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六十二章 雪骷竹

然而就在这时,我体内深处的一股力量忽地澎湃起来,泛着炽目的金色光芒,是那一滴天脉灵液从灵墟之中苏醒了,一瞬间整个灵墟都颤抖起来,金色光芒洞彻云霄,这滴天脉灵液仿佛拥有神性一般,把我的万物灵墟当成自己的“家”了,而此时这赤灵果的力量想要摧毁这个家,显然天脉灵液不会同意,瞬间化为无数道金色光芒渗入我血肉各处,开始一起镇压、炼化这庞大的灵性精华力量。
赤灵果,真是绝世灵药啊!
我浑身一颤,这种灵药的图解我曾经在藏书楼里见识过一次,可是流传自太古的一种灵药啊!雪骷竹莹润如雪、灵韵深厚,散发着扑鼻的香气,是一种修炼奇药,但同时雪骷竹生长在一种特殊的地方,滋生浓烈的死亡气息,对于修炼死亡力量的人来说是一种至宝。
众人大惊,一个个目瞪口呆。
“是吗?”
至于我,雪骷竹也是我所需要的宝物,月刃正在进化下一个形态,需要一道这样的材料,或许加入雪骷竹之后月刃就会完美的进化为一柄灵界之刃,对死亡生命的杀伤力大大增强了!
空中,一道裂缝轰然穿透下来,只见一名浑身散发死亡气息的强者身披赤红色斗篷走了出来,是一名中年血巫,手握一柄血红色短刀,脸上有刀疤,双眸血红,透着浓烈的杀意,就在他的目光触碰到雪骷竹的那一刻,眼睛都发光了,欣喜道:和-图-书“雪骷竹?!太好了……没有想到我居然有这么大的机缘寻获一根雪骷竹!”
虚灵界中,我浑身灵力爆发,以最强的状态闯了出去,身体浮现一层血色光芒,必杀技爆发,一见面就撞击在了这名血巫的身上,“蓬”一声带着他飞出数百米,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在一片火红枫林海中,我从一棵古树的枝干上站起身,呼出一口浊息,浑身灵力气韵笼罩,修为大增,这两天在赤灵果的药效下实力增进速度很快,但也暴露出一个缺点,那就是根基不稳,我在天御境的时间还很短,许多人经历数年乃至数十年修炼才突破,对力量领悟的层次自然在我之上,所以接下来这段时间我的主要任务是巩固修为,而不是一味的突破,那样只能让自己基础不扎实,误入歧途。
“区区凡人之躯还想炼化一整枚赤灵果,真是痴心妄想,我仿佛已经看到他身体爆裂的下场了,哈哈哈……”
“滚!”我叱呵道。
我一声低啸,空中一缕缕金色符文坠落,宛若一座座神山的镇压一般,顿时几名发狠话的明侯府侍卫四分五裂而亡,做人不能太嚣张,显然这些人仗着明侯府的身份太张扬了,这不是找死吗?何况我是龙汉灵修,他们是符修世界中人,本就不死不休,他们想找死我是乐意成全的。
“你……!”
不过,眼前的这个血巫是没命享用这http://m.hetushu.com种灵药了,因为我先看上了。
好淡定的老头儿,刚才还一直诅咒我死,现在立刻反客为主,居然开始对我发出了邀请,果然老辣,知道此时的我已经不是轻易就能得罪的了。
短短十息之间,身体放松下来,赤灵果的灵性精华几乎尽数都被炼化了,其中被我吸纳了近三成,从七窍喷薄散去了近一成,而占据大部分的灵性精华则被天脉灵液被炼化了,这道金色天脉灵气“吃掉了”大部分的灵性精华之后再次沉浸在万物灵墟里“休眠”起来,十分的好整以暇、从容不迫,甚至透出了些许雍容的气质。
神藤将死,灵秀齐现。
两天后,神藤树东方百里外,曦光破晓,万丈神霞射穿晨霭、笼罩大地,无比的神圣光辉,昨夜一场秋雨,丛林里散发着泥土芬芳。
果决的踏入虚灵界,依旧在守在雪骷竹一旁。
我不禁兴奋起来,蹲在地上守着雪骷竹,它还没有完全成型,大约还需要大半天的时间才能完全孕育完全,到那时候才能采摘,否则的话也只是浪费罢了,发挥不出十分之一的药效。
“就是,赶紧死吧,别让我们等太久了!”
但这个血巫十分强韧,连续吃了三次烈马劲,终于身躯轰然崩碎,一颗莹润死晶遗留在半空中,被我收入囊中。
转身,飞驰没入丛林之中,就在没入的那一刻迅速进入虚灵界,我可能已经被列为云和*图*书国必杀的名单之一了,不过他们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多半在通缉令上写下一个“死鱼眼的家伙”,想想倒也可笑,这面具主人多半就要万劫不复了。
他腾然而起,跟我刚才蹲坐的位置一样,守在那里,脸上带着欣欣然:“只要我炼化掉这根雪骷竹,血力一定大有提升,或许就有修炼炼狱血手绝学的资格了,到那时……彻底摆脱血巫的身份,列位君王,看谁还敢瞧不起我,恐怕就算是高傲的红月郡主也要高看我一眼!”
这时,光芒散尽,我的双眸充满了灵性力量,有种灼然之感,就这么看着众人,淡淡道:“刚才是谁要吃我的肉?”
许多人都没有说话,此时说话等于找死,转身而去,一个个没入丛林内,虽然心有不甘,但什么都没有保命重要。
这血巫双眼血红,脸色狰狞起来,浑身力量涌动:“找死!”
……
说起来,灵界的一切我们都不了解,只知道暗族,却不知道暗族背后的灵界有多么强大,这个红月一定不是暗族生命,而是直接来自于灵界,而且是来自于灵界的一个大家族,否则不会连云海君王这样的存在也对她毕恭毕敬。
继续,转身回去守着雪骷竹,这根雪骷竹我志在必得,一旦获得,很有可能会把月刃精炼为一柄斩杀暗族生命如草芥的绝世神剑!
随着境界的突破,剑心也变得愈发壮硕起来,强力压制赤灵果的反噬,但依旧和_图_书还不够,体内气机紊乱,灵性物质涌动,不断从七窍之中喷薄出来,化为一缕缕灵霞弥散在空气之中,十分可惜,但却又没有办法,我根本吸纳不了那么多。
守了近一个时辰之后,忽地远方一股浓烈死亡气息来临,是暗族生命!
鼻子翕动了一下,忽地仿佛闻到了一缕死气。
对,没错,是死气!
“小友。”大风部落的长老淡淡一笑:“小友天生奇才,竟然能独自炼化一颗赤灵果,既然如此,不如交个朋友吧,如果小友有闲暇的话,不妨来我大风部落作客,老朽自当以贵客礼仪接待。”
倒是几名受伤的明侯府侍卫咬牙切齿:“死鱼眼,你给我们记住,明侯府不是你能随意得罪的,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明侯府必定十倍奉还!”
我冷哼一声,转身就走,要有一个高手的气度与骄傲,对这些人不屑一顾,留下一个死鱼眼的辉煌传说!
我目光木然,这红月血巫到底什么资格,为什么又有人叫她郡主了。
“小友,你果然不凡,但你真的以为凭自己的修为能镇压得住一颗赤灵果的恐怖药性吗?”大风部落的长老说道。
古老山岩之上爬满了藤蔓与青苔,散发着腐烂的气息,而就在一整片如林的石笋中间,一根玲珑莹润的竹笋正在孕育着,散发着浓烈的死亡气息与灵性精华力量,谁也不知道在这里深山里居然还会孕育这样的宝物,这竹笋色泽白润,如雪般,但和-图-书每一节的形态却又十分的狰狞崎岖,犹如人的指骨一般,佝偻而吓人。
神藤树的大限将至确实给大地带来了无限的可能,那些进入大荒世界的符修、血修、灵修中人都获益匪浅。
但却不一般,是一种散发着上古气韵的死气,带着浓烈的灵性精华力量,是灵药,附近又出现灵药了,而且我的鼻子对死气感应最敏锐,我可能会是第一个感应到灵药萌发的人!
一时间,身躯发光,金色光芒涌动,河图洛书的符文光芒涌动,形成了一片金色的海洋把我包裹在其中,这么一来外人也看不到天脉灵气的端倪了。
我不禁暗暗不爽,大半颗赤灵果几乎都是被它给吃掉了,居然一点表示都没有!不过……这缕天脉灵气也算是救了我一命,这是必须认的。
众人又是奚落又是幸灾乐祸。
“找死!”
雪骷竹!
看着一地的尸体碎片,众人目瞪口呆,再也没有谁敢说什么,在我的河图洛书绝学下,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
我微微一笑,拳头扬起,战伐诀轰鸣,一头火红烈马横空,带着不可一世的霸烈气息凌空镇压下来,顿时这血巫浑身骨骼崩裂,口吐鲜血,被撞山击给撞了一下,浑身血力崩散,哪里还有力量承受战伐诀真解的力量,何况此时我已经踏入天御境后期,战伐诀真解力量大幅度提升,实力几乎能比肩星御境后期,加上偷袭的突然性,斩杀一名没有防备的血巫太轻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