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七十九章 一个局

鬼镰一声咆哮,镰刀将数十名云国高手腰斩,探手将神种果实捧在手心里,顿时仿佛中了邪一样的满脸陶醉,而几乎每个得到神种的人都如此。
“神种属于灵界!”
云皇越战越强,一人独战四名君王居然丝毫不落下方,一道道烈阳仿佛流星般坠地,大开大合,一次次击退君王们的凌厉猛攻。
一片片残破星辰碎片萦绕在神明投影周围,笼罩着整座古山,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如此猛烈冲击下,顿时星辰衣就被撕碎,摇摇欲坠,一口鲜血喷出,不只是我,堂姐和大长老也受伤了,甚至他们两座大阵没有必杀技级别的保护,直接崩毁!
武侯怒吼:“卑鄙的灵界,竟祭引如此意志来介入凡尘界的战斗,无耻之尤!!”
地摇天晃,林海完全被摧毁,大地正在缓缓撕裂,一条吓人的裂缝正在形成,纵横上百里,俨然成了一道人为的天堑了。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一个个目光凛然。
鬼镰飞出,但云皇的身躯也晃了晃。
云皇大惊,急忙祭出一件宝物,瞬间一道虹光裹住身躯飞速逃向了天边,但似乎根本就逃不掉,那散发太古邪灵气息的血手从天而降,直接碾压,顿时云皇的身躯仿佛破碎了一般,谁也不知道这血手哪里来的,但十分强横。
大长老怒吼一声,眼神说不出的复杂,有失落,也有沮丧与难过。
“陛下危矣,这一战,胜负难料。”
那竟然是一股来自灵界的意志?
鬼镰和图书诛戮突然出现,浑身深渊力量喷薄而出,带着一股浑厚的气劲,镰刀横扫而出,直接斩杀在云皇的身上,拦腰斩入,无数死灵虫飞舞,试图入侵云皇的肉身,但天阳功何等霸烈,一缕缕光辉闪过,将死灵虫尽数灼烧成飞灰,符文光辉爆发,宛若有一条金色手掌裹住了镰刀,一声低吼,将其震退。
大长老点头:“嗯,神种关乎我们龙灵联邦的古国气运,祖辈的宝物,一定要夺回来,哪怕是付出再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
鬼镰狂笑:“终于来了,受死吧,人皇!”
“放下神种!”
……
池寒川、东临、云海等人也沉默,他们的伤势愈发严重,身体接近崩散。
“这枚神种有点古怪。”
几乎不需要命令,我和堂姐、大长老同时发难,三座大阵飞掠而去,我抬手便劈出连绵的冰川意境,不断碾压而去,将山巅上的几架灭神弩摧毁,而堂姐速度最快,炎阳指迸发,直接击穿了鬼镰的手臂,轰然一声,手臂与神种一起坠地。
“轰~~~”
此时,神种光芒更加炽盛起来,仿佛有种恐怖气息在其中波动着。
步璇音一双灵动的美眸无比暇明,整个人笔直修长的站在群山之间,曲线起伏,峰峦以惊人的傲然角度凸起,皱眉道:“要我说实话吗?”
我也惊愕不已,这么说堂姐之前的战斗完全是保存了实力了?甚至……加持大阵五成,不加持四成,这说明大阵的千人汇hetushu.com聚力量对她的提升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她更强的是自身的底蕴,但我依旧难以置信,她只是半步人王啊,尚未真正的觉醒人王血脉,而云皇……实力已然超越人王境了,真能有四成胜算吗?
一道血气冲出了地表,下方的一整座山脉都崩为齑粉,血力冲天而起,那是一条巨大的血手,血力磅礴无比,并且散发着一种太古邪灵的气息,十分怪异,力量喷薄而出,笔直的抓向了云皇的方向,手掌飞速延伸,瞬间通天,无可躲避。
云皇怒吼,浑身符文光辉爆发,宛若一轮烈阳。
“杀,夺取神种!”
炽阳暴涨,硬生生的震散血力,而云皇的身躯也再次颤了颤。
我却远远的看着丛林里随着战斗而起落的神种,道:“云皇与君王的战斗一结束,我们就去争夺神种?”
云皇生死不明,神种却已经落在了鬼镰君王的手里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鬼镰脸色惨白,疯狂怒吼。
“死!”
“杀,夺取神种的时候到了!”
“如此强横的实力,却又有这等可怕的战斗意志,太可怕了……”
云国的人群之中有人开始动摇,轻声低语。
“说。”
池寒川独臂大战云皇,目光深邃的说了一句。
……
“好!”
众人眼热不已,陷入疯狂境地。
空间充斥着血腥气息与杀戮之意,神种爆炸了,化为飞灰,反倒是在林海旧址上造成了一个火红色漩涡,半径足和_图_书足有千丈的漩涡,烈焰喷薄而起,彻底吞噬了白龙的尸身,将尚未被镇杀的一些云国高手烧成了飞灰,而暗族也损失惨重,无数血巫级、幽影级死亡生命在刚才的爆炸中灰飞烟灭,无比惨淡。
他目光烈然,低啸一声擎起长剑,血色光芒冲天,裹着长剑就投掷飞了出去,直奔大地深处的云皇!
“撤!”
“轰~~~”
地底,炽烈光辉缓缓浮出,云皇嘴角溢出鲜血,但神色依旧凛然,任凭池寒川的战斗意志再强也奈何不了他。
“七神实力自然不在话下,可惜他们早就避世多年,无人知道他们的下落,哪怕是我们献上祭品也无济于事。”大长老唏嘘。
“璇音,如果你来对战云皇,有几成胜算?”大长老传音问。
大长老猛然铁杖落地,低喝一声祭出一面灵力墙!
文侯咬牙切齿:“神藤树设下的一个局,神种根本就是假的,这是神藤树为了镇杀我三族天才而设下的一个局罢了……”
大长老沉默了,脸上写着少许失落,道:“如果我没有大阵力量加持,对上云皇恐怕连一成胜算都没有,呵……老啦老啦……”
“如果加持大阵力量,五成胜算,如果不加持,四成。”
……
不只是我们,云国的高手们也看得目瞪口呆,他们都知道云皇强,但很多人是第一次见到云皇如此发挥,这无匹实力简直堪比神明!
堂姐螓首低下,悠悠道:“如果师尊还在,或许能斩杀云皇,只是可惜……www.hetushu.com
云皇与四大君王之战接近尾声,君王们几乎全部都已经受伤,而云皇也浑身浴血,再也不复平静,气息变得无比紊乱,天阳功的威力锐减。
“谁得到神种,谁便是未来主宰!”
就在这时,忽地大地猛烈颤抖起来,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从地底传来,就连云皇也受到震动,不禁皱眉道:“怎么?”
“这是……”战侯脸色惨白。
就在众人为云皇担忧的时候,忽地一道炽目光辉从地底轰出,凌空化为一道金色拳头法相,轰然一击,池寒川口喷鲜血后退,云皇的反击十分霸烈,池寒川惨烈至极,不但身体各处都是伤势,甚至还失去了一条左臂,整条手臂都已经完全湮灭了,身体被烧焦,无比惨淡。
“疯子,这池寒川真是一个疯子……”
……
大长老愕然。
……
只剩下我这一座大阵了。
动手!
几秒钟后,众人才感受到异样,那神种疯狂颤抖,正在爆发着一股无比恐怖的能量。
必然是一个极其恐怖的大能者,否则也不可能穿透空间的壁垒,破界而来必然受到凡尘界法则的排斥,但依旧如此强横,竟然能镇压云皇,太可怕了!
“神种是我们的!”
云国那一边,战侯、武侯、文侯并肩而立,都有伤势,一个个目光暗淡。
“哈哈哈……”
我也终于明白了神藤树临死前传音给我的那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了,小心神种,想必说的就是眼前这个惨绝人寰的景象,无数高手战死,被神种hetushu.com爆发的神威所斩杀!
云皇抬头看向空中,双眸炽烈,低喝道:“这是凡尘界,岂容尔等妖孽在此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局。”文侯最为智明,低声道。
云国众人与死亡生命激战,空气中满溢着死灵虫与血力,这一战即便是云国胜了也不见到占到什么便宜,被死气入侵之后,许多人纵然保得住一条命恐怕也会折损不少修为。
“好狠啊!”武侯紧握铁拳,浑身鲜血流淌。
“轰!”
这一刻,虽然身为龙灵联邦的人,但我倒是希望云皇能得胜,就如他说的这一句一样,这里是凡尘界,是我们人类世世代代的栖息之地,是我们的家,怎容这些妖魔在此肆虐?!
摧毁性的神力冲天而起,整片大山几乎瞬间就消失了。
“轰!”
云国的众高手都疯狂扑杀,暗族的死亡生命也一个个疯狂了,无数血巫挥舞血力激战,更要命的是空中的三足乌、五彩鸾鸟也裹挟着烈焰而来,更有两道气息席卷而来,是采药老人和龙武道人,神种无主,所有人都疯了。
紧接着,两道血色手掌裂空而下,让大地摇动,风暴四起,林海化为的齑粉被席卷,是东临和云海一起发动的攻势,无比凌厉。
“什么局?”战侯不解。
……
“洪~~”
然而就在这时,神种内一股太古力量喷薄,整个种子都开始战栗起来,一时间,我的水寒剑心第一时间感受到威胁,禁不住的颤栗起来,而同时堂姐也猛然后退,美眸中带着惊慌:“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