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六章 大战金丝雀

心头一亮,想起了虞残智送给我的宝贝,还没用过!立刻取出了吹箭,这吹箭吹出来的其实是毒针,十分细小,让人防不胜防,如果我近距离给这只金丝雀吹上一针,它会不会感谢我的“针灸大礼”?
我心底禁不住一寒,这鸟儿好强啊,我拥有二品剑心也完全无法压制得住,而且攻势连绵不绝,双翼不断振动,催发出无数符文攻击,一连片的金色符文碾压,让人无法消受。
我转身,看向那受伤的灵修,但就在看清他脸庞的时候禁不住大惊失色:“楚阳?”
没错,这人就是西域蛮荒试炼里唯一一个天御境楚阳,并且也是那时候唯一一个领悟剑心的人,当时被他看过几眼之后我差点肝胆俱裂了……
去看看!
嗡!
提剑飞梭而去,当我登上山峰的时候,就看到一人狼狈的跌撞在树林里,撞断几棵古树之后跌撞在山脉上,轰然一声,撞裂了一大块古老青石,但自己也吐血不止,而攻击他的赫然是一名手持战斧的幽影级死亡生命。
必杀技!
灵力激荡,有人在战斗?
疾速踏入虚灵界,我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这株灵药,虚灵界光芒大放,凌空便是一剑轰向了金丝雀的头顶,但它反应速度太快了,扭头便双翼拍打,硬生生的震开了我的必杀技,太强了!
在这片不毛之地里居然还有灵修敢于对抗暗族,这本身就值得敬重!
吸了下古山之中的气息,心旷神怡,这里的空气hetushu.com中饱含天地自然的灵气,远胜于万灵学院,住在风起楼的时候就算是周围的小山里种着一些蕴养灵气的佳木,但也始终无法与这种大荒世界饱含灵气的古木相比。
我小心翼翼走近,但就在准备挖掘灵药的那一刻,忽地一股腥风从脑后袭来,强横的戾气与气息几乎瞬间就散发开来了,这株灵药居然还有凶兽守护?
只不过这只金丝雀体表泛起金色华光,有符文漫天飞舞,是一头可以列入凶兽的飞禽,体内驳杂的太古神禽血脉已经觉醒了一部分,力量恐怕至少已经相当于九阶玄兽中期了,只是可惜还是一头幼鸟,否则以玄兽秘典记载,金丝雀成年之后双翼展开至少十米,所过之处巨岩、树木齐齐切断,恐怖无比。
几乎刹那间反应,我猛然低头,几根发梢被横扫切断,那是一抹金色光芒,紧接着身躯受到了一股狂风的席卷,直接把我给掀飞了,狂风之中有凌冽切割感,宛若利刃横扫,不简单!
好凌厉的气势,好凶的小鸟!
这只幽影,弱了点,比尸将恐怕也强不到哪儿去。
腾然落下,水寒剑心光芒冲天,冰魄星云斩碾碎了幽影的战斧,在它连退的时候兵铸山从天而降,顿时幽影的身躯化为齑粉,直接就被斩杀了。
果然是大机缘,居然让我在这里遇到了一株蜕变为灵药的老药,这株灵药或许已经成千上万年了,朴实无华的外表让路m.hetushu•com过的人类与凶兽没有察觉,只当是一种低等的狗萤草罢了,事实上却充满了欺骗性,这分明是一株绝世灵药!
不行,不能忍!
就在我踌躇满志的时候,忽然大山的另一侧传来了一声轰鸣。
蜕变已经完成,药香味浓郁,可以采摘了。
几息之后,金丝雀的眼神就从敬畏变成了贪婪,抢攻而来,它想夺取我蕴养河图洛书的纹骨,自己参悟这门上古符文术?
金丝雀双眸中透着凶厉,似乎听得懂我的话,愈发的狂暴起来,翅膀振动,一缕缕符文光芒乱窜,猛然扑杀而来,双翼扫荡出一道道金色利刃横空杀来。
突然变得好开心。
舔了舔嘴唇,我稳住身形,禁不住的一笑:“刚好,苦日子过了十几天,今天就拿你来打打牙祭,小鸡焖烧狗萤草灵药,这滋味一定不错!”
但现在,风水轮转,楚阳狼狈的躺在地上,而我却轻松镇杀了这个幽影生命。
转眼十几天过去了,在这十几天里我没有一刻闲着,连续摧毁了数十个暗族墓地,其中有几次十分凶险,遇到了两名以上的血巫,险些就被斩杀,幸好有虚灵界,无论如何还是逃过了一劫。
帮忙,杀!
取出干粮,补充了一下体能之后,继续出击,在群山之中寻找暗族的秘密驻地,一一摧毁。
催动符文,河图洛书!
将金丝雀和灵药一起扔进空间骨戒,需要找个安全所在熬煮我的“小鸡焖烧灵药”大餐了,和*图*书金丝雀的肉食蕴含着极为精粹的灵性精华,吃下之后诸多裨益不说,与灵药相辅相成一起熬煮的话,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效果。
毒针无声飞去,金丝雀根本无所设防,一瞬间毒针就刺透了它尾部柔嫩的羽毛之中,不见血,但见效很快,下一刻金丝雀就暴走了,疯狂的拍打翅膀,眼眸之中满是凌乱,跌跌撞撞的像是一个醉汉一样从岩石上滚落下来,不停扑棱。
吹箭准备完毕,毒针锋芒毕露,足以任何穿透坚硬事物。
毒针并非真正的剧毒,只是麻痹而已。
我踏步走出了虚灵界,一剑吻喉结果了这只金丝雀,随后摘下了灵药,大功告成,这场战斗我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体内灵力流转不绝,磅礴的修炼底蕴深藏在灵墟深处,让人看不透,灵力底蕴充实了许多,经过昨天的磨砺,我的修为明显的增进了不少,对力量与战斗的感悟也达到更深层次,事实上许多人悟性超凡被称为天才,但往往一战之间就陨落了,不因为别的,只是缺少生死战斗的磨砺罢了。
行走于虚灵界,额头上青筋暴起,生气了,居然被一只小小麻雀玩弄于股掌之中!
“步亦轩?”
行走在虚灵界,接近金丝雀,它立刻停止接近灵药,双眸紧张的看着四周,还一头上古神禽的后裔,居然能感应到我虚灵界中的气息?又或者,只是单纯的一种对危机的感应。
但眼前这株狗萤草大大不同,外表的嫩绿皮层已经www.hetushu•com剥离少许,露出下方莹莹润泽的新生茎叶,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药香,已然完全蜕变成了一株灵药,就凭着浓郁的药香也绝对凌驾于三千年血参之上了,一旦服用,对修为增进有着说不尽的妙用。
一时间,笑容掩饰不住。
果断发动秘技,星辰衣护体!
全力施为,冰魄星云斩连续三次爆发,却都近不了金丝雀的身!反倒是金丝雀怒鸣,无数羽芒从天而降,“噗噗噗”的连续三声,我的手臂、腿部已经被穿出了几道血洞,伤势不轻!
穿梭在丛林里,忽地猛然停住,不远处的一株老药引起了我的注意,是一株闪烁少许霞光的老药,不仔细看根本感应不到,当我纵身而至的时候便发现这株药原本的外表是一株狗萤草的模样,狗萤草很常见,甚至算不上是药材,在银叶城的后山就有许多,田园犬最爱啃食这种草药的根部,而且夜里会莹莹发光,所以得名狗萤草,但大部分人都是割了这种草喂猪的。
“蓬蓬蓬~~~”
一屁股坐在虚灵界冰冷的石头上,远远看去,真实世界里金丝雀振动翅膀落在灵药一旁,它已经打算享用这株灵药了。
我目光凝重起来,水寒剑心爆鸣,浑身散发彻寒剑意,骤然便是数十剑劈出,带出连绵不断的重重冰川攻势,一时间前方的古木尽数隔空就被碾碎,冰川意境与金丝雀的金色利刃攻击碰撞在一起,激荡出漫天的灵力与符文碎片。
隐藏在风劲中的暗劲瞬间和_图_书爆发开来,连连激荡冰魄星辰衣,一缕缕冰雪被切割了下来,再晚一些恐怕我的月刃战衣就要被击破了,好强的杀伤力,凌空倒翻,匆促一眼看去,是一只双翼展开足足有两米的灵雀,居然是一头九阶玄兽——金丝雀!
清晨,一缕温暖的阳光穿透密集的树叶落在了脸上,暖洋洋的一片,体内沉睡了一夜的灵力也仿佛受到这一抹曦光的唤醒,与曦光共舞,产生了灵晨共舞的迹象,这种征兆是许多灵修者梦寐以求的境界,不过对我而言,只要前一天修炼得当,次日灵晨共舞已经是家常便饭,不足为奇了。
……
“桀桀!”
楚阳也认出了我,嘴角带着苦笑:“没有想到你居然会在这里……”
“你没事吧?”
这只金丝雀的实力,恐怕就算是堂姐收拾起来也会大费周章,至于我,不被金丝雀斩杀就谢天谢地了!
大荒世界的生灵跟人类一样,弱肉强食的本性一点都没有改变过。
心底一颤,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
“呼……”
一道神书从天而降猛烈镇压,顿时金丝雀居然也露出了一抹敬畏的目光,它所拥有的符文术只是上等,而河图洛书是经过我反向推演而悟出的上古符文术,本质上犹如云泥之别,不可同日而语,然而……河图洛书镇杀不了金丝雀,它的境界实力远在我之上,九阶玄兽中期实力,已经相当于星御境中期了,岂是我能轻易斩杀得了的?
我卯足劲,对着金丝雀的屁股就是一次吹箭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