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六章 祭绝术

我嘴角不断溢出鲜血,无比惨淡,却依旧笑道:“老狗,卑鄙无耻的偷袭别人,如今还义正言辞,真够不要脸的,既然你想杀我,那我拿你来祭我的绝术!”
十几人一起涌了过来,无数剑气袭杀而来,四面八方都是无比凛冽的颤音。
她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不再说话,知道的知道她是活了万年的神秘存在,不知道的真会以为她只是一个少女身。
胸口被重重一击,皮开肉绽,深可见骨,就连肋骨也断了几根。
“赵天星师叔,罢手吧!”
“那断了一臂的老家伙好厉害,如此伤势下居然那么凶猛,七鬼杀天下无双,灵修世界的绝术确实名不虚传啊!”
“步亦轩,受死!”
灵力贯注,我双手握住这根黑色铁杵,怒吼一声反击,水寒剑心威力迸发,九马画山在周围转动,战伐诀真解力量咆哮,一缕缕印记居然与黑色铁柱共鸣起来,“蓬”一声勇猛无比的轰碎了赵元晨的剑意,迈步欺近,一杵照头就砸了下去!
断然错不了,女山口中的好东西,必然就是至宝了,毕竟一般的宝贝她根本看不上眼的。
众人一边取骨,一边惊叹低语。
断臂老者杀性起,双臂挥舞绝术,怒吼道:“他杀我灵空岛传承之人,老夫拼掉这条命也定然要镇杀此獠!”
这时,女山的声音再次传来:“小子,你真的不需要我帮忙?”
断臂老者气得浑身发抖,赵元晨是灵空岛传承之一,拥有一门四品剑心,这样的人才极为罕和*图*书见,如今我杀了赵元晨,这老家伙回去之后肯定也是没法交代了,眼中厉芒大盛,杀气腾腾的走来,浑身都散发恐怖气息,道:“现在,老夫不杀你也不行了。”
断臂师叔怒吼,手中一团星空灵力光辉炽烈,宛若手捧着一座太古山岳般的凌空坠落,眸子里尽是杀意。
虚空扭曲,断臂老者怒吼,浑身爆发七鬼杀的诡异力量,无孔不入袭来,霸道雄浑,让人难以应付,甚至靠近的几名少年强者居然尽数身躯爆碎而亡,十分突兀。
“我怎么不敢?!”
灵蝶轩的老妪皱眉道:“赵天星,你要动用七鬼杀来镇杀圣地传承序列?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如果你真的镇杀了步亦轩,这个消息我会第一时间知会七神殿和步璇音,除非你连同我们所有人一并镇杀,否则的话……”
萧慕雪大声道:“你若是杀了步亦轩,遭致的后果将会是灵空岛被踏平!你灵空岛傲立一方不假,但真的能挡得住步璇音、石冼吗?能挡得住七神殿的复仇吗?”
“杀!”
“是啊,实在是太不智了,难道他们以为灵空岛能一手遮天?”
古洞内,真龙骨散发淡淡光辉,这些真龙骨都经历了万年的漫长岁月,大部分的灵气都已经磨灭了,虽然绽放光辉,但犹如回光返照一般,大部分的真龙之气都被黄金蝼蛄给吸纳了,价值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但依旧让众人杀成一团。
“我赌五十回合内那小子被斩杀,一百斤二等http://www.hetushu.com晶!”
“咦?”
……
“你给老夫闭嘴!”
我冷冷道:“老东西,你以为我真杀不了你?”
“好一个步亦轩,竟然能跨越一代实力与灵空岛的上辈大战而不落败!”
……
所有人都战栗,就连萧慕雪也蹙眉不语。
断臂老者浑身缭绕一缕缕星空灵力,整个人宛若走出炼狱的鬼使,十分阴沉,双掌更是浮现出极为诡异的光芒,仿佛有鬼魂在萦绕,一股森然气息令人心悸。
“你……你干得好……”
我看着他,冷冷道:“我们无冤无仇,但从进入东海你就一直针对我,甚至屡屡生出杀心,你们灵空岛在东海傲视群雄是没错,但在整个灵修世界,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你敢杀我,我凭什么不敢杀你?今天杀你,他日踏平你灵空岛!”
……
“真不要脸!”
“他是圣地传承,又是步璇音的弟弟,石冼的学生,灵空岛想镇杀步亦轩,已然是走上一条不归路了,这件事一旦传出去,整个灵空岛都会被殃及。”
断臂老者回眸一望,目中尽是冷冽杀意:“你别急,下一个就是你,你以为你能活着离开吗?今天在这里的,除了我灵空岛之人外,都要死!”
单手掐诀,一道冰寒剑气穿空,“噗”一声洞穿了赵元晨的眉心,紧接着水寒剑心的威压才爆发开来,轰然一声将赵元晨的身体炸成了一片血雾!
电闪雷鸣,符文蔓延。
赵元晨咬牙切齿:“云国强者即将涌入,我等助http://m.hetushu•com你!”
“死!”
断臂老者舞动漫天魂力,一缕缕鬼气化为利刃,飞梭切割,转眼之间我的月刃战衣就已经破碎,灵力接近枯竭,就连星辰衣都没法祭出了,只能催动兵铸山、舞动铁杵来防御,一时间金石交鸣的碰撞声不断,铁杵外围的暗淡石层剥落了不少,露出的部分居然发出金色光辉,无比神圣,更有一缕缕真龙气机涌动,难道这也是一截真龙骨?
女山平静道:“月刃破碎了,暂时你可以用它作为兵器,相信不会比月刃差。”
我再次祭出冰魄星辰衣,体内的灵力再度被疯狂消耗了一部分,左手张开,兵铸山舞动,化为百万神兵镇压四方,围攻我的都是剑道高手,一时间无数铿锵鸣响震耳欲聋。
“这是……”我愕然。
七鬼杀,同样是一门绝术,但却是一种令人不齿的禁术,祭炼蕴养魂力,以自身生命消耗为代价,这种绝术早就被圣地列为禁术,不得修炼,如今却又见识到了。
我直接动用神器,一缕缕霞光化为剑芒碰撞在断臂老者挥动的一道道鬼魂气息上,一时间空中激荡不绝。
“小狗,受死!”
“拔出来?”
我被围攻,已经顾此失彼了,太强人所难了!
“你敢?!”断臂老者怒吼,阻止不及。
但目光一瞥,只见身后突出的东西黑漆漆,没有散发任何光芒,但女山既然那么说肯定有深意,便暴喝一声手指祭出一道剑诀横扫而出逼退众人,左手猛然抓住这黑漆漆的东西,和图书奋力将其拉出,随着岩层的崩裂,一根足足有两米长的黑色铁杵出现在我手中,隐隐然散发着一种异常神圣的气息。
奋力一击,铁杵带着无比神圣的气息,“铿”一声震碎了赵元晨的灵装长剑,更将其轰得吐血飞退,笔直的撞击在岩壁上。
激战下,剑意不断碾压,灵空岛的断臂老者伤势过重,血流不止,在水寒剑心无孔不入的威压下他浑身出血,每一个毛孔几乎都在渗透着血迹,整个人宛若一个血人般发出星空灵力的光辉,手中一座又一座太古山岳疯狂镇压,力道绝强,极难应付。
“当~~~”
“蓬……”
兵铸山!
“死!”
“哈哈,那黑炭小子恐怕是支撑不住了,可惜,修为不错,但跨越一代挑战,未免太自大了!”
“有什么本事,尽管施展出来,否则你就没有机会了。”
吐血不断,纵然有二品剑心护身依旧不住的受伤,浑身是血,断臂老者的攻势越发凌厉,神态也无比狰狞,宛若一只妖魔。
“镇杀!”
“什么?”
女山器灵忽地说道:“这个东西了不得……拔出来!”
灵蝶轩的老妪大惊:“他除了九马画山之外还有绝术?不可能吧……一个人的神藏怎会蕴养得了如此多的绝术?”
赵元晨厉喝,剑气无比凌厉浑厚,已然对我发动了绝杀。
“你!”老妪气得浑身颤抖,但却没有动手,大约是忌惮七鬼杀的威力。
此时,我体内的纹骨迅速苏醒,太皓真经力量涌动,化为漫天的符文光辉,空中雷电交加www.hetushu•com、阴云滚滚,转眼之间一个缭绕着混沌气息的大字浮现出来,正是一个“杀”字!
“滋滋……”
月刃震荡,水寒剑心气境迸发,在我身周形成了一道冰天雪地的场域,大大镇压对方的实力,剑刃爆发无数光芒,一束束剑气狂斩而过,整个山洞都仿佛要崩塌了,就这样,撑着一口气,与灵空岛的断臂师叔搏杀!
“是,我不能对你的力量太过于依赖。”我低声传音。
“混账……你这混账……我乃灵空岛传承,你敢杀我?!”赵元晨口吐鲜血,但眼中凶光凌厉。
一时间,观战的云国强者都笑了,他们身为看客,毫不紧张。
清脆响声中,月刃居然出现了一道残缺,战斗太过于惨烈,灵装居然崩碎了一部分,需要一段时间温养才能恢复原状,与此同时,腰部一阵沉闷疼痛,背后有一截东西从岩壁上突出,撞得我几乎骨头都要散架了。
“师叔!”
断臂老者低吼,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无边戾气,双臂齐下,将一座山岳气境轰入我的领域之中,顿时心头一颤,又是一口鲜血吐出,整个人也禁不住的向后退去,重重撞击在山壁之上。
……
一字蕴天威!
而此时,云国一批人马也杀了进来,但却看到我们的拼杀之后都目瞪口呆的观战起来。
我浑身裹着混沌气,凌空而立,铁杵背在身后,双手掐诀,祭出太皓真经,整个空间都被太皓真经的气息给禁锢了,下一刻,杀字狂轰落下,直奔断臂老者!
“哈哈哈,我赌十招内他就被斩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