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二章 你好狠啊

“让我来吧。”
水寒剑心骤然破体而出,九马画山霸烈无比,衍生出无数剑意,甚至有许多心得是刚刚领悟的,现学现卖,一时间千万道剑气飞梭而去,纵横交错,将一缕缕战灵当场斩杀,甚至“当”一声,那名为养尸炉的棺椁被九马画山祭出的剑气斩碎了一角。
“蝼蚁,还不退去?”
血雾山少主怒吼,一双眸子充满戾气,道:“小畜生,你敢如此杀我灵界精英?”
红月浅浅一笑,眸光潋滟的看着我的方向,说:“血雾山少主既然开口了,想必这小子必然是活不久的。”
数十名暗族天才一个个散发鬼魅之气,阴气很重,甚至就连九马画山谷中都变得死气沉沉起来,这些天才来自各个不同的地域,以至于长相也大不相同,有的尖嘴猴腮,有的则生有异象,一样的则是脸色狰狞,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个猎物。
血雾山少主目光冷冽,道:“当着众人的面斩杀我灵界天才,这笔账怎能一笔勾销,此人既然领悟了九马画山绝术,那也是一段大机缘,就让本少主来会会他吧,这等上佳的资质,刚好可以为我添一尊战力可观的战尸傀儡!”
一名手提赤金战刀的少年一跃而起,直奔青石而来,脸上布满凶气:“黑炭小子,小爷来收你这条狗命来了!”
“轰~~~”
血雾山少主急退,脖颈间多出了一道血痕,而我则念力移动,那一道剑意横扫而过。
一位脸部有鱼鳞状斑块的少年冷喝一声:“暗族到来,你灵修世界各大宗门夹着尾巴逃之夭夭,你这http://www.hetushu.com是在找死?何须血殇出手,我就能斩杀你这只蝼蚁了!”
养尸炉的妖气与九马画山绝术力道撞击在一起,引得周围群山轰鸣起来,几乎一切事物都在颤抖,甚至就连雕刻着九马画山绝术的岩壁都开始崩裂了,一缕缕金色光芒从剥落处显露出来,下方则是一道道神秘符号,竟然是九马画山尚未补全的奥妙!
她果然不一般,居然愿意放下姿态来结一段善缘。
“这狗东西……”
一缕淡淡血色掠过虚空,直接刺穿了血雾山少主的灵魂,一时间声嘶力竭的哀嚎声响起,这个天才少年落了个形神俱灭的下场!
这股血力了不得,浑厚无比,就像是一口巨大血池碾压而至,让人窒息。
“不过是一个实力低微的渣滓罢了,我王龙也能出手斩杀,让红月郡主心无旁骛观摩悟法!”另一个天才跳了出来,身上血力膨胀,有种凌厉气势。
“还想走?!你不是把我炼成战尸的吗?”
“哈哈哈……”血雾山少主大笑。
一群暗族天才少年都是一愣,随后就开始笑成了一片,不少人眼泪都快笑出来了,直不起腰来。
红月沉默不语,一双美目看着养尸炉,似乎也有些忌惮。
……
“我来!”
“给我破碎!”
“不行!”
血殇抱臂在怀,站在一块高耸巨岩上,目光睥睨,冷笑:“周灿,既然你那么想立功,这小子就让给你了。”
“好胆!”
“咔嚓!”
“你们既然想死,我就成全你们。”猛然之间我站起身http://m.hetushu•com来,目光鸷视众人,淡淡道:“谁先来?”
“嗤……”
我手指捻动,一道血色泛起,是一根血红色的宝针,正是通灵骨针!这血雾山少主实力修为不低,堪比星御境初期,他的灵魂力量无比强横,已经无法用物质攻击来斩杀,只能依靠通灵骨针这种灵界的宝器来镇杀了。
所以,我绝不容情,杀!
血雾山少主手中光芒一闪,一件宝物浮现出淡淡霞光,赫然是一个类似于黑色棺椁一样的宝器,阴森森,散发着一种浓烈死气,让人有种堕入地狱的感觉,这宝物不简单。
……
“彼此彼此。”我冷冷道。
一群少年簇拥着红月,宛若众星捧月,而红月一身红色长裙,明媚无比,身段动人之极,一双明眸之中充满了灵动,还有些许狂野与煞气,确实是一个绝世美人。
可惜,其余人不愿意。
脆响声中,血雾山颈骨被斩断,生命气息瞬间消逝,幽暗灵魂一声哀嚎破体而出,急急的寻觅前往灵界的通道,想要去往生。
我巍然而立,水寒剑心护体,身周隐隐然有上古神山意境浮现,九匹天马飞驰,散发着无比浓烈的神圣气机,这九马画山绝术果然厉害,似乎对暗族的血力也有一种克制力量。
阴风阵阵,夜空中凝化出一道道鬼魅身形,都是蕴养在养尸炉中的战灵,只是一种灵体,但却能够在物质世界发动真实攻击,十分怪异。
我不禁一笑:“一口一个战尸,你是什么东西敢这样狂妄?”
“吼吼吼~~~”
……
他们一和图书个个戾气十足,脸上甚至带着怨恨,似乎被我一句话就给刺伤了。
血殇则皱眉道:“真龙之骨即将现世,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别在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小子身上浪费时间,去个人,斩下他的头颅便是了。”
血雾山少主自然不想让我这样悟法,攻势愈发疯狂起来,养尸炉带着席天卷地的血力横扫,一次又一次的与九马画山绝术轰在一起,然而却始终无法攻破,毕竟九马画山是由水寒剑心所加持,无比稳固凌厉,加上我默运战伐诀真解,更不是这少年所能抗衡的了。
天马长嘶,一道道怒雷在身周横扫开来,九马画山力道完全爆发,激荡出一缕缕白芒剑气肆虐开来,我不在乎误伤任何人,这里任何一人皆可斩杀!
“此人已经领悟九马画山绝术了,不简单。”红月郡主红唇轻启,眸子里有种难以言喻的美,道:“或许,可以交个朋友。”
赤金战刀嗡鸣,萦绕着一缕缕手臂一般的血力,这少年实力还不错。
一道灰色身影扑来,是一个身穿灰色长袍的少年,眉间浮现戾气,手掌抓着一团血力,凌空坠落,血力完全迸发,仿佛凌空爆炸的一道烈阳一般。
越来越多的暗族少年都在声讨我这个“黑炭少年”,转眼之间专心悟法的我已经站在了风头浪尖上,被众人围住。
“蓬~~~”
“找死!”
“这黑炭小子疯了吧?竟然想挑战我灵界血山的诸多天才?”
我没有召唤灵装,却手掌轻轻扬起,水寒剑心锐鸣,灵力喷薄,指间迸发意境,形成了一道真正的剑诀,同和-图-书时运起九马画山绝术,一时间隐隐有天马长嘶之声,凌厉剑意肆虐而出,迎面便是正面压制的一击落下!
“啊……”
血殇冷笑一声:“血雾山少主真是瞧得起这黑炭小子,一出手便是养尸炉。”
“速战速决,我等还要悟法!”
赤金战刀震退,九马画山绝术力道雄浑,一剑劈落竟有一座上古神山镇压碾碎的法相,那少年哪里抵挡得住,口吐鲜血战刀崩飞,被我顺势一剑从头顶劈成了两半,鲜血淋漓,甚至就连他的灵魂都没来得及逃逸就被震碎了。
灰袍少年的血力猛然撞击在九马画山气机上,瞬间崩碎,我被轰得微微侧移数步之后立刻反击,剑诀一动,“嗤”一声横扫开来,直接轰在少年腰部,斩开血红罡气,迸溅出一大蓬鲜血来。
这时,红月也认出了我,咬着红唇:“步亦轩,你好狠啊!连血雾山少主都被你镇杀了!”
我毫不留情,剑心力道再推上一层楼,“哧”一声寒光扫过,剑气直接将其腰斩。
“嗯,这一战,只用剑道力量!”
“啊啊啊……”
数十回合之后,“当”一声,养尸炉被震开,那棺椁之下无数死灵纷纷飞出,血雾山少主神色狰狞:“吞噬吧,这些战灵将会噬尽你的每一寸血肉!”
灰袍少年惨嚎坠落,上半截身躯依旧涌动血力,支撑着身躯想要逃逸,但我又怎么可能让他走,纵身一跃宛若万钧山岳坠落,“蓬”一声巨响,九马画山绝术威力惊人,直接将这个少年的少半身给踏碎成了齑粉,灵魂一并湮灭!
指间剑诀光辉氤氲,我傲然立http://m.hetushu•com于巨大青石上,道:“下一个是谁?”
“嘭!”
就在这时,连兵铸山内的女山都苏醒了,道:“这口养尸炉不简单,里面死气盛旺,有瞬间吞噬生命力量的神效,要小心些,你还打算单独用九马画山绝术较量吗?”
“红月郡主,不如我们来打个赌,这凡尘界的少年几回合会落败。”远处,一位身穿红色斗篷,目光淡然的少年淡淡笑道,这人气度不凡,有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双眸杀意炽盛起来,水寒剑心仿佛呼应着我的杀意,无比浓烈的涌动出气机,让周围的暗族天才们都禁不住的倒吸一口气。
一群暗族少年怒吼,一个个眼冒火光,没有想到我居然当着他们的面斩杀一个暗族天才。
“哪位先上,斩杀了这只恼人的苍蝇!”
“安心去死!”
“受死吧,黑炭小狗!”血雾山少主怒吼,身形暴窜,手中养尸炉血光暴涨,化为了一片血色匹练横扫出来。
我脚踩一堆腐朽烂肉,目光淡然:“灵界的人就应该滚回灵界,在这里作威作福也就该做好被杀的觉悟,你们刚才不是耀武扬威想把我当成一只蚂蚁一样踩死吗?现在呢,还不是被我一个个的斩杀,下一个,是谁?”
“你敢?!”他怒吼。
灵界的一群天才涌入真实世界,其目的太明显了,灵界的君王们想必就是为了磨砺他们,如果我今天不彻底灭杀他们,以后这些灵界的天才会成长为无比恐怖的君王级存在,到那时他们手中沾上的鲜血或许就有我的亲人、朋友。
我心头一颤,一道道符号印入脑海,开始一边战斗一边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