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一章 龙象诀

转眼便是半天过去。
我和武侯府天骄依旧沉浸在对函牛之鼎的领悟之中,当鼎身外壁的奥妙尽数悟透之后,我深吸一口气,水寒剑心微微抖动了一下,有种悸动和渴望,这块石碑记载的符文不止于此,我轻轻闭上眼,意念动处,有种幻觉,石碑的表层符文一一脱落,露出第二层符文,金光无比炽盛!
符文爆发,一片金色光辉编织成了一个巨大磨盘,瞬间武侯府天骄的气势几乎翻倍,金色磨盘横扫,有种谁与争锋、俯视众生的气势。
“太恐怖了吧?”
鼎身上金色波纹荡漾,将武侯府天骄奋力袭杀出的几道剑气完全吞没,这是函牛之鼎绝术的真正奥妙,以剑气化纹,形成一个完美防御空间,而武侯府天骄虽然铭刻了绝术奥妙,但却没有完成参悟,一时间根本无可奈何,却被我的剑气震得脸色苍白,嘴角溢出鲜血了。
……
“是,长老放心,我马上动手!”
取灵墟,何等残忍。
月刃化为一道月光掠过空间,“铿”一声击退对方的长剑,只觉得手腕微微一麻,传来一股敦厚如山岳的巨力。
“这是……龙象诀?”
奈何我有水寒剑心护法,周围古鼎发光,散发着一种神圣威严气息,爆发出一缕缕剑光攻伐,无论武侯府天骄的攻势如何凌厉我都能一一化解并且加以还击。
“七分。”
“哼,武侯府天骄号称少年主宰,将来极有可能会继承武侯之位,是最被看好的天骄之和-图-书一,悟性超凡,相同时间内参悟的绝术一定在黑炭小子之上,胜算极大!”
老者声音中透着狠辣:“这黑炭小子资质非凡,悟性也极为惊人,一旦参悟绝术就更加难杀了,少主请斟酌,在参悟至八成之后就将绝学铭刻入血骨之中,先行斩杀这小子,随后再慢慢参悟,一门神通绝非一天内就能悟透的。”
散发上古气韵的钟声隐隐响起,我催发九马画山绝术,一时间气息更加敦厚了许多,杀伐意境磅礴,九匹天马围着神山飞旋,宛若神明降临的秘技,瞬间逆转局势,数十剑轰杀出去,生生的震退了武侯府天骄的绝学。
他一口鲜血吐出,撞击在身后的一块石山上,整个人都没入人王道弥漫的雾霭之中,声音暴戾道:“很好……你没有让我失望!”
远处,许多云国少年都振奋了起来,一个个欢呼雀跃。
“蓬……”
“刷!”
……
气息一沉,万物灵墟中的灵力汹涌而出,犹如涓涓细流般的萦绕在身边,转眼凝实出青色铜鼎意境,剑气杀伐飞旋,一道道金色波纹涌动,成片的上古文字自行推演浮现,有种上古气韵蕴含在其中,这是灵力演化的意境,与符文推演同出一辙,一如本源。
有几人争得面红耳赤,而战圈之中的搏杀也愈演愈烈,两方古鼎不断碰撞,散发出千万道剑气在空中绞杀盛一片,函牛之鼎果然是一门绝术,看似朴实厚重,实质www.hetushu.com上一旦爆发,这种杀伐威力不逊色于任何一门绝顶剑诀!
武侯府天骄傲然:“这黑炭小子必然没有领悟那么深层次,长老放心,我一定会比他更快一步获得这门绝术的。”
“恭喜你,你成功激怒了我。”武侯府天骄擦拭嘴角鲜血,一张年轻的脸庞上满是狰狞,笑道:“不得不承认,你是龙灵帝国极为少见的天才,既然如此……便让我破开你的头颅,取你灵墟回云国好生观摩一番,或许另有一番造化!”
“不可能,武侯府天骄必胜,他有多可怕,你们太不明白了!”
“噗噗噗……”
武侯府天骄终于动手了!
大鼎巍然,表层发出神圣光辉,一道道符号闪烁,几乎每一道符号中都蕴含着极为敦厚的剑意,我则一一参悟,与这些剑意融合,将其拆解,顿时一段绝术奥妙开始烙印在我体内深处的水寒剑心上,在那剑心表层岩石上不断拓印出一道道斑驳的斧凿痕迹,开始补全真正的剑道奥妙。
挥剑怒劈,两道剑气在空中盛放,随后“当”一声巨大的铿锵音震荡而起,两方巨鼎碰撞在一起,仿佛发出天音一般,震耳欲聋,周围盘坐悟法的修士纷纷后退,一个个脸上都有惊色。
“对,斩杀了他,取其灵墟!”
“噗……”
说完,周围的空间扭曲,虚空被镇压,是女山在扰乱空间,一时间竟有一缕缕声音飘入我的耳中,武侯府天骄正在与人王道外矗立的那些云hetushu.com国老者传音,此时却被女山给截取了部分。
我胸中憋着一口气,这时禁不住低吼一声,浑身散发灵力光辉,一道道战伐诀原始印记浮现,七种力量同时迸发而出!
“这两个妖孽级天骄终于开战了!”
果然还有一层!
他脸色铁青,咬牙切齿道:“你不可能悟法比我更加透彻!本少爷要你死,今天必然斩杀你!”
武侯府天骄亦然,他的情形十分惨淡,浑身多处皲裂出血,甚至肩膀上还有一道深可见骨的迸裂伤口,但却被他以金色符文强行镇住伤势,目光凛然,脚下踏着一层层符文光辉抵御上古石碑散发的威压以及周围的风刃,以极为强势的姿态开始参悟函牛之鼎绝术。
气流吹动,周围的雾霭不断消散,上古石碑记载的绝术已经获得,两人不约而同的向外撤退,随后开始决战!
就在这时,兵铸山内女山道:“要抓紧了,否则对方会率先动手,这武侯府的小子可不是什么善茬,杀伐果断,不会给你完全参悟补全这门剑道绝术的机会的。”
……
“少主,你领悟了几分?”其中一名老者问道。
武侯府天骄目光傲然,手握长剑,体内爆发出一缕缕符文,在体外凝聚出一道威严铜鼎的形象,气势凛然,随时都有剑气突起,竟然这么快就能用符文演化出绝术法相了。
若比霸烈磅礴,战伐诀不输给任何神通!
龙象诀,气势磅礴,并非一般法门所能对决,一旦气势被压制恐http://m.hetushu.com怕就没有任何优势,会被一路压着打,最终真的被斩下头颅,被取灵墟观摩。
浓郁的雾霭骤然散开,一柄泛动寒光的利剑刺透迷雾而来。
他开始动用自身绝学了。
“当~~~”
……
“不可能!”
开始入定,沉浸在对函牛之鼎绝术的参悟之中。
“纵然给了你观摩造化的机会,你就真能获得吗?”
“我看未必,黑炭小子屡屡有惊人之举,这一次说不定也……”
“哗……”
雾霭中气息涌动,我禁不住皱眉,那里竟有一种无比神圣的气息涌动,紧接着金色光辉冲天而起,将黑夜照耀得一片通明,磅礴的气劲涌动,压迫得百米外悟法的少年天才都吐血后退,一个个如同见了鬼一样。
“杀!”
“武侯府天骄……已经得到某种传承了?”
“这等气势,不愧为武侯府天骄!”
继续观摩参悟,整个人的身躯一动不动。
“战吧,让我等亲眼看到黑炭小子这绝顶天才的陨落!”
我睁开眼,周围雾霭缭绕,虚空扭曲,说不出的怪异,而武侯府天骄则一脸平和的站在那里悟法,居然连一点杀气都没有透出,果然是一个杀伐果断之人,不过要说对绝学的悟性,我绝对在他之上,上古石碑第二层所记载的函牛之鼎绝术已然参悟小半,剩下的部分也完全被吞噬天赋所烙印,一次次的反复演化剑意,仅仅半天过去就已经对这门绝术略有小成了。
再进一步,一缕缕磅礴气劲在石碑上涌动,最终和图书化为一口古老铜鼎的形象,散发敦厚气息,表面浮现着密密麻麻的符号,记载着函牛之鼎剑道绝术,只是看了一眼就让人有种目眩神迷的感觉,这一方鼎周围记载的东西太过玄奥了,瞬息间犹如千万道剑气暴射入颅墟之中,让人一时间难以全部接受。
剑道,主杀伐。
然而函牛之鼎则另辟蹊径,走的是一个以防代攻的路线,以不攻应对任何攻势,鼎身气势磅礴浑厚,足以能压垮、镇压一切力量,绝术符号一一印入心底,我引导灵力化出意境,转眼之间就在身周形成了一道金色波纹,镂刻出巨鼎形象,雾霭缭绕,散发神圣气势。
我浑身一颤,左臂上的一寸肌肤炸开,鲜血狂涌,身躯已然承受不住这等压迫感了。急忙运起九马画山绝术,一时间太古神山巍峨浮现,九匹天马飞旋,隐隐有钟声鸣响,神圣而祥和,转瞬之间那种压迫感就减弱了许多。
众人的惊愕目光下,一头龙象凶兽的法相冲开雾霭,武侯府天骄傲然走出,气势再度提升了一大截,甚至周围的人王道压制似乎都对他失去了作用,这个少年天骄了不得,超乎想象的强大,难怪有几名云国长老级别的强者都在外面守护着。
符文激荡,无孔不入的横扫周围空间,武侯府天骄越战越勇,手中利剑一次次的晃出湛青色剑花,直指我的要害处,此人剑道修为很强,远远超过我的预料,云国修士一般都专注于符修,像这种剑道一样卓绝的天才确实少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