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七章 杀字诀

她俏脸一红,推开我的脸,澹台瑶则吃吃笑:“步师傅,你的修行方向呢,有什么打算呀?”
“那就好,彤儿呢?”我歪头看看柳彤儿。
后山内,我双眸紧闭,灵墟内水寒剑心“蓬蓬”跳动,有着一股极为磅礴的生命力,就在我睁开眼的瞬间,轰然一声,体内迸发出上百道彻寒剑气,嗤嗤的发动破空之声,顿时在周围的山脉上留下了一道道惊人的剑坑,大山隆动作响,险些就崩塌了。
“真有可能?”我问。
……
与此同时,似乎水寒剑心也沉寂了下来,只是我灵识观摩之下,发现剑心的岩石外表上多出了一道深深的斧凿痕迹,像是刀剑劈出来的一个“杀”字,剑心属于大道之心的分支,太皓真经能够在剑心上印证也是意料中事了。
“不会。”女山平静道:“这是一种天赐的造化,古往今来多少强者求都求不来。”
我一愣:“多少?”
苏颜抱臂在怀,将一对峰峦托得有些呼之欲出的气象,笑道:“哼,只有我们欺负别人,又怎么会被别人欺负?”
“十二字,全部领悟了再说吧!”
忽地浑身震动,灵墟内有种磅礴力量正在苏醒继而爆发,赤云滚滚而来,形成了一种天威气势,隐藏在云层内的金色大字渐渐的呈现,其中一个大字疯狂颤抖,一缕金色曦光刺透了周围包裹着的混沌气息,“嗤”一声,耀眼刺目!
我不禁一笑,说:“我姐跟我说过,风起院的学生毕业之后有一个义务,担任万灵学院的名誉导师,也就是说我们几个就算是毕业http://m•hetushu.com了、创建自己的门庭之后也依旧是万灵的人,不过这应该没什么影响,目前最重要的是我们各自的修行。”
……
继续盘膝,修炼太皓真经上半部分。
我腾空而起,身周弥散着淡淡混沌气,太皓真经小成,福至心灵,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灵巧,忽然脚下一道金光闪烁,我竟然腾空踏着一个大大的“杀”字,这杀字裹挟滚滚天威,周围有雷霆万钧闪烁,整个人腾空数百米,对着前方的一个山头便发动杀意!
女山笑了:“那你去不去?”
灵墟内灵气滚滚,一道道巨大金字在空中浮现,周围缭绕着滚滚天威,无法看清楚这些金字的具体纹路,但我知道不远了,太皓真经的部分我已经参悟了大半,即将突破!
“你该出去历练了。”女山忽地说道。
“东海,虺龙神骨即将重现了。”
“杀?”我愕然。
“虺龙骨?”我皱了皱眉:“就算是记载了某种符骨之术,但跟我关系也不大,我已经没有第三根纹骨蕴养第三们符术了。”
上午,领悟符骨中记载的太皓真经上半部分,下午则练剑。
这一坐就是三天过去。
我十分满意,一个月了,水寒剑心增强了许多,但似乎距离突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需要突破某一种桎梏才有可能进化。
“嗯,虽然不知道如何达成,但这就是我的努力方向。”
“轰~~~”
我皱眉,继续撑住。
一缕金光从迸裂的血肉出射出,仿佛长在我的肉里一般。
风起楼,阳光和煦,http://m•hetushu•com秋风拂面,十分凉爽。
我正襟危坐:“我打算追求一个极境。”
“终于小成了。”女山叹息一声,似乎感慨我领悟速度太慢的样子。
烟消云散后,浑身充满力量,精气神无比饱满,甚至皮肤下透着荧灿灵力光辉,自行就有一种灵晨共舞的奇观,十分惊人。
我有些无语,开始融合掌控这个杀字,转眼之间浑身震动,杀字开始下沉,犹如一道烈火般烙印在我的万物灵墟深处,甚至与水寒剑心开始共鸣起来,嗡嗡的颤抖着,顿时身体深处传来了一阵几乎撕心裂肺的疼痛感。
女山声音平和,道:“如今有一个极大的机缘摆在你面前,你如果去了,夺了这机缘,有一定的可能性进化剑心,你去吗?”
巨响声通天彻地,整个大地都在疯狂摇动,而这座数百米的巨山轰然便崩塌了下去,杀字诀轰入,透出万丈霞光,太强了,简直有毁天灭地之势!
太皓真经的初成,让剑心平添了一种天威之力,堪称获益匪浅!
澹台瑶手捧着一卷书,道:“首先,创始者的实力必须达到星御境,其次,至少要满足有五人,再次,要缴纳一定的钱币,这样才算是被联邦认可的势力,可以圈占一定的领土,扩大门庭,最终成为独当一面的灵修门户。”
找准了这个方向,一切就变得简单多了。
我呼吸加重:“去,什么时候?”
“别的都不难,难的是星御境。”苏颜梨涡浅笑:“我和吃货都想巩固根基之后再行突破,这需要一段时间。”
和_图_书“天御境缔结剑心,所以我认为天御境的极境就是领悟一门至尊剑心……”这话说得我很没有底气,至尊剑心说起来容易,但太难了。
太皓真经,镇压!
“还看……”
“嗤!”
我歪头看着她胸前的饱满,沉吟不语。
又是一年。
“没让你动用真神符箓。”
说着,我看向了唐阙然:“阙然,半个月过去了,你的箭术奥妙领悟得如何了?心伐诀有没有长足的进步?”
转眼数日过去,兵铸山内的女山再度苏醒,她的灵体所散发的气息更加浑厚了,而兵铸山也通体发出神圣光辉,似乎神器的力量也增强了不少,就如同预料的一样,女山的增强也意味着兵铸山的提升,二者互为一体。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曦光刺透混沌气息,这个金字恍若挣脱了某种禁制一般,散发着上古神圣气息,无比强大,整体终于完全呈现,赫然是一个巨大的“杀”字!
“哼,这才是重点吧?”我说。
一瞬间冷汗涔涔,我拼命忍住,身躯似乎承受不了这种强大力量一般,青筋暴起,皮肤有迸裂的迹象。
“其实,我也不信。”兵铸山里的女山说道,声音很平静。
“建立一个新势力,并不容易。”
柳彤儿脸蛋一红,说:“副院长给了我许多珍贵的药材与宝物,我如今踏入天御境,只差领悟一门剑心了。”
“哦,怎么说?”
近半炷香的时间,我浑身衣衫都湿透,仿佛过了一整个上古年代般,当浑身的疼痛完全消散的那一刻,无数霞光涌出身躯,太皓真经神能透体而出,宛若光雨和-图-书沐浴身躯,皮肤的飞快愈合,甚至还有一种伐骨洗髓的妙用,我不禁暗暗感慨,这太皓真经的来头殊不简单!
转眼两个月过去,入冬了。
“那么……加油哦……”四个大美女的脸上都写满了揶揄,分明是不相信我有这个实力。
试试太皓真经的威力!
“去,为什么不去……在哪儿?”
这证明练剑有效,越发疯魔的剑道就越能斧凿更深的剑心痕迹,而当剑心强大到一定地步的时候自然会进化。
“不用你负责……”
看着眼前的一片碎裂荒山,我禁不住得意一笑:“哼!”
我强行忍住,低声问道:“会不会死?”
风起院后山内,一缕缕剑气破空,水寒剑心威力激荡,彻寒水气流动,虬龙咆哮不已,我的剑意施展越来越快,一道道剑气轰在虚空之中,似乎得到了某种印证,三天过后,灵墟深处沉寂的水寒剑心外表宛若神圣岩石一般,但上面多出了几道剑痕,是剑意的斧凿痕迹。
唐阙然抿抿红唇:“副院长的心伐诀何等玄妙,我如今也只是入门,箭术上也算是获益匪浅,威力大有进步。”
“天火楼的人说过,灵界、云国的人都在千方百计的想杀我,这时候出去是不是太危险了,一旦遇到君王级暗族生命,逃生系数太低了,我不想轻易用掉那张真神符箓。”
苏颜也惊愕了一下:“你是说一品剑心?”
“……”
我缓缓降落,身周裹挟太皓真经神能,终于明白女山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我以前使用河图洛书的方法,与眼前一字蕴天威相比,确实就像是使用神明法和_图_书器掏粪一样,根本就是不知所谓,而可想而知,古国界之战中云国祭出的符箓大阵,其实威力也就一般,也是一种粗滥的用法,后辈们根本就没有真正洞悉一字天威的个中奥妙!
“五天后虺龙骨即将现世,现在可以出发了,但能探查到觉醒迹象的不止我一个人,所以你会面对各族的天才,云国、暗族一定也会派人来,你若战死,我不负责。”
“嗯,你夺取这机缘的同时,也可以为我拿一种机缘,对我很有用。”
巨大的杀字几乎封锁了一切气机,带着滚滚天威轰向了这座山!
结果,女山的笑声而随之而来:“这才领悟区区一个杀字就已经得意忘形了,你可真没有出息,知道太皓真经一共有多少字诀吗?”
我点点头,懒散的躺在沙发里,笑着说:“如果我们每个人都领悟了道心,又有强大实力傍身,就凭我们五个创建什么样的门庭都足以震动一方了,毕竟……咱们创建一个新的门户是为了一展实力,而不是被人欺负。”
澹台瑶将书卷放在一旁,翘起两条雪白长腿在茶几上,顺便拢了下裙摆,很淑女的模样,道:“没事,慢慢来,这件事不必着急,先毕业了再说,我觉得副院长和石冼院长也没有那么容易就让我们毕业,哼……肯定会留一下的。”
“轰~~~”
女山声音极轻:“这头虺龙存在于上古年间,吞噬过三位人王级强大存在,号称深海霸主,它最终被一位称号剑神的强大人王所斩杀,同时这位剑神也伤重陨落了,但他的上古战意一直存在,其中必有你的机缘,你去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