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四章 一字蕴天威

“没错,而且兵铸山会越发强大,你唤醒我,我自会以这种方式帮助你。”
“……”
“方式对,但火候不够。”
之前,兵铸山也有显化器灵,但只是一个十分模糊的兵卒影子,而如今显化出的这个器灵却十分修长,风姿绰约,有种比肩神明的无上气韵!
“我是不是变强了?”暗自思付。
“女山?”
我悻悻,说:“女山,你到底是什么人。”
“算是吧。”她声音低沉,但十分婉约。
“……”
“你……太古时代就存在?”
“空间规则何等深邃,掌握了一点皮毛就洋洋自得了。”
她的气息探查我的空间骨戒,禁不住的皱眉起来,说:“乱七八糟,怎么什么都有?甚至还有一些女子的衣服,怎么回事?”
我如遭雷击,双眼冒光,发财了!但很快又想到另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我盘膝坐在床边,而兵铸山就浮在面前,吞吐霞光,气息无比神圣,甚至能隐隐的看到一个风姿绰约的身影蒙在一层清辉之中,无法看清面容,但相比必然是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那种神圣气韵绝不是凡界女子所能拥有的,这个女人不简单,背后必然有着天大的来头!
“破损之后,我真正沉睡了。”
兵铸山中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说中的太皓真经居然被这么用……哼,无穷大道气韵一点都没有显化出来,这要是被始创太皓真经的谪仙知道,非气得从坟墓中爬出来不可。和-图-书
“咳咳……”我很尴尬,那是上次苏颜存放在我这里几套衣服。
我咧咧嘴:“我唤醒了你,你醒来就开始威胁我,真是不讲道理。”
女山不再说话。
我取出符骨,细细观摩了一番,道:“我感受到这块符骨中力量似乎与我的河图洛书有种微妙的联系,难道真的是一体的?”
我深吸一口气,总觉得还没有抓住那一精髓,无法真正的突破自我,虽然体内大音激荡,却没有将这门绝术的力量显化,抬手处金色符文滚滚,犹如金色气浪般涌动,有一种摧毁一切的气势,比之前的河图洛书的力量要强上太多了。
“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话了?”我问。
“上古异兽的符骨?”女山忽地吃吃笑了,有种一笑倾城的美丽韵味,她似乎觉察到失态,飞快恢复冰冷的气势,说:“这是一块神明留下的灵骨,记载着一门十分深邃的手段,如果那店主将这块灵骨当成异兽符骨来卖的话,那就太低估这块符骨的价值了。”
兵铸山修复,怎么觉醒了这么一个器灵了?
我皱眉,道:“没有想到兵铸山的器灵居然是一个女的……”
……
“你说我这种力量用法不对,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样的用法算是对的?这门绝术的名字叫太皓真经?那河图洛书应该是截取了太皓真经一部分的小手段吧……”
继续观摩破界刀,战刀之上符文光辉渐渐炽盛,一个个符号跳了http://m•hetushu.com出来,最终沁入我的灵台之中,一时间只觉得周围的天地都仿佛化为符号一般,空间由无数大道规则构筑而成,每种构成都充斥着一种规则奥妙,无比繁复,显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掌握的。
好厉害!
“你没有说错话,只是我太久没有说话,不习惯与人交谈了。”她声音平静,道:“我存在于兵铸山中,你就叫我女山吧。”
……
“也不是什么大神通,一字蕴天威罢了。”
我却震撼不已,居然……和河图洛书同出本源,并且河图洛书已然强大无比了,却只是十分之一罢了,而这块符骨中的记载居然是上部!
我怔了怔,说:“我觉得山妹更贴切一些。”
“河图洛书是残缺的十分之一部分,这块符骨中的记载则为绝术的上部,虽然只是上部,但一旦炼成也足以让你纵横一方了。”她声音平淡。
“别多问。”
“是,我的力量受损,一直在沉睡之中,但我知道千万年来所发生过的一切。”她声音静谧,道:“你的血脉之中蕴藏着一道天脉灵气,这是使我苏醒的真正原因,你我之间已经种下因果,若不是因为这层因果,我不会再受你掌控。”
女山怔了怔,道:“这种级别的灵骨在太古时代也是至宝,是神王级别的神明都会争得头破血流的稀世珍宝,你区区的一千斤晶石就能买到了?唉……许是时代真的不同了……若在太古,和*图*书这块晶石至少百万神晶才可交换。”
“你不是了解我的一切行动吗?”
“这块符骨是我从七神阁里花费巨大代价买来的,据说是一种上古异兽传承下来的符骨,我也感悟到十分强大,就买下来了。”
一直到清晨的时候,观摩又有了少许成果,对空间规则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这种成果则显化在对虚灵界的掌控之上,一个念头便能看透虚灵界的一切,宛若是虚灵界的掌控者一般,这种感觉说不出的惬意。
不再多说什么,我开始陷入观摩、参悟符骨的修炼之中,心情迫切,暂时先不回万灵学院了,等对符骨的领悟有了一些眉目之后再说。
“不必问我,问了我也不会说。”她气息平静,说:“空间规则太过于玄奥,不可能一朝一夕间掌握,至于修炼到真正破界的层次,恐怕唯有你列位人王,真正掌握天地规则的部分之后才能做到,现在太过于急切观摩参悟破界刀也只是浪费时间。”
“……”
我能感受到她的强大灵力,也不多说什么,道:“那我以后可以正常使用兵铸山,对吗?”
我惊讶无比:“这块符骨比太古生命的符骨还珍贵?”
一时间,器灵女子似乎有些嗔怒,无语道:“女的又如何?”
“不能称之为小手段,只是一种粗鄙的表象力量罢了,这就好像你拥有一柄能祭炼浑天神力的宝剑,你却用这柄宝剑来掏大粪一般。”
我说:“好的,女山就女山吧和_图_书……”
忽地,女山的气息锁定了空间骨戒里的一块符骨之上,声音凝重起来:“小子,这块符骨怎么得来的?”
“怎么称呼?”我问。
我浑身一颤,好恐怖的气息,纵然我祭出水寒剑心竟然也完全无法对抗,甚至是瞬间就已经被压制了气息了!
我深吸一口气,一切都被她说中了。
……
她沉默了一会,道:“我承认你对我有恩,不过你不能凌驾于我,更不能随意驱策我,这就是我的本心,总之,不要把我当成普通的器灵,以免自误。”
好凶……
“哼!”
“你之前并未苏醒?”
我一脸黑线:“女山,我是不是修炼方式不对?”
符骨散发微光,我的心头却极为震撼,无数繁奥的文字从符骨中涌现,居然已经达到了一种灵修、符修不分彼此的境界,符文凝化意境,灵力涌动符文,无分彼此,但力量上却已经脱胎换骨一般达到全新层次了。
又过了三天,领悟得更多了一些,但依旧完成突破。
她又沉默了,这次沉默没有再说话。
墨焰宗倒也盛情,每天美味佳肴招待,并无怠慢,毕竟是大长老墨秋依亲口命令督促照顾我的起居的,知道我在这里借助闭关之后,她就开始亲自负责这些了,以至于墨秋寒等人虽然与我有宿怨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如今墨焰宗是墨秋白、墨秋依掌权,墨秋寒的权力已经几乎被架空了,不过是挂着一个长老名头罢了。
我瞬间有种捡到宝的感觉,和*图*书说:“你是说耗费一千斤极品上等晶石换这块符骨是赚了?”
“掏粪……”
“你说什么?”
我心头一跳:“我可不能满足于当一个掏粪人,如果火候够了,会显化出什么样的力量?”
转眼七天过去,符骨中的奥妙我观摩领悟了近三分之一,仅此而已就已经感觉悟性不够用了,整个灵墟都充斥着这种全新力量,一旦动用这种力道,顿时身周云霞缭绕,体内仿佛有钟声敲响,大音希声感无比浓烈,脑海中则一一浮现出一个个字眼,这些字眼无法看清,蕴藏在大道之中,一片混沌,但我能感受到这些符号中的力量,无比庞大,一旦参悟,将堪称同境界无敌!
“什么?”
“你是……兵铸山的器灵?”我问。
兵铸山内传来女山的淡淡笑声。
山女沉默了片刻,在我等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她终于淡淡的说了一句。
她轻哼一声,气息平静,似乎再次陷入沉睡之中了。
“一千斤?”
见我无言,她又说道:“兵铸山只是我的灵魂载体,你可以使用,但不能无限使用,我会祭炼兵铸山,使之完美,你不得妨碍我所做的一切,同样,我存在于兵铸山中这件事,你也不得告诉任何人,否则必遭横祸!”
“那现在我的方向在哪里?”
“珍贵百倍。”女山声音淡然,无比肯定。
兵铸山颤抖,神圣清辉冲天而起,顿时有种镇压一切的磅礴气势显化,甚至就连整座客房都开始战栗起来,随时都会崩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