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八十九章 灵界之井

忽地,几道强大气息在远方出现,飞速来临,化为几个身影落在山脉之上,其中三名目光阴沉沉的血巫级死亡生命,生前都是人类强者,另一个气息更强的则是一个身段玲珑、身穿火红长裙的少女,曼妙身段十分火辣,居然是熟人,红月血巫!
那是血力,灵界生命的力量源泉。
“怎么,不敢?”老者冷笑。
我皱了皱眉,预感到这次的悬赏任务没那么简单了。
“我马上赶来,你尽快将其摧毁!从上古时代开始灵界就通过这个方式对物质世界进行渗透,这是他们在物质世界的根本所在,你的速度要快,否则君王级强者必来!”
轰然一拳击碎护壁,拳劲吐出,“咔擦”一声就轰碎了段飞的几段肋骨,将其硬生生的砸入了地下,一时间木板、石料崩碎,战伐诀真解光芒暴涨,几乎瞬间就拆掉了这一片殿宇了,连续再出数拳,一拳力道大过于一拳,顿时段飞已然惨淡不堪。
收了这些宝物之后,我拳劲愈发猛烈!
“轰~~~”
血羽山脉位于外域数百里深处,此时已经不再是龙灵联邦的势力范围,多处出现暗族的墓场,让我不得不借着晨雾进入虚灵界,小心为上。
一行人上山,后方则跟着数十名浑身散发死亡气息的幽影,马蹄声隆隆作响,惊碎丛林里清晨的宁静气氛。
……
“就他吧。”
剑气忽地被反抗,爆发出铿锵音,下方出现了一口深灰色的巨井,周围和_图_书覆盖着十分繁复的符文光辉,是一个强大禁制,下方则是源源不断流溢而出的血力与死气。
动手!
“嗯。”
“没错,正是灵界之井,这座山下有一口灵界之井,能够直接从灵界汲取死气注入物质世界里,灵界正是通过这种方式快速培植出新的血巫,这个消息告诉你了,饶了我,饶了我啊……”
我差点骂出声来,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居然等价任务是斩杀我自己?这也未免太看得起我了吧,我能与长空剑王苏胤晨相提并论吗?
老者淡淡一笑:“论实力确实差了一线,但步亦轩毕竟是风起院的人,身在禁制重重的万灵学院很难寻找到机会,况且身边还有步璇音、石冼、楚辛泓这种武神级别的强者,所以才会把他的悬赏提升到苏胤晨这个水准,接还是不接,等你一句话。”
“一切顺利,请郡主放心。”
清晨,雾蒙蒙一片。
老者眼中掠过一缕轻蔑,再次抽出一卷灵简,道:“这个如何?”
我不再等待,一脚踏出殿堂,身周气机凛冽,水寒剑心化为一头冰龙咆哮,冲开外围一道血色禁制,长剑在手,凌空一剑劈向了段飞,气势磅礴,宛若一座冰川镇压下来一般。
红月身后的一名血巫目光冰冷,道:“段飞,你不会搞什么猫腻吧?”
雾霭缭绕中,一座弧线山脉犹如一片火羽般的横亘大地之上,充满了凛冽杀伐的气息,周围的丛林荒芜了和-图-书不少,笼罩着一片浓郁的死气。
真是贪生怕死。
红月血巫秀眉轻蹙,身周蔓延血力,道:“这个段飞靠得住吗?”
灵简上书写一行字:斩杀血羽领主段飞。
“好弱的血巫……”我皱了皱眉。
……
倏尔,他睁开眼睛,气息增强了不少,咬牙冷冽道:“红月这臭娘们姿态如此高傲,简直欺人太甚,妈的,要是以后你落在老子手里,定要你尝尝欲死欲仙的滋味,老子倒要看你这个灵界圣女被剥光了还如何高傲!”
我头也不回的抬手一击,龙烈劲化为一座火红山岳碾压而下,顿时惨嚎声不绝,尸将和尸卫这种低级死亡生命已经不足以让我感到威胁了,可以进行横推式的压制。
“靠得住。”其中一名血巫道:“此人已经进行了灵魂效忠的祭炼仪式,忠诚不是问题,若是敢背叛我灵界,大道法则就足以让他灰飞烟灭了。”
“是,长空剑王前辈,你知道灵界之井吗?”
血羽山深处,一座座鬼气缭绕的殿宇出现,这些殿宇有古怪,死气实在太重了,甚至那些死气已经浓郁到化为一条黑色溪涧,从山上化为一条黑色匹练垂挂下来,溪涧流淌,随后将死气散发在无垠大荒之中,难怪附近的生灵几乎死绝,在这么重的死气下不死才怪。
“不,属下不敢。”
“段飞?”
“那就好!”
“灵界之井?”我心底微微一寒,这个名字让人毛骨悚然。
……
和-图-书光凛冽劈斩,大山摇动,地表大片的下沉。
他可能是实在太痛了,浑身扭曲抽搐。
转身进了天火楼,查明血羽山的坐标,随后在天火楼里休息一晚,次日养足精神,前往血羽山斩杀段飞,既然是圣地的叛徒,那就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当!”
一拳轰碎了段飞的双腿!
身后,一群尸将、尸卫杀来,惨厉的声音不绝于耳。
红月的身份很重要,堪称是灵界血山一脉的“大人物”,如今红月亲自来这里,定然是有一场“大买卖”才会这样。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碰头啊!
我皱了皱眉。
“别杀我……别杀……”
“起来吧,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段飞口吐鲜血,身躯几乎化为一团肉泥,苟延残喘的求饶:“只要你不杀我,我愿意献出所有的宝物,都给你,都给你……”
剑光闪烁,一道道强绝剑意轰入地底,无尽死气扑面而来,越发的浓郁,甚至已经看到那条带着血色的溪涧源头了。
段飞低着头,脸色颇为狰狞扭曲,暗恨不已。
出了火刃酒馆,只觉得胸口憋着的一口气终于松了,火刃酒馆里太过于压抑,充满了杀伐气,如果不是为了这块神铁,绝不进去第二次了。
“蓬!”
“没错。”老者端坐,淡淡道:“段飞原本是圣地的一名守护,然而半年前叛离了出去,修炼血力有成,自封为血羽领主,霸占血羽山一带数十里境地,那里山势险要,烈风http://m.hetushu.com域派遣的征剿队伍数次都被击败了,这段飞如今是一名血巫级领主,你敢接吗?”
段飞身为血羽领主,招揽了不少部下,但大部分都是尸将、尸卫级别的死亡生命,一个个气息沉闷,半死不活,就连幽影级死亡生命都很稀少,足可见这个圣地叛徒在这里似乎得不到重用,殿宇内堂之中,段飞盘膝而坐,身周血力膨胀,正在修炼某种灵界武学。
老者淡淡一笑:“带着段飞的人头与悬赏灵简一起回来,那块神铁就是你的了。”
行走在虚灵界,我小心翼翼。
“明白了!”
我抓起了灵简,问:“我还要做什么?”
“哼,小心为上,别坏了大事。”
一剑劈散血色匹练,趋身而至,月刃分解,我扬起手臂就是一击重拳轰出,火红烈马横空,战马决真解气息浑厚,有种横扫一切的气势!
我冷冷道:“什么秘密?”
“是,请郡主放心!”
他惨烈嘶吼,不断求饶:“别杀我……别杀我,我愿意用一个大秘密来交换我的一条命!”
我没有说话,再一拳落下,段飞的腹部彻底血肉模糊,死亡气息已经开始全面迸发了。
段飞有些慌张,双臂交叉格挡,血力迸发,凝成了一道血色壁垒,但根本挡不住。
“倒不是不敢,只是步亦轩有什么资格跟长空剑王等价?”
靠!
“嗯,好。”
段飞不但不慌张,看清我的样子之后居然咆哮而起,浑身血力暴涨,抬手便挥出一道血色匹练hetushu.com,一股森然死亡气息爆发开来。
“什么?!”长空剑王显得十分惊诧:“你找到灵界之井了?”
……
直到红月等人离去一个多时辰之后,我才打算动手。
“为什么……为什么还要杀我?”段飞惨叫怒吼。
必须尽快找到这个所谓的灵界之井,并且将其摧毁!
“你有什么宝物?”我看向段飞,目光灼灼。
段飞大口吐血,血力裹挟空间戒指,身体上方一一呈现出宝物,这个血巫的实力很弱,但是宝物却不少,一堆矿石不说,还有几件星空级的炼器宝物,可惜都还没来得及动用就被战伐诀直接被镇压了,还是本身的力量太弱了。
山道上,几缕灰暗气息凝聚为人影出现,纷纷跪伏在地,最前方的一人双眸血红,容颜枯索,像是被吸干了精气神一般,但体内的血力凛然,十分旺盛,沉声道:“属下段飞,参见红月郡主!”
没有让他过于痛苦,我拔剑连斩,将其身躯劈碎,一颗头颅冻结了丢进空间骨戒里,随后祭出水寒剑心,仔细感应,果然找到了死气的源头,就在地下!
灵界之井,找到了!
传音手环光芒柔和,收到了一条来自于苏胤晨的传音:“小轩,血羽山附近发动剧烈能量波动,是不是你?”
“找死!”
很快的,红月走了,血羽山再度恢复宁静。
我深吸了口气,沿着虚灵界的界壁,不断靠近。
“灵界之井!”
“换一个。”我平静道。
“这个……”
“嗯,找到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