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零九章 别说我辅佐过你

“你做什么?”女山惊奇问。
……
还有一步了。
说完,这股气息就消失了。
好强的剑气,仅仅依靠威压就足以杀人了!
“嗡!”
剑气尚未到,我体内血气就仿佛受到了牵引一般的暴动起来,下一刻直接喷出一口血来,并且有一种狂躁感,周围的虚空都扭曲了,完全被挤压到变形,我的身躯也仿佛即将随之一起崩碎一般,甚至手臂、腿部多处肌肤裂开,鲜血流淌,极为惨淡。
真正的挑战来了!
女山扶额:“你可真是一个奇葩,如果以后入世了,你可千万别说我辅佐过你。”
矗立在原地,这一站就是近一个时辰。
这一次,除了没有动用太皓真经之外,几乎豁尽自身底蕴的全部,并且也没有借助于神器兵铸山以及符箓,只是凭借自身的强大肉身、剑道造化、水寒剑心、吞噬天赋等,与凭借外力的意义完全不同。
前方空间扭曲,又是一道剑气斩来!
我说:“我和小颜、阿瑶她们早就约定了,从万灵毕业之后开创属于我们自己的宗派门户,况且如今有了神种,我们的门户必然是一方净土,但仅仅一棵神藤树太单薄了,如果把这棵灵树也一起栽下去,底蕴会深厚许多,而且这里的土壤里灵力充裕得可怕,所以咯……”
“哈哈哈,这小子居然想去夺取通心果这样的大造化,数千年来都没有人能做到,他却去了,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黑炭小子只是一段传说,马上就要烟消云散了。”
“嗯,或许吧。”
hetushu.com外围,远处的围观者一个个目瞪口呆,一眼看不透的雾霭正在渐渐弥散,特别是云国的那些老家伙,一个个神态各异。
“未必见得,只不过是人王道靠外的一株灵果树而已,师叔又何其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们龙武山的十大天骄各个身怀绝学,悟性超凡,未必会输给这小子,只是没有去挑战灵树罢了,真正的大造化是剑神冢,就看谁能率先踏入剑神冢,获得那天大的造化了。”
月刃爆鸣,周围笼罩缭绕混沌气,我猛然轰出数剑,都蕴含着强烈的战伐诀真解的混沌气,顿时铿锵音铮鸣而起,一束束散乱剑气轰向四面八方,噗噗噗的轰穿周围的岩石、树木,让这里的数十米内都变成了千疮百孔。
但所幸的是,这三道强悍的剑气依旧被我挡住了,没死!
血流满地,我身下的这些泥土上几乎都迸溅了我的血液,整个人惨淡不堪。
站起身来,浑身散发着饱含精气神的磅礴生命力,通心果树下一战,我对剑道的参悟飞跃了一大截,就连气质都变化了不少。
我没有太过激的举动,却盘膝坐在通心果树下,盘膝开始修炼疗伤,同时脑海中一次次的观摩那三道剑气之中的玄奥,近两个时辰才结束修炼,获益匪浅,甚至就连水寒剑心的气息都厚重了许多,上面多出了一道闪烁神辉的斧凿痕迹,再一次补全了一些剑道奥妙。
站在通心果树下,我深吸一口气,浑身流血,身体仿佛都要炸开一般的疼痛和图书,但就在三道剑气完全被抵挡住之后,这里的场域压力瞬间小了许多,那种凶险戾气也一起消失了,虚空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还不错,这里你已经征战成功了。”
“飕!”
甚至,就连龙武山的一个老者都沉吟一声,道:“这黑炭般的少年……了不得啊,恐怕修为悟性已经可以毫无悬念的镇压我们龙武山十大天骄了!”
我修练过不死身,肉身被火灵草等灵药多次洗礼,已经在同代之中算是一个妖孽级的存在了,可在这种剑气的碾压下居然身体即将炸开一般,好恐怖的力量!
混沌气缭绕在灵树周围,散发着淡淡的杀伐气境与鲜血气味,此次太过凶险了。
而恰恰我的天赋是吞噬,就在刚才的激烈战斗中完全烙印这道剑气的一切,以至于我有足够的时间反复观摩这道剑气的奥妙,并且加以模仿、推衍,最终演化出属于自己的剑道奥妙。
周围的空间都仿佛禁锢了一般,无限压力碾压而下,这些压力来自于正前方,就是这棵灵树!我皱眉咬牙,全力催发水寒剑心与之抗衡,毕竟是二品剑心,威力强悍,加上吞噬天赋化解了近一小半威压,一时间居然神奇的挡住了。
没有理会外界的冷言冷语,我继续一步步接近灵树,相距他只有五步之遥了,甚至能够清晰的闻到通心果的果香,顿时直言口水,如果能吃上一口,那真是了不得的造化啊!
“天啊,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灵修世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妖孽?”www.hetushu.com
灵力裹挟,将通心果树和一大片灵力充裕的仙土一起送入空间骨戒里,幸好空间骨戒的空间大,否则还真装不下那么多的宝物!
“等等……快看,黑炭小子居然没死,没死……他走到仙果树下了……”
……
转眼又一个时辰后,双眸睁开,自有另一番不同的造化,手握月刃,我催发出的剑气已然不同凡响了,竟有一种与混沌中劈出的剑气契合感,这一次领悟让我获益良多,在剑道上的认识又补全了不少,就仿佛一座冰川一样,之前只是认识了一角,如今却得窥另一角的奥妙。
……
周围的禁制场域愈发磅礴,压得空间完全扭曲,一缕缕雷电从虚空中探出,就仿佛出手般的肆虐抽打,一旦被抽到,简直要命!
“黑炭小子死了,可惜了,这么一个少年天骄居然就这么陨落了。”
“嘭嘭嘭~~~”
“是啊,就算是能一一杀败暗族少年天骄又如何,在真正的太古人王剑意下,恐怕连三招都撑不过,迟早难逃一死。”
是上古人王的战意吗?
我再次休息了一炷香的时间,让身体适应这里的混乱领域威压,一旁,一缕缕雷电从虚空中探出,吱吱的抽打在体表,但都被月刃战衣与龙息功给抵挡住了,但饶是如此依旧浑身都是冷汗,如同经历了一个纪元般。
九马画山绝术施展,一缕缕神威闪烁在周围,龙息功和战伐诀也提升到了最强状态,我含着一口血挥舞月刃,身周布满血气,吞噬天赋凝聚出一个真空地带来化解剑气和-图-书的入侵,星辰衣无声缔结,整个人进入最强状态,月刃轰鸣,挥舞出一道道灿烂星河,以上古秘技来抵挡这三道恐怖剑气!
终于,这缕剑气被我挡住了。
抬腿,跨出这一步的瞬间,整个灵树仿佛都要暴走了,混沌气笼罩四周,“刷刷刷”的三道白光剑气从混沌中劈出,威力绝伦!
“居然想夺仙果这般机缘?”人王道外,一名云国老者目如犀火,鱼瞰远处的灵树。
炸裂声不绝,短短几息之间我几乎爆发出上百次剑刃斩击,一次次的碰撞这种上古战意凝聚的剑气,无数细小剑气肆虐,直杀得口喷鲜血、浑身皮开肉绽,伤势已经有些吓人了,水寒剑心发威,在灵墟之中散发炽盛霞光,剑心完全浮出地表,仿若内世界的主宰一般爆发神威,甚至剑心上的每一道斧凿痕迹都在发光,与强大的敌手抗衡!
“蓬~~~”
当双臂震得发麻,整个人都几乎气血紊乱了,深吸一口气,抬起手掌,擒龙手幻化,去摘取通心果!然而就在擒龙手意境接近灵树的时候,忽地虚空中又一道剑气斩出,轰然斩碎了擒龙手,似乎……这个方法不可取,隔空驭物,一定有别的强者尝试过了,地上的累累白骨就是证明,多半都是数百年前的高手遗留在此地。
距离灵树只有一步之遥了,再向前一步就伸手可触通心果了!
这道白色剑光刺穿了无数重冰川,凌厉斩向我的胸前,好快!
我:“……”
“真的站在仙果树下了,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摘取造和图书化,四枚通心果都被我收入囊中。
这道剑气不简单,带着浓烈的混沌意境,仅仅发动的瞬间就让我觉得它十分难挡,甚至就连灵魂都有一种微微的刺痛感,上古人王,何等之强,埋葬在这里的先贤们恐怕每一个实力都远胜于云皇那个级别吧,这些恐怖的存在哪怕是复活一个,也足以能完全镇压暗族七大君王了!
灵台清明,这段时间不但是恢复体力与灵力,更是在脑海内一次次的演化刚才混沌中劈出来的这道剑气,何以能如此强横,逼得我几乎全力施为才能抵挡得住,上古战魂固然很强,但毕竟在漫长岁月中力量、魂力都磨灭了大半,真实力量其实不算很强,之所以这些剑气难以抵挡,在于剑道上的功参造化,沉睡在这里的上古强者太过于强横,在剑道修为上完全镇压当世数百年内的高手。
另一名老者淡淡道:“仙果树周围禁制重重,还有人王战魂守护,这黑炭小子难道还能逆天不成,最多十息之间,必然会被人王剑意所斩杀!”
此后,依旧觉得有些扼腕,便催发剑心,一缕缕剑气开始切割通心果树周围的泥土,将这片肥沃的灵土以及通心果树给连根挖掘出来。
战!
我整整休息了近一炷香时间,再向前一步!
月刃迸发冰霜灵力,我再次祭出雪域剑诀,意境化出一重重磅礴冰川向前碾压而去,与这道绝强剑气碰撞在一起,顿时轰鸣声一片,水寒剑心也仿佛变得斗志昂扬,大大的增强了雪域剑诀的威力,但依旧被击溃!
满怀信心,踏出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