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七章 放荡不羁

“你找死……”
“杀杀杀!”
一言不发,凌空坠落,水寒剑心意境迸发,宛若一柄惊世长剑横亘天穹之上瞬间碾压,带着无尽的冰川,杀伐气息浓烈,只是一击就完全拿出了雪域剑诀的最强力量了!
“给我破!”
我身躯猛然一沉,数道金红色光芒凝聚在胸前,整个人仿佛瞬间离弦的神箭一般贯穿了多重血色灵藤,重重的撞击在苍木血巫的胸前将其撞击疾驰而去,“蓬蓬蓬”轰鸣声不绝,连续撞穿三座山脉之后,苍木血巫的身躯已经开始破烂了,腹部满是鲜血,肠子都快流出来了。
“哈哈哈,贼小子,你不过是一个灵修的普通天才而已,你可知道我灵界有多少生灵在苦苦修炼,那可是以数十亿计算的,而老夫是从中脱颖而出的天才,一路斩杀了多少强敌才能走到这里,就凭你?你也想杀我?”
后山内,群山起伏不绝,一株株古树散发着各自的自然气息,有些叶片在月光下泛着光辉,就连这些古树都在汲取着日月精华。
“轰~~~”
他恐怖的眼神十分凌厉,口中迸发出一句之后奋力催谷死亡力量,一时间竟然凝化出一道血色巨爪在身后,猛然向我扑杀而来。
苍木血巫眼中满是得意,大笑:“感受恐怖吧!如何,君王才能完全炼就的炼狱之爪威势如何,感受灵界的恐怖力量吧!”
青色古卷之中,一道凌厉剑气绞杀而下,又是一次必杀技猛攻!
我低喝一声,必杀技再度发动,星辰衣璀璨密布在周围,水和图书寒剑心爆发,将一大片灵藤震碎,同时左手轻轻一张,顿时一本青色古卷在身后化开气浪,一缕缕金色水墨字在古卷上飞动,绝强意境迸发,化为一层层的金色符文波浪席卷而去。
他怒吼:“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手握如此厉害的神器?我不服……我不服啊……老子生来天赋异禀、放荡不羁,怎能输给你这种人?”
“噗……”
“嘿嘿,贼小子居然还能感应到老夫的气息,真是不简单!”
“轰轰轰~~~”
“就凭你也想杀我?”
“桀桀……”
这是……东临、云海曾经使用过的力量,就连身为武神的罗贤都被这股力量抹杀了,很强,至少是我抵挡不住的,但眼前苍木血巫只是一个血巫啊,居然也能动用如此强悍的灵界诡术?
苍木血巫哈哈大笑,双掌猛然一合,死亡规则力量涌动,顿时脚下一整片的血红色死亡滕蔓升起,澎湃如血浆般的涌向了月刃这一击,苍木血巫原本修炼的就是死亡中的生机,这滂湃的力量犹如海啸般的冲击而来,确实不容小觑。
“痴心妄想!”
……
我二话不说,抬手擎出兵铸山,兵铸山迅速分离,散发着霞光与杀伐气息,兵铸山是光明杀伐的利器,用来对付这种名为炼狱之爪的灵界诡术再好不过的。
“刷刷刷!”
不对,有一股气息十分不正常。
巨响声连连,炽盛的冰霜光芒萦绕在月刃周围,在水寒剑心的增幅下凝化为一道道上百米长的剑气,轰和*图*书隆隆的斩杀在苍木凝聚的血色藤蔓之上,一时间整个山谷都轰鸣起来,死亡与冰霜交织碰撞,一整片的血色藤蔓被不断斩断,而雪域剑诀的剑意也不断被碰碎,竟然不相上下。
我浑身一颤,苍木血巫,我在北域见过这个血巫,与新月血巫、兰贺血巫一伙的,也参与了这次对万灵学院的屠杀之举,手上想必沾染了不少无辜鲜血,为了躲避一群灵修世界老祖们的追杀居然伪装成了一棵树躲在这里,真是狡诈非常!
河图洛书!
一声尖锐的说话,让人有些毛骨悚然,说话的赫然就是这株参天古树,它的叶片纷纷回收,枝干也颤抖收缩起来,转眼之间缩小到一个人大小的形态,身披血红色斗篷,一双猎鹰般的眼眸之中泛动凶厉光芒,苍老的脸庞十分狰狞。
月刃凝出,我目光淡然的看着这株大树,低声道:“显化真身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立刻给我现身出来!”
“闭嘴!”
苍木血巫双臂挥动巨藤,仿佛两道死亡利刃一般与河图洛书碰撞,一时间符文光辉冲天而起,河图洛书散发的气息无比神圣,与巨藤中的死亡气息可谓是一正一邪,拼杀之间轰鸣声不绝于耳,十分剧烈,附近的山头都已经承受不住,开始纷纷崩毁了。
剑光炽盛,映照下的苍木血巫脸庞狰狞,抬手便挥着一团血色灵藤绞住了月刃,一跺脚,充满荆棘的藤蔓犹如张开大口的巨兽一般想要瞬间吞噬掉我。
“刷!”
他抬手间就www.hetushu.com是一整片的藤蔓扑杀,气息恐怖!
在强大如河图洛书的镇压之下,如海一般的血色灵藤飞快的瓦解,噼噼啪啪的炸成一片,苍木血巫眼中带着茫然,他怎么会想到一个天御境初期的灵修居然能跟他这个修为不俗的血巫硬拼,而且丝毫不落下风?
水寒剑心冲天而起,一道道磅礴冰川气势碾压之下,那古树颤摇不已,就连周围的古山群都被撼动了,嗡嗡作响。
斩杀苍木血巫,这是我唯一想做的事!
我皱了皱眉,身形电射而去,转眼就深入后山近十里,远远的,咚一声重重落在了一块青石上,目光睥睨,看着山谷里的一株参天巨树沉默不语,这棵古树虬曲壮硕,犹如一座上古华盖一般,但散发出的原始气息却还带着淡淡的戾气与死气,若是换作寻常人恐怕难以察觉,但我常年修炼猎魔典,对死气不是一般的敏感,即使远在风起院也感应到了。
是他?!
长剑一挥,必杀技光芒爆发,我舞动一团星云漩涡,在血色灵藤内疯狂斩杀、攻破,气势上完全不弱于苍木血巫,长剑绞杀下,无数灵藤被轰碎,剑光一凛转眼之间就对着苍木血巫的面庞碾压了下去,低喝道:“死!”
一道道人影破空而来,是石冼、许璐、苏颜、唐阙然、风轻衣和顾唯,看着周围被破坏到极致的丛林与山脉,他们一个个都沉默,眼眸中透着惊愕,几座山头都被崩碎了,这场战斗何其猛烈已经可想而知了。
“嗡嗡嗡!”
“死小子,去http://m.hetushu.com死吧!”
剑光璀璨,一团团巨大冰霜犹如瀑布般横扫,我一剑力道强过于一剑,完全不留余力,苍木血巫在境界上确实比我强,但那又如何,真正的强者对决胜负远不仅仅取决于境界,战斗意志也有决定性的作用,而此时,我的战斗意志毋庸置疑!
一声爆鸣,霞光冲天而起,在兵铸山的镇压下,苍木血巫的炼狱之爪完全施展不开,被镇压成了一团小小的血雾,很快就消散了,反倒是兵铸山凌厉的一击镇杀之下,苍木血巫的双腿消失了,完全被神器所湮灭。
“苍木?”我淡淡一笑。
“嗡!”
万灵学院被毁,我心头也压着一口气,刚好拿这个苍木血巫来泄愤,管他有多强,打了再说,了不起打不过用虚灵界逃命就是了。
“我管你放荡不放荡,先死再说!”
苍木血巫怒吼,脸上狰狞,血管都仿佛要爆裂开一般,他知道其中厉害,如果不能短时间内斩杀我的话,那么镇守在万灵学院的一些灵修世界的顶尖高手,诸如石冼等人都会杀来,到那时候他想走也走不掉了。
我禁不住吐出一口鲜血。
我猛然跪倒在地,吐血不止,涌入体内的死亡力量这时候终于镇压不住了,血巫级别的死亡生命太强了,如果不是兵铸山出其不意,恐怕死的人就是我了。
掌心力量催发,体内的符文力瞬间爆发,身后深青色古卷的光芒更加炽盛起来,无数金色符文字在空中交织组合,衍生出催天动地的恐怖力量碾压而去,宛若一道道足以撕裂苍穹www.hetushu.com的金浪一般席卷,攻势凶猛,逼迫苍木血巫跟我硬拼。
夜色朦胧,月光皎洁。
“噗……”
藤蔓一片片的破碎,连拼了数十剑之后,苍木血巫脸色更加狰狞,体内死亡力量澎湃咆哮,气息再度提升了不少,甚至就连他的肉身周围都长出了一条条充满荆棘针刺的血色灵藤,带着鲜血,看起来十分骇人。
“你认识我?”苍木定睛看了看我,也笑了:“我也认识你,抢了新月血巫撞山兽犄角的那个小贼,啧啧……真是冤家路窄,老夫为了躲避九雷灭魔阵的屠杀而在这里几乎完全成木,而你居然找上门来寻死,这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你!!”
月刃如电,带着必杀技光芒爆发,直接横空扫过,将苍木血巫的头颅直接从身躯之上劈了下来,一时间血浆迸溅,这个强大的血巫终于在我付出全力之后被镇杀掉了。
“嘭嘭嘭~~~”
一口鲜血吐出,苍木血巫怒吼,面容狰狞,双臂挥动死气萦绕的巨藤,怒吼道:“就凭你也想杀我?你这小子不但懂得灵修,还懂得云国的灵修,将来必然是我灵界的巨大威胁,老子要宰了你,提着你的头颅返回灵界领赏!”
“我的头就在这里,你有本事拿吗?”
“噗……”
苍木血巫怒吼,双臂血色光辉炽盛,完全拼命了,滂湃的死亡力量无比磅礴,竟然连苍木血巫的身躯都镇不住这股力量了,皮肤破裂,血液迸溅,十分惨烈,这股恐怖的力量爆发开来,与冰魄星云斩碰撞,产生的余威一样恐怖,甚至击穿了星辰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