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一章 通灵骨针

“哧!”
“去死吧,本少爷会把你炼化成一具强大的傀儡战尸的!”
……
仿佛灵魂被扎伤了一般,我禁不住的松开手,心底深处一阵心悸,这通灵骨针有怪异,居然能通过的力量意境就扎伤我的灵魂?!
这时,一道传音来自于苏胤晨:“小轩,我距离你只有五十里了!”
一缕寒芒斩过,空中的樊天宇头颅飞起,血液迸溅,直接就被斩首了,顿时那一缕血色灵魂慌作一团,我二话不说,隔空抓住飘飞的通灵骨针,直接祭炼化为己用,飞快投掷了出去,骨针破风声凌厉,“嗤”的一声刺透了樊天宇的灵魂。
我的水寒剑心早就探查了周围,一缕君王气息都没有感应到,五百里内无君王,就算是君王级存在真的用传送阵来,我也有机会逃走,相反,既然这群所谓血山一脉的精英团设下这个杀局给我,倒也不妨会会他们,磨砺自己,继续巩固天御境的修炼成果,再度夯实根基,达到天御境的极境再言星御境。
红月眯着一双美眸看着我,笑道:“步亦轩,樊天宇是我灵界血山一脉的超然天才,所修炼的白骨术强横无比,你可要小心了,别被早早的斩杀,我还想跟你玩玩呢!”
红月一愣,倒也不生气,只是淡然道:“好,我等着。”
红月目光平静,道:“步亦轩,如果我是你就立刻放开樊天宇立刻逃命,君王一到,你还能这样闲庭信步?”
不能小瞧这人,他比樊hetushu.com天宇更强!
“红月,你有这么好心吗?我偏不信。”
第二击,擒龙手凝化的神圣手掌轻描淡写的拍碎了樊天宇的白色骨爪,摧枯拉朽的横扫一切,巨大手掌张开,猛然握住了樊天宇的身躯,任其挣扎也无法脱身。
我发出一声低喝,战伐诀真解力量完全爆发,长剑凌空劈出锋芒毕露一剑,顿时仿如一头狂龙出世般,张牙舞爪,有君临天下之势,不仅如此,这头狂龙身周还氤氲着一层淡淡的混沌气,也正是这一层混沌气让攻势变得更加雄浑而难以预测。
“轰~~~”
“不错,不错。”
界壁被劈碎,我静静的站在虚灵界中,外面的寒风疯狂灌入,看着红月,我淡然道:“这把破界刀,真不错……”
鹰鸣目光冷冽,寒声道:“你若是敢杀樊天宇,后果自负!”
“你自己小心。”
身在虚灵界中,前方金色光辉闪烁,一道道界壁符文正在重筑虚灵界之壁,破口也越来越小了,我看着一群天才团成员,淡然笑道:“下一个,谁上?”
“小畜生,放开樊天宇!”
鹰鸣哈哈大笑,眸光中充满戾气。
一群血山的精英团天才们都目光凝重,他们在重新审视我,破界刀虽然破开了虚灵界,但并不意味着能杀我,相反,现在只不过是刚刚开始罢了。
被擒龙手锁住的樊天宇怒吼,满脸的青筋都已经暴起,忽地胸口迸发出一道血红色光辉,http://m•hetushu.com一根小小的血红色骨针忽地出现,竟让我的手掌有种刺痛感,这是什么东西?
擒龙手!
“啊啊啊啊……”
樊天宇挣脱擒龙手,但浑身破残不堪,多处骨骼折断,血迹斑斑,凌空逃逸,怒吼道:“步亦轩,老子迟早宰了你!”
我将通灵骨针收起,微微笑道:“还行,他想杀我难道我还不能杀他不成?既然要杀,就要杀得彻底一些,我可不想以后被人找麻烦。”
我重新凝实月刃,微笑道:“说那么多做什么,来战!”
我笑了:“你是说,就凭眼前这些什么血山精英团就能杀我?恕我直言,他们恐怕还不够看。”
“行,就那么说定了。”
他双臂一振,浑厚血力迸发,顿时居然在身后化开了一道白色骷髅的法相,森寒无比,透着杀戮气息,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樊天宇冷笑道:“本少主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本事,竟然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我深吸一口气,体表一道道印记浮现,闪烁炽盛光辉,顿时仿佛神力贯体一般,战伐诀真解运起,灵力强度何止提升一倍,至少也是四五倍以上,整个人的气势都俨然不同了,左臂扬起,一道金色手掌映在了空中。
我微微一笑,手掌力量催动,顿时有骨骼爆裂声响起,任他樊天宇如何强也无法挣脱擒龙手,一时间吐血不断,十分狼狈。
“尝尝老子的通灵骨针!”
“红月郡主,你没机会了。www.hetushu•com”樊天宇声音凛冽,催动白骨术,浑身都仿佛有白光光泽浮现,十分森然,哈哈笑道:“这小子的命,我樊天宇要了!”
“你好狠啊,步亦轩……”红月秀眉轻蹙。
“你说你之用了六成力,可惜我的第一击连两成力道都没有动用。”
一句话,断了他们群殴的念头。
这些人一个个各自身怀绝技,如果真的一拥而上的话,我会非常被动,甚至有可能会被瞬间斩杀,毕竟红月的实力我见识过了,血月术几乎在同辈之中无敌。
“一个君王就可以,两个有些困难,三个就别提了。”他笑着说。
“如果君王来了,你能拖得住吗?并且,拖住之后还要能逃生。”
……
鹰鸣一声怒吼,浑身绽放血光,战矛凌空镇压下来,顿时居然显化出一头巨大血鹰磅礴的身躯,双爪狰狞锋利,犹如猎食般的猛扑而来。
“你是什么人?”我问。
空间几乎扭曲,白骨狰狞,这樊天宇敢那么狂妄自然是有本事的,白骨术催发之间就让人有种灵魂被震慑的感觉,心底暗暗发寒,大约这就是白骨术的真意,他凌空一掌拍入虚灵界,顿时化为一只白色骨爪,氤氲着血力,死气澎湃。
我冷笑:“放心,你要是真想跟我玩,有的是机会。”
空中雷动爆鸣,血鹰与狂龙搏杀,激荡出冲天的能量气劲,周围的空间都似乎要被撕碎一片,界壁碎片嗤嗤作响,宛若末世景象。
“你没机会!”
久战和*图*书不下,鹰鸣的脸上也浮现出急躁。
“破界刀……”苏胤晨声音低沉:“你自己小心,我就在附近,需要帮助随时支应。”
我皱了皱眉,脚踏大地,猛然浑身爆发出一缕缕金色符文,身后空气化开,一道青色古卷浮现,席卷着无数符文迎向了白色骨爪,一时间空中满是爆鸣之上,符文与死气碰撞,蓬蓬作响,这一击谁也没有占到便宜,但却让我心中一片凛然,这少年果然很强,能跟我的河图洛书打个平分秋色,并且无惧于水寒剑心的碾压。
他咬牙道:“血山一脉,鬼鹰族天才鹰鸣,自幼修炼鹰血术,也将会用鹰血术将你斩杀!”
“嚣张!”
忽地,血鹰力量爆发,鹰鸣胸前化出了一颗狰狞鹰头的景象,尖利鸟喙猛然啄来,带着破碎一切的光辉,近距离搏杀下的忽地变招,让人猝不及防。
虚空中传来樊天宇声嘶力竭的惨嚎声,灵魂扭曲滚动,转眼之间就化为了尘埃,而通灵骨针则如有灵性的来到了我的手中,成为我的宝物之一,果然好用,以后杀人的时候就能斩草除根了,要知道这些灵界的强大生命对灵魂掌握都达到一个恐怖的地步,斩杀他们的肉身还不行,灵魂回到灵界之后又能重塑一个躯体,唯有斩杀灵魂才是真的彻底。
“你……你大胆!”
“长空前辈,先别急着动手,我被困在了一个断阙阵法之中了,他们手里还有一把破界刀,能够直接斩碎界壁,你现在来了恐怕也救不了和*图*书我,先等等。”
鹰嘴少年鹰鸣目光冰冷,身后血力爆发,凝聚为一双赤红色双翼,翅翼上泛动死亡光辉,犹如钢铁一般,他手中祭出一柄黄金战矛,冷冷道:“我来战你!”
“找死!”
红月似乎诧异于我的冷静,蛾眉轻蹙道:“小贼,死期将至,你还如此冷静?”
我手握月刃已然来到下方。
空中森然万象,第二掌果然雄浑了许多,甚至就连破碎的界壁都在微微颤抖,巨大白色骨爪铺天盖地之势而来,惊人无比。
樊天宇傲立于空中,脚踏血力凝聚的滚滚云霞,目光睥睨,双臂骨光暴涨,冷笑道:“可惜这一掌我只用了六成力罢了,你就快要顶不住了,看来你这凡尘界的天纵之才也不过如此,再来,本少主的第二掌便要斩杀了你!”
“轰~~~”
“后果?”
飞身而起,我脚踏烟云步法,月刃与对方的黄金战矛拼杀,每一次碰撞都迸发出刺耳颤音,短短几息间就交换了数十招,竟无法将鹰鸣给压制下来,这个鬼鹰族的奇才果然厉害,能够与战伐诀真解战个平分秋色,恐怕境界要凌驾于我至少一个大境界。
我不禁一笑,毫无畏惧:“你们想杀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如今樊天宇在我掌握之中居然还想威胁我?你们这些灵界血山上的人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把我们凡尘界的灵修当成了死灵胚体,现在又如何,我想杀这个樊天宇易如反掌,而你们又能怎样?既然那么嚣张就该有被杀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