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三十九章 红月

大地之上,潮水般的死亡军队在怒吼、咆哮,正在不断的淹没着破山蛮牛。
但就在红月即将得手的瞬间,我却也出手了,月刃光芒刺穿虚灵界横扫而过!
“飒~~”
完了!
“嘭~~~”
……
撞山如吃饭,杀人如宰鸡。
撞山如吃饭,破墙如喘气……
红月、苍木也面露微笑,斩杀破山蛮牛,这绝对是大功一件,这头蛮牛在这一带是霸主,如果不斩杀它的话,暗族也无法控制这一片领域。
红月血巫跳到了破山蛮牛的背上,一次次的血月攻击无论强悍,杀得皮开肉绽。
“哼……此时倒是想到老朽了!”
兰贺血巫淡淡笑道:“简单,我们就说在我等的竭尽所能之下终于斩杀了破山蛮牛,但这头上古凶兽在死前自爆了符骨,震死了我们不少灵界的勇士,符骨和脑袋都不见了,所以就这个结果,无论怎么说斩杀破山蛮牛都是大功一件,相信东临大人不会怪责我们的。”
破山蛮牛脊背皮毛破开,熔浆般火红的血液迸溅,甚至就连椎骨都受伤,移动大大的受到了影响。
苍木血巫也一脸的懵,直至红月发泄完毕之后,这才开口道:“老朽的炼灵凶兽之身……没了,没了……那人什么来头,怎么突然凭空消失了,就连气息都消失了……”
“孽畜,竟敢诈死!”
隆隆火焰夹杂着烟雾冲天而起,一道道巨岩与滚烫岩浆迸溅在大地之上,丛林转眼起火,破山蛮牛宛若一头上古巨兽般的横冲直撞,庞大的身躯裹在炽烈符文之中,和图书将一个个尸将、尸卫撞碎,甚至就连幽影级死亡生命也抵挡不住,瞬间就被碾碎。
“哇哇哇……”
我一咬牙,一不做二不休,将至强力量贯入双臂之中,猛然一剑轰出了虚灵界,目标直指破山蛮牛的头颅!
苍木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似乎又被这小丫头给算计了。
显然不能,这破山蛮牛太强了!
三人一起飞驰过去,站在破山蛮牛的头颅之上,检验这头凶兽的符文力量到底有多强。
红月纵身一跃,长裙裹着的身躯曲线起伏,无比曼妙的落在破山蛮牛的头颅之上,踩着血迹斑斑的颅骨走向了犄角的位置,没错,破山蛮牛的一切生命气息都完全消失了,顿时红月俏脸之上飞起了振奋与狂喜之色,伸手就要去拔下那根一人高的犄角,这犄角散发着太古气息,所记载的符文术十分强大,归属于至宝那一类。
但就在这一刻,一股恐怖气息猛然叠涨而起,破山蛮牛血红色的双眸再度睁开,还没死!一声怒吼,无数符文飞起,顿时三大血巫吐血飞开,甚至兰贺血巫的一条手臂都被震碎了,惨不忍睹,但那些幽影、尸将等低级死亡生命更惨,转眼之间都化为齑粉了。
我暗暗吸了口寒气,刚才的那一刻我差点就要走出虚灵界动手了,幸好忍住了一息的时间,否则恐怕连我也会被一起波及,并且就算是虚灵界我也感受到了破山蛮牛磅礴如潮水般的戾气,太强的凶兽,往往能够将力量在虚灵界显化少许,这就是太古生命后裔和_图_书的力量传承底蕴,不是一般的人类所能相提并论的。
“我听你的。”
一群死亡生命噤声,谁也不敢上,都远远的看着,生怕受到破山蛮牛的再次反扑。
“你闭嘴!”
两大血巫太强了,堪称血巫中的佼佼者。
“轰~~~”
苍木一张苍老的脸上满是轻蔑:“小丫头,你想用第二次诈死的蛮牛来赚我?没门,老朽吃过的盐都比你吃过的米多,你简直是痴心妄想!”
兰贺血巫扶着断臂,脸上透着痛苦与忿怒:“不论他是何方神圣,一定是个极其贪婪无耻之人,红月,你别生气了……”
“咔擦!”
兰贺血巫大笑:“前辈果然是前辈……”
苍木笑了:“兰贺血巫,难怪人家都说你八面玲珑,果然所言非虚啊!”
“吼~~”
就在这一刹那,我几乎所有的毛孔都张开了,整个人进入了一种极度紧张的状态,不行,必须破坏他们的这次行动,否则对我们灵修世界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红月一只纤纤玉手还在空中,保留着攫取兽角的姿态,目中一片茫然,足足过了三息之后,双眸迸发出怒火,尖啸一声:“哪个小贼竟敢偷姑奶奶的宝贝?!”
得手之后再度闪电般踏入虚灵界,逃之夭夭!
“哈哈哈……这畜生终究还是畜生,太古血脉后裔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死在我灵界军团的手中了!”兰贺血巫张狂大笑。
苍木皱眉:“现在怎么办,我们死掉了那么多的幽影,却又失去了破山蛮牛,怎么跟上面交代?”
“轰hetushu.com~~~”
水寒剑心碾压,顿时破山蛮牛山岳般的头颅被冰冻、瓦解,紧接着一声咆哮,外界空间霞光大涨,杀伐之气凛然而去,兵铸山发动镇压,一整座山岳气息从天而降,这一击彻底将破山蛮牛的头颅给碾成了齑粉了,一粒粒状态!
空中,回荡着红月血巫的吼叫声。
任他死亡再强也无法凝结这些粒子状态的碎渣重新塑造破山蛮牛的死亡身躯吧?
兰贺摸摸鼻子:“要么听我的,要么死,老前辈你选择吧。”
“滚!”
红月一双血红美眸瞪着他,道:“你这种混吃等死的废物,血巫中的耻辱,又怎么明白我的忿怒?”
不行,这样拿着宝贝走还是不行,那些人始终还会利用破山蛮牛的尸体弄出一个强大的死亡巨兽,我们灵修世界的危机就没有解除。
苍木血巫冷笑。
“苍木血巫,已经到了这般田地,你还想坐山观虎斗吗?”一片凌乱的火焰符文中,红月血巫口吐鲜血,绝美的脸上满是气愤:“你若是再不出手,东临君王来了之后我便有说辞了,破山蛮牛已经接近弥留,你若是祭出苍木术,何愁斩杀不了它?”
……
……
红月血巫仿佛一个绝美的女巫,她暴走了,气得浑身发抖,胸前的波澜上下起伏,勾勒着迷人的曲线,然而那些死亡生命不会去欣赏,而我这个敢于欣赏的人要疲于逃命。
红月秀眉轻蹙:“破山蛮牛的犄角中记载着一门十分精深的符文术,可以攫取下来给我族内擅长符文术的灵界强者修习,苍http://www.hetushu.com木血巫,你去取了那犄角吧!”
破山蛮牛本想依靠诈死来赚取三大血巫的生命,这样它还可能有一条活路,然而现在回光返照的一切力量都拼尽了也没能杀死对方,破山蛮牛也算是认命了,一声哀嚎,不再催谷血脉力量,轰然再度倒下,血肉模糊一片,整个头颅有小半都被红月的血月力量给切碎了,脑浆迸溅,惨不忍睹。
“我……滚……”
太古凶兽后裔就是厉害!
就在尖角被切下的那一刻,我半个身子探出虚灵界,猛然将尖角抱住拽回虚灵界之中,也不去看,灵力裹挟着送入空间骨戒,整个人都血脉沸腾,抢到宝物了!
红月笑了:“苍木前辈,你想多了,我从来就不爱吃米饭!既然前辈不愿意去攫取符文术,那晚辈去了,这符文术一旦到手可就归我了,到时候进献给君王时,一切功劳都是我的。”
终于,这头古老的凶兽撑不住了,巨大的身躯如山岳般倒地,碾碎了无数死亡生命,体表的金色符纹暗淡,要死了。
我自然不会去回应,而虚灵界里也受到了红月血巫愤怒气焰的冲击,一团团火焰出现在虚灵界真实世界的那一边,外面,红月彻底暴走了,双手舞动血月拼命的斩杀虚空,一缕缕光芒撼动在空间之壁上,竟然有一缕缕的红色火苗钻进来,但却又飞快的被虚灵界所排斥了出去,好强的红月血巫啊!
风中,红月血巫一脸愤怒,手中再度祭出一轮血月,凌厉轰下。
“哈哈哈哈……厉害!”
“小贼,我红月与你不共http://www.hetushu.com戴天!”
破山蛮牛怎会坐以待毙,一边疯狂奔跑撞山,一边祭出更为强大的护身符文,将红月血巫、兰贺血巫震得伤势加重,双方完全是一种拼命式的打法,倒是周围的群山受了苦,破山蛮牛来回撞穿山脉,欢快得像是穿越隧道的火车一样。
红月、苍木齐齐暴怒,下一刻,苍木术与血月力量不断凌空爆发倾泻在破山蛮牛的身上,与对付的符文交织、碰撞在一起。
“嘿嘿……红月大人,你觉得呢?”
苍木血巫淡淡一笑,腾空而下,脚下死亡力量化为一缕缕血藤,血藤冲天而起,支撑着他的身躯,下一刻,力量完全迸发,顿时空中幻化出死亡群花,一朵朵充满了荆棘的花朵,根茎之上闪烁死亡寒芒,一时间破山蛮牛哀嚎一声,被无数剧毒花藤所缠住,甚至可以肉眼看到无尽的死亡力量顺着花藤的针刺渗入破山蛮牛体内,正在攫取着它的生命能量,将其演化为一头死亡巨兽!
好狡诈的凶兽,居然诈死!
兰贺血巫一脸无奈:“我……我得罪谁了?”
虚灵界内,我却看得头皮发麻,这头破山蛮牛的身体正在不断演化死亡力量,最多一炷香的功夫恐怕就会被变成死亡巨兽,这样可怕的一头死亡巨兽一旦出现在灵修世界里,对着生命墙来上那么几次撞击,我们的生命墙能承受得住吗?
暗族军队纷纷振奋起来,一个个挥舞骨刃围着破山蛮牛猛攻,就仿佛是一片密密麻麻围绕巨象的蚁群一般,虽然攻击微弱,但攻势凌厉,蚕食掉这头猛兽也是迟早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