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章 函牛之鼎

我心灵颤抖,无比振奋道:“是一门剑诀吗?”
另一个龙武山少年天骄道:“就是,黑炭兄弟,逮个机会就做掉他,这里是人王道,有禁制力量,一切超过天御境的力量都被排斥,就算是云国的那些老家伙进来也会立刻被秩序力量斩杀,你根本不用担心!”
前方十步外就有一摊血骨爆碎,衣服都完全被湮灭了,根本认不出是谁,但生前恐怕也是一个族中翘楚,然而就这么惨烈的陨落了。
“厉害……”
我不禁苦笑,四周虚空扭曲挤压,无比难受,这些家伙自然不能体会,此时别说是去斩杀武侯府天骄了,我都自身难保,这上古石碑上记载的神通绝对了不得,散发出的威势可比守护通心果树的力量要强横了一大截!
步步如登天。
……
……
“刷!”
不过,如果这武侯府天骄真要动手搏杀的话,我也并不是没有手段做掉他。
众人议论了几句就不再说话,一个个脸色凝重的各自端坐悟法,周围的空间充斥着扭曲气息,并且伴随一缕缕战魂意境飞扬,蕴藏着无数造化,只要静坐入定就能参悟其中的一鳞半爪,也是说出去就了不得的机缘,别小看这一鳞半爪,一旦获得,回到人类世界就不得了,足以镇压方圆数十里,买个大宅子养上几房漂亮小妾绝不是问题,那也是许多人所追求的东西。
连续走出了几步之后,我就开始折转方向,一样走向了远处的上古石碑,因为我远远的就能感应到十倍内剑气纵横,是一种通天彻底的剑道法门,一旦掌握对我的剑心将会大有裨益,继续完善的剑道奥妙,有着说不出的莫大好处。
身后http://m.hetushu.com,几个灵修少年纷纷喝彩,其中一个龙武山的天骄少女笑道:“黑炭帅哥,好样的,我若是有你这样的修为,直接斩杀,干翻一切敌,跟他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重新踏上人王道,此时已经天黑,一步步的行走在羊肠道上,周围的禁制压力越来越大,雾霭缭绕中影影绰绰的看到一些身影,许多人已经无法走下去,干脆就坐在原地悟法,这人王道上处处都有神通,只要沉下心来,自会有一番收获。
我不禁笑了笑,我的目标是参悟这些风刃中的攻击奥妙,而不是跟他整个胜负,一步之后休息片刻,吞噬天赋反复观摩、参悟其中妙处,稍许的获益,随后便迈出了第二步,体内灵力迸发,剑心护体,龙息功、战伐诀真解力量轰鸣起来,与无形的风刃碰撞,继而一一化解。
“无耻,简直太无耻了!”
人王道外围,云国的一群老者顿足捶胸、懊恼不已,似乎十分恼恨我如此的“夺造化”,而事实上也很简单,假若是一个云国天才挖走了仙果树,他们多半会手舞足蹈欣喜若狂!
“黑炭小子,滚开!”
……
武侯府的天骄远远看着我,冷哼一声,浑身散发着符文光辉,再度跨出一步,更加接近那块上古石碑了,但周围也变得更加阴风血雨起来,上古石碑散发阴森森的光辉,似乎是在警告接近者一般,这位天骄稍作休息,再次迈步。
我微微一笑:“你有命拿到吗?何况这造化就记载在石碑上,我又不会拔掉它,你担心什么?一起领悟也是没有问题的。”
三个时辰内,我走出和*图*书了六步,距离石碑只有三步之遥,甚至已经能隐约看透上古石碑周围缭绕的混沌气,感悟到少许上古符文中蕴含的奥妙了,这果然是一门绝术,符文由遒劲的剑气刻画出,能够清晰感受到这些剑意中的奥妙,竟能显化出一座铜色巨鼎法相,三足两耳,散发着太古神圣气息,气机敦厚,无比磅礴,有种能够镇压一切的气境。
他目光阴鸷,考量了片刻,点头:“可以。”
我继续迈进一步,周围虚空扭曲,一缕缕雷光闪烁,但都被我的剑心罡气抵挡住了,淡淡道:“你有那本事杀我就尽管动手,不过你继续这么咄咄逼人的话,我会主动出手斩杀你,反正死在我剑下的云国天骄已经很多了,不在乎多你一个。”
他低喝一声,掌心里多出了一枚精巧龟甲,上面细小符文密布,瞬间爆发出神威,笼罩住他的整个身躯,居然使用宝器护身了。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我迈出了下一步,距离上古石碑相距九步。
这么一来,气氛就有些微妙了,两人一起参悟函牛之鼎绝术,但没有意外的话,谁先领悟就会率先斩杀尚未完全领悟的那一个。
我淡然笑道:“绝术就在眼前,一起领悟,别打打杀杀的,如何?”
这少年也是一笑:“祝你好运!”
我深吸一口气,再度踏上前一步,距离这枚上古石碑仅仅相距一步之遥,但那缭绕的混沌气依旧遮掩了石碑上的许多文字,让人无法真正观摩,直接完全靠近才行,不过周围风声猎猎,裂云滚滚,显然没有那么好过。
“这还真是夺先贤造化,人王道上仙果树,从今以后真的只是一个传说了……”
“嗯!http://www.hetushu.com
“轰~~~”
“嗯。”
周围虚空挤压扭曲,绝强的压力从四面八方涌至,让人血脉沸腾,几乎就要窒息,甚至皮肤、血肉发出吱吱的响声,那种一种骨骼即将错位的强烈压迫感,只是在第一时间我就已经汗流浃背,整个人仿佛走入一个绝境一样。
他声音冰冷:“你挖走了仙果树,以为我看不到?立刻给我滚,否则休怪我出手斩杀你。”
我皱了皱眉,提起一口气,一步步的向前跨越,寻求自己的造化,只是十分钟内就走出了近十步,让周围停留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其中一个云族少年诧异道:“这位朋友,你走得那么匆忙,小心身躯爆碎而亡,已经有先例了。”
“是啊,一旦真的夺取,恐怕武侯府在云国的地位也会大有提升,这天骄也定然会被重视,甚至会被云皇下诏封侯也说不定。”
劲风轰击在九马画山气境上,嗡嗡作响,而我则嘴角溢出一缕鲜血,这么快就受伤了,这两道风刃十分沉闷,简直胜过两道上古战魂的剑气!
“武侯府天骄实力极深,自小就被众所瞩目,相信这次也不会出意外,定然能夺取上古先贤的这一段造化。”
不远处,武侯府的天骄咬牙切齿,道:“这上古石碑上的机缘属于本少爷,你算是什么东西,敢来跟我夺造化?”
通往大造化的路上,凶险为伴!
女山声音清平,道:“剑道之路者,有混沌绝伦之境,有杀伐开合之境,有吞天噬地之境,亦有这种函牛之鼎之境,函牛之鼎是一种境界,一种手段,可包容万物,以剑道阻挡一切,在太古年间也算是一门不错的手段,没有想到在这里m•hetushu•com居然会有记载……”
……
他就是武侯府的那个天骄,备受长老们器重信任的那个人!
当然,我可不是,我是追求大造化之人,脱离了这种低级趣味,何况……风起院的几位姑奶奶就已经难以应付了,几个都是绝世美女,足够消受的了。
往前数十步外,一名云国少年已经相当靠前了,脸上满是冷汗,又跨出了一步,他的目标是近十米外的一块青色石碑,周围缭绕着一缕缕混沌气,仿佛矗立在凡界的仙界神碑,散发着一种俯视众生的虚空感,令人心悸。
附近的几个云国少年双目开阖,透着雷霆光辉,一个个都深藏不露,其中一个说道:“武侯府确实底蕴深厚,随便拿出一个天骄竟然就能走到这一步,如果真的能夺取上古石碑上的造化,恐怕就算是不进真龙宝殿也不枉此行了!”
当我距离上古石碑仅剩十步的时候,几乎每跨出一步都要耗尽全身的力量,难怪这武侯府的天骄近半个时辰才能踏出一步,如今依旧相距足足有九步,就快被我赶上了,只是我在另一侧,彼此有距离,否则肯定火拼。
“上古石碑恐怖绝伦,上面记载着某一门神通,这神通自然也能用符文来推演,但有人王战魂守护,恐怕未必有那么容易得到。”
空间剧烈褶皱,一道风刃轰在远处武侯府天骄的体表,顿时当一声铿锵之音震荡,他的体表密布符文,并且隐隐然有一头玄龟法相显化,坚硬的龟甲抵挡一切入侵,难怪能走到这里也没死,原来是修炼了这种上等符术。
一块上古石碑,上面以剑气刻写着某一门绝术,也是一门大造化,只是那里周围昏沉沉的一片,虚空扭曲,隐和_图_书隐然有劲风闪烁,似乎有着巨大凶险,想要获得上古石碑上的造化绝没有那么简单!
“哼……”
上古石碑周围的危机不是剑气,而是一种来去无形的风刃。
“没事,多谢好意。”我友善的冲他一笑,云国的人倒也并不是都性情桀骜、暴戾绝情之人。
设下禁制的,应该是一名深谙风属性规则的太古人王吧,堪称功参造化!
初步评估之后,我身侧一寒,两道劲风袭来,横扫一切,地面上的上古石笋都崩碎了!
武侯府天骄没有把握瞬间斩杀我,我也同样没有把握,但都想得到这种绝学,所以也就只能拼悟性,得到绝学之后再一决生死了。
……
这时,兵铸山内的女山忽地苏醒,愕然道:“这是……函牛之鼎绝术?”
我惊奇道:“函牛之鼎?”
武侯府天骄有些怒了,咬着牙也迈出一步,身躯迅速被一道道风刃洗礼,吐血不止,手臂上更是被斩开了符文盾,切出深可见骨的伤势。
更重要的是,那武侯府天骄也凭着宝器的守护走近了,双眸爆发烈然光辉,道:“小子,你真要跟我夺造化,莫非你不怕死?”
“不,只是一种手段,不演化真正的剑招,就跟你之前参悟的九马画山是一个性质,是一种绝术与手段,能极大的增强你的实力,但并不拘泥于一招一式,你想踏入剑道巅峰的话,这种绝术对你益处多多,好好观摩参悟!”
“那小子……把整棵仙果树挖走了?!”
“我的天啊,居然真的挖走了,真是一个妖孽,自太古以来,谁敢作出如此之举?”
玄龟之术,与我当初的河图洛书力量较为接近,但无法与我如今的太皓真经相提并论。
“休想胜过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