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一章 神器的博弈

低喝一声,兵铸山的百兵纷纷凝聚在一起,形成一座巍峨的神圣山脉,笔直的对着南宫羽就是一次猛攻,而南宫羽也只能召回圣白楼来保护自己。
我急忙飞奔,发动烟云步法的十二分功力,身形化为了一道残破不堪的影子奔向了远方的山脉之中,身后一声轰鸣,我原本立足的地方已经消失了,山体与丛林一起被湮灭,石头都变成了一缕缕尘埃与虚无,那一片地方整个陷了下去,不见底,圣白楼那恐怖的气息还残留在空气之中,战栗惊心!
心底无尽寒意,好可怕的南宫羽,好恐怖的圣白楼,按照眼前的破坏力来判断,南宫羽用圣白楼镇压唐阙然的时候恐怕连一半的力量都没有动用,而此时对付我,已经算是毫无保留了,这一击要是轰中我,恐怕连一根毛都不会剩下,肉身力量再强又如何,也无法抵挡得住神器的直接镇杀!
圣白楼,损坏了一角!
耳边风声大作,南宫羽虽然实力强,但是身法未必在我之上。
“想得倒美。”我微微一笑:“有种来拿,别被我抢走这条鞭子就好。”
巨响声中,圣白楼又是一声悲鸣,受损的一角损坏更多了,无数蕴含着神圣气息的碎片凌空洒落在大山之中,光芒开始变得暗淡起来,恐怕只剩下兵铸山的圣洁杀伐气息在闪烁,山体不断变幻,杀气惊人,颇有一种王者气势了。
可想而知,这一刻外界观战的岳翎一定顿足捶胸,不知道痛惜成什么样子,神器这种东西就是损毁一件就少一和*图*书件,圣白楼可是圣武学院的真正底蕴之一啊,圣白楼一旦损毁圣武学院就等于失去了一大气韵,而且就算是能够修复,恐怕威力也大大的降低,毕竟如今存在的神器几乎都是上古大能所炼制而留存下来的,就算是当世的神匠恐怕也无法与当初的上古大能相提并论吧,可以断定圣白楼是不可能完全修复的了。
就是这件神器几乎撕碎了唐阙然的蒲牢尺,甚至还重创了她。
但这一次却完全不同,兵铸山杀伐之气凛冽迸发开来,山体之上的百万兵刃开始一柄柄的分离飞起,只是一刹那,上百柄铁剑、巨斧、战矛、长刀等兵刃散发着霞光飞梭而去,直奔圣白楼的底部,一瞬间便撞击在一起!
爆炸声不断,大山疯狂颤抖,空中一缕缕恐怖的碰撞气息不断肆虐,一整片上千米的丛林瞬间就被气流的强烈压迫感所碾碎,古木崩碎、岩石飞梭,就连近处的一条溪涧都直接被撕裂蒸发了,仰望过去,霞光璀璨,溪涧蒸发的水气缭绕在两大神器周围,宛若神明在搏杀!
此时,圣白楼的气息终于转弱,就算是神器也有极限,南宫羽连续使用了近百次之后,圣白楼的力量已然由强转衰了。
南宫羽气得浑身颤抖,将圣白楼收入了储物宝器之中,嘴角再度浮现出狰狞笑容,道:“你想死的话,老子成全你!”
长空之中传来我一声低呼,整个人的身形不再逃逸,而我手中则多出了一根黑漆漆的石笋,正是兵铸山的原样,散发m.hetushu.com着厚重而古老的气息,这兵铸山也是太古流传下来的圣物,比起圣白楼来未必会逊色多少,而此时在我的掌控之下,黑色石笋正在分解变化,蕴含其中的杀伐之意也愈发浑厚。
南宫羽怒吼一声,圣白楼气息发动,瞬间产生了一道延绵数十米的巨大星象从天而降,直接镇压,气势厚重,让人窒息!
足足追杀了近十座山脉那么远,后方一片迷茫,火光冲天而起,大山倒塌无数,丛林也被圣白楼的毁灭气息所引燃,幸好这只是祭炼池之中的小世界,否则不知道会杀伤多少无辜。
南宫羽以神器压制兵铸山,但却没有第二件神器来镇压我的必杀技了!
南宫羽一声怒吼,灭神赤霞鞭凌空抽打而来,顿时空间完全紊乱,天穹之中风起云涌,这一鞭竟然裹挟着开辟混沌般的赤霞光芒,十分恐怖,整个天空都被撕开了,甚至我能看到小世界之外的一片混沌空间,那是器灵空间的真意。
空中光芒大涨之下,霞光夺目,忽地空中一阵猛烈的颤抖,兵铸山所凝化出的成千上万兵刃肆虐之下,圣白楼已经摇摇欲坠,剧烈的颤摇之下,“砰”一声骇人的巨响,天际出现了一道雷电掠过,仿佛天穹被撕开一道裂缝般,而圣白楼的一角却崩毁了,一缕缕碎片凌空洒落,神器仿佛是在哀鸣一般,那股神圣厚重的气息也减弱了大半。
“嗡嗡……”
我皱眉:“老子好奇,问问会死啊?”
“为什么告诉你?”南宫羽满脸轻hetushu.com蔑。
“受死吧,步亦轩!”
但兵铸山确实厉害,而且我祭炼兵铸山有好几个月了,与器灵的融合程度也不是南宫羽所能相提并论的,他的圣白楼到手可能还不到三五天,用完就要归还岳翎了,但兵铸山却就属于我,是我自己的神器,融合程度就有了云泥之别!
我不禁大喜,机会来了!
我整个人都快疯狂了,整个龙灵大陆上的神器也屈指可数,这圣武学院居然一下子拿出了两件神器给南宫羽来争夺唯一传承名额,难道说这南宫羽是岳翎亲生的儿子不成?
不能坐以待毙,进攻!
“步亦轩,你这个胆小废物!”
低喝一声,还是要靠兵铸山!灵念一转,手中的兵铸山瞬间凝化巨大不断分解,只是刹那间就形成了百万神兵萦绕在我身周,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圆球形保护空间,只见外面隐隐然有霞光闪烁,紧接着“嘭”一声兵铸山剧烈颤抖起来,器灵也变得略微有些扭曲,好强悍的攻势,这灭神赤霞鞭果然是能灭神的,让它这么抽打下去兵铸山是必然承受不住的,甚至会像是圣白楼一样的损坏。
说着,储物宝器柔和光芒闪烁,紧接着一道霞光出现在了南宫羽的手中,气息甚至比圣白楼还要强横了不少,又是一件神器!
霞光粼粼,在南宫羽的手中凝聚成了一条精粹的鞭子,足足有十米长,整条鞭子都泛着金属光泽,金霞缭绕,无比圣洁,这神器了不得,应该是真正的底蕴,圣武学院的最强神器了!
南宫羽自然也和*图*书知道圣白楼不能久持,目光中蕴含怒火雷电,一边飞驰追杀一边低吼道:“你要躲到什么时候?你以为一味逃跑就能得到唯一传承名额吗?乖乖认输吧,或者,便死在老子的神器圣白楼之下,竟敢与我南宫羽为敌,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南宫羽脸色死灰,完全暴走了:“步亦轩,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击毁圣白楼,你……你……你很好,你简直是胆大妄为!”
那该多心疼啊!
银辉夺人,圣白楼的恐怖气息再度从天而降,直接笼罩我的头顶,顿时周围的草木纷纷崩碎,地面迸裂,气势骇人。
我一咬牙,趁着两次鞭打的空隙之间,骤然逆转兵铸山的能量,一瞬间保护圆球分解凝化,在我左手的操控之下化为百万神兵裹住了赤霞鞭,掩盖住赤霞鞭的神韵,顿时赤霞鞭仿佛已经被兵铸山所“吞没”了一般,看不到一点霞光,而我则疾驰飞扑,右手月刃扬起,一声暴喝,凌厉光芒大盛,武王必杀技——冰魄星云斩!
“怎么会……”
“轰~~~”
我手掌平举,掌心里兵铸山恢复了石笋的模样,吞吐霞光,散发神圣气息,道:“是你拿出神器想要镇杀我,如今神器被我打坏了你却来怪我,南宫羽,你身为南宫世家少主,又是圣武学院第一人,现在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你说这种话到底要脸不要脸了?刚才用圣白楼一次次往死里镇压我的,难道不是你吗?难道我任你杀却不能还手不成?恕我直言,我从未见过你这等厚颜无耻之人。”
“死!和图书
身后,轰轰轰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个个方形的印记出现在山脉之上,轰得大山隆隆颤抖,这南宫羽已经疯了,甚至有几次圣白楼的威力擦肩而过,震得我气血紊乱,嘴角吐血不止,但也只能逃命,南宫羽手持圣白楼,攻势不断,让我连祭出神器的机会都没有。
“嘭嘭嘭~~~”
我淡淡笑着,手中丝毫不停留的运转兵铸山猛攻圣白楼,说道:“我跟你不一样,我的神器可是自己争取来的!”
圣白楼!
“蓬!”
“嘶……”
空气中,一股磅礴的气势正在不断的散发出来,让人心悸不已,一抹银色的光辉出现在了南宫羽的掌心里,又是那座散发圣洁气息的骨塔,骨塔缓缓旋转,颇有古老的神韵与气息,那种镇压一切的王者气势让人说不出的难受,只觉得浑身每个毛孔都被压制得无法张开一般。
好强,不能力敌!
外面,南宫羽连续挥动赤霞鞭狂抽了七八次,兵铸山一次次的被撼动,已然气息降低了不少。
南宫羽悻悻:“灭神赤霞鞭,师尊的至强神器,这次借我一用,刚好,你手里的这件神器我喜欢,归我了!”
“这是什么来头?”我问。
南宫羽脸色惨白,继续运转圣白楼镇压,一边低吼道:“你……你怎么会也有神器,是你姐步璇音给你的,是不是?!”
“简直是找死!”
“现在轮到我了?”
“嘭嘭嘭~~~~”
此时,可以想象外面围观者之中墨焰宗的人脸色会有多难看,只可惜我身在小世界,看不到那精彩的一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