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四十九章 祭炼月刃

“不知道呢……总之就算你身在北域也不是孤军奋战,但也一定要小心。”
“有。”我沉声道:“除非是遇到君王级的暗族生命,否则虚灵界都可以绝对安全,此外,即便是遇到君王,只要我不想打,逃命总还是可以的。”
搜寻了一下空间骨戒里的宝藏,最终我找到了一枚泛动血色光芒、煞气恐怖的晶石,是源自于苍木血巫的死晶,这枚死晶不仅仅是晶石那么简单,更是一种蕴含了苍木血巫生前至少三分之一修为的存在,饱含灵界生命的灵性精华。
先睡一觉,虚灵界内,我倒在一块灰色巨岩上沉入睡眠。
第一个猎物,出现了!
“嗯。”
“你有把握吗?”
我坐在步璇音的办公桌前,一口接着一口,百无聊赖的喝着许璐沏泡的红茶。
两根金丝雀翼骨被炼化掉之后,月刃的气息越发凌厉,变得十分轻灵,但似乎还欠缺了一些杀气,作为一柄主进攻的天生命器,光是这样的程度可远远不够,灵装的强度必须要我跟上我的境界提升,否则就变成累赘了。
我接下符箓,十分珍惜的放进了空间骨戒,然后又说:“姐,你不会离开万灵学院了吧?”
心底无比亢奋,这次来北域果然来对了,接下来就该开始猎杀了。
我皱了皱眉,不试试怎么能知道,于是毫不犹豫的将死晶握在掌心里开始祭炼,身周火劲吞吐,顿时死晶里仿佛传来了幽魂的凄厉怒吼一般,一股肆虐之力乱窜起来,我皱了hetushu•com皱眉,轻轻吐劲,顿时纹骨苏醒,一缕缕金色文字出现,河图洛书之力咆哮,犹如一片金色潮水般疯狂镇压,仅仅三息之间就完成了镇压,苍木血巫残留在死晶内的气息迅速被炼化,形成了一股无比霸烈的死亡力量盘旋在月刃周围,渐渐融合进这柄灵装之中。
“嗯,长空前辈有何指教?”
就在这时,手环内一道传音,来自于长空剑王苏胤晨:“小轩,你是否已经再次进入北域大荒世界了?”
我行走在虚灵界,不受暴雨洗礼,笔直的进入大荒深处,一夜穿行之后便已经深入大荒长达三千里之遥,沿途看到了不少暗族军队,但没有动手,此行的目标是血巫。
“好,我明白了。”
驾驭入云飞帆离开凛雪城,一路穿云入雾、横空飞行在北域的天穹之上,远方雷云滚滚而来,似乎是要下一场暴雨了。
我深吸一口气,这是一支巡弋在外的破誓者骑兵团,足足有上万人,十分了得,有不少高手坐镇,其中几个老家伙浑身都散发着恐怖气息,至少星御境实力,难怪这支军队敢在外域纵横,即便是遇上君王级的存在,施展军法战阵将众人力量合而为一的话,胜负或许难料。
她手掌轻轻一翻,多出了一张血红色的符箓,一时间似乎周围的空间都扭曲了一般,这张看似简单的符箓上散发着极为恐怖的气息,甚至有种上古气息随时都会跃纸而出的气势,令人心悸。
和_图_书运行龙息功几周天后,气息变得愈发绵长,体表有淡淡霞光吞吐,整个人的气势已经与之前截然不同,聚集了天地灵气于体内,气息与周围的天地自然完美契合,浑然一体,这正是灵修的奥妙之处。
……
“你进入北域,是想诛杀暗族生命?”堂姐美眸讶然。
我握了握拳,声音低沉:“这次暗族的传送进攻让我感触很大,他们能来,我们便能往,礼尚往来,以我的能力已经可以单独斩杀血巫了,加上虚灵界的能力,足够能做到来无影去无踪的斩杀他们的血巫,杀一个算一个,看看到底谁狠!”
“就在你说的这个地步。”
我皱了皱眉:“其余几个势力有动作吗?”
“知道啦,我先走了。”
“好,谢谢姐!”
唤出灵墟,开始祭炼月刃。
没有惊动他们,甚至连那几个实力恐怖的老者都没有感应到我的气息,虚灵界十分神奇。
院长室,午后的阳光十分慵懒,泻落在窗台上,映照着一株株白色兰花,令人有种心旷神怡之感,窗前清风荡漾,竹叶轻轻打在明镜般的窗户玻璃上,而玻璃内这映着两个身穿女性导师裙装制服的大美女,正是堂姐步璇音和助理许璐。
步璇音似乎并不放心,道:“要去也行,年轻人确实需要这般的磨砺!不过你要把这个带上,可以救你一命!”
许璐不禁扑哧一笑,颇有些绝代风华的韵味,双峰微微颤着,笑道:“好!放眼整个灵修世界,小轩你或和-图-书许不是这一代年轻灵修之中最被看好的一个,但绝对是最有骨气的一个,敢进入北域斩杀血巫的年轻一辈恐怕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苏胤晨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了一句:“小心。”
“你在什么位置?”
死晶能祭炼天生命器吗?这是一个问题……
“嗯。”她露出一丝疲惫,慵懒的躺在椅子里,胸前曲线起伏迷人,一双冰清玉洁的峰峦仿佛要破衣而出一般的傲然,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又看向我,说:“经历了这件事我可能半年内都不会离开凛雪城了,所以你纵然去外域也别离开太远,保持在我万里之内,有事情的话随时可以用传音手环知会我,我就在这里坐镇。”
“明白了。”
……
一时间,月刃光芒暴涨起来,照亮了整个山洞,曦光迸发,泛起冰霜之力与灵界之力结合,竟形成了一股无比神圣的新生力量,整体气息发生改变,通红的曦光若隐若现,俨然化生成了一柄能够斩杀神魔的上古利器。
夜幕降临,果然下起了一场空前的暴雨,空中早早的一片黑暗,乌云滚滚、雷电交织,一束束仿佛神明狂怒般的雷霆撕裂天穹落下,重重击落在地,带出一道道火光,在如此残酷的天气下,大荒丛林里的凶手们都栖息在巢穴之中,不再外出了,生怕一不小心就经历了某种雷劫。
我摸了摸鼻子:“姐、许璐姐姐,我知道你们是想保护我,可是我不想受到这样的领悟,我感觉我的这门剑心还有和_图_书许多潜力可以挖掘,所修的几门武学也需要在战斗中磨合,而且我们灵修世界太被动了,这次暗族的大举进攻挡得住,下一次呢?”
许璐手捧着一杯红茶,倚靠在窗台上,挺翘迷人的圆臀轻轻靠在上面,一双眸子透着担忧:“小轩,你知道吗?两天前长空剑王苏胤晨在北域受伤了,据说是遭到了两名君王的夹击,如果不是九尾凤拼死护主恐怕这位剑王大人就要陨落了,你还年轻,何况坐拥一门三品剑心,封号剑王是迟早的事情,何必现在去北域涉险。”
“要小心,凛雪城正北三千里外聚集了不少灵界的军队,光是血巫的数量就已经数不胜数了,看来是在孕育一场全面战争。”
他们手中举着烈风域的旗帜,也有龙灵联邦的通红旗帜,红色战旗上绣着金色云纹,正是大汉云旗,整个联邦所有军队的共有战旗,也是灵修世界的武力象征。
一旁,许璐站直身躯,伸了个懒腰,制服裙装下曲线曼妙,散发着十分迷人的女性气息,笑吟吟道:“小轩,祝你顺利,多杀几个暗族高级生命,我是没有虚灵界那样的绝学,否则肯定也过去了,能多杀一个算一个!对了,除了你之外似乎各大灵修宗门都有派遣高手进入外域,灵修世界与暗族、云族三大势力在北域的逐鹿已经正式开始了,据说……洛神河域也派出了几个超强的高手,带着洛言、洛宛前往北域历练,消息大抵上确认属实了。”
醒来时,水寒剑心力量磅礴,www.hetushu•com仿佛跟我一同苏醒一般,剑心十分敏锐,已然捕捉到了附近出现的一个异常强大的死亡气息,至少血巫级的存在。
步璇音似乎也是这个意思,笑了笑说道:“是啊,就在万灵学院里修炼,有什么不好?”
离开生命墙不久之后我就下了入云飞帆,纵身踏入虚灵界,在虚灵界之中行走。
清晨时,找了一个小小山洞藏身,恢复灵力的同时修炼一二。
“这是?”
……
步璇音一双美眸带着灵性出尘的光芒,看上一眼就让人有种心旌摇荡的感觉,她抬头看着我,手中钢笔却沙沙的在文件上签着字。
“轰轰轰~~~”
震耳的轰鸣声中,远方出现一片黑压压的景象,是龙灵联邦的军队,成群的士兵骑乘战马或者凶兽,一个个气势凛然,手中刀剑出鞘,甲刃鲜明,威武不凡,马蹄轰隆隆的声音就连远近的凶兽都被惊动,蛰伏不出。
“这是一张中等风形符箓。”步璇音眸光流转,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我半年前从一个老家伙手里抢来了的,关键时刻可以救你一命,记住,这张风形符箓只能使用一次,一旦使用,这张符箓会载着你瞬间穿行数百里之遥,足以躲过任何的追杀与危机了。”
月刃内玄劲澎湃,连我自己都被吓了一跳,血巫所孕育的死晶居然祭炼效果那么好,这短短的祭炼之后月刃的力量至少提升了近一半之多,这也意味着我挥动月刃发动符文术、必杀技、雪域剑诀的威猛也足足提升一半,何等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