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一十四章 剑神冢

“嗤嗤~~~”
其余人也纷纷退出,一个个面露不甘之色,恶狠狠的瞪着我。
“黑脸帅哥,你叫什么名字?”龙武山的天骄少女问道,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如同宝石般,透着一种灵动,颇为出尘。
“嗯,明白,多谢。”
空中一道铿锵音激荡开来,紧接着一柄巨大的血色战矛显化而出,足足有上百丈那么巨大,锋刃上的磨砺痕迹都能看清,矛头仿佛山峰般巨大,缭绕着一缕缕白色混沌气,一股王道气息弥漫开来,让人禁不住的有种想要膜拜的感觉。
他颔首,道:“剑神冢那里了不得,我之前尝试进入一次,却被一种霸道剑意给直接逼了出来,你要小心。”
气境之中,真龙咆哮,凤凰舞天,巨猿纵横大地,海兽吞没一切,人类在这片世界里何等渺小,面对着滚滚天威,这位人王凭着一柄战矛征伐天地间,率领千军万马,无往不胜,最终战到了血脉枯竭、元气耗尽的地步,终于来到此处,长眠于人王冢之中,并且留下了一番征伐气境当作是机缘,为后世者留下一鳞半爪的神圣手段。
月刃泛着妖冶寒光,我巍然傲立,目光冷峻的看着外围的云国天才们,道:“立刻,全部退出人王道!”
手中月刃一晃即逝,我转身一步步走向了人王道深处,寻找属于我的剑道机缘。
我一步步走近,水寒剑心宛若一柄旷世神兵明澈,保持着心志的澄澈,化解周围场域的压迫感,但饶是如此依旧十分艰难,周围场域越发强大,以至于浑身受www•hetushu.com到极强压迫,骨骼关节作响,若不是有水寒剑心和战伐诀、九马画山镇住肉身,恐怕已经血骨爆碎而亡了。
远远望去,一座银灰大坟坐落在人王道尽头。
白色雾霭缭绕在我身周,丝丝缕缕,十分神奇,似乎开始与我的身躯开始共鸣起来。
水寒剑心的大道法则正在补全之中。
足足又过了半天,我没有获得任何绝术,也没有获得任何灵药,但却真正的获益匪浅,水寒剑心在此一悟之间越发的完整,正在跨向那一步,这种奥妙上的参悟远胜于任何一门绝术,换言之,无论是九马画山还是函牛之鼎等绝术,都是从大道演化而来,而真正能掌握完整大道的强者,举手投足间就能显化出真正的神威,大道至简,便是简单的一剑挥出都会有扭转乾坤的神妙!
灵墟内,一幕幕气境呈现,三军征伐天地间的景象不断飞梭,转眼之间这些气境尽数化为充满杀伐气机的混沌气息萦绕在水寒剑心周围,剑心外表岩石无比通明璀璨,开始出现了一道道战矛舞动的斧凿痕迹,气息也愈发的浑厚起来。
“你……”
说着,他一步步的走向了人王坟,周围虚空扭曲,一缕缕规则闪电坠落在他身上,但却硬生生的都被震开了,未见灵力与符文,难道仅凭肉身力量就震开了这种上古战魂意志压制?
“当~~~”
……
剑神冢,终于出现了!
走进人王坟十步之内,顿时某种意志仿佛开始苏醒一般,周围气机横扫,和图书瞬间白色光辉充满了整个天地!
我皱了皱眉,便不再理他,依旧一步步的走向了人王道深处。
左臂抬起,战伐诀真解印记喷薄灵性力量,一匹火红天马横空踏下,顿时宛若一座万丈火焰古岳降临,硬生生的将对方的符文镇压下去,气流挤压,“轰”一声巨响,那少年天才的双臂震碎成了血雾,身躯更是被战伐诀真解的巨力轰得飞退出人王道,体内经脉不断炸裂,根基尽毁。
“我姓风。”我再次祭出了母亲的姓氏。
又一次颤音之后,战矛周围意境变化,仿佛出现了一幕幕征伐绝世强者的景象,那种无边战意弥漫开来,震惊无比!
这一坐便是一天一夜,远方真龙宝殿方向传来惊天动地的搏杀之声,显然众人在大战,或许真龙宝殿已经开启了。
空气中弥漫着上古人王的战魂气机,腐朽而强大,而就在我进入约六百步深处的时候,一旁的丛林里气势浑厚无比,一缕缕霞光雨落而下,萦绕在一座青石大坟周围,人王坟,终于出现了第一座真正意义上的人王坟了!
雷电狂舞,这一带已经寸草不生,甚至就连坚硬的地砖上都已经出现了一缕缕剑痕,这些地砖可是每一块都拥有符文镇封的啊,居然也抵挡不住肆虐,足可见剑神冢附近的凶险程度!
“还有谁?”
“哦,一定要小心啊,祝你在剑神冢找到那一份的造化。”她吐吐舌头,笑道:“千万小心,许多天骄尝试进入,都失败了,甚至还死去了几人。”
我暗暗心惊,问和*图*书道:“你也要去观摩剑神冢吗?”
“好,多谢提醒。”
“嗯,怎么啦?”我问。
征伐道,这是我要修的方向,一样能补全水寒剑心中大道真意的残缺。
“黑面道友,你想去剑神冢?”长满凄凄野草的路旁,一名龙武山的天骄少年问道。
雾霭浓郁,人王坟散发着一种古老气韵,一位盖世强者长眠于此。
“你是谁?”
“当!”
只是看了一眼,我心中禁不住的暗暗震惊,这座人王坟周围弥漫着一个绝强的场域!所有的落叶都无法在那里落地,尽数被扫开,以至于经历千万年,那里却一尘不染,几朵小白花颇有清丽脱尘的感觉。
“剑神冢?”
一探究竟!
雾霭缭绕,人王道上弥漫着一种上古战意,化为丝丝缕缕的威压不断对挑战者施压,以至于许多灵修世界的少年天骄也止步不前,只能深入到两百步就已经无法继续深入了,而人王道深邃,足足有上千步的深度,那雾霭弥漫的深处透着神圣而浩荡的大道气韵,显然,剑神冢应该就在深处了。
“只是一个简略大道规则,你是谁?”我皱眉问。
“嗯!”其余几人深以为然,眼中杀气尽显。
我穿过一重重雾霭,九马画山绝术显化而出萦绕在身周,抵挡四周不断碾压而来的大道气势,身后众人的身影渐渐不见,在我踏入人王道近五百步深处的时候,已然开始步履维艰起来,每走一步都要休息几分钟,浑身大汗淋漓,仿佛背负着几座古岳在求索一般。
不过我正在悟法,就http://www.hetushu.com连女山也保持着平静,没有打扰,或许她能感应到真龙符骨还没有真正的浮出水面。
而一群云国族老则眉头紧皱,一个个杀气腾腾,浑身氤氲着符文图案,但却又没有任何一人敢于踏入人王道来挑战人王冢这片区域的秩序意志,其中一名老者目光阴鸷,冷笑道:“小畜生,你以为躲在人王冢里就没事了吗?除非你不出来,我等就守在这里,管你悟得什么绝术,出了人王道便是你的死期,等着瞧吧!”
我心中震撼,发自心底的敬佩油然而生,坟前一叩首,盘膝而坐,开始悟法。
“狂妄,你能掌握这一方乾坤吗?”
他摇头一笑:“暂时还不行,我身为异族,无法踏入那位前辈的意志场域之中,否则恐怕瞬间就会被斩杀掉。”
站起身来,对着这座青石人王坟再次一叩首,我缓缓退出,重新回到人王道,再度走向了人王道深处,去探索更大的机缘。
“这位朋友,你且站住。”
“你……”
……
“我?”他淡淡一笑,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有所领悟了吗?”
他轻笑一声,说:“萍水相逢,何必想问,我只是一个过路人,总之,你知道我不是你的敌人便是了。”
……
人王道九百步深处,四周虚空完全被挤压到扭曲的地步,一缕缕闪电雷霆从四周狂轰滥炸,就算是有九马画山等绝术护体还是受了伤,转眼之间浑身就已经多出皮开肉绽,惨淡不堪,而后方连一个来人都没有,最多就是龙武山的第一天骄来过,但尚未走到八百步www.hetushu.com就被扭曲的虚空雷电劈得浑身焦黑而败退了。
一名云国少女咬着鲜润红唇,不甘的后退数步,退出人王道。
没有墓碑,也没有铭文,只有一堆腐朽的古老青石相伴,此外便是坟前的几株植物与上面盛开的白色小花。
“既然你们不进来,那我走了。”
我看着他,却看不透此人深浅,甚至这个人连灵力都没有释放出体外,也没有动用任何绝术,却能抗衡人王道上的恐怖压迫感。
我微微笑道:“有种进来,在外面发狠话算什么本事,你们几个是武侯府的族老?看起来也不过如此罢了,胆小如鼠,还想问什么天道,真是好笑。”
忽地,一个淡然出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雾霭之中,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少年走了出来,长得十分秀气,双眸澄澈,姿态儒雅,步伐稳重,有种脚踏乾坤的气势,淡淡的看着我,问道:“你在这座青石人王坟前有所领悟?”
一群族老气得身体晃了晃,吹胡子瞪眼,差点背过气去,其中一个还算冷静地说道:“几位长老,何必跟这小子逞一时口舌之快,我等静候在此便是了。”
我巍然立于原地,无比震撼,这是一位征伐天地的太古人王,仅仅显化出他的兵器就仿佛让我感受到他在太古年间的风采,千族征伐,百舸争流的时代,他竟有种横扫一切的雄姿,身为人王,将原本弱小的人类推上了一个巅峰!
一名云国少年天才忿怒大吼,手中符文飞扬,掀起漫天狂澜,一重重符文仿佛波浪般碾压过来,就连人王道上的气机都开始暴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