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三章 你在探查我?

“不会。”
我没有多说什么,立刻前往。
“嗯……”
苏胤晨禁不住微微一笑:“你的虚灵界之术本身就属于破界的一种,不过只能打破虚灵界的规则,所以只是空间规则奥妙中的一门残缺手段,这柄破界刀中蕴含的法则奥妙更加深邃,诚然,对你一定是大有裨益,拿去吧!”
墨秋白神色凝重:“小轩,你祭炼与掌握兵铸山已久,神器内拥有你很强烈的生命印记,唯有你才能觉醒并掌握器灵,来,将你的鲜血滴溅在神器之中,彻底驾驭这座兵铸山!”
整整持续了近两个时辰之后,兵铸山终于平静了下来,无数霞光璀璨的凝聚在它的缺角处,加上神铁的熔炼,那一片缺损果然缓缓修复了。
就在这时,虞残智来了。
我纵身落下,祭出入云飞帆,道:“长空前辈也请小心,现在外域肯定乱成一团了,暗族说不定会趁机发动进攻。”
墨秋白捋着胡须笑道:“相反,因缘际会,正是因为有了这道气韵才能完全修复兵铸山,甚至让神器的威能胜过于从前!”
“果然是神铁……”墨秋白手捧这块等同于神料一般的瑰宝,神情振奋,道:“小轩,修复兵铸山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你先去客房休息,一旦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派人通知你。”
……
“步亦轩兄弟,师尊让你去炼器房一趟,快点!”
“嗯。”
我一跃登上了九尾凤的脊背,与苏胤晨并肩站在上方,这头神圣玄兽振翅,冲天而起,迅和图书速消失在云层之中,啧啧,有一头能够飞行的坐骑真是好,九尾凤毕竟有灵性,知道躲避强敌、分辨地表,比入云飞帆要好用多了,速度也要略胜一筹。
炼器房内光辉炽盛,明灭不定。
“一定。”
“嗯,去吧,老朽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了,需要休息几天咯……”
墨秋白松了口气,看我一眼,问:“小轩,你的血脉……”
交出兵铸山和神铁,我在虞残智的带领下前往客房,这一次墨焰宗的内门弟子们见到我倒是客气了许多,毕竟古国界一战已经为我正名,如今谁还敢质疑我的实力,或许在这些墨焰宗弟子的眼中我的实力或许已经可以与武神比肩了。
“我还干掉了几个灵界家族的传承天才……”
“拿去吧……”
“太好了!”
就在这时,兵铸山的法相缓缓收拢,最终依旧成为了一道散发着神圣杀伐气息的石笋,只不过这杀伐气之中有了一种天道的底蕴。
他抬手把破界刀丢给我,而我也立刻珍贵兮兮的将其置入空间骨戒内。心中不由得暗暗感叹,换了别的灵修高手谁会不觊觎这柄神明法器?也就是苏胤晨,一身傲骨,丝毫没有把这种宝器放在眼里,或许在他眼里更加神圣的追求吧。
“就送到这里,我要继续巡弋外域了。”苏胤晨降低九尾凤。
墨秋白皱眉,剧烈的咳了几声,道:“都怪老朽低估了兵铸山的神妙,它的力量已经远远超越我对炼器方面的掌握层次了和_图_书,神器气息失控,器灵即将完全苏醒,一旦苏醒他会自行掌握兵铸山,或许会立刻消失掉!”
“嗯。”
“没错,灵界之井不但是输送血力的通道,也是那些暗族高手从灵界来到真实世界的必经之路,破界的难度何等之大,一般人的身躯根本经不起突破界壁时的冲击,会四分五裂,而这灵界之井会保护他们在越界的过程中不死。”
“是,师尊。”
“怎么了?”我大惊。
我回忆了一下,道:“一口深不见底的井,源源不绝有血力和死气流淌过来,甚至我能看到一些灵界的异象显化在物质世界,就好像有无数冤魂在凄凉唳吼,有鬼魅在觊觎凡界一样,灵界之井等于是一个通道,为那些留在真实世界的灵界高手提供血力与死气的补充。”
“这种力量会影响兵铸山的修复吗?”我问。
却就在我灵识沁入兵铸山的那一刻就被阻挡了出来,紧接着一股十分恐怖的神圣气息涌动,在小世界内凝聚出一团光辉氤氲的朦胧身影,十分威仪,宛若神明般的注视着我,道:“小子,你在探查我?”
入云飞帆很快,我不急着观摩破界刀,先去火刃酒馆里领了神铁。
“走!”
墨秋白脸上渗出汗水,双手握着一缕缕大道气韵,而兵铸山则显化为无数神兵利器萦绕在上空纷乱飞舞,有种即将斩破苍穹的气势,霞光暴涨,令人几乎无法睁开眼睛,同时气息紊乱,整个兵铸山有即将瓦解的趋势。
我咳和_图_书了咳,说:“长空前辈,这把破界刀给我吧……这柄刀有我需要的一种法则力量。”
取出破界刀,细细感悟。
说着,苏胤晨深深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破界刀,这柄神器级的战刀流线威严而刚猛,泛动一缕缕赤霞,并不局限于暗族使用,就算是人类也同样能够使用,是一柄货真价实的上古法器,拥有着一股十分浩瀚的力量。
“有什么办法?”我问。
“哦?”
我感激道:“多谢宗主……宗主之恩无以为报,不知道我能为墨焰宗做些什么?”
苏胤晨振奋,握拳道:“这片大荒里隐藏数十口灵界之井,可惜那么多年我始终没有能找到一口,他们布置得过于隐秘了,十分小心翼翼,小轩你这次毁掉一口灵界之井已经是立了大功了!对了,说说灵界之井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苏胤晨捏碎一张符箓,光芒暴涨,带着我的身形直接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周围已然是一片百花齐放的秋日大荒景象,离开那里至少三百里之遥,就算是以君王之能也追不上我们,有心无力。
回到客房,取出兵铸山,好好的重新观摩一下,看看有无缺损。
……
墨秋白抬手,隔空将兵铸山交给我,露出无尽疲态,道:“残智,送为师回去休息……”
九尾凤鸣叫,苏胤晨抬手祭出一道浩然意境,顿时生命墙上的阵法如有灵性的启动分开一条路,让我们进入安全境地。
我抬起手掌,低喝一声,顿时逼出了一缕鲜血,血液冲天www.hetushu•com而起,化为血雾渗入兵铸山之中,甚至还带着淡淡的金色霞光。
“破界?”
我心头一颤,顿时明了,墨秋白说的这种气息一定是天脉灵气,当初这一缕天脉灵气融合在我的体内,在灵墟中沉睡,以至于我的血液也融入了少许天脉之气了。
火刃酒馆规矩严明,没什么麻烦,鉴定完段飞的头颅之后就把一块散发着上古气韵的神铁交给了我,而我则返回墨焰宗,尽快把兵铸山修复才是重中之重。
苏胤晨唤来九尾凤,道:“我护送你回生命墙,这里已经危险了,一口灵界之井被摧毁,动了暗族的根本,那些君王级死亡生命一定不会放过你,唯有生命墙后才算是安全。”
墨秋白仿佛衰老了不少,修复兵铸山花费了他不少元气。
“走吧。”
墨秋白笑了,目光柔和:“小轩,你身拥三品剑心,又天定机缘,你的未来注定是一条登天之路,只要你以后依旧将我墨焰宗视作朋友就足够了。”
……
“……”苏胤晨怔了怔,道:“没事,去吧。”
苏胤晨目光无比的审慎,满是凝重。
“嗯。”
“怎么,有问题?”我愕然。
看来,整个生命墙都已经在一个月内完全铭刻上阵法了,这是一个近乎于完美的防御大阵,又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天材地宝。
“嗯。”我点点头,说:“连根拔起,全部都碎裂了,血力与死气不再从灵界涌入过来,内里的核心阵法也炸开了,应该算是彻底摧毁。”
“哦,区区一口灵http://www.hetushu.com界之井,至于的吗他们?”
转眼两天过去,破界刀内蕴藏的神秘符文果然厉害,简直堪称是深不可测,我仅仅是触碰到少许皮毛就感觉到获益匪浅了,在空间规则奥妙上的认知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如果继续观摩领悟的话恐怕会达到一个我无法想象的层次。
“灵界之井真的已经摧毁了?”
两个时辰后,进入龙灵联邦帝国的疆域,远远的,高高城墙耸立,生命墙延伸数万里,此时生命墙上的每寸石砖上都有阵法符号在闪烁,连绵一片望不见尽头,一道道复杂符文编织在一起宛若一个整体一般,神圣光辉冲天而起,仿佛将两个世界分开一般。
客房安静,虞残智去准备祭炼修复兵铸山的材料去了。
“好!”
“这是……”墨秋白大惊,兵铸山吸纳了我的血液之后似乎更加暴躁了,轰隆隆的作响,隐隐有雷光在空中闪烁,而墨秋白只能拼命的护持阵法,继续祭炼兵铸山。
山体内的密室中,炼器房内布满了一道道符文阵法,这次禁制重重,无比神圣,一般人根本就没有资格进来,就算是内门弟子也只能远远的看着,毕竟这里是掌门炼器的地方,太过于机密了。
傍晚,墨焰宗主山。
“不是有问题,而是有着一种大大的机缘。”墨秋白皱眉道:“我从你的这几滴血之中居然感应到了一缕无比神圣的气息,仿佛太古流传的神明之物一般,又有一种顺应天地、契合万法的大道气韵,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融合在你的血脉之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