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二十九章 斩灭

“嗯?!”
……
“死!”
“小轩,快上来!”她大声道。
“噗!”
几息之间,星陨宗掌门遍体鳞伤,一处处的伤口深可见骨,若不是有极为玄妙的符文术镇守身躯恐怕早就被我的必杀技给碎灭掉了。
步璇音微微一笑:“不啊,为什么要死战到底,大家该休息的休息,该吃饭的吃饭,马上发动反攻,这次我要把这一整个暗族军团全部灭掉,否则我们万灵学院那么多人也走不掉。”
后退一步,我便已经在虚灵界之中。
“这是暗族给你的?”我冷冷问道,一边心中默念:“兵铸山,给我回来!”
不能继续躲藏了,我一咬牙,行走在虚灵界之中,不顾右侧无数鬼魂的索命怒号,长剑扬起,必杀技光芒爆发,笔直的轰向了他的后脑勺。
“轰!”
“噗……”
“你连人类都可以背叛,还要那力量做什么?”我轻轻道。
血色与霞光迸发,天空雷动,乌云滚滚压来,这疯狂的战斗仿佛已经引动了某种神秘的天意一般,两股力量谁也不服谁,就这么在空中疯狂碰撞,一寸寸的瓦解!
符箓力量肆虐,血色战矛横冲直撞,将一座座山脉化为粉碎,这柄血色战矛实在是太强了,轰然贯穿一座山体,带着熔浆迸溅而出,横扫丛林,将所有树木与岩石尽数湮灭,仿佛炼狱来的死亡神兵一般,破坏力无穷无尽。
我不禁哈哈大笑,纵身后退,手掌张开,空中霞光万丈,低吼道:“来和图书啊,让我看看叛徒出卖气节换来的宝物到底有多厉害!”
符箓出现了,我需要兵铸山的帮助,否则有可能会被直接镇杀在这里,虽然说武王级冰魄星辰衣的防御很强,但终究那是太古存在的符箓啊,一旦动用,可能我瞬间被斩杀也说不定。
“你以为镇得住吗?”
“老夫……老夫不甘心啊……”
一瞬间,星辰衣开始破碎!
“轰~~~”
星陨宗掌门狰狞的眼神看向了星陨宗的方向,道:“我杀不了你,但是却能靠符箓的力量镇杀万灵学院之人,等着瞧吧!”
“嗯!”
血色战矛横空杀来,却穿过了金色巨壁,它没有能力进入虚灵界,只能在真实世界里无敌罢了。
“啊啊啊……”
“逃命,必须逃命……”
上古符箓上的血色光芒越来越淡,最终猛然消散开来,终于失效了!
顿时一群学生都惊呆了,能站在外围抵挡暗族的大部分都是万灵学院的天才级学生,这一届的新生里就有几个迅速突破地御境的天才,但显然与我这种风起院的高手一比就黯然失色许多了。
冰魄星云斩斩开了他的后背,撕开一条长长的口子,深可见骨,而符箓所衍生的血色战矛则撕裂了空间,在长空之上划出一道惊人血痕,然而却没有能伤到我分毫,我从虚灵界发动攻势已经灭杀他,但他的修为却不足以从真实世界共计到身在虚灵界的我,这就是虚灵界这一符文术的恐hetushu.com怖之处,只要遇到的不是那种能参悟空间真解的真正高手,就能立于不败之地。
一路杀进重围,进入万灵学院的阵地里,顿时一群灵导师、灵导士、高级教员都愣愣的看着我,目光中带着惊色与佩服,风轻衣更是直接问道:“小师弟,听说你和星陨宗掌门激战,结果如何?”
一缕血液迸溅开来,水寒剑心光芒萦绕着月刃,而剑锋已经透出了星陨宗掌门的后背,将其一剑穿心了。
身周到处都是幽影级强大的死亡生命体,一道道战斧、长矛、利剑光芒迸发,让人防不胜防,若不是我催动了冰魄星辰衣恐怕已经受伤了。
从他的灰烬之中找到了一枚空间戒指,至于里面则是一些修炼材料,还算是不错,能卖点钱,收入囊中。
看着潮水般的暗族军团,我问:“姐,这座山脉已经被暗族完全包围了,我们要死战到底吗?”
转身,看向星陨宗的方向,大战依旧在持续,远方丛林里无数暗族军队蜂拥上山,这里至少有一支完整的过万人暗族军团!
“噗~~~”
血色战矛裂空而来,直接撞击在冰魄星辰衣上,顿时霞光颤抖暴涨而起,浑身都有一种撕裂感,豪强横的符箓,完全就不是冰魄星辰衣所能抵挡的嘛!
“很好……很好……”
“他被我斩杀了。”我轻描淡写道。
我目光一寒,身体猛然迸发出一道凛冽彻寒的剑意,一柄巨剑冲天而起,宛若神明般的笼罩着我http://m•hetushu.com,正是水寒剑心的威力!
一道道剑光闪烁,前后左右不断受到攻击,一时间星陨宗掌门就显得更加狼狈了,疯狂挥舞符箓攻击,但却徒劳无功,身周雷电闪烁,却无法保住他的身躯,雷电罡气虽然强,不过挡不住武王级必杀技的洞破,这就完全没用了。
星陨宗掌门脸色惨白,狰狞笑道:“是如何,不是又如何?反正你已经是要死的人了,哼,能让本掌门耗费一张至宝符箓来杀你,你小子死得可不冤枉!”
想到这里,猛然一收兵铸山!
他眼睛里流出血水,咬着牙,雷电满身,道:“只要再给我星陨宗哪怕一个月时间,我们便可撤入大荒世界里,何必受这愚蠢的龙灵帝国节制,若是再给我一点点时间参悟,我怎会败给你这小东西?”
他浑身染血,疯狂惨嚎,身周的雷电意境越发狂暴了,连退数十步,双眸血红的看着我,道:“你……你竟敢把本掌门伤到如此地步?小子,今天星陨宗可灭,但你必须死!”
空中蓝色雷光闪烁,他终年修炼雷电规则显然是在强练,最终却遭到了雷电的反噬,连一个全尸都留不下来了。
“吱吱……”
他缓缓跪倒在地,身上的雷电光芒散尽,整个人颓然,头发几乎瞬间就已经全白,苍老到一个十分恐怖的程度,甚至就连身躯也缓缓的崩碎了,最终成为一堆灰烬。
杀!
“嗯!”
符文磨灭、血肉横飞,在水寒剑心的强行催谷之下和*图*书,一剑破碎掉了星陨宗掌门的肩膀,斩得血骨碎灭,一整条右臂就这么从身体之上分离开了,甚至能够看到横飞的血肉之中有内脏光芒在闪烁,一缕缕符文光芒飞梭,疯狂的保护着星陨宗掌门的脏腑。
说着,他一声咆哮,手掌中出现了一张血红色的符箓,居然是符箓?那是不同于阵法的上古存在,并且这张符箓散发着恐怖的太古气息,恐怕已经可以与神器媲美了,好一个星陨宗,出卖了节操之后却换来了如此恐怖的宝物!
“啊啊啊……老夫不甘心啊!”
但符箓凝聚出的血色战矛似乎后劲更加雄浑澎湃,而兵铸山则不同,兵铸山是自我炼化的神器,威力与使用者有关,显然我的实力无法与写下这道太古符箓的大能者相提并论,纵然有水寒剑心的镇压也必然不能久持,甚至兵铸山还会被毁。
月刃光芒迸发,带出连绵不绝的冰川如林剑意,将无数死亡生命绞杀成碎片,而就在我重新登上山门的时候,就看到堂姐步璇音将一名血巫的头颅斩落下来,曦光指凌空迸发切断那血巫的头颅,余威横扫远方丛林,十分恐怖骇人。
他径直冲向远处。
我张开手掌,空中百万神兵聚集,形成了兵铸山的至强一击,迎面轰了过去,你有神器,我也有!
我被吓了一身汗,脚踏落叶,一层层符文波动蔓延,身后空气化开,衍生出了一道金色巨壁,虚灵界出现了!
如果兵铸山被毁了,这跟杀了我有什么区别?m.hetushu.com它可是我的小宝贝啊……
显然,星陨宗掌门的雷电规则修为极为深厚,又手握上古符箓,然而却依然奈何不到我,无法洞察真实与死亡的奥妙,是无法将真实攻击打入虚灵界的。
符箓力量爆发,血色的符箓表面忽然迸发出一道血色,化为一柄血色战矛穿透空气狠狠的轰向了我,好恐怖的气息!
远处,一道虹光飞来,散发着杀伐之意,兵铸山来了!
一盏茶的功夫,星陨宗掌门几乎将这个区域完全变成修罗场了,手中掌握着符箓,而那符箓上的血色已经开始消退了,果然,一次性的消耗符箓就是这样,力量一旦完全消退也就变成一张废纸了。
“嘭嘭嘭~~~”
星陨宗掌门浑身是血,狰狞无比,怒吼着催动符箓力量一次次的扫过虚空,怒吼道:“小东西,有种出来与本掌门一战,你这样四处逃窜算什么本事!?”
“轰轰轰~~~”
“刷!”
好卑鄙!
“咻!”
第一女武神就是有气魄,别人都在想着怎么突围的时候,她想着的却是怎样抹灭这一整支暗族军团!
一缕剑芒穿透了虚灵界,打到真实世界去,而且是十分真实的攻击效果,冰魄星云斩的碎灭力量一瞬间就撕开了星陨宗掌门的护身罡气,但他反应速度快得惊人,怒吼一声扭头便扬起符箓,顿时一柄血色战矛横空怒刺而来。
身在虚灵界,我不禁暗笑,心道我躲进虚灵界不算本事,但你动用上古大能写下的符箓来镇杀我,这就算是本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