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三章 血烬神炉

但每一剑都蕴含着绝强威力,所谓大道至简,九马画山精深无比,但此时却被我演化出一道道看似平淡无奇的斩击,然而每一击都不可小觑,威力不凡。
月刃横扫,“当”一声轰开血殇双剑,脚踏青石腾然而起,身周九马画山舞动,脚踝裹着一团烈焰重重的轰向了血殇,一焰开山!
风声一猎,血殇已经出现在与我齐平的一块巨岩上,双臂自然低垂,双剑弥漫血气,嘿嘿一笑道:“步亦轩,你修剑道,我也修剑道,只是你修的是真实世界的剑道,而我修的是灵界逆转生死的轮回剑道,今日决一胜负,亦决出生死,你敢吗?”
“这炉子不错。”
果然,血殇掌握了一门死亡绝术!
“这……这怎么可能?”
“那是……什么?”
血殇祭出血烬神炉的那一刻,一片天空都被染红了,仿佛天地间的血气都被吸引了过来,化为一道连绵不绝的血力波澜碾压而来,一路摧枯拉朽,所过之处,植物瞬时枯死、岩石彻底湮灭,仿佛一切法则都被吞噬一般,难以抵挡!
浑身剧颤,体表战伐诀原始印记一一浮现,泛动皎洁月光,低吼一声整个人都充斥着无尽的杀伐意境,左拳冲天而起,顿时凝化出一头原始天马,浑身浴火,与血麒麟绝术撞击在一起,顿时空中滚滚雷鸣,仿佛两头圣兽在搏斗。
血殇暴喝,血麒麟光芒暴涨,血色浓郁无比,长剑挥动镇压,宛若一头血麒麟从天穹降临一般和*图*书,那种挣然欲脱的气势似乎要降临物质世界,双剑尚未到我脚下的青石就开始不断崩碎了,这是一种极其恐怖的气势碾压!
剧烈的震颤感直接让我和血殇都再次虎口迸裂出血,血麒麟怒吼,一步步的镇压而下,转眼之间天马法相几乎无法支撑,我一鼓作气,低喝之下催发另一种原始印记,一头狂龙成功而起,与天马一起抗衡血麒麟。
剑意肆虐,无边血力涌动,我的手掌都已经迸裂出血,浑身更是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
“绝世天才血殇……怎么会败?”一名暗族天才喃喃道。
“受死吧!”
我手掌轻轻一摆,光芒炽盛,一柄灵界之刃出现在手中,正是月刃,浑身气息澎湃而起,龙息功、战伐诀真解齐齐催动,这个血殇的气势比血雾山少主强了不是一点点,必须全力施为与其一战,正如血殇说的,如果我败了,今天死在这里的就一定是我。
……
擦拭了一下嘴角血迹,血殇微微笑道:“你很强……你的强势让我越发的想斩杀你,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血烬神炉,终于还是动用了。”红月幽幽道。
就连红月也秀眉轻蹙,曼妙的身躯立于夜风中,眸光冰冷,道:“不惜一切代价,斩杀步亦轩!所有人,一起动手!”
一众灵界少年天才们呆若木鸡。
血殇左臂一沉,剑柄猛砸一焰开山攻势,身形横起,右手剑却暴起一道血光直奔我的肩膀而http://www•hetushu•com来,好快的速度!
其余的灵界少年尽皆振奋起来:“好啊……原来血殇把血烬神炉带过来了,难怪会如此自信,哈哈哈,这步亦轩死定了,区区一个凡尘界的小子,即便是天才也没办法抗衡血烬神炉!”
“血殇……”红月咬着贝齿。
但他面色愈发的狰狞与狂热,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步亦轩,你没有让我失望,接下来……我要认真了!”
“飕!”
“我……”红月咬着红唇。
“血殇未败!”
这一刻,血殇浑身都透着一种顶天立地、谁与争锋的霸者气息,就连我也忍不住微微侧目,难怪此人能在灵界的年轻一辈中称雄,这种胸怀与气度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有的。
“当当~”
……
我的灵墟微微颤抖,这血烬神炉的气息让我觉得心慌,恐怕敌不过了。
一声暴喝,血殇身躯卷动虚空力量,双剑凌空斩落,血气弥漫,仿佛封锁了空间一般,难怪能那么自信,他的攻击居然能扰乱空间规则,自然也就能让我的虚灵界无所遁形了。
“连续斩杀我灵界三名天才,血雾山少主都已经被斩了,这……”另一名天才已然神色慌张,失去了战意了。
“安心去死吧,凡尘之奴!”
我微微一怔,好一个器灵女山,杀伐果决,说抢神炉就抢神炉,连绵不尽的兵器之海裹着血烬神炉就返回了空间骨戒,转眼消失,整个过程只持续了不到三息的时间,而手hetushu•com持灵界魔器的血殇却已经完全惨败了!
双剑坠地,血殇身后显化血麒麟凶相,嘿嘿一笑,掌心里忽地出现了一只精致小巧的暗红色炉子,周围氤氲着淡淡赤霞光辉,内里则散发令人心悸的恐怖气势,这炉子来头肯定不小,甚至比血雾山少主的法器还要强横许多。
惨烈嚎叫声中,血殇的一整条手臂被兵铸山切碎,化为一团血雾,彻底失去了对血烬神炉的掌控。
“血麒麟绝术都动用了,依旧被破解,这步亦轩真是个妖孽,难道我灵界天才真的不如这个凡尘界的下人吗?”
血殇暴喝,一双眸子里满是轻蔑。
剑意如电,冲天而起。
红月蹙眉:“血殇,你想一意孤行吗?”
双臂之中力量不断涌动,我已经陷入了一种杀伐心境,就仿佛蕴养在心灵深处的恶魔苏醒一般,战伐诀七道原始印记光辉炽盛冲天,一道道原始意境轰入云霄之中,瞬间逆转形势,正面对轰下就算是血殇拥有血麒麟绝术也依旧吐血落败。
我不禁心底一寒,这红月还真是杀伐果断。
然而血殇却目光冰寒:“红月郡主,你怕了吗?”
与此同时,我手中霞光大盛,一根散发混沌气息的石笋出现,正是兵铸山,并且此时的兵铸山完全修复,实力更胜从前,不用我催发就已经自行发动攻势,化解为百万神兵裹挟天地之力而去,那血烬神炉能湮灭一切,但偏偏无法湮灭被混沌气息包裹的兵铸山,倒是兵铸山席卷而去和图书,化为无数厉芒轰入血烬神炉的光辉之中。
动手!
骤然之间,血殇浑身爆发血力,力量直接提升了一个层次,甚至身后有一头凶兽的法相显化而出,虽然模糊不清但却依稀能辨认,是一头浑身血红的凶兽,鳞刃森森,双眸如电,带着王者气势阴鸷的睥睨天下,竟是一头血麒麟!
她哼了一声:“我可以把炉子拆了,取神铁来炼化,用来修复灵体,至于那规则力量也不错,参悟之后对我有帮助。”
水寒剑心光辉暴涨,遇强则强!
“求之不得!”
“血烬神炉,败了?”
沉寂许久的女山说话了,声音十分平静:“炉子是用蕴含大地精气的神铁铸造而成的,并且还蕴养着某种强大的规则力量,你用兵铸山出手吧,斩杀了他,功劳归你,炉子归我。”
“杀!”
剑意爆发,裹挟着凌厉的死亡气息,顿时一缕缕的剑气飞梭,横扫在我的体表星辰衣上,铿锵音接连锐鸣,而我的水寒剑心也丝毫不让的爆发威能,短短接触的几息之间就震得血殇面色惨白,瞬间交换了数十招,甚至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剑招,只是一剑一剑的凌厉斩击。
“他就是那个步亦轩?”一名灵界天才声音战栗,就连血雾山少主都被斩杀,他们的实力就更加不够看了。
不过今天,血殇必须死,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斩了他!
血殇浑身散发着深不可测的血力,目中透着无比的自信,双臂一振,两柄血色阔剑缓缓化形,声音冰冷道http://m.hetushu.com:“我本以为要进入真龙宝殿才有可能遇到步亦轩,现在居然在这里就碰上了,刚好趁机将其斩杀,所有人不得干扰我与步亦轩之战,否则休怪我血殇无情!”
血殇微笑:“郡主,我等生在血山、长在血山,我灵界血修从来无所畏惧,连死亡我等都能掌控,还怕凡尘界的区区一个下人吗?并非我血殇一意孤行,而是我心中有这不朽战意,若是遇强则避,我等修炼生死、逆转轮回的意义又何在?”
血殇也好不到哪儿去,肩膀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势最重,极为影响实力。
“当~~~”
“你一个灵体,要炉子做什么?”我问。
这炉子好厉害,似乎已经不是物质世界的力量所能相抗衡的了。
大地摇动,整个岛屿都在颤抖,光辉冲天而起,血烬神炉的血云瞬间被破解,兵铸山分解的兵器不断轰砸,将神炉的边缘轰碎,气机吐露之下,那种死亡规则之力让人心悸,紧接着兵铸山猛烈撞击,彻底裹住神炉,甚至也裹住了血殇把持神炉的一条手臂。
“啊……”
一片血云之中,一股浓烈死气升腾而起,诚然,血殇未败,只不过手中双剑多处崩裂,无法承受战伐诀的狂猛气劲。
空中,俨然完全被血色与水寒剑光所笼罩,九马画山谷内一片剑意涌动,许多观战的人都远远的躲开生怕受到波及,甚至就连远处的山坡上也出现了一群云族、灵修世界的修士,一个个神色凝重的远眺这场巅峰大战。
“轰轰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