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六章 天下武功,唯大不破

……
唐阙然惊愕:“小颜,你也那么认为?”
“那来我房间吧,心伐诀追求一个止水般的心境,外面太吵了。”
澹台瑶轻笑:“步师傅你不会想趁着授法的机会收了阙然吧?小颜,你不紧张吗?”
三天后,风起院。
“好啦,快去吧,帮阙然迅速变大!”
“只说对了一些皮毛。”
她冰雪聪明,已然知道我话中深意,揽着我手臂的双手紧了紧,变成几乎抱着我的手臂的姿态了,不顾几名守卫的惊讶目光,她轻声道:“其实明里暗里的交易都一样,我们是商人,不过七神阁并未突破底线,真正强大的符骨都留了下来,从未卖给过任何云国的奸细。”
我站在阳台边,犹如一尊矗立的雕刻般巍然不动,浑身散发着战伐诀的浑厚气息,并且隐隐然有白蒙蒙的混沌气喷薄,更是让战伐诀霸烈之气十足,按照力量层次来划分的话,如今战伐诀真解已经至少是第十六层了!
我笑笑:“璇音姐走之前我曾经把战伐诀真解奥义传给了她,而她也被自己独创的心伐诀印证给了我,心伐诀源自于战伐诀,我如今获得战伐诀真解,早就参悟了心伐诀,这心伐诀十分精深,但不算是很霸烈,适合女子体魄修炼,堂姐也同意我可以将心伐诀转授她人,阙然你是风起院的人,自然有资格学习,就问你一句,学还是不学?”
“杀伤力……”
一旁房间里,苏颜走了出来,气质超然,浑身弥漫清辉,一双美眸无比灵动www.hetushu.com,笑道:“其实,吃货的话算得上是话粗理不粗,大势的破坏力远胜于小的机巧,阙然若是能一箭轰出百丈烈芒,在战场中的统治力会大大提高。”
唐阙然明眸闪烁,浑身都有些颤抖,唔了一声,说:“大势,以气势产生意境,有种磅礴感。”
“学,当然要学……”
“对对,你们新生许多人都还没有见过他,就是他!”
我想了想,天地七章在脑海里一一印证,笑道:“苍澜弓的每次射杀都追求的是一个速度与凌厉的极致,对不对?”
我横起双臂,一缕缕战伐诀意境浮现,烈马横空、神龙隐现,气息凌人,转身看了她一眼,笑道:“阙然,怎么啦?”
“好。”
“嗯!”
“嘻,走吧,我可不想让你误会我!”
“大!”
“五阙御风诀是轻功法门,固然很强,而我的龙息功已经修炼到了十三层,增加了不少苍澜的爆发力,可是在古国界一战你也看到了,我的射箭并不算是很强,一箭射出去甚至连尸将都无法震退,杀伤力实在是太弱了,这是为什么?”她站在我身边,高挑修长。
我有些震惊,深深看了她一眼:“你们七神阁可真是手眼通天啊!”
杨倩微微一笑:“没办法,古国界之战后,云国的神秘面纱彻底掀开了,原本我们七神阁的私底下的符骨交易也终于可以摆上明面了,其实这些符骨早就在,只是现在才敢拿到明面上卖,因为烈风域已和_图_书经发布诏令,鼓励修炼符文术了。”
说实在的,听到这些议论,心底禁不住的有些小得意,不过马上告诫自己,戒骄戒躁,能镇压我的人海了去了……
“步亦轩,你好久没来了!”
我坦然道:“光有速度和穿透力,但是整体的力量却不尽人意,阙然,你知道我的战伐诀为什么如此凌厉霸道吗?我现在有信心一拳轰碎一名血巫级的死亡生命,而你却做不到,你知道为什么吗?”
她有些急了,抓着我的手腕追问:“我说得对吗?”
“副院长和石冼老师都去北国了,他们临走之前说了,遇到什么修行上的困惑,可以直接向你请教,现在我遇到问题了。”她咬了咬嘴唇,似乎有些为难,诚然,当初她的实力与我不相上下,如今却已经出现差距了。
她微微一笑:“有,新进了一批,但都相当昂贵,带你看看?”
“哪个字?”
我不置可否。
“哦?什么困惑。”我放下手臂,转身问道。
“这个……”我皱眉:“你们速度可真快,居然有符骨……”
“刷……”
我摸摸鼻子:“看你们说的,我又不拉窗帘。”
“口说无凭,带我去看看你们真正的珍藏吧?”
我说:“如果你愿意,我传授你一门快速提升的心法,名为心伐诀。”
“步亦轩的实力无比惊艳,恐怕也是最被看好的下一任万灵学院院长人选吧!”
苏颜扑哧一笑,气质超脱:“有一点点,不过没关系,我相信他。”
“嗯……http://www•hetushu•com
七神阁,人来人往,一如往昔的繁盛,甚至犹有胜之,庭前的枫树落叶翩翩,我目光笔直,隔着落叶看到了一个恬静的身影,穿着制服,曲线起伏,身材无比的好,正是七神阁的当家人,杨倩。
我转过身,对着风起院前方的林间空地便运起战伐诀,顿时一道道战伐诀真解印记从体表浮现,轰然一声,一头火红天马横空碾压而下,将下方的草地镇压得纷纷低头,甚至有龟裂痕迹,我随后收手,又祭出龙烈劲,顿时神龙咆哮不觉,数十头天龙从天而降,笼罩近百米的区域,甚至吓得在那里修剪草木的校工面无人色,但力量被我控制得恰到好处,没有造成任何破坏。
凭着十一层战伐诀我就几乎能横扫同一辈的新秀了,如今战伐诀已经踏入十六层,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以至于洛言、尚荣这些曾经将我视作竞争对手的人都客气了许多,再也没有什么僭越之举了。
阳光明媚,小楼旁的竹林摇曳,远处传来一阵阵的花香与植物气味,满满的秋韵气息,一切都如同往常一般。
“那是……风起院的步亦轩?”
总感觉这句话有些歧义,就连一向平静冰冷的唐阙然也脸蛋微微一红,嗔笑道:“阿瑶你个小丫头,想什么呢!”
进入内室,灯光照射下,一枚枚符骨被存放在玻璃器皿内,泛动各色光泽,有的强烈,有的暗淡,从气息上判断,有的已经接近上等符文术的水准了,就算是放在云国也是不错http://www.hetushu.com的宝物,真不知道七神阁是怎么弄到手的。
“一个星期前的古国界之战震天天下,圣地祭出了传说中的九转伏魔阵,据说步亦轩就是其中一座大阵的掌持者……厉害啊,二十岁出头就能与武神级别的强者并肩而战了!”
“这就对了。”
我沉吟一声,说:“战伐诀的气势很磅礴,烈马横空、神龙吞天、波澜壮阔,无论是哪一种都没有脱离一个真意,一个字。”
而澹台瑶的修炼则优雅多了,躺在一张躺椅上,手中捧着一本厚厚的阵法书籍,整个人无比慵懒而明媚,动辄手指点向空中,顿时灵力汇聚,呈现出一道道瑰奇阵法来,她乐在其中,无法自拔,一颗慧心能同辈所不能,按照堂姐说的,澹台瑶如今在阵法上的造诣已经远超过同辈,甚至可以比肩无尘剑域的一些前辈了。
随着一阵轻灵的风,一个美丽身影在阳台上凝聚,唐阙然来了,手中提着苍澜弓,脸上带着些许的不解,撅着小嘴,迈步走来道:“步师傅!”
“大?”唐阙然木然:“那是什么意思?”
柳彤儿一袭明丽的女生校服,曲线有些夸张,十分饱满,娴静的跪坐在不远处的阳台木板上,一旁立着灵装玄龙盾,光辉若隐若现,似乎在悟法,是某种十分敦厚的法门,想必是堂姐或者石冼为她指点的修炼方向。
远处的澹台瑶不禁扑哧一笑,百媚横生,抱着古书起身走来:“步师傅,你这是在误导阙然吗?什么大呀……”
午后,秋日时光令人慵懒http://www.hetushu.com,走在学院的小道上,脚踏着片片红叶,鼻间弥漫着落叶的芬芳气息,说不出的惬意,一路上,学生们对我纷纷侧目,不少人都在低声议论。
一见到我,顿时杨倩的眼睛发光起来,竟迎出门来,吓得几个七神阁的仆从一跳,她上前就揽住我的手臂,无比亲热,甚至我直觉上感到自己的手臂压上了她的两座峰峦了,又或者,是手臂被压上了。
“都不要。”
“哇……”
“看到没,我的战伐诀有什么玄机?”我说。
“符骨?”
“就是表面意思,大!你看你的苍澜弓,射出的每一箭固然很凌厉,但只是显化出一枚普通箭矢的力量,就算是穿透了敌人,就像是血巫级别的高手,他们生命力很强,仅仅穿透一道口子根本杀不死他们,需要彻底破坏他们的组织才行,所以你在保持精准的同时,要让自己的攻击大起来,一箭轰它一个稀巴烂,谁也甭想活。”
“对。”唐阙然挺起饱满的峰峦,颇为自信道:“同境界的高手鲜有人能躲过我的箭矢。”
她引我入门,笑得阳光明媚:“这次来有什么好关照啊,买灵石还是药材,亦或者是武诀灵简?”
唐阙然眨了眨大眼睛:“说,为什么?”
我笑道:“杨倩,你们七神阁有符骨卖吗?”
“那要怎么达成?”她有些无奈。
“啊?”唐阙然张大小嘴:“心伐诀是副院长的绝学吧?你……你怎么会的?”
一旁不远处,苏颜的房间后门开着,里面透着一缕缕火焰灵力,她正在修炼混沌火的奥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