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章 绝杀

果然,有后手。
“区区一个所谓天才,不值一哂。”
“以我绝术,送你上路!”
寒泞退后,浑身泛动真龙气机,手握真龙符骨,似乎并不担忧我和寒奕的决战,目光却不时的扫向真龙宝殿的各个角落,眸子里有种慑人光辉射出,他在寻找真龙之血。
龙武山长老也沉声道:“步亦轩小友,我这里有一张符箓,这就赠送与你。”
寒奕双眉倒竖,眼中射出寒芒,体内天石功力量暴涨,身后“刷刷刷”的祭炼出多达十道石笋,一根根粗长无比,白气缭绕,散发着恐怖杀意,骤然之间,寒奕所有的力量一起爆发,十枚石笋化为寒芒狂轰滥炸而下,周围空气都仿佛凝固了一般,空间吱吱作响,被压制而无法躲避,只能一战。
第一击,谁也占到便宜。
天动地摇,一整座真龙宝殿都剧烈颤抖,这一剑蕴含了战伐诀与九马画山的奥妙,更有一种开天辟地的威势,剑气周围混沌气缭绕,与天石功石笋碰撞在一起,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空气震荡,领域碾压,激起了一个圆形的战斗领域,符文四溅、灵力肆虐。
再一次碰撞在一起,剑光与石笋交换了数十回合之后,双方横拍一掌!
……
一剑一世界,每一个小世界皆能发动剑意。
寒奕冷笑,身周一缕缕白色气流缭绕而起,整个人宛若被一根巨大石笋包裹,气势磅礴无比,顿时周围的虚空不断被压迫爆鸣,这种威势哪里像是天御境的强者,即便是星御境恐怕也很难有这等毁天灭地之能。
“好,和-图-书你既然找死,我送你一程!”
寒奕双眸发光,瞬间祭出无数石笋冲天而来,脸庞狰狞:“老子的天石吞蚀劲居然杀不了你?给我去死啊!”
大地疯狂摇动,整个真龙宝殿内的空间都完全挤压扭曲了,无数巨石与剑气绞杀在一起,不断斩碎成石屑坠落,混沌气四处肆虐,鲜血瞬间殷红了我和寒奕的衣衫,如此激烈的大战中谁也不能保全,只是看谁的伤势更轻一些罢了。
石笋轰鸣,无数闪电奔泻而出,吞噬我的身躯,寒奕哈哈狞笑:“你以为小爷真的不敌你?”
萧慕雪一身白衣,秀发瀑布般垂下,一双美眸充满灵动,红唇秀致而诱人,轻声道:“你一定要小心啊,这个人很强。”
“说得好!”
近战绝不是天石功的长处,寒奕暴喝,手握石笋石笋猛击,同时一脚飞起与我踹在一起,“蓬”一声两人分开,符文光辉缭绕,我的右腿上一片火红,月刃战衣这一刻竟被烧熔了,这个寒奕的符文很古怪,似乎能快速碎灭灵力所凝化的攻势。
真龙宝殿金池上方迅速缭绕混沌气,一根根石笋呈现,深色符文交织,仿佛即将掀起无数狂澜一般,狂风骤过,吹拂得双寒衣袂猎猎,寒奕确实不愧为沐王府天骄,天石功的火候恐怕已经有了沐王五成功力了,如果给他时间成长,一旦境界提升,将会毫无疑问的成为灵修世界的大敌之一。
“嗯?!”
一瞬间,空气中“哧哧哧”的无数道寒光冲天而起,剑道法则轰鸣,无数剑气直奔寒奕而m.hetushu.com去,与天石功的石笋轰在一处,爆鸣声阵阵,空间都仿佛要被压塌了一般,剑气肆虐,无孔不入,瞬间切破了寒奕的衣服,在他表皮处切开了一道道伤痕,但只能切入不到半公分就被一种无形力量给弹开了,无法重创他。
“你……找死!”
寒奕横起一枚石笋挡住,剑气在石笋上不断冲击,转眼之间石笋爆碎,而这一道剑气就彻底被消弭无形了,但就在寒奕抬头再看的那一刻,我已经纵身来到面前,脚踏虚空,长剑一摆,拉近距离迅速发动快攻。
“蓬~~”
寒奕暴喝,双臂同时扬起,手掌攥住一根混沌气缭绕的石笋,仿若山岳般的碾压下来,一时间空间都被挤压的扭曲变形,虚空嘶嘶作响,噼噼啪啪的爆出一一道道雷光,而我的身躯瞬间就仿佛被置入一个巨大炉鼎之中一般,那种强大的压迫感令人窒息!
……
说完,空中涌动雷音,一缕缕粗大的绸带状混沌气缭绕在石笋周围,那些悬空石笋越发变大,气势碾压下来,让灵修世界的众人不得不后退,让出一个大战场来,甚至就连地面上的石板都噼噼啪啪的作响,被天石功的气息所压迫龟裂。
“斩你!”
凌空破界而出,长剑铮鸣,灵力从体内迸发,我劈出了糅合了一剑一世界奥妙的一招冰川如林,一时间空中无数冰川意境镇压下去,有种毁天灭地之势,九马画山绝术轰鸣,一击之下我也坠落下去,斩杀而下。
……
“不必。”
重创之下,寒奕一双眸子却充http://www•hetushu.com满了寒光,犹如猛兽一般的看着我,他的手中忽地闪过一道青色符箓光辉,紧接着一缕缕符文犹如纹路般的覆盖上身躯,硬生生的镇住了即将破碎的身躯,而寒奕则趁势握住一根细小石笋,“噗”一声闪电般送入我的腹部。
一张上古符箓,外加石笋中暗藏的雷劲,寒奕看似轻狂张扬,实际上似乎一直在寻找着这个能够绝杀我的机会。
如此强横攻势下,我竟然心底有些兴奋,仿佛血脉都要沸腾了。
大殿外,一群云国修士凛然,一个个脸上都浮现着震惊与振奋。
“够了没?”
我杀红了眼,长剑爆发上古秘技神威,冰魄星云斩裹挟碎灭之力轰下,硬生生的震断了三层石笋,“咔擦”一声斩入寒奕的肩膀之中,直接斩碎了肩骨,发力下压,即将将其斩为两段。
无尽灵力咆哮而出,水寒剑心化为一柄绝世神兵透体而出,带着水寒意境萦绕在身周,九马画山绝术全面迸发,月刃一挥便斩破空间轰出了一剑!
“看来你在人王道上的造化也不过如此。”
“轰轰轰~~~”
我身上的符箓就不少,婉言谢绝,道:“前辈,我与双寒一战不为贪图这些,只是为我灵修世界出一口气,让云国修士睁大狗眼看看,这天下不是他们说了算。”
“哈哈哈……步亦轩完了,什么白修罗的传说,都要葬送在这里了。”
“很好!”
“步亦轩!”
月刃轻灵,一剑被石笋挡住之后立刻一抖,另一朵剑花就在寒奕的右肩上绽放,造成了一个深可见骨的伤hetushu.com口。
战伐诀真解与天石功轰在一起,我和寒奕均是浑身一颤,手掌火辣辣的一片,必须分出一半力量去化解侵入体内的符文,将其一一磨灭,否则将会对肉身造成无法想象的伤害。
寒奕双眸带着冷冽笑意,道:“你在古国界之战大放异彩也不过是因为九转伏魔阵,如今没有符阵,只凭个人实力,看我十招内斩杀你!”
身躯一点点的被吞没,符文劲无孔不入的钻入身躯之中,我凛然,万物灵墟与水寒剑心稳住心神,不断奋力排斥,同时后退一步,进入了虚灵界,一时间渗入体内的力量瞬间就被排斥了大半,压力缓解许多,如我所料,寒奕所修的一切法都在真实世界,无法在虚灵界长存。
“铿……”
但如果以虚灵界的偷袭方式斩杀寒奕,我却又不甘心,遇到这么强的同代,如果不正面镇压的话,那根本谈不上对自己的磨砺。
“纵横真龙宝殿,镇压一切的人,终究还是我们云国的天骄啊……本来还以为步亦轩能给人什么意外呢,看来也不过如此……”
“你们这所谓的沐王府双寒不是早就向我发起挑战了吗?我如果不接着,不是显得很没有底气?”
“死!”
“是吞蚀劲!天石功的其中一门妙法。”
“知道,多谢提醒。”
可惜,这一瓶堪称稀世珍宝的龙血此时在我的空间骨戒里,有界壁阻拦,他根本看不到,也不可能看得透这些。
“开!”
我也不好受,一缕缕天石功混沌气洗礼下,月刃战衣颤抖,全身的皮肤都滚烫,天石功的气息有种灼伤感和_图_书,瞬间身躯就仿佛浴火一般,浮现着一层能对我造成重创的火焰,若不是我之前吃下了金刚果,有神效的话恐怕就麻烦了。
我巍然矗立原地,九马画山绝术透体而出,与天石功抗衡,顿时钟声阵阵,仿佛有神明在吟诵祀文般的神圣威严,体表七道战伐诀印记悉数涌现,绽放光辉,全力激发体内灵力与天石功一战,手中月刃亦越发璀璨,寒光凛冽,有种水寒的意境浮现在剑刃周围。
一群灵修者纷纷动容,一个个都早就憋了一口气,自从云族开始揭开面纱,与南方频繁来往之后,灵修世界就一直处于劣势的一方,如今终于有人站出来挑战了,并且挑战的是被誉为沐王府最强新秀的双寒!
……
战!
“轰~~~~”
有这样的对手,实在令人欣喜!
寒奕眸光冷冽,带着浓浓的轻蔑,道:“何须寒泞出手,我一个人就足以轻松镇杀你,步亦轩,你真敢与我一战?”
寒奕一声暴喝,这层石笋瞬间幻化巨大,无边符文吞灭一切般的笼罩了大半个真龙宝殿,就连我的身躯也在控制之中,他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得意,哈哈笑道:“受死吧!”
一阵剧烈绞痛传来,好狠,小腹几乎被刺透了。
一声断喝,战伐诀真解领域全面爆发,顿时头顶空间里产生了密密麻麻的龟裂痕迹,寒奕所祭炼出的领域威压被战伐诀给震塌了,空前的轻松感传来,月刃扬起,对着天穹之上就劈出了浩瀚无比的一剑,九马画山威严萦绕,有种凛然不可侵的神圣气息。
长剑一荡,又是一缕彻寒剑气横扫天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