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二章 恐怖的复仇

“当然。”
……
“传送阵法的最大距离是多少?”
“轰!”
我暗暗惋惜,原本兰贺血巫的空间戒指和宝物倒是可以留下,结果现在都劈碎了。
看来,红月在暗族的地位要比苍木高了不少,难怪苍木与兰贺都忌惮她几分。
当我走出虚灵界的时候,外面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了,牧铉斩杀一百多个死亡生命,但自己也受伤了,手臂上血迹斑斑,应该是那名幽影的杰作,他气喘吁吁的坐在一旁的岩石之上,掏出千银花咀嚼一通,目光中带着感激:“步亦轩,谢谢你……如果你没有在这里的话,我现在一定已经是一具尸体了!救命之恩,我牧铉记下了……”
剑光无可匹敌,水寒剑心的威压之下,兰贺血巫的身躯直接湮灭,就连那金色手环都被秘技给斩碎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我怔了怔,张武炎我见过,来自于天海阁的天才,拥有一门四品剑心,天御境中期修为,这样的天才居然就这么陨落了!
戒指光芒柔和,苏胤晨的第二道传音来了:“所有哨兵全部蛰伏三天,三天后再行动,必须遏制住暗族扩张的势头,不能撤退,否则我们这么多天的努力就失去意义了。”
傍晚时,聚集的死亡军队越来越多,成千上万,两大君王之外则还有近一百名血巫,幽影、尸将等更是不计其数。
“这几天一直没有看到他。”红月道。
“哦……”
“是,属下明白了。”
东临声音极轻:“云海君王明天就会抵达这里,你们给我调集所有的尸卫以上的暗族军团,准备行动,这一次,必须震动整个灵hetushu.com修世界,一举让他们彻底臣服,也便于敲山震虎,让云国的人类知道一个结果,人类是不可能与暗族抗衡的,如果云国非要死战,那就彻底灭掉他们!”
那里,两道身影飞掠而至,是身披斗篷的血巫,当斗篷掀开之后,赫然是我见过的红月、苍木两大血巫。
牧铉包扎好伤口,苦笑道:“恐怕我要沉寂不少天了,终究还是实力太弱,在那么多的哨兵里,我的实力已经算是最低的一个了。”
“保持戒备,别的不用管了,我会通知生命墙的各大军团备战,就算是暗族军队真的来了,也能一战,放心吧!”
我沉声道:“走了。”
“嗯。”
……
“我们现在要怎么样?”
东临的脸庞轮廓仿佛刀刻,目光冷冽,气息散发少许已然能够让其余的死亡生命臣服了,他似乎有些期待,翘首看着南方的天际。
红月皱眉道:“失手了,撞山兽虽然被我们斩杀,但是符文术毁了。”
什么?!张武炎战死!?
就在这时,传音手环光芒柔和,来自于苏颜的一条传音,声音充满担忧:“吃货,北域出事了,你没事吧?”
我身在虚灵界,看在眼里,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聚集在这里做什么?
“他已经彻底湮灭。”东临冷冷道:“就连他留在灵界的生命印记都彻底熄灭,看来是彻底被人斩杀了,就连灵魂都一起湮灭,必须找到凶手以及兰贺的尸体,此外,那头撞山兽的情况到底如何?”
牧铉微微一笑,问:“那个……那个血巫呢?”
牧铉运起逍遥步,身法了得m.hetushu.com,犹如一道魅影般消失在丛林内,他能在大荒世界里存活那么久,恐怕逍遥步功不可没!
红月则没有跪,只是点点头,说:“东临君王,你也来了!”
“走了?”
结果,没过几分钟,又是一道来自苏胤晨的传音:“圣地守护周应战死了!所有哨兵立刻终止一切行动,寻找安全地点隐藏起来!流云国度附近的哨兵,立刻最快速度进入流云国度避难!”
我没有说兰贺血巫被我斩杀的事情,要不然太骇人听闻了,一个天御境居然能斩杀实力比肩星御境的血巫,如果这样的消息传出去,又不知道有多少暗中的实力与家族会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在这片大陆上,恐怕有不少人都不希望灵修世界有我这么一个天才崛起。
一时间,我心底凉成了一片,灵修世界的人们对灵界了解得太少了,如果说灵界是一棵参天大树的话,我们了解的恐怕只有一片树叶那么大,细细想起来真是太恐怖了!
“你能斩杀那么多的死亡生命,已经很强了。”
我笑道:“你和阿瑶、阙然她们好好修炼,我能保护好自己,不必担心我,放心吧,我都还没有娶你过门,怎么舍得死?”
死亡军队多不胜数,密密麻麻的一片开始聚集。
死气氤氲,我进入了一片一望无尽的墓场,这里有诸多强啊的死亡生命驻守,尸将、幽影级别的傀儡已经不够看了,这里光是气息恐怖的血巫就足足有二十多个,此外还有一名君王级的恐怖存在,君王身穿黑色甲胄,披一袭深红色斗篷,气息凝重,已经在墓地里www.hetushu.com矗立三天了,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苏胤晨很快就有回音,声音凝重:“一场风暴,怕是要来了。”
我也踏入了虚灵界,行走于生死边缘,掏出几块凶兽的烤肉吃下,飞快补充灵性精华,刚才连续使用必杀技已经透支严重了,必须尽快恢复。
我皱眉,难道说……在灵界也有类似于家族、势力的存在,而不仅仅局限于真实世界的血巫和七大君王的话……那未免也太恐怖了,这证明暗族不是孤军奋战,他们身后还有更加身后的灵界底蕴,这场战争也绝不会一时半刻就结束。
哨兵都单独行动,绝不成群出现,主要也是为了安全考验,就算是被血巫追杀也最多折损一个人,而不至于太多人一起战死。
东临没有多追究,道:“算了,没有得到也罢,不要紧。红月,其余的事情你可以不必插手了,你要是跟兰贺一样,我可没法对上面交代,而且接下来的事情也会相当凶险,你不能参加!”
红月咬着红唇:“是的,君王。”
一天后,云海君王到了,是一个将脸庞隐藏在斗篷内的人,气息恐怖,浑身都笼罩在一层血色光辉之中,站在那里,宛若一轮死亡烈阳在散发神辉。
“那我先走了。”
“没有。”我安抚道:“我躲在虚灵界内,别人根本找不到我,小颜你放心吧。”
她柔声道:“实在不行就回凛雪城吧,外面不安全,就算是执行任务,哨兵也不缺你一个的。”
另一边,澹台瑶的生命印记狂躁的颤抖了几下,显示了她心情的剧烈波动。
“都是哨兵,不用客气,应该的。”我简单说道和_图_书,四顾周围,看着一大堆被指间轰烂了的尸体,幽影身上有死晶,便取下来,笑道:“这个给我,行吗?”
……
“轰~~~”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我掌握撞山击必杀技的事情也不会传到灵界去了,至于这兰贺血巫身后的什么燕山家族也不会知道是我杀了他们的天才,更不会寻仇了。
苏颜不禁噗的一声笑了,然后也没说什么。
……
“嗯。”
“嗯。”
苍木则颤声道:“君王,一切都准备好了?”
我听得心惊胆战,悄然隐匿在虚灵界中,目光冷冽,从传音手环里找到苏胤晨的生命印记,记得上次是跟他互换过生命印记了,果然找到,传音说道:“长空前辈,我看到东临君王了,据说明天的时候还有一个云海君王也会抵达北域,他们调集一切强大的暗族力量,不知道在筹划什么。”
“居然毁了?”
“兰贺是怎么回事?”东临淡淡问道。
“嗯,见到我们有两个人,大约是去搬救兵了,赶紧走吧,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我脑袋猛然轰鸣,整个人都快窒息了,一个可怕的念头在心底浮现,急忙传音给她:“阿瑶,快通知所有人,暗族的一支无比恐怖的军队随时可能从北域传送到万灵学院,他们一定是想复仇,彻底灭掉万灵学院,快点,不用再理我了!”
澹台瑶立刻回音:“嗯,问吧!”
……
……
“这个嘛……七阶、八阶阵法也就几百里地的距离,但是九阶阵法就厉害了,据说能传送近两千里,至于传说中的十阶阵法,据说能传送上万里,力量十分恐怖,但是也极为罕有,恐怕这世上也没http://m.hetushu.com有几本十阶阵法了。”
暮色之中,一本泛着神辉光芒的书籍被取出捧在东临君王的掌心里,他嘴角带着狰狞笑意,道:“万灵武院,你们不是灭掉了我一整支死亡军团吗?你们不是灵修世界的灵魂与骄傲吗?嘿嘿,老子这次要将你们彻底从这片世界抹杀掉!”
忽地,心中微微一动,我轻抚传音手环,传音给澹台瑶:“阿瑶,我问你一个问题。”
我坐在虚灵界的苍白巨岩上,仰望外面的星空,沉默不语,外面的世界阴云密布,正在发生着一场猎杀,这么多天来,暗族的高等生命终于开始反攻了,开始了对哨兵的猎杀,一旦遇到血巫级的强大存在,哨兵中除了苏胤晨之外又有几个能敌得过呢?
虚灵界中凄冷,我站起身来,感应外界的死亡气息,疾驰而去,事实上灵修世界恐怕只有我一个人掌握虚灵界这种神妙秘术,也只有我能在这种凶险的环境里来去自如,我必须尽快搞清楚暗族到底想做什么,派出那么多的血巫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可惜可惜……”
半天后,苏胤晨交给我的戒指上泛起了一道柔和光芒,这道灵识凝化为一缕声音飘入耳中,是苏胤晨的声音:“所有哨兵注意,暗族已经派出了血巫进行追杀,张武炎战死了!”
苍木直接跪下,恭敬道:“苍木血巫,参见东临大人!”
这戒指只是单向的,无法互通消息。
“没事的。”
炽盛金色光芒冲天而起,形成了一个可怕的传送阵,无数死亡生命扑向了传送阵,天穹之上雷动不绝,大地微微颤抖,群山动摇。
三天后,距离生命墙五千里外的大荒丛林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