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一章 醒神石

我心底震惊,这一定是一颗了不得的种子!看着它满树的绿叶,以及那颗在风中凌乱舞动的奇异果实,我忍不住说道:“前辈,风暴那么大,你的果实恐怕就要保不住了,需要我帮你庇护吗?”
醒神石?
……
我静静的看着,心底却掀起万丈波澜,瞳孔剧烈收缩,这是一株极为庞大的老药,在我阅尽藏书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本忘记名字的古书上记载过这种藤蔓,名为“不老藤”,饱含天地自然间的灵性精华,传说一尺长的不老藤就已经价值连城,能够让人脱胎换骨,但眼前的这株不老藤却爬满了巨岩,足足有数百米长度,几乎快要长成妖了。
红月血巫手里捧着一枚晶莹血红的石头,内里纹理流动,仿佛血色的江河在奔流一般,散发着极为磅礴平的气息,确实是一件宝物!
一行暗族高层静静的站在一座血池旁边,其中一名绝美少女似曾相识,脸蛋莹润如雪,身穿一袭裹身长裙,曲线起伏无比曼妙,高耸的部位让人忍不住的想入非非,身披着一件精致的血巫斗篷,绣着金色边纹,与别的血巫不一样。
它声音淡然:“这里不安全,你还是走吧。”
“好。”
……
踏出虚灵界,我一步步的走近这株强大的灵藤,只见无数绿莹莹的叶子在空中摇曳,十分诱人,每一片叶子蕴含的气息都强得吓人,这株灵藤了不得。
却就在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小子,别动歪心思了,你还能多活几天。”
不远处的一块数十丈长满青苔的巨岩被浓密的绿藤所包裹着,狂风几乎摧毁了周围的一切树木,但这块矗立的巨岩却泰然不动,周围的hetushu.com绿藤散发着绿莹莹的光辉,绿藤表层的针刺与皮质层都被狂风所吹裂,露出莹润的内里,发出淡淡的香气。
我藏身于虚灵界之中,平静的看着这场风暴的肆虐。
“没事的,灵界就在眼前,不是远行。”红月一双美眸带着灵性与出尘,美得不可胜收,哪里像是死亡生命的样子。
“手持宝物的是一个血巫,不过身边还有一个君王。”
“什么交易?”我睁开眼问。
这株灵藤,是不得了的存在,我认为它灵药成圣,现在看来……恐怕远远不止这个层次!大千世界,太多我们所无法参透的东西了。
“你不会死。”
“嗯,这样也好,那……我便不送你去了。”
而且我隐隐然感觉到一种若有若无的探查感,似乎有一道气息在虚灵界内一闪即逝,这道气息无比的深厚与沧桑,似乎过了数万年之久,久远到岁月几乎磨灭了一切印记,而且这是一道散发着芬芳的气息,应该是源自于这株不老藤。
我看着这枚果实,禁不住的暗暗心动。
体内,战伐诀力量咆哮,当我手掌分合之间,一匹匹火红色烈马横空,浑身笼罩在赤红火焰之中,宛如神驹降世,蹄大如碗,奋威惊人,整个空间都几乎被这种霸烈的气息所扭曲了,虚灵界内隐隐然有烈马嘶鸣,修炼到战伐诀第十重,烈马劲完全显化出来,已然完全不弱于其余的力量了,整个战伐诀都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前辈认识我步家的祖先?”
“为什么?”
它淡淡道:“你过来,摘下我的一片叶子,一旦得手就碾碎叶子,它的法力自然能保护你不被杀死,你把宝物拿hetushu.com来,进入这里十里范围他们就必定不敢追了。”
是红月血巫,我见识过她。
深夜,风暴停了,荒山里越发显得静谧,但不老藤都通体散发着淡淡的光辉,特别是那颗果实,满含灵气,仿佛是天地灵秀的缔结一般,令人神往,我只是扫了一眼就没有再多看,这颗果实并不是属于我的机缘,强行摘取只会送命,就跟周围深陷泥土之中的那些荒骨一般。
我差点吐血:“前辈,你这是让我去送死!”
并且,这株不老藤的茎叶之中已经能隐隐看到金色脉络,散发着极为恐怖的生命气息,就仿佛一位远古的神明盘亘在这里一般,千万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曾经发现这株不老藤,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得手,导师残留在这片区域里的古老气息十分浓烈、繁杂,多半是很多名极一时的强者都死在这里。
“真的?”
“你很年轻,悟性极佳,根骨也不错。”它的声音平淡,道:“但想达到你祖先的境界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如今那些死亡的孽畜们肆虐,恐怕容不得你成长起来了。”
我再问什么样的决战时,它就不说话了,于是我继续修炼战伐诀,毕竟战伐诀是我的灵力增幅源泉,战伐诀层次越高我能发挥出的力量也就越强。
凌乱绿叶下,散发着柔和的气息,淡淡霞光萦绕,是一枚即将缔结出的果实,外壳仿佛盔甲,火光莹润,内里则像是蕴含着一个星辰灿烂的天地般,让人无法看透。
它声音很轻,道:“一颗蒙尘的种子罢了。”
“你可以不合作。”它声音平静。
暴雨席卷整片古荒丛林,雨点大到让人无法看到十米外的情况,http://www.hetushu.com狂风肆虐,一棵棵参天古木被连根拔起,在狂风的席卷下飞出很远,甚至就连山巅之上磨盘大的石头都横飞起来,这场风暴空前狂虐,仿佛是要摧毁一整片丛林般。
这些枯骨,有的属于曾经惊才绝艳的强者,有的则属于一些能够撼动山岳的强大灵兽,但在这株不老藤下都战死了。
外面,风雨飘摇,不老藤和我都很安静,唯独狂风不断的吹拂之下,不老藤的莹莹绿叶不断狂舞,仿佛随时都会被吹得断裂一般,然而却始终没有断裂,柔韧无比。
但是却没有动手,反倒是我适应了这里,在不老藤庇荫下,纵然我躲在虚灵界里也有浓郁的灵气渗透进来,极为适合修炼,以至于短短的三天我的战伐诀就有了长足的进步,变得无比浑厚、霸烈,隐隐然有种即将踏入第十一重天的迹象了。
是不老藤的声音!
“啪嚓……”
“多谢前辈。”
“以后再告诉你,去吧,在东南方向五十里外。”
“万法自然,天地之力磨灭掉那个空间的气息,但却不能完全磨灭你的气息,你在这里盘留三天,到底在等待什么?”他的声音很平静,毫无感情。
它发现我了?
……
我默默的盘坐在这里,修炼战伐诀,蕴养体内的纹骨,这已经是第三天了。
“一面之缘罢了,我们曾经决战过。”
这株藤,已然拥有了灵性生命,达到传说中的“灵药化圣”的境界了!
但让我忌惮的却是不远处,一名君王级死亡生命就站在那里,云海君王!他的双眸蕴藏着雷电,浑身弥漫着浓密的死气,让人无法看清真身,目光注视着血池,云海君王说道:“这一口血池至少能和*图*书孕育出二十名强大的血巫,也算是可以了,红月,你真的要将这块醒神石带回灵界去?”
不管了,它指点过我,先动手了再说!
轰然一声,身后气浪化开,一匹匹赤红烈马横空,带着踏破万物般的气势,战伐诀已然不知不觉的晋入了十一重了,力量完全迸发,无与伦比!
它没有再多说什么,继续沉默起来。
进入虚灵界,向东南疾驰五十里,果然一道道强大的死亡气息出现了,足足有十几道,最弱的都有血巫的实力!
它这句话不容置疑,仿佛是个命令。
第三天。
我激动不已,冲着不老藤道:“多谢你,前辈!”
“前辈,你到底是什么?”我问。
我猛然一惊,这株强大的生灵在指点我?而且看起来它十分了解战伐诀的样子。
“……”
我平静的坐在虚灵界的一块苍白巨岩上,遥遥的看着真实世界的狂风暴雨,当树木被一一摧枯拉朽的连根拔起的时候,露出了一片片残留在树林下的枯骨,有的还散发着古老的气息,十分惊人,甚至还能隐隐看到一根根断剑、锈迹斑斑的战矛等都沉沦在岁月之中,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场恐怖的战斗,或许在万年前,或许更加遥远。
“没事,我在这里修炼几天就走了,前辈的绿叶下灵气旺盛,也算是我撞上的一个机缘。”
我想了想,道:“好吧,我相信你,前辈。”
我置身于虚灵界内,禁不住的目光低沉起来,不老藤要的是醒神石,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对它想必很重要吧?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了淡然的声音:“战伐诀虽然暴烈杀伐,但却也讲求一个平衡,后世的战伐诀被曲解得太多了,以至于以为m.hetushu.com战伐诀只是一种杀伐手段,却忘了心底的明静与澄澈,你的战伐诀修炼到了十重天固然难得,但如果继续走这歧途,只会自误。”
我摘下了一片叶子,放进空间骨戒,又问:“前辈,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转眼几个时辰过去了,一直缄默的不老藤忽地开口说话了:“我们做个交易。”
红月点头,眼眸如水,道:“没错,君王,我想将这块石头带给父亲,或许能令他完全觉醒死亡神性的力量。”
……
“知道太多,对你并没有好处,一旦强敌降临,你如此弱小,又能做什么抵抗?”
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改变了修炼方式,努力让奔流杀伐的烈马平静下来,果然,一匹匹烈马意境变得肌肉骨骼都晶莹透亮起来,十分澄澈,它们安静起来,但力量却无比磅礴浑厚,几个周天之后,力量暴涨了一大截!
它说:“一群强大的死亡生命正在接近,其中一个人身上带着一块血红色的石头,拳头大小,你去把这块石头拿来给我,我助你战伐诀突破十五重。”
我不禁怔了怔:“前辈说的死亡生命应该是血巫吧,或者是君王?”
它似乎有些意外,道:“不必,你不过是在树下修炼的一只小小蝼蚁,你什么也做不了,早点走吧,你这样的人,死在这里,可惜。”
我心底一凛,它果然发现我了,便道:“你能看到我?”
我皱了皱眉,说:“没有等待什么,只是前辈你的树荫下灵气旺盛,所以我暂借宝地在此修炼,请前辈不要介意。”
我心底剧颤,这株不老藤真的不得了,居然能够完全洞察我,并且还说我那么弱小,那么它口中说的强敌是指什么?
“我?”
“庇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