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六章 秘辛往事

另外一名圣地老者眯着双眸,笑道:“此外,据红月郡主所说,古国界一战之前名动一时的云国天骄死鱼眼,居然也是小友假扮的?”
风轻衣蹙眉:“如果真的是,恐怕就难免一场大战了……”
许璐轻声道:“小轩,这件事你暂时不必过问了,我会派人负责追查,你专注修炼要紧。”
说着,大执事不无傲然地说道:“如今这天下,谁不知道我圣地传承步亦轩,拥有一门三品剑心,多个上古秘技,更有一门空间精妙绝术虚灵界,此事不必你多说,灵界红月郡主已经全部说出去了。”
大执事笑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何况我天火楼情报系统遍布天下,而且这件事已经算不上秘密了,小友在血羽山一战惊才绝艳,连斩灵界血山系的精英团天才,樊天宇、云鳅、鹰鸣等人在灵界都是众望所归、如日中天的天才,可却尽数在真实世界陨落,这一战可谓是震动了整个灵界,灵界掀起轩然大波,云国与暗族势力驳杂相间,自然也就知道了。”
许璐蛾眉轻蹙:“那个娜塔维亚是怎么出现的?”
“哦?”
大执事欣然:“那就好,此外,老朽受大长老托付,还有一件宝物要送给小友。”
“万一是破败女王的设计离间呢?”我微微一笑:“如果从头到尾都是唐安礼被蒙在鼓里,一切都是旁人操纵的,我们直接对烈风域开战,岂不是中了破败女王的下怀了?”
许璐轻笑:“娜塔维亚跟你的关系匪浅哦。”
我点头道:“破败女王行事果和*图*书断,直接斩杀了三名血巫,将他们的尸体湮灭,随后一剑灭杀了黑修罗,却放过了我。”
大家都摇头,兰特道:“这件事已经算是一件秘辛,受到控制,鲜有人提及,刚好你是经历者,说说吧,怎么回事?”
“最近一段时间切勿再进入外域了,我们得到确切情报,暗族几大君王似乎从灵界请动了几位异常强大的高手,专门为破你的虚灵界而来,甚至有可能直接扑杀万灵学院,将你这个真正天骄灭杀于尚未成长完全之时。”
“没错。”
“只是一种设想,阙然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我不希望这是真的,但也不排除这种可能,一切都太巧了,苍白杀路发生在烈风域北方,那一年,苍北域还在唐家掌握之中,而西域蛮荒一战,也正是因为这种微妙的关系才让圣地的徐长老得手。”
“好,那我等先走了!”
“什么?”风轻衣、兰特几乎同时站起身来,目瞪口呆:“黑修罗是被破败女王斩杀的?”
我无语:“太古时代是什么样子我不知道,但如今这个时代……真神符箓确实已经是绝无仅有了。”
风轻衣的身影出现在风起院,遥遥道:“步亦轩,来一趟院长会客厅,凛雪城的天火楼大执事要见你。”
“嗯。”我坐下之后,有些讶然:“震动天下是怎么回事?”
“苍白杀路受到一种意志的支配,我不止一次的看到那些少年天才被斩杀之后,他们的灵魂被吸走了,灵墟也化为一缕轻烟飘走,所以,我怀疑这场杀局是hetushu•com为了汲取这些少年天才体内与生俱来的神藏底蕴,真正的意图就是少年天才们的灵魂与体魄。”
我坐了下来,道:“据我所知,暗族是灵界在真实世界的一个分支,暗族服从于灵界的意志,而灵界掌握生死,修炼的是血力,除此之外灵界也分为多个派系,其中最强的两个派系,一个是血山系,另一个是深渊系,血山系的代表人物是池寒川、东临、云海等君王,而深渊系的代表人物则是破败女王娜塔维亚、鬼镰诛戮等人,其余的小派系也多不胜数,我在血羽山斩杀的鬼鹰族少年就是其中一个小派系的天才,我了解的也基本上只有那么多了。”
“也未必。”
我沉默了几秒,说:“记住了,我会小心谨慎的,最近一段时间只在凛雪城活动,不会再去外域了。”
三两口吃完早餐,随后直奔会客厅。
“七神殿的大长老很器重你,把你当成真正的传承来培养了,他极有危机感,在未来的动乱之中可能整个七神殿都会陨落。”女山声音平静。
我心里震动,点头道:“我明白,生于斯长于斯,绝不背叛!”
“八成可能是这样。”我语气笃定,看了一眼风轻衣,道:“轻衣师姐,西域蛮荒一战你也亲身经历过,想必不会忘记那些能够动用空间切割手段的黑衣人,这些黑衣人就极有可能是血山系在灵修世界豢养的爪牙。”
“这是?”
许璐娇躯一颤:“她……放过了你们?”
我尴尬一笑,点头默认了。
我目光凝重m•hetushu•com的看着地面,依旧平静说道:“后来,死者变成了死亡生命,重新活动起来了,并且出现了一个个幽影、尸将级别的强大死亡生命,甚至还出现了几名血巫横扫苍白杀路,我和黑修罗屡屡挣扎在死亡线上,就在我们油尽灯枯的时候,娜塔维亚出现了。”
“很奇怪吗?”我淡淡一笑:“你们以为娜塔维亚对我那么亲切就是真的亲切吗?其实我又何尝不知,娜塔维亚只是希望我活下去,借我之口将这件事告知天下人,不过……在我葬了黑修罗之后就已经下了一个决定,这件事秘而不宣,不告诉任何人,以免被破败女王利用。”
他抬手轻轻一挥,灵力意境犹如波纹般托着一页闪烁金色光芒的纸张飞向我,这一页金纸上写满了小字,泛着乌金光泽,散发着一种令人窒息的上古气韵,密密麻麻的小字外是一圈复杂的图案,深邃无比,让人震惊。
我皱眉不语。
我有些尴尬:“苍白之路,你们知道怎么回事吗?”
“如今呢?”风轻衣一双秀眸看着我。
难道是有什么任务要单独对我宣布吗?
“明白。”
我淡淡道:“苍白之路,从烈风域的两大行省各个州郡、城池里选拔的几千个少年天才一起参与,原本是为了选拔一百位天才中的佼佼者进入所谓的天府进行培养,可谁曾想这只是一个残忍的杀局,当所有人进入苍北域之后,大地撕裂、山洪奔流,数千人进入了一个神秘绝境,没人能闯得出去,最终大家都变了,为了食物,为了躲避和_图_书追杀而相互厮杀。”
我捧着这页金纸,禁不住的心底波澜起伏,这页金纸不得了,其中蕴含的真意太强烈了,甚至堪比神器级别的至宝!
清晨。
“步亦轩小友不必客气。”大执事精神矍铄,双目暇明,笑道:“半个月前,小友在血羽山一战震动天下,老朽特来恭贺,圣地将献上十万贡献点作为对你的嘉奖。”
许璐道:“小轩,你坐吧。”
重建之后,万灵学院里的建筑已然变成了成片的殿宇,散发着古老的气韵,会客厅就是其中的一个殿堂,此时几名身穿圣地守护装束的人守在外面,风轻衣则与我并肩进入,只见许璐、龙凡在主持大局,坐在上座的则是一名老者,凛雪行省天火楼大执事。
风轻衣:“……”
“什么?!”许璐大惊:“灵修世界有血山系的人?”
她笑笑:“有些事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大执事等人离去,而兵铸山内则传来女山悠悠的声音:“七神殿……放在太古时代也算是一个角色,可后世居然沦落到这个地步了,整个七神殿居然只能拿出仅仅一张上古真神符箓,还是主防御的,说起来可真是让人慨叹。”
一旁,风轻衣抿了抿红唇,道:“小轩,对于灵界的势力你又有多少了解?”
……
大执事颔首一笑:“这是一页神级护身符箓,记住只能使用一次,但一旦使用,可抵挡真神的进攻,神威能持续近一炷香的功夫,这至宝为我七神殿远古真神级大能者前辈所留遗物,只此一件,今日大长老将其赐予你了,望你矢志m.hetushu.com不渝,忠诚于我灵修世界。”
苏颜捧着一个放着面包与温水的盘子走来,身段温暖晨光中,金色曦光勾勒出起伏曼妙的曲线,格外好看,说:“吃了早餐再去吧?”
顿时,许璐、风轻衣、兰特等人都吃惊的看着我,他们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我微微一颤:“未来的动乱?什么意思?”
“这……这也太可怕了……”许璐一声轻声斥喝,屏退了大堂外的守卫,看着我,压低声音道:“能够娴熟使用空间切割手段的只有影卫盟,你怀疑唐安礼勾结暗族?”
大执事赞许道:“好……后生可畏,这次我们天火楼前来见你,只是因为要告诉你一个十分重要的消息,你一定要谨慎为之。”
“怎么说?”
“我也在其中,后来也加入了杀戮。”我自嘲一笑,道:“每天都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跟我熟识的人一个个的死去,而我的身体也发生了变化,仿佛变异一样的能够觉醒一条不死绝脉,化身白修罗,实力突飞猛进,杀人无数。”
风轻衣神色苍白:“后……后来呢?”
“大执事请说。”
“如今我终于意识到娜塔维亚当初为什么放过我了。”我皱了皱眉,说:“灵界的深渊系与血山系分庭抗礼,那一场苍白杀路一定是血山系的计划,所以娜塔维亚破坏了这次行动的完美落幕,以至于留下了我这个见证者。她的目的是揭开血山系的阴谋,让血山系无法得逞,希望借助我们灵修世界的手,灭掉隐藏在我们灵修世界内血山系的力量。”
“见过大执事。”我恭敬道。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