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一十八章 苏胤晨的猜测

远处,血云飞天,猎食完毕,回去了。
“找死……”
“别追了,这些凶兽狡诈得很。”
“姐,快回来!”我大声道。
苏胤晨受伤了,手臂上殷红一片,急忙抬手抚摸九尾凤的头颅,安抚这头凶兽坐骑,而九尾凤也已经受伤,腿部血红,甚至被撕掉了一大块肉。
“刷!”
“又是一头穿山甲……”
堂姐咬了咬贝齿,说:“这次事态有些严重了,血烈鸟一旦出动就意味着一场灾难降临,我们只有把血烈鸟重新引到一重山大裂缝,将它们重新送回十万雄山的大荒世界,然后再次封印大裂缝,才能保住生命墙内的所有生灵。”
“蓬~~~”
“说来话长。”
苏颜伸手一指:“快看,血烈鸟走了,好像……返回一重山了?”
碎灭之力肆虐,狼王体表的煞气护甲瞬间崩碎,紧接着便撕开了皮毛、肉身,鲜血横流,被必杀技所创伤的区域瞬间变成了一片血雾,血肉都被完全蒸发湮灭了,而狼王十分凶残的摆动身躯,硬生生的一掌拍向了我的剑刃!
似乎看出我和苏颜的不解,她继续说道:“血烈鸟一样来自于十万雄山,原本只是在十万雄山之中生存,它们是一种十分原始的血种,实力大约相当于九阶玄兽中期,不算是特别强,但却是群居生命,一旦出动就成千上万,据说这个恐怖的物种连神明都敢杀死吞食,更别提我们这些凡人了。”
“嗯。”
苏胤晨眉头紧锁道:“其实发生大事的不是灵陨山脉,而是十万雄山,从昨天晚上大荒世界就乱作一团,强大的太古生命们四处逃窜http://m.hetushu.com,有一部分便从神秘结界处穿越空间出现在灵陨山脉大裂缝里,事实上这群凶兽是遭到了另外一股力量的驱逐,所以才会来到我们的世界。”
苏颜咬着红唇:“现在……怎么办?”
那团血云从天而降,纷纷散开,变成了一只只赤色羽毛、气息恐怖的凶鸟,密密麻麻不计其数,它们发出尖锐的鸣叫声,四处巡猎,最终全部把目光放在了穿山甲的尸体之上,振翅开始享用这顿美餐,此起彼伏的飞起落下,鸟喙血红,将穿山甲金色的鳞片啄碎,随后开始吞食血肉、内脏,一个个显得十分欢悦。
空间猛烈颤抖扭曲,穿山甲这志在必得的一击却被挡住了,步璇音握起左拳的一击轰开了穿山甲的尾巴,秀眉轻蹙,身躯也微微一颤,这让我更加担心起来,这穿山甲足够强,甚至连堂姐都被撼动了。
一时间,苏颜、澹台瑶都张大了小嘴,一个个目瞪口呆,堂姐轻描淡写的一指,力量已然完全碾压我的必杀技了!而堂姐若是施展她的虚空级必杀技——曦光指的话,那更加无法想象,恐怕绝对能有毁天灭地的威力了!
……
一个时辰后,三重山。
我点头:“之前我们遇到的玄兽都只是凭着强大的肉身力量跟我们搏杀,从来没有一个能够动用符文术,现在遇到的几个首领居然都能动用符文术,它们绝对不是灵陨山脉的种类。”
步璇音来到我身侧,说:“是不是越来越觉得灵陨山脉怪异了?”
“吼!”
……
她蛾眉轻蹙道:“看来今天是必然和图书要进核心一重山一探究竟了,许璐,你带着唐阙然、澹台瑶、柳彤儿三个就在这里,等待石冼院长来跟他会合,小轩、小颜,你们两个跟我去一重山,敢吗?”
一道身影斜斜的俯冲而来,颇为狼狈的降落在附近,赫然是长空剑王苏胤晨!
步璇音皱着秀眉,说:“大事不妙了,灵陨山脉里居然有血烈鸟……”
我笑了:“敢,有什么不敢的!”
而大地之上,那头穿山甲只剩下一旦血水沁入泥土之中,连骨头都被啄碎吃掉了,好凶残的血烈鸟,幸好我们刚才跑得快,不然恐怕也落得一样的下场了。
一时间,我们几个都齐齐的吸了一口冷气。
步璇音美眸澄澈的看着远方,双臂抱怀的倚靠在一颗古树的低垂枝干上,道:“我们别轻举妄动,都压制住气息,静观其变吧,有好戏看了,好久没来,一重山居然已经变成了这般的景象了,灵陨山脉仿佛变成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是的,这些都来自于十万雄山,那片我们尚未弄清楚的领域!”
一阵震天狂吼声中,古老的山脉缓缓崩碎开来,无数巨岩滚动,一头庞然大物摇动身躯甩开岩石,正从大山之中飞奔而出,是一头浑身布满金色符文光芒的穿山甲,它身上的鳞甲都已经完全化为金色,散发着极为恐怖的力量,抬头咆哮,无数符文铺天盖地的绞杀而去,将前方数十头至少七阶的玄兽绞杀成了一堆碎肉,口中起风,尽数将肉食吸取吞噬了下去,十分吓人。
我问:“姐,你能应付这些血烈鸟吗?”
苏颜也点头。
“血烈hetushu.com鸟……”
越过二重山,站在一重山那人迹罕至的古山之上,周围一片原始丛林的景象,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人进入一重山了,而远方,丛林动摇,大地像是发生着一场地震一般,几个巨大身影正在相互搏杀着,居然太古血脉后裔也在相互厮杀?
“吼~~~”
穿山甲怒吼,身形扭曲,头部猛然被压制得瘫在地上,身体疯狂扭动,那巨大而修长的尾巴忽地波光粼粼闪烁符文,居然还有第二门符文术,尾巴骤然掠过空中抽向了堂姐的身躯,甚至快得让我连发生示警的机会都没有。
一道赤红色光芒飞掠而过,狼王所在的位置顿时轰然炸开一团火光,连同周围的林地、山脉尽数绞碎,轰鸣声中那里居然变成了一个圆形真空地带,一切都被绞碎了!
步璇音神色凝重,说:“血烈鸟还是相当挑食的,那些七阶、八阶的玄兽都不吃,要吃也只吃穿山甲这种实力的太古血脉后裔,走吧,不论如何我们还是要进一重山,看看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澹台瑶、唐阙然虽然不愿意,但也只能留下,毕竟她们还没有领悟道心,进入一重山的死亡率将会很高,而且也容易成为负累。
“嗤……”
好贪婪、好狡诈的种族!
我皱了皱眉,这穿山甲的气息太恐怖了,实力已然完全在我之上,如果不动用神器兵铸山的话,恐怕我在这只穿山甲的面前连十招都撑不过。
“吼!”
我心底一颤:“要是这些血烈鸟从灵陨山脉离开……那岂不是天下大乱了,龙灵联邦谁能阻挡这些血烈鸟啊?”
“嗯!”
www.hetushu•com璇音摇头:“数十只乃至上百只,我倒是可以用曦光指镇压得住,但是眼前至少上万只血烈鸟,我根本无可奈何,否则刚才就不用跑了。”
“宰了它!”
“嘭~~~~”
动用必杀技!
“看来……”
光芒瞬间炽盛起来,一缕缕血色星河力量萦绕在我身周,灵墟内的水寒剑心也愈发光芒大盛起来,与必杀技相互印证,毕竟冰魄星河斩属于剑技,而剑心正是经过剑道意境无数次斧凿而缔结的大道之心,一时间必杀技内充满了神明咆哮之音,强横得惊人,笔直一剑轰在了狼王的脖颈处!
苏胤晨声音低沉:“没错,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云国那边有动静了,他们开始对大荒世界发动了镇压式的强攻,出手的要么是云皇,要么就是两大王府,镇天王府、沐王府都有这样的实力,他们族中的一些老怪物……修炼神秘的太古符文术,甚至有比肩人王的实力!”
雪域力量横扫大地,加上水寒剑心的威芒,一时间连续数十剑与狼王的攻势拼杀在一起,但越战越是让我心头有些沉重,八阶巅峰实力的凶兽太强了,特别是这种掌握符文术的凶兽就更加棘手,拼了那么多剑之后我居然一丝便宜都占不到!
步璇音轻哼一声,凌空坠落,心伐诀光芒大盛,二品天火道心光芒冲天而起,一脚落下,直接踏碎了穿山甲的颅骨,金色血液飞溅而起,穿山甲的身躯疯狂扭曲,因为头颅的粉碎而痛苦挣扎,但再挣扎也无济于事了,很快的就停止了动弹,巨大身躯一动不动,死了!
一头巨狮全身散发金光,仿佛黄金铸http://m.hetushu•com就一样,气息恐怖,与一头同样气息恐怖的蟒蛇搏杀在一起,那条蟒蛇浑身鳞片化金,身体卷动丛林,将一整片古木碾碎,不停的与巨狮相互进攻、搏击着,而空中,赫然飞着一片血云,是血烈鸟,它们在等待两头太古血脉后裔分出胜负,然后开始吞食其肉身掠夺对付的血肉精气与灵力。
“你比我们先来,打探到情况没有,大裂缝那里到底怎么样了?”
……
空中,一团血云袭来,我心中一动,水寒剑心都禁不住的稍稍战栗起来,恐怖的气息!
虽然心底怕得直打鼓,但还是要去啊!这次已经不仅仅是历练了,而是关乎龙灵联邦的生死存亡,这些恐怖的太古生命一旦全部出现开始征服世界的话,那我们会是第一个被灭亡的国家。
“苏胤晨?”堂姐微微一怔。
苏胤晨抬手:“步璇音大人,别问了……是血烈鸟,我遭到了上千只血烈鸟的围攻,若是事先准备了一本瞬移阵法书恐怕就要喋血当场了。”
步璇音没有丝毫犹豫,返身就一手一个抱住我和苏颜,耳边风声猎猎,三人瞬间冲出了近十里远,快得惊人,随后藏身于一颗冲天古树的繁密树叶之中,远远的眺望着远方的情形。
堂姐一声轻哼,曼妙玲珑的身影一闪而逝,下一刻她已经降临穿山甲的头顶上方,五指张开,化为一道恐怖气息镇压下去!
“另外一股力量……凌驾于这些太古血脉后裔之上的力量?”我惊讶问。
“桀桀……”
巨响声中,一整条前爪完全被剑气绞碎了,而以此换得了活命的机会,狼王哀嚎一声便开始飞奔逃走,速度极快,我根本追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