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章 死亡神力

“飕……”
“轰……”
我心底喜滋滋,在这里修炼,不断暗杀血巫,不但能削弱暗族的实力也能提升自己,倒是一种奇妙的以战养战的修炼方法。
……
“噗……”
血色光华如水,重新祭炼过的月刃已然拥有了少许灵界的死亡神力,几乎没有太大阻碍的就刺透了赤焰血巫的死亡罡气,“噗嗤”一声刺透心脏,从他胸前突出,同时撞山击之力不绝,带着赤焰血巫的身躯冲出数千米,不断撞透一座座古山,气势浑然!
血色灵液缓缓滴溅下来,“啪嗞”一声落在月刃之上,顿时化开了一道金色涟漪包裹住整个灵装,我内心震动,月刃仿佛受到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洗礼一般,嗡鸣作响,灵装与我出于本源,水寒剑心也微微颤抖,似乎很振奋。
体内,吞噬之力咆哮,正是这股吞噬之力才能精炼出这么一滴精纯的死亡神力,而此时月刃受到祭炼洗礼之后,凭空生出了一股浑厚神力气息,杀伐霸烈,令人心悸!剑刃变得越发的澄澈起来,散发着淡淡的金色霞光,力量暴涨!
喉头一甜,我也在赤焰血巫的死亡之力反噬下受伤吐血了,好强,偷袭的情况下居然还被反击受伤,如果正面一战,我肯定不是赤焰血巫的对手。
行走于虚灵界之中,我来到了赤焰血巫身后数米外,力量瞬间提升到极致,灵力澎湃不绝宛若江河爆发,身形缓缓下沉,一道道金红色力量涌动形成了嶙峋锥体光www•hetushu•com芒,同时左手轻轻摆动,一缕缕冰霜气芒在虚灵界中凝聚。
转身,迈步来到了小山之中,拔出了深陷入坚硬岩石中的血色战矛,顿时一股浑厚气息涌入手臂之中,果然是一柄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兵刃,残留在战矛中的气息告诉了我,这柄兵刃名为赤焰战矛,是一位人王曾经使用过的兵器。
不等了,硬来!
我等了许久,但赤焰血巫始终没有走开,只是在督造血池。
我一咬牙,左手凝聚成拳,金色符文漫天飞舞,轰然就是一拳送出,顿时拳劲带起金色符文气浪席卷,密密麻麻的金色文字从青色古卷上飞起,悉数镇压在赤焰血巫的身上,一时间骨骼爆裂声音不绝,河图洛书太强,重伤的赤焰血巫根本无法抵挡。
赤焰血巫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如果真的硬拼起来没有五十个回合之下我绝对不可能斩杀,靠的就是暗杀的突然性。
我双手小心翼翼的悬空捧着,心脏怦怦跳动,小小的一滴灵液至少蕴含了赤焰血巫两成修为,能祭炼多少化为己用就看我的机缘了,而且这滴血红灵液里气息滚滚,宛若一个小世界般深不可测,已经泛着金芒,有多么珍贵可想而知。
身后,一缕缕强大的死气降临,是一个个幽影,来得十分快,带着暴虐的风。
这个赤焰血巫很强,甚至不逊色于苍木血巫,特别是那一根血色战矛,散发着一股令人和_图_书窒息的气息,应该是上古流传下来的兵刃,杀伤力绝不会弱,否则不可能一举穿透这头八阶巨猿的身躯,瞬间将其斩杀掉!
剑气透体而出,将他身后的一座山峦劈出了深不可见的沟壑,大山颤摇,周围的大地与古树都颤巍巍的摇晃着,直到赤焰血巫的身躯爆炸开的时候,一道气浪才席卷而去,让周围的草木都低头,恐怖的爆发力甚至连近处的树木都完全崩碎了!
……
将死晶和赤焰战矛都收进了空间骨戒里,我又看了一眼赤焰血巫的尸体碎片,他身上没有空间戒指,真是可惜。
“小子,你找死!”
大山巍峨,山体一侧青色植被盘满,另一侧却是寸草不生的灰白巨岩地带,垂直数百米,无比陡峭,在月光的映照下白色光芒闪烁,有种仿佛太古流传下来的静谧感,这些山脉已经不知道存在多久了,都散发着古老的气韵。
赤焰血巫身体破残,但却凶性大发,怒吼着挥动血色战矛,死亡规则力量磅礴舞动,瞬间崩碎了冰霜触角,战矛回旋,带出凛然气浪扫向我的身躯,这一击如果不化解恐怕足够把我腰斩了!
我身后的空气炸开,化出冲天的青色古卷,一股圣洁的气息弥漫,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出现在空中,凝化为一道龙龟的利爪镇压而下,一时间空中气流激荡,那恐怖的鬼魅虽然只是一念法相,但却是真实的力量,振动双臂抗衡怒吼,顿时山洞里轰鸣一片和图书,金色符文漫天飞舞,河图洛书形成了一道道气浪反复镇压之下,终于这血色鬼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缕缕血红色灵力。
“啊啊啊……”
好在我早有准备,就在战矛回扫的时候,左手之中出现了一根黑色石笋,杀伐之意散发,神圣而光辉,霞光暴涨起来的瞬间,我手臂中的灵力仿佛瞬间就被吸干了一般,而兵铸山则化为一道神圣古岳的气息直接镇压了过去!
祭炼月刃!
碎灭之力爆发,武王级必杀技光芒带着霞光切开了赤焰血巫的身躯,直接将其斩首!
我心中一动,急忙飞快祭炼,浑身灵力迸发,捕捉这些血红色灵力,但这些血色灵力仿佛有了生命一般的四处逃窜,很久之后才一一镇压、捕捉完毕,浑身血光大盛,吞噬天赋力量完全爆发,镇压外来力量!当血色弥散之后,这枚死晶也完全消失了,所有的灵性精华都化为了一滴泛着淡淡金色光芒的血红灵液。
“嘭~~~”
这赤焰血巫比苍木要强,当我唤出灵墟,以灵火祭炼死晶的一瞬间,忽地一股死亡气息澎湃而出,整座大山都在疯狂颤动,山洞内顶部岩石纷纷崩碎落下,血红色光芒不断膨胀而起,化为一道死亡鬼魅的法相,十分吓人。
“参见赤焰血巫大人!”
而按照灵力波动分级,这件兵刃属于传世级灵器,非常厉害,先收了再说。
赤焰血巫何等强横,怎能忍受这样屈辱的死亡,怒吼声不绝,浑身血色光芒暴hetushu.com涨,仿佛一道道血色巨臂在舞动,想弹开我的身躯,好强大的生命,心脏被刺穿居然还能发动如此恐怖的反击!
铿锵之音爆发,赤焰血巫的战矛硬生生的被兵铸山给镇压住了,战矛横空飞舞出去,“蓬”一声劈开了一座山头,十分恐怖,而赤焰血巫的一整条右臂则被兵铸山的威能所镇压成了一堆碎肉了,赤焰血巫哀嚎一声,眼中掠过恐惧。
巨岳之下,一群死亡生命正在忙碌,他们正在建造血池,将一头巨猿的头颅斩断,血液倾洒在血池内,用以祭祀灵界的神明,获得更强的死亡力量,这巨猿至少也有八阶玄兽的水准,却被斩杀了,浑身没有多余的伤口,心口的一道巨大窟窿是致命伤。
灵界高手,这样的生命力何等恐怖!
管它呢……关我什么事!
“是!”
得手后狂奔五百里,来到另一处山脉之中,寻找到一个隐秘山洞之后立刻出了虚灵界,熬煮一锅灵肉汤,饱餐一顿之后开始祭炼战利品。
“轰!”
能打出这样一击的人绝不简单。
“啪嗒!”
赤焰血巫点点头,道:“加快速度,血池必须在三天内建成,明白没有?”
空间骤然扭曲变形,一道无坚不摧的血红光芒冲出虚灵界,仿佛一道光芒般的撞击在赤焰血巫的后背之上,“蓬”一声巨响,宛若一颗流星转移了时空突然在这里爆发出一般,瞬间就撞断了赤焰血巫的脊骨!
我凌空抓住了一枚散发恐怖气息的死晶,是赤焰血巫hetushu•com的死晶,力量很强大。
赤焰血巫怒吼,疾速挥动战矛,恐怖气息涌动,中了撞山击居然还能反击,这个血巫果然很强,实力犹在苍木血巫之上,但那血色战矛却瞬间无法动弹了,因为被五条粗壮的冰霜触手重重的缠绕住,而我则瞬间突刺出月刃!
死晶,我还需要更多、更强大的死晶!
月刃正在蜕化,我有预感,它的下一个形态必然一飞冲天!
移步,踏入虚灵界,我迅速消失在原地,就仿佛凭空消失,就连气息也完全消失了,以至于一群幽影愤怒得嗷嗷吼叫,一个个跪在赤焰血巫的尸体一旁发出怒吼,却毫无办法,估计赤焰血巫被杀,他们一定逃不出一场重罚吧?
我伫立在虚灵界内,远远看着,足足过了近一个时辰,终于一名身披血色斗篷的人出现了,是一个中年人,双眸透着寒光,手握一杆赤红战矛。
几名幽影齐齐行礼,声音颤抖,十分敬畏。
“你敢?!”
就是这些了。
他知道自己要死了,如果不是兵铸山的出现,或许还会有一线回旋余地,但兵铸山的存在让他最后的一丝生机都消失了。
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存在蕴藏在死晶里,虽然没有什么神识,但却无比凶厉,怒吼着便要反扑,但我知道这只是一道死亡之气罢了,当灵界生命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应该都会产生这种异象。二话不说,直接以河图洛书镇压!
轻轻挥动之下,月刃与我的身躯共鸣,催发恐怖的杀伤力,果然变强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