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四章 神器有缺

我心头一颤,云国还不是真正的对手?莫非是……暗族?
……
“是吗?”
采药老人双目喷薄怒火,舞动铁杖便挥出一道无匹气劲,横扫血流鸟群,意境不碎,笔直轰向了三足乌!
“别走了,留下做本王的傀儡吧!”
对方禁不住冷笑:“你以为你保得住他们吗?”
“休想窃夺神种!”
“何意?”
龙武道人也发难,祭出几道飞剑扑杀而去。
心如刀绞!
一瞬间,云国的诸多强者,以及龙武道人都惊呆了,这采药老人一定有天大的来头,否则怎么可能那么轻而易举的就把神种取走?
中心区域,一缕缕紫色霞光升腾而起,神种气息涌动,外围的禁制则光芒浓烈,岳翎所掌握的大阵如何努力却始终无法破解,这也不能怪他,上古时代传承的禁制,又能有几个人能够轻松破解。
沐王双目炽热,哈哈大笑道:“龙灵帝国终究还是退却了,来人,给我祭出圣器,最快速度破解神种禁制!”
文侯面带微笑,手掌猛然落下,符文光辉冲天,一道巨大手掌落地,将三名试图逃走的人镇杀,瞬间化为飞灰,看得真切,其中有一个人就是龙武山的一位长老,居然也被镇杀惨死了。
四周血气与死气交织,无比汹涌,无数死亡生命破土而出,就仿佛是一个陷阱一般。
“这位前辈,请止步!”
我看向远方的大长老,传音道:“大长老,再这么下去,神种还没拿到,我们却已经损失光了,九转伏魔阵虽强,但却挡不住比肩人王级的双王,一旦我们继续苦苦支撑下去,恐怕云皇一到我们就有灭顶之灾了,反正禁制暂时破不了,不然后退,把这块烫手山芋留给云国。”
“想走吗?”
又是一个惊世强者的袭击!
镇天王似乎已和*图*书经感受到其中厉害,道:“这枚神种是我云国的猎物,还请前辈高抬贵手,将这枚神种赐予我云族吧!”
不止是三足乌,云国的强者也一一双目炽热,神种就在老人的竹篓里,唾手可得!
我灵蕴双眸,顿时看得真切,洛战天裹挟着数人在大阵完全被摧毁之前离去,那几人中就包括洛言、洛宛、尚荣等人,还好他们还活着,紧接着,在那崩碎的山脉之中又有一束束光辉离去,是一些各大宗门的高手,一些持有强大炼器宝物的强者还是能在这种情况下保命的。
手掌一张,兵铸山咆哮而去,霞光万丈,兵刃纷纷瓦解,席卷成了一道螺旋之刃,轰然洞穿对方的血力,呼啸而入,将苏希语等近百人庇护在兵铸山内,外围的兵刃则杀伐气暴走,噼噼啪啪的轰在了偷袭者的身躯之上,但依旧一样,就像是劈在波纹中一样,根本无济于事。
“轰~~~”
龙武道人怒吼,飞剑冲天,与沐王战在一起。
采药老人微笑,依旧步履蹒跚,一步步的走向了神种,在他的身周散发出一种无形气机,竟像是木舟推开波浪一般的从禁制阵法中破开了“一道门”,不缓不慢的走上前,从身后取出一个药钩子,轻轻一抬手就挑起了晶莹璀璨的神种,随后神种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落入竹篓内,依旧散发着神奇果实香气。
“轰~~~”
小小的铁杖却爆发出惊人的威力,瞬间击溃符文阵,并将数十名朱雀勇士斩杀,血雨和羽毛从天而降,十分惨烈。
我忍不住的心底一寒,说不出的难受,这些死亡生命埋伏在这里那么久我居然感应不到,想必是被一个无比厉害的禁制给屏蔽住死气了。
大战越发的惨烈,九座大阵hetushu•com已缺其二,已经难以维持。
鏖战不休,夜幕降临时,整个古国界依旧一片混乱,事态十分严重,神种的气息吸引来了无数凶兽,一个个都想要吞食神种以获得绝世的机缘,以至于外围的云国军队已经与一重重的兽潮拼杀在一起,说不出的惨烈,甚至也有不少强大的凶禽盘旋在空中,不断发起冲击,攻击破残的九转大阵。
空中呼啸,一群骑乘七彩火鸟的云国军队降临,有数百人之中,一个个口中念念有词,结成了一个空中大阵,转眼之间符文交织从天而降,宛若一张大网从天而降一般。
一声轰鸣,古山爆碎,神明投影瞬间变得模糊起来,种在古山上的印记纹路也开始一一炸开,完全碎裂了。
而就在这时,另一道磅礴气息升起,那是一个背着竹篓的老人,手持一柄铁杖,悠悠的出现在战场的狼藉之中,绕开一块块粉碎的巨岩,目光透着神光,道:“多好的种子,怎能这般乱战,万一损毁了怎么办?你云国赔得起吗?”
几名云国青年高手爆发,手握符文轰了过去,但符文力量却在距离老者不到一尺外尽数停滞,仿佛被凝固了一般,紧接着一股巨力碾压之下,这些青年纷纷爆体而亡,根本不是一个层面上的实力。
一道虹光裹着数人裂空而去,是一件神器,洛神河域的神器!
我点头,剩下的七座大阵也各有损毁,就如我掌握的第九座大阵,在激战中阵法印记至少被磨灭了三成,威力锐减,如今如果再战半步人王级别的强者只是自取灭亡,在场的其余人也一样,七座大阵里唯独堂姐的第二阵最为完整,或许是因为她的实力最强的缘故,论个人实力,恐怕也只有堂姐能够与半步人王强者分庭抗礼了。
“你和-图-书!”
就在这时,空中爆发一阵尖锐鸣叫,火光漫天而起,是一支鸟群,领头者很眼熟,正是三足乌,浑身散发赤色火光,率领一群血烈鸟开始横扫大地,扑杀向采药老人,它也想夺神种。
一声低啸,血手再次降临,轰向兵铸山!
……
“步亦轩。”
这些都是蛰伏在大荒之中经年的凶兽,实力深不可测,恐怕就算是遇上半步人王都有一战之力,这一旦出现就是三头,胜负难料了,至少,云国的麻烦终究来了。
“你……”
“哦,原来你就是破败女王极为推崇的那小子,嘿,今天你不能活了。”
九转大阵,生生不息,相辅相成,而今却缺失了一角,苏胤晨重伤遁去,整个大阵的威力顿时缩减了三成以上,只能苦苦支撑不败,好在外围兽潮攻势凶猛,分开了一部分云国的巅峰力量,否则九转大阵败得更快。
“夺神种!”
我心底一阵寒意,急忙催动阵法冲了过去,凌空一剑劈向了那举手的位置,却仿佛劈在水波之中一样,剑刃周围血力暴涨,缠绕着月刃,一寸都无法斩入了,而就在不断崩毁的古山上,苏希语与一群强者运起宝物,试图向外飞出遁走。
他一步步上前,十分稳健。
幽暗中,几个苍老的身影出现,散发恐怖气息,都是云国之中的一些老怪物,他们手中光芒明灭,不久之后一张神图瞬间铺天盖地而起,一缕缕符文沁入禁制大阵周围,已经在开始破解禁制了,好一个沐王,他的准备比我们要充分多了。
战场再度混乱起来,不止是三足乌,大地不断颤抖,又是几头拥有太古血脉传承的凶兽出现在这里,一只色彩斑斓的鸾鸟,张开双翼便有一种撕碎世界的威势,一头浑身冰霜萦绕的猛虎,所过之处都结成了一m.hetushu.com个冰霜世界,还有浑身覆盖着岩石层的巨鳄,虽然看起来并不华美,但散发的气势却丝毫不逊色于另外两头异兽。
苏颜花容失色,发出声嘶力竭的大喊声。
“轰!”
“是吗?”身边,一个巨大身影出现,是堂姐步璇音,她目光如水,无比澄澈的看着池寒川,道:“你们暗族不去争夺神种,却来偷袭我们,是何意?”
“是!”
就在这时,忽地就在我东方不远处一道血色光芒冲天而起,紧接着一座大阵开始颤抖起来,那血色光芒在空中迅猛聚集,凝化成了一张铺天盖地的巨大血手,血力磅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这血手从天而降,速度迅猛,根本不给人有多余的反应时间。
“轰~~~”
“是,王上!”
大长老思索片刻,猛然发出一声呼啸:“九转伏魔阵,向南后退二十里地!”
“老东西,找死!”
是苏希语的第八镇!
老人抬头,双眸中十分淡然,就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却继续往前走,一步步的接近那颗珍贵的神种。
“我的天……”我目瞪口呆,此时距离太远,也只能远远的看着。
我和苏希语如释重负,爆发灵力震退龙武道人后退,顿时一座座大山移动,一尊尊神明投影在夜色之中散发光辉,且战且退。
“轰~~”
“姑姑!”
池寒川轻笑:“神种随时可得,但这个削弱南方世界的大好机会我又怎能错过,这一战,神种可失,但你们必须死绝!暗族的生命们,出击吧!”
“扁毛孽畜!”
“神器兵铸山?”
镇天王双眸冰冷:“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镇杀了他,就算是半步人王又如何,老子丝毫不惧你,派朱雀营上!”
老人目光平静:“南方的种子,在北方如何生根发芽?”
空中的那人声http://m.hetushu.com音淡然:“我名池寒川,他们都说我是暗族七大君王之中至强者,你是谁?”
天动地摇,后方一座大阵爆发出冲天紫光,大山崩碎,山体内种下的阵法印记一一爆碎,又是一座大阵被轰碎了,是第五镇,洛神河域洛战天所掌控的阵法,洛神剑诀虽然精妙,但却挡不住沐王、镇天王、文侯的“不时照顾”,崩毁也是迟早的事情。
“桀桀……”
镇天王咬牙切齿,更加洞察到这名老人的厉害,道:“前辈,这神种周围有禁制,您又何必来淌浑水呢,就算是让您进去,您也破不开禁制的。”
抬头看去,我问:“你是谁?”
紧接着,她又说:“小心啊,我们真正的对手还没出现。”
我浑身一颤,左臂仿佛要被轰碎了一般,直接吐血,而兵铸山则剧烈颤抖着,无数兵刃被一击轰碎,但依旧摇摇坠坠的裹挟着苏希语等人抽了回来,一次猛烈动摇之后将他们全部甩到了远方,而我在抽回兵铸山的那一刻,却发现石笋上已经被轰碎了一角,神器有残缺了。
……
三足乌凶性大发,爆发出惊天光辉,硬生生的挡住了采药老人的一击,紧接着便俯冲了下来,攻势惊人。
我距离苏希语最近,也只有我能救她。
步璇音美目顾盼,眸波潋滟,洞察我心意,传音安慰道:“小轩,如果没有那个命,还是算了,这个采药老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太可怕了,恐怕他已经达到了半步人王的巅峰,已经得窥人王境的少许奥妙了,这种人十分厉害……”
……
……
采药老人微微笑,手中铁杖猛然破空而去!
阴森森的声音响起,夜色之中凝化出一张可怖的脸庞,那是一张年轻的脸蛋,但却极其扭曲,瞳孔内泛动鬼火光辉,一掌便崩毁了第八镇古山,让苏希语等人几乎难以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