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五十九章 身怀天脉灵气的少年

老者吐血飞退,我也被周围众人的符文攻打得血脉紊乱,一束束风刃、岩锥、利刀劈斩下,星辰衣已经摇摇欲坠了。
轰一声光芒暴涨,身体仿佛被分解了一样,一点点的附在符箓力量之上,下一刻符箓疾飞而出,犹如一道惊雷般无法捕捉,几乎瞬间就飞出了上百里之遥,强大的冲击下真魂幡的制约瞬间消失,而我已然在荒野群山之中了。
“嗯。你要小心一点,一定会有许多势力在找你,有必要的话就一直呆在那里别动,等我来找你。”
“传说中是真的吗?那小子居然打败了三长老,甚至斩杀了三长老?”
我被吓了一跳:“真的那么厉害?”
妈的!
山花烂漫,没走多远就感应到了几缕气息,不算很强,但所修的符文术都还不错,属于中等级别的符文术。
“噗……”
但我又不想通过传音手环求助于苏胤晨,毕竟外面云国高手太多了,我有虚灵界能逃命,苏胤晨等灵修高手一旦被围住可就走不掉了,我可不能为了一己之私而害了长空剑王陨落!
“嘭~~~”
想到这里,只能用风形符箓逃生了。
我禁不住热血沸腾起来,战伐诀重新推演之后,强得简直惊世骇俗啊!
众人大惊,有几人疯狂催动符文来保护,甚至有人直接撞开了老者,自己代替一死。
外面,云国众人振奋,一个个大笑:“看来这小子不行了,斩杀他!”
“哼,明侯自然神威盖世,但hetushu•com明侯府的子弟却未必如此。”
体内血脉翻涌,这样一直被攻击可不是什么办法!
“死!”
“吼~~~”
“嗤,你可是真是一个胆小如鼠之人,没有想到明侯府还有你这样的孬种。”
“嗯,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竟然有这般的实力,真是可怕!”青衣少年说道。
“放肆!”绿衣青年愤怒无比:“邱振,你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外域部落子弟,这是在挑衅我明侯府吗?”
“放心吧姐,我有自保能力了。”
“有何不敢?!”
“战伐诀原始印记似乎被某种意志所支配,从云层里抓住了一些天脉灵气并且将其炼化了,如今这滴天脉灵液就贮存在我的身体里,甚至我之前还感觉好像自己的灵脉在天脉灵气的作用下几乎就要重生,但最终还是没有成功。”
两人身上符文光辉喷薄,一言不合居然就开打了,云国子弟果然彪悍成风,难怪后世者会越来越强,反倒是我们灵修世界位于龙灵联邦,律法、生命墙等因素倒是让灵修新秀们大为不及云国子弟了。
“轰!”
“还是得死!”
进入虚灵界,行走在真实与死亡之间,左侧的山林依旧葱郁,充满了生机,而右侧则是死亡地带,一片荒芜地带,死气沉沉。
“轰!”
山道上,几道身影飞掠而至,果然是云国的人,一共有四个,一个个气度不凡的样子,身穿锦衣,想必也是名门望族的新www.hetushu.com秀,气息所散发出的实力则大约在天御境前期左右,对我不构成什么威胁,可以轻易干掉。
一声巨响,铁龙伞竟被一柄雷电战矛给刺穿了,战矛锋刃如电,噗嗤一声便钻入我的腹部,刺透月刃战衣,造成数公分的伤势,这中年人比那老家伙还要强横不少!
一缕神识从传音手环中涌出,前两天为了躲避真魂幡的搜寻我甚至切断了传音手环与外界的联系,这缕神识传音来自于堂姐步璇音:“小轩,现在怎么样了?我听苏胤晨说北域大乱了,许多云国符修高手都出现了,鏖战了一整夜,到底怎么回事,跟他们战斗的人不会就是你吧?”
掌心里浮现符箓光芒,风形符箓瞬间发动!
我怒吼一声,掌心里幻化出兵铸山,一道赤霞飞出,直轰老者。
我眯起眼睛,深以为然。
兵铸山镇压下,数人化为血雾。
巨响声中,蟒头撞击在一柄铁伞之上,正是铁龙伞,我所拥有的防御系星空灵器,这时候已然能派上用场了,一边狂奔,一边将铁龙伞撑开,笔直对着真实世界的方向,一时间金蟒毒牙和雷电长鞭一次次的轰在铁龙伞上,撼动不绝。
“保护三长老!”
踏入虚灵界,服下一些药物之后直奔远方,远离这里,不用想也知道接下来的时间里云国的势力会大量渗透,而且会有不少人在猎杀我。
神龙咆哮,锋芒毕露的利爪纵横飞扬,几乎瞬间就撕开了那金和_图_书色巨蟒的头颅,张口将其完全咬碎,一个是蛇,一个是龙,差距太大,瞬间就优劣立判了。
长剑与战矛碰撞,顿时一股无孔不入的雷劲钻入手臂之中,血脉仿佛被撕碎一样,瞬间吐血,而中年人也好不到哪儿去,烈马劲咆哮而出,宛若神界生灵一般肆虐,马蹄践踏、烈焰冲击,一寸寸护体符文崩碎,中年人吐血飞退,脸上满是惊色,一瞬间就已经几乎遍体鳞伤了。
……
“嗯,你有虚灵界,我也放心,去吧。”
一声尖利锐鸣,一颗狰狞蟒头居然探入虚灵界中,带出一道道金色涟漪,毒牙闪现符文光芒,笔直吞噬而来,攻势无比凌厉,又来了!
尖利声音响起,是那个老家伙,一头金色巨蟒在身后吞噬而出,金色毒牙疯狂咬合在我肩膀上方的星辰衣上,星辰碎片开始龟裂,这老家伙的符文底蕴太过于深厚,星辰衣也抵挡不住多久。
“没事了,姐。”我回复。
……
“口吐狂言,你敢与我一战吗?”
我的灵魂力量一直被真魂幡所压制,毫无反击之力,只能逃命,但逃命之前也要让他们知道厉害,便一声呼啸,撞山击猛然从虚灵界飞驰而出,扫荡人群,同时左手扬起,顿时战伐诀真解催动,一道震天烈马长嘶声,拳头上方凝聚出一头宛若神明降临的赤红色烈马,通体火光萦绕,神圣无比,轰然一拳坠落,顿时将一名老者轰得支离破碎,拳劲不散,犹然呼啸而去,又格杀了和图书七八人,最终轰隆隆的撞入一座古山之中。
虚灵界是一种规则与意志,不断排斥外界的攻击,那些稍弱一些的攻击根本打不进来,只有一些云国宗老级别的老家伙才能将攻击轰入虚灵界内,但对我的威胁依旧不是很大,最有威胁的莫过于那个掌控雷电符文的中年人,以及那个掌握金蟒绝学的老者,这两个最难缠。
夜晚,一座座山脉气息厚重的横亘在大荒丛林之中,无数种符文光辉漫天飞舞,凝聚成一道道繁杂的攻击形态狂轰虚灵界,云国的符修底蕴何等深厚,这一支符修大军若是放在龙灵联邦境内,就有种无敌的气势了。
……
“嘶……”
两天后,一片原始深山里晨霭缭绕,宛如仙境般,晨光一道道的从老林里泻落,形成了一个个斑驳的影子在林地里摇曳,一块巨岩之上,我深吸一口气,缓缓醒来,伤势已经尽数痊愈,修为更进一步,灵力愈发的浑厚了,不过体内的天脉灵气似乎已经沉睡了,无法感知。
“距离神藤树死去只有七天了,越来越多的人过去,所以我也打算过去看看,尽量隐藏自己。”
“既然如此,族老为什么还要让我们来搜索……就算是找到他,他可是拥有天脉灵气的少年,恐怕我们也不是对手,岂不是会白白送命?”绿衣青年皱眉。
步璇音大喜:“天脉灵气?!哈哈,太好了,这可真是大机缘,我一直都没有想到怎样才能重生你的极品灵脉,如今看来你www.hetushu•com自己已经找到了这机会了,天脉灵气是天地之间至纯的灵性力量,或许能自主为你修复灵脉,而且一旦灵脉重生便与众不同,会是一条至尊天脉,超越上等天品灵脉的存在。”
找地方,疗伤!
“你很狂妄啊,小子!”
中年人来了,手中雷电符文化为一柄战矛,凌空刺落下来,整个天地仿佛都变暗了,风声呼啸,这一击绝不简单。
我怒火中烧,猛然一声低喝,战伐诀的另一道原始印记浮现在体表,无比神圣,一股凛然杀伐之意汹涌而出,令人心悸,而随之衍生的则是一股圣洁龙力,伴随着龙啸之声,一头火红色神龙轰然在身后凝实,战伐诀之龙烈劲!
我杀心一起,也没想收,右手光辉激荡,战伐诀之力增幅下,雪域剑诀迸发,催动出一重重冰川向前碾压而出,顿时那老者脸色苍白,想逃都逃不掉,与一群云国青年一起被冰川镇杀,化为一团团的碎肉而死。
嗯,他们身上的衣服不错。
“轰~~~”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事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很快出发前往北域,你有什么打算?”
“小子,找死!”
强行催谷受伤身躯,我也不好过,一口鲜血吐出,走了!
我低喝一声,就是这个家伙得势不饶人甚至打伤我,现在该是先收一点利息的时候了,身周气息顺势爆发,必杀技发动,一缕缕星辰碎片凝聚成了坚韧的星辰衣,同时月刃扬起,带着战伐诀烈马劲横空扫向这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