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八章 疯子

一个个暗族君王腾空而起,浑身沐浴血色火焰,他们不再轻蔑敌人,而是并肩立于池寒川左右,与云皇对峙,足可见对云皇的实力何等忌惮。
云皇第二次被震退,轰然撞入一座古老山脉之中,大地颤摇,如此超然的云皇,莫非要败了?
灭神弩气息凝重,笔直指着三座大阵。
池寒川摧毁大阵的那一刻,怒吼一声长剑洒下血红光辉,化出一道道无坚不摧的剑意横扫大地,顿时云国的阵营里发出魂飞魄散的惨烈叫声,一群高手被瞬间化为了枯骨,血肉瞬间就被池寒川的血力给蒸发干了,甚至就连其中的三名老怪物也被这一剑给斩杀,形神俱灭!
池寒川闪身便已经与云皇咫尺,长剑裹着浓烈血光轰下,眸光炽盛:“任你再强,老子今天也要斩了你,要让这龙灵大陆上,再无人皇!”
他们纷纷咬破手指,一缕缕鲜血冲天而去溅射在符箓上,顿时这些符箓仿佛沉睡的意志被唤醒一般,一股磅礴力量涌动,上方浮现着一个个金色的大字,有“斩”、“烈”、“魂”、“灭”、“死”、“明”等各种不同的字眼,彼此之间又有某种微妙的维系,符箓光辉炽盛起来,开始排列,转眼之间变成了一个圆形的空中符箓大阵,紧接着中心处迸发出一个金色大字来——“灭”!
东临、云海的体内血力迸发,嘴角带着狞笑:“还跟他废话什么?宰了云皇,这个世界就再也没有谁能阻止我暗族征伐的脚步了!”
“是,陛下!”
“池hetushu.com寒川。”
地面上,武侯、战侯并肩而立,目光中透着寒意,武侯道:“沐王殿下恐怕撑不住了,我们……终于还是要动用那种力量了……”
一声咆哮,池寒川的气息瞬间提升了一大截,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长剑之上涌动着一尊魔神法相,势不可挡的劈入了符箓大阵之中。
空中,三足乌、五彩鸾鸟的战斗已经停止,它们盘旋在半空中,目光阴鸷的看着下方的战场,随时都可能会发动攻击。
符箓光辉璀璨,照亮整个天穹,一股神威气息散发,淹没一整片的大荒丛林,仿佛这片领域已经成为了云族的属地,任何力量都无法放肆。
池寒川是灵界天骄,成名多年,实力深不可测,低喝一声,继续催动攻击,一剑接着一剑拼杀,终于符箓大阵坚持不住,轰然一声鸣响,第一张符箓炸开,绽放金色光辉,紧接着便是第二张,一张接着一张,尽数崩毁!
池寒川当仁不让,厉喝发动第二击,一时间铠甲崩裂,一缕缕鲜血迸溅而出,但他仿佛真是一个疯子一般,体内血力持续爆发,完全不顾伤势,再度反制!
沐王遁去,不再参战,这是对云皇实力的绝对信任。
大长老也神色无比凝重:“好可怕的云族,他们的祖先……看来已经突破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了,居然遗留下如此强横的至宝!”
沐王长发飞舞,身上早已血迹斑斑,双臂舞动,符文光辉冲天,整个人宛若沐浴在金光中的战神和图书,举手投足间震动天穹、撕裂大地,一根根散发着太古力量气息的石柱与池寒川的攻势碰撞在一起,震耳欲聋,两大绝世强者的激战堪称空前绝后。
天摇地晃,无穷的气劲迸发而出,横扫一整片林海。
战意升腾,池寒川周身遍布血色光辉,宛若来自炼狱的战神,嘿嘿一笑,再度发动连贯的猛攻,一剑剑的撼动符箓大阵,而符箓阵也开始反击,射出一缕缕神剑般的光辉袭杀池寒川,只可惜池寒川体表血力护盾无比雄浑,“当当当”的发出铿锵音,却始终没有迸裂,反倒是符箓阵开始摇摇欲坠,甚至有一张符箓已经出现皲裂了。
但偏偏暗族是来自地底深处的恶灵,池寒川一张冷峻的脸庞带着淡淡杀意,他是灵界的天骄之一,何等骄纵之人,就算是碰上这种至宝也丝毫不退,反倒是浑身迸发无尽血力,将整个半个天空都染红,眸子射出冷冽杀意,笑道:“拿祖宗的东西出来耀武扬威?云族的本事就只有这点吗?来来来……老子就凭这强大肉身来摧毁你们的意志,颠覆你们的信仰,告诉你们谁才是新的秩序!”
鏖战不止,池寒川与沐王激战。
十多名老怪物目光凝重,抬手间一道道深蓝色符箓冲天而起,上面书写着繁复的文字,无法读懂,紧接着其中一人大喝道:“血祭!”
云皇大笑,笑声中,大山都颤摇了起来,仿佛是某种意志正在降临一般,原本黑夜的空中出现了一轮圆日,炽目无比,照亮一切,一www.hetushu.com场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池寒川!”
云皇浑身沐浴金色光辉,看不清脸庞,只能看到他修长伟岸的身躯,一定是一个极为俊美之人,他的声音十分平静,道:“沐王,辛苦你了,退下疗伤吧,接下来的一切,交给我了。”
池寒川一声低喝,掌心扬起,顿时凝化出一道惊人血掌拍向了云皇,气势磅礴,像是要连虚空都一起拍碎了一般,无比恐怖。
“嘭!”
“杀!”
而远处的丛林里隐藏着一些强大气息,显然采药老人、龙武道人都还没走远,都还没有放弃对神种的争夺。
池寒川一击,震撼得一张张符箓剧烈颤抖,甚至有些的符箓光辉已经开始黯淡了少许,一时间,加持符箓阵的一群老怪物都是神色一凛,这暗族的君王何等之强,居然以一人之力硬撼神明级别的符箓!
云皇来了,云国原本落入低谷的战意瞬间熊熊燃烧起来,人人振奋无比,一个个满怀期待,已然一派志在必得的样子了。
“轰~~~”
“飒~~~”
武侯抬起手臂,用颤巍巍的声音低吼道:“有请诸位太上长老,动用我云国神明符箓镇杀暗族妖魔!”
“好强的气息……”堂姐步璇音绝美的脸蛋微微有些苍白。
……
“轰轰轰~~~”
一声低沉怒吼从大山深处传来:“欺我云国无人耶?!”
血力澎湃而起,萦绕在池寒川身周,他的气息变得越发恐怖,死亡气息无比浓郁,竟然有碾碎虚空之势,每一击都给了沐王极大的压力hetushu.com,很快的,沐王吐血,浑身各处不断受伤,血溅长空,但依旧掌持着符文术,与池寒川硬碰硬。
鬼镰冷冷道:“早就听说过云国人皇的天阳功是无双绝学,今日终于有机会领教了!”
云皇的声音十分平静:“三百年前的一战,我本有机会斩你,你竟如此不思悔改,还想来与我云国一争高下吗?”
就连沐王也脚踏金色符文光辉,敬畏的跪在了半空中,低声道:“陛下,属下让您失望了。”
大阵之中,苏颜、澹台瑶、宋骞、赵昊、李盛烈等人也沉默不语,远远的看着,云国祭出了至宝,之下胜负再次难料了。
战侯眸光冷厉:“十招内,沐王必败,不能让灵界夺走神种,否则暗族必定开始强势,我们云国再也没有反制机会了。”
云皇低喝一声,周身烈阳光辉炽盛喷薄,仅仅是一口气,顿时将池寒川拍出的血掌给硬生生的击散了,周围空气挤压,空间出现了丝丝缕缕的裂缝,不是池寒川这一击不够强,而是云皇的实力太过于恐怖了,已经达到了众人无法想象的一个层次。
……
“你如此迫切杀我?”
……
池寒川剑锋连斩,血力炽盛缭绕,犹如一条天降秩序般横扫,甚至就连镇天王都无法进入这片战场,这位七大君王之首的实力恐怕已经完全达到了人王层次,每一击都有夺天地造化的神妙,威震四方,一些试图上前帮忙的云族强者纷纷被镇杀,根本没有丝毫抵抗的力量。
众人大惊,云国的高手们一一露出振奋与敬畏之m•hetushu.com色,远方的大山里传来虹光般喷薄的霞辉,犹如一轮炽目圆日正在升起,恐怖的气息席卷大荒,而就在那一片光辉之中,一个金色人影踏空而来,越来越近,气息越发的惊人。
林海之中,烈焰窜动,无数死亡生命咆哮,镇杀云国的军队,似乎我们龙灵联邦的三座大阵已经入不了暗族的法眼了,如今他们已经将云国当成了头号大敌,疯狂厮杀起来。
“陛下修为通天,可镇杀一切强敌,哼,倒要看看这个池寒川还能如何嚣张!”
“怎么可能……”一个老怪物脸色惨然:“这妖魔怎能撼动我祖先赐下的灵符?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可怕妖孽……”
“哈哈哈,太好了,陛下临世,管他什么暗族还是龙灵帝国,全部都要死!”
“哈哈哈哈……”
“轰~~~”
池寒川目光鸷视:“你应该后悔,因为你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嗯?!”
“让我试试!”
“死!”
“陛下终于圆满出关了!”
这一击无比凶残,云皇竟被震退了,空中遗留下一缕缕金色光带,天阳功的护身罡气已然被轰得开始龟裂,但云皇似乎并不慌张,只是抬起手掌,轰的一声,金色光辉席卷长空,仿佛一颗璀璨烈阳从地底撞出一般。
一个个气息强大的老者出现,他们虽然实力比不上沐王、镇妖王这个层次,但依旧不可小觑,恐怕比武侯、战侯差不到哪里去,并且一旦出现就是十多人,云国的底蕴何等深厚,简直就像是养了一群实力恐怖的老怪物一样。
“请符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