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章 大战南宫羽

我遥遥相对,淡淡一笑没有说话。
“受死!”
“来得好!”
南宫羽揉身剑光之中碾压而至,长剑凌空斩落,金光暴涨起来,太昊诀与十方剑诀近乎于完美融合,气势惊人,宛若一座座厚重古山从天而降,要将世间万物碾碎为齑粉一般!
灵墟之中的剑心雏形振奋澎湃,一瞬间血色星云席卷迸发,直接冲散了几波十方剑诀的攻势,我浑身气势散发,短发飞扬在狂风之中,厉喝道:“想见识必杀技吗?那就让你见识一下好了!”
空气中传来极其沉闷的声音,两大超一流剑诀搏杀,就看谁对剑诀的掌握层次更深了,短短一瞬间,气若寒星的攻势越发凌冽,完全磨灭掉了南宫羽这一击的后劲,甚至有反扑的威势,一缕缕气芒猛攻他的身躯。
我脚下的岩石已经开始不断崩碎了,而我自身则在烈风剑心的镇压之下,十分难受,甚至就连身上特制的万灵学院风起院院服都开始寸寸崩碎了,南宫羽的强横程度甚至超越了龙榜的实力,已经直追武神榜的末尾层次了,难怪他对这次唯一传承名额会那么志在必得!
转身看去,南宫羽嘴角溢出鲜血,脸色越发狰狞:“很好很好……居然击毁了我的护身宝器,你已经成功激怒了我,原本老子没打算用神器镇压你,现在看来,不得不那么做了,你没有让我失望,算是个不错的对手,但是……传承遴选唯一名额,只能是我南宫羽的,你步亦轩不配!”和*图*书
体内磅礴的冰霜灵力完全爆发,灵墟中的那颗剑心雏形也仿佛瞬间完全觉醒一般,提供着一缕缕凌厉的灵力来对抗南宫羽强横的攻势,雪域剑诀的气势瞬间涌动,剑意化为无数寒芒接连不断的攻向了南宫羽,与他的十方剑诀拼杀在一起。
随后,两人几乎同时踏步走进了祭炼池幻化出的小世界之中,顿时清风一荡,我已经落在了小世界山脉之中的一片山坡之上,数十米外南宫羽也出现了,还真是狭路相逢!
……
“轰轰轰~~~”
“死!”
南宫羽身为天御境,能够从天空直接汲取灵力化为己用,回息的速度不知道比我快了多少倍,我稳住心脉的灵力尚未完全调集,他的下一击就已经到了,横冲直撞,剑刃化为一道凌厉的螺旋锥刺来,这一击非比寻常!
南宫羽瞬间脸色骇然,急忙运转手臂之上的一道金色臂环,顿时一缕金色光芒笼罩住身躯,散发着神圣气息,是一个至少星空级的护身灵器!
顿时,十名长老一起吟唱咒文,转眼之间一缕缕灵力暴涨而起,祭炼池内的景象迅速发生了转变,化为一片山脉的奇景,场地比之前用的却又不知道大了多少倍,决战的待遇居然也如此不一样,大长老大概是担心小小的祭炼武台容不下我和南宫羽的对决吧。
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意碰撞在一起,尖锐的轰鸣声不绝于耳,所产生的音波冲击甚至将周围的草皮、树木m•hetushu•com纷纷掀起,只是一瞬间方圆数十米内就已经寸草不生,就连坚硬的岩石上也都出现了一道道骇人的龟裂,十分吓人。
“轰轰轰~~~”
“嘭……”
一剑斩落之下,高压的气旋疾速挤压,产生出可怕的音爆之声,而我则被这犀利的剑心凌厉气劲轰得连退近百步,身躯将两棵苍劲的古树拦腰撞断,树叶与枝条崩碎分解,紊乱的灵力暴走,随后轰然撞击在一块巨岩之上,震得巨岩龟裂。
“吓?”
剑光一掠,铺天盖地而来,是十方剑诀,剑法精妙,气势夺人!
“轰!”
钟声响,最终对决即将开始了!
六式合一!
大长老是个老狐狸,也不表态,只是拄着拐杖走来,一身白袍如血,走两步便咳嗽两声,仿佛随时都会逝去一般,但几乎整个龙灵大陆的灵修都知道,大长老执掌圣地已经一百五十年了,近五十年来几乎每天都一副要死的样子,但就是不死。
大长老咳嗽着问我:“你的态度呢,南宫羽要求提前比试,你觉得?”
“祭炼池,开启小世界玄虚作为战场!”大长老轻声道。
“嘭嘭嘭……”
双眸散发淡淡血色光芒,我运起吞噬天赋,瞬间剖析南宫羽的灵力运转轨迹,顿时心底一寒,这一击的引爆节点居然不是在剑刃之上,而是在后劲之中,若是我直接全力抵挡第一击,接下来难免会乏力,会被后面连绵不绝的攻势所碾压。
“步亦轩。”
我大http://m.hetushu•com方的一笑,却又说:“不过我认为圣地的规矩最为重要,谁也不能凌驾于圣地之上,规矩就是规矩,不能因为某个人的意志而改变。”
……
“想镇压我?你做梦!”
甚至,如果我不动用必杀技的话,恐怕护体龙息功很快都会被打得崩溃了,况且一旦受伤将会大大折损力量,对接下来必然到来的神器互博也未必有好处。
来了!
爆炸声连绵一片,周围的山岩全部碎裂,我的这一剑劈下来早就不顾一切了,几乎瞬间就撕碎了南宫羽的攻势,碎灭之力摧枯拉朽的轰了下去!
“你们进入小世界之后,比试即刻开始,记住,只准决出胜负,不得故意害人性命!”大长老胡子颤巍巍,道:“你二人不管谁胜谁败,都是我龙汉灵修的人才,不得有失。”
南宫羽嘎嘎一笑,脸上神色颇为狰狞,长剑连续挥动,爆射出一道道太昊诀的狂猛力道,他改变方略了,打算直接以绝对实力来碾压,诚然,五品剑心外加天御境后期的灵力强横程度,确实能够镇压此时此刻的我了。
“蓬蓬~~”
随后,圣武学院那边想怎么吵就怎么吵,反正大长老能镇得住,而我则抓紧时间休息,顺便陪堂姐和苏颜吃了个午饭,烙饼的味道还是不错的。
我皱了皱眉头,好狡诈的南宫羽,这样凌厉的一击居然都被他给躲开了。
“蓬!”
“拿出你的必杀技吧,否则,你要死了!”
南宫羽眼中透着轻蔑,和图书道:“更大的战场,会让你败得更加凄惨!”
“刚好!”
我一咬牙,回气动用必杀技来不及了,便手腕一翻,月刃的把柄巧妙在风中旋动,“铿”一声扣住了南宫羽的剑锋,但这个技巧也只能保命,却挡不住呼啸奔泻的天御境之力,胸前如遭重击,瞬间就分裂了身后的巨岩,继续向后飞了出去。
南宫羽气势散发,烈风剑心肆虐,化为一道道凛冽风刃气势横扫开来,顿时周围的山石崩碎、草木化为齑粉,破坏力极为惊人,在这门烈风剑心的完全镇压下,我的气势几乎瞬间就崩毁了,近乎于无法凝聚,终究,地御境打天御境还是太吃亏了!
“嗯?”
我一直退,而南宫羽则保持着一路进攻,山脉之上风与冰的角逐不断,一片片的林木被轰成了粉碎,甚至就连大山的中部都出现了一连串可怕的龟裂,再这么打下去恐怕连这座散发太古气息的山脉都要崩毁了。
南宫羽眼中闪烁烈芒,能成长为圣武学院第一人不是偶然,此人狂妄而嗜战,对战斗的渴望让他力量不断增强,而此时见到武王级必杀技的这一刻,他心里居然不是敬畏,而是兴奋与疯狂,手中长剑灵力涌动,一股雄浑天御境后期力量爆发出来,连绵不绝的十方剑诀剑意攻向了冰魄星云斩!
月刃光芒暴涨,冰雪气芒炽盛,一道星河流转的能量凝聚在剑刃周围,碎灭一切,不但绞碎了十方剑诀的剑意,甚至就连南宫羽凝聚在身周的烈风意境也完全被和图书粉碎了,长空一剑坠下,直奔南宫羽的肩膀,这一剑,见分晓!
月刃旋动,我身周一层层冰霜席卷开来,雪域剑诀第一式——一剑飞霜,并且这不是简单的一式,而是数十次一剑飞霜的叠加,瞬间空气中爆发出数十道惊人剑意,宛若一柄柄绝世宝剑横空而出,迎击向南宫羽的攻势。
“都行。”
南宫羽点头,我也点头。
“当当当……”
“噗噗噗~~~”
大长老欣然笑了:“老朽明白了。”
巨响之中,这股神圣气息所编织而成的护壁直接被劈碎,甚至就连那臂环也受到波及也崩碎了,倒是南宫羽趁着这个机会一闪而逝,躲开了致命一击,但必杀技依旧斩落,轰然一剑奔泻出近百米,轰隆隆的声音中,一整个山峰都被瞬间劈碎了,大山隆隆作响,无数巨岩滚落下去。
“受死吧!”
南宫羽神色狰狞,身周裹挟着烈风剑心能量,长剑如电,瞬间又是数十次狂暴的斩击,十方剑诀的攻势一波强过于一波,在天御境灵力的支撑下化为一道道厚重气势不断增加对我的压力,这让人十分难受,根本就连反击的力量都无法提起了。
“轰!”
南宫羽显然一惊,完全没有想到我对雪域剑诀的掌握远在他的十方剑诀之上,我的雪域剑诀已然大成,但他的十方剑诀掌握残缺不说,领悟层次也只能算是初窥门径罢了,真正的威力还不能完全发挥出来,遇到实力悬殊的弱者能够碾压,但一旦遇到像样点的高手恐怕就难以压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