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还人情

“万物有始有终,有生便会有死,我的生命大限已经就快到了。”
“不许挂掉!”
我愕然张开手掌。
当着神藤树的面服用了果实,顿时一股清灵无比的灵性精华沉淀在了体内,需要慢慢的炼化出更强的力量,而我则转身而去,身形没入虚灵界,不再回头,否则的话真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的留下来拼了命去守护神藤树。
他感应到我的存在了,果然很强,是一个近乎于无敌的神秘存在!
虚灵界内一片苍白,我没走出多远就感受到起伏的古山中传来一缕异常强横的气息,远远观望,是一个须发皆白,手持一柄铁杖行走在曲折山道上的老者,他披着一件灰色斗篷,浑身都脏兮兮的样子,身后背着竹篓,而竹篓中灵性光辉散发,有几株惊人的老药,看起来年份都足有数千年了,接近于灵药。
“是,谢谢神藤爷爷。”
“九天后。”
三足乌堪称准神兽,拥有极强的灵性,如今居然也嗅到了神藤树即将死去的气息,想夺取这枚珍贵的神种。
只见空中斗大的神种果实在风中摇曳,金色光芒四溢,晶莹润透,散发着一种奇异的香味,就在这果实后面居然还有一个拳头大的幼果,随着神藤树意志的脉动之下,幼果咔擦一声根部断裂,从神藤树上跌落在我手里,散发着异香,令人口干舌燥。
我有些无语:“姐,神藤树爷爷跟我说过,它希望最终夺得神种的人和-图-书是我,只要我重新播种就会造就一片净土世界,所以我跟你说一声,我会尽力去尝试夺取神种,实在不行也可以利用你给我的符箓逃生,不过万事无绝对,如果我挂掉了……那是机缘不到。”
“嗯。”
我站在原地,双拳紧握,颇感无力,清风吹过,短发飞扬,道:“真的没有一点办法了吗?”
我绕开云国的一群高手,继续深入大荒深山中,寻找属于自己的机缘——暗族生命,祭炼月刃还没完毕,我必须寻找更多的血巫采集死晶,争取在十天内把月刃祭炼完成,这样也不失为一种本钱。
“哎……灵空岛的一位老祖的孙子满月,所以我得去喝满月酒还上次的人情,麻烦……”
“哦,怎么啦,说说。”她迅速回应。
这个人的衣服我认识,是龙武山的宗老衣袂,难道是龙武山中存活多年的老祖之一?这实力已经隐隐然有突破星御境的迹象了,半步人王,也堪称是举世无敌了。
一天后,进入山脉深处,修炼战伐诀小成,浑身气机滚滚,宛若神明重生,站在山洞里浑身都散发霞光,举手投足间竟有一种运转天地大势的迹象,催发力量时,一匹烈马惊世而出,火蹄如碗,带着浑然天成的气势,十分恐怖。
“大荒深处有一棵神藤树,流传于太古,我跟他有过一些交情,他指点学会战伐诀真解,但它就要死了,一旦神藤树死亡hetushu.com,它的神种将会不知道花落谁家,许多强大的势力都派人过来了,其中就有龙武山半步人王的道人,还有云国的镇天王府,以及一些气息完全超脱于星御境的高手,还有上次的那只三足乌也来了,大荒世界要乱了。”
我愕然:“前辈点化我,我怎么能跟那群人一样?”
飞快离开,大约穿行百里外,又遇到了一股十分可怕的气息,空中“咻”一道剑光飞梭而去,是一个脚踏剑芒的中年道人,气息十分凝重,剑刃散发的气势横空而过,将下方的丛林、山脉纷纷碾碎,好强的家伙!
“姐,你就别来了,太危险了,那么多半步人王的超级高手,都是老怪物,还有云国的那些符修世界的高手,也很强大。”
它声音很轻,继续道:“我的死亡或者是一场劫数,或者是一场重生,总之太平的岁月已经过去了,一场混乱即将到来,那些隐藏在世界角落里的人,他们都在等待着我死亡的这一天,一旦我死亡,他们都会到来,夺取神种,祭炼出属于自己的绝世宝器,孩子,走吧,我不想让你死在这里,你需要更多成长的时间。”
“那你快回家呀!”步璇音有些急了:“外面风大雨大的……”
“不,这不一样。”神藤树道:“我即将死去,也只有在死去的那一刻我的神种才会完全缔结成功,天地自然法则如是,我这一生都在汲取天地的力量修炼自http://m.hetushu.com身精气,如今即将死去,神种蕴藏一部分神能反哺大地,之后的事情便不是我所能控制的了,而你……你是这大荒世界的旅行者之一,与其被他人夺取神种祭炼为种种杀人凶器,我倒是更加情愿神种在你手中,重新生根发芽,缔结出生命来。”
“嗯,九天后我会亲自来寻你,你就在神藤树附近,对不对?”
这老者不简单,我的二品水寒剑心居然看不透他的实力,或许已经超脱于星御境了。
再往前,大地缓缓崩裂,前方山脉一片火红,冲天烈焰熊熊燃烧,赤地数十里,空中一头太古猛禽呼啸而过,我见过,三足乌,很强,连堂姐都奈何不了的太古异兽血脉,论实力的话应该也属于半步人王的水准了。
“哦,你忙什么?”
我运起龙息功隐匿气息,继续行走于虚灵界中。
难道是……传说中的人王?
当我穿行数百里之后,再度遇到一行人,赫然是来自于云国符修世界的人马,足足有上千人,都骑乘着各种猛兽坐骑,地面上有一头头鳞甲森森的烈马、战豹、猛虎、蜥蜴等,而空中则飞翔着数十只气息强大的猛禽,脊背上都有云国高手,人群中,一人举着威严战旗,战旗之上书写着大大的“镇天”二字,气势澎湃,无比惊人。
她有些生气,说:“神藤树什么时候死去?”
神藤树枝叶随风摇动,沙沙作响,莹润无比,道:“没有必要,你和_图_书我之间自有一番因果,你在树藤下悟法,机缘因此而起,如今我大限将至,自身无法掌控一切,你我的机缘也当因此而了结,你不欠我,我也不欠你。”
“是,但也不是。”它声音平静:“神种只是蕴含了我的一部分意志罢了,不过……如果你真的能夺取到神种倒也不失为一个大机缘,记住,神种播种在何处,何处便是净土圣地,这世上的人,我现在只信任你一人,十天后的此时,我将死亡,记住一定要来,你的虚灵界或许能助你成功,现在,伸出手来,我最后再赐予你一份机缘。”
上次龙武山也增援了万灵学院,但却没有见到这个道人,看来是因为他根本没把万灵学院和两大君王放在那里,反倒是神藤树即将死亡引来了这个龙武道人前来,如此巨大的机缘,连这样的老怪物都已经沉不住气了。
我大受震动,道:“我的战伐诀真解已经略有小成,相信不久之后就能帮上前辈,虽然比起前辈我的力量还很弱,但还是想在这里尽一份力。”
我无比震惊:“神种如果发芽,还是前辈你吗?”
“爷爷?”
不行了,这几天里大荒世界仿佛要翻了天一样,无数强者降临,神藤树的事情看来已经传出很远了,只是灵修世界一片寂静,除了龙武山的那个神秘道人之外几乎就没有人来。
……
我:“……”
仔细看去,他的外表与普通的山间采药老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只是m.hetushu.com气息十分厚重罢了,就在我疑惑的时候,这背着竹篓的老人也看向我的方向,嘴角轻轻勾起,声音平淡地说道:“小子走开,别偷偷看爷爷我。”
神藤树沉默了许久,忽地又道:“或许,你可以加入抢夺神种的行列中来。”
重新坐了下来,我在传音手环中找到堂姐步璇音的生命印记,传音道:“姐,北域恐怕就要出大事了。”
我却不啻于晴空霹雳,呆呆的看着它:“神藤树……怎么会死?”
是镇天王府的人马,其中不乏比肩星御境的高手,而且应该是镇天王府的先头部队,毕竟镇天王不在其中,镇天王若是来了,那种气息会更加凌厉,一般人根本无法承受,达到那个层次的人,一个眼神、一个呼吸都足以杀人。
……
绕行,离开三足乌的领域。
“啊?”
神藤树怔了怔,转而居然笑了:“我的年纪可比爷爷辈大多了,不过既然你这么叫,那因果便已经生成,去吧,但愿你我机缘还能继续,夺得神种之后不要急着播种,直到你力量足够强之后再播种。”
“这是一枚尚未缔结神种的果实,我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枚果实你服用下,将会令你在短时间内突破,记住了,十天内距离我越远越安全,十天后再来,一定要小心那些各族高手,其中一些人的修为已经达到了惊人的地步了。”
“……”
“放心吧,我有本事去就有本事回,这几天有点忙,你先在那里修炼,注意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