都飞了起来了,直想说玄冰骨只是符文灵骨而已,有鸡毛骨劲啊,但还是拘泥于武神的身份,道:“小友疗伤大约要多久,我这里有一枚上好的血气丹,你看……”
我摇摇头,但体内却极为难受。
我接过了血气丹:“谢谢前辈关怀,我先去疗伤。”
“嘭~~~~”
仿佛一股冰霜玄劲炸开一般,月刃周围盘旋起血色星河光芒的那一刻,必杀技的威芒就不断冲击周围形成的剑心封锁,层层突破,发出噼噼啪啪的爆炸声,或许修为略低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在冰魄星云斩力量蕴满的那一刻,我也仿佛挣脱了囚笼的鸟儿一般轻松,一声低喝,武王级必杀技裹挟着碎灭一切的力量攻向了对手!
“步亦轩小友,你伤势可好?”林山通不去扶受伤的秦皓天,却看着我说道。
血色星云飞速旋转凝成漩涡,这一击比之前的一击更加凌冽,已经拼上了所有的力量了,毕竟眼前的这是鬼灵玉啊,让许多人触目惊心的绝世灵器!
堂姐皱眉道:“林院长你怎么那么小家子气,又不是不还了,再说你的弟子用玄冰骨砸伤了我家小轩,我们就算是夺了你的玄冰骨也理所当然,现在小轩只是说暂借,我们这么彬彬有礼的讲道理,院长你可不能不讲道理。”
秦皓天的宝物可真多啊,若不是这里众目睽http://www•hetushu•com睽,我一定把他给洗劫了!众多宝物留在这么一个人身上,实在是太浪费了。
“那玄冰骨……”
鬼拳猛轰而来。
“轰!”
重重撞击在祭炼池的边缘,秦皓天大口呕血,目光更加的凶厉起来,怒吼道:“本少爷要为橙阳争夺第一,本少爷不会败……给我去死,老子要你死!”
再度口吐鲜血,这一击直接震断了秦皓天的几根肋骨,让他无法再动了,而我则抬手就抓住了空中凌乱飞舞的玄冰骨,一时间大脑之中瞬间懵了,体内的吞噬力量疯狂涌入其中,感受到了玄冰骨之中记载的这门符文术的浑厚程度,仿佛远古山脉般的厚重,纵然是神明也无法撼动,密密麻麻的符文在脑海里乱窜,一时间接受不了,再度喷出一口血来,这玄冰骨对我造成的伤害可真是不低啊!
而林山通,气得瞪大牛眼、胡子乱飘,但偏偏就是没有什么办法,谁让他弟子拿着神器乱砸一气的,自己造孽其实也怪不得别人。
林山通有些茫然,咳了咳,说:“步亦轩小友,那玄冰骨……乃是我橙阳学院的镇院宝物之一,还请你原物奉还……”
秦皓天扬起拳头,顿时一只巨大的鬼拳在空中凝实,周围浮现着一缕缕的绿色幽魂,发出鬼哭神嚎的惨厉叫声,让人心灵战栗不已,这一拳下来恐怕就真的是裹挟着鬼神之力了,不是一般人所能抵挡得住的,很强!
“嘭……”
一咬牙,再来,必杀技!
祭炼池周围的光芒瞬间敛去,在长老的宣布声中,万灵学院的数十人都沸腾了,唯独堂姐步璇音美眸中带着担忧,飞身上前扶起了我:“没事吧?”
月刃和*图*书连续格挡,挡了数十剑,我却已经被震得心血紊乱,“噗嗤”一口鲜血吐出,居然受伤了。
我手握月刃,声音淡然:“是的,你很强,我的必杀技居然威力被化解了大半,但一次杀不了你,两次呢?”
“蓬!”
我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便说:“还好还好,谢谢林前辈关心……姐,我重伤了,扶我去坐一会吧,心里有点难受,有点想吐,还想吃点甜的……”
一缕缕破碎的铁质在空中飞旋,宝甲破碎,这一剑还是我收回了超过八成的力量下,否则的话,不但宝甲会碎,恐怕秦皓天也会陨落当场。
口中吐血不断,秦皓天脸上惨然,但眸中的恨意更浓,咬牙切齿的站起身,身形晃了晃,道:“我……我秦皓天才是真正传承的人选,怎么可能败给你这种人……区区一个必杀技而已,你杀得了我吗?”
血色星云澎湃,只是一次反击,“铿”一声,玄冰骨凌空飞起,而秦皓天则被震得第三次跌撞在祭炼池护壁之上。
身周,血色星云急旋而起,第二次发动必杀技!
秦皓天怒吼,浑身衣袂破碎颤抖,空间戒指里忽地光芒闪烁起来,终于动用宝器了,那是一个鹅卵石的翠玉,内里蕴含的力量极为恐怖,就在握住翠玉的那一刻,秦皓天整个人的气势都突然转变,仿佛换了一个人一样,邪气凛然,身体在翠绿色的光芒笼罩之中,脸庞异常狰狞,变得犹如猛鬼一般。
我毫不犹豫,退则败,进则胜,对攻!
“来得好!”
月刃坚定不移的迎敌,一缕猩红色光芒沁入了鬼拳之中,整个祭炼池周围的众人都摒住了呼吸,一个个神色凝重的等待着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