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二章 涅盘

“杀”、“灭”二字卷动滚滚天威镇压了下来。
“这一招,教你灰飞烟灭!”
“啾啾……”
龙爪光辉炽盛,剑气根本无法抗衡,纷纷被龙爪磨灭,下一刻,龙威镇压下去,十天骄一个个如遭重击,纷纷吐血,甚至稍弱一些的天骄身躯已经开始龟裂,血流如注,在真龙威压下,他们根本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此时的他们,就仿佛在对付一头真龙显化的部分神威一般,如何能抵挡。
“趁这个时候,攻杀他!”女山道。
……
“都去死吧,一群蝼蚁!”
“小心。”
寒泞一脸张狂,身周不时显化真龙的某些手段,忽地手掌扬起翻转,顿时空中起风云,滚滚云层之中一道金光洞穿而出,是一只巨大的龙爪,硬生生的镇压了下来,裹挟着堪比数十座古岳的气势,直接镇压龙武山十天骄的剑阵。
通灵骨针浮现,一缕寒光掠过,完成最后斩杀!
女山轻声提醒:“这寒泞疯了,竟然从真龙符骨上掰下无用的一小部分来祭炼龙魂,这是想借用真龙残存在真龙符骨中的魂力来斩杀你,小心啊,直接动用兵铸山!”
寒泞忽地后退,手掌出多出了一片指甲大小的晶莹碎片,散发着精纯龙力。
身周灵力光辉弥漫,水寒剑心宛若一尊神剑守护心志,我也冲了过去,挥舞黄金杵与寒泞大战,果然如同女山所说的一样,黄金杵能够压制寒泞所修的龙气,与那赤红战剑多次拼杀之后,黄金杵表层的灰色部分纷纷剥落,露出了真面,通体荧灿泛起金光,散发着一种无敌气势hetushu.com
寒泞暴喝一声,腿部飞踹而出,顿时轰鸣声中一片雾霭缭绕着一条金色龙尾横扫而出,虚空尽数被压碎,几名首当其冲的修士瞬间被震碎成了一片血雾,这是一招神龙摆尾的小神通,只能算是截取了部分真龙绝术的小手段之一,但居然已经强悍至此,有种当世无敌的气势!
虚灵界里也一片炎热,外界不断有一条条火舌挤开界壁冲进来,足可见这场涅盘的威力有多么鼎盛,若是我从真实世界进来,恐怕就要被烧成飞灰了。
寒泞暴喝,一吼之威犹如真龙咆哮,一股气焰冲天而起,只是这一瞬就已经震碎了冰魄星云斩的意境,但寒泞尚未来得及得意,就看见我左手掌心托天,那里混沌气息缭绕,第二枚金色大字横空而出,烟云渐渐消散,浮现出一个蕴含天威的“灭”字!
“嗤!”
“我来斩你。”
龙威肆虐,黄金杵并不能完全化解,身上的伤势越来越多,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擦伤痕迹,面对寒泞这种强横到惊人的攻势,月刃战衣、冰魄星辰衣根本抵挡不住几个回合就破碎,大战到后期完全是依靠自身的肉身来抗衡伤害。
“哗……”
“好!”
寒泞暴喝,符文暴涨,力量一层层的提升,战剑每一次挥出均有真龙力量显化,要么是金爪,要么是利齿,又或者为森森甲刃、力可撼天的巨尾,一次次的轰击在黄金杵之上,转眼之间两人就已经拼杀了上百回合,直杀到汗流浃背,遍体鳞伤。
“沐王可是对寒泞满怀期http://www.hetushu.com望的啊……”
水寒剑心流转,激战中表层岩石上多出了几道斧凿痕迹,这是我在鏖战中的磨砺感悟,与真正的高手对战,才能登上巅峰,得窥真正的征伐之道。
空中爆鸣,寒泞化解了这道气芒,目光凛然:“又是你!”
但我来了,黄金杵裹挟着战伐诀真解的神威,身周九马画山绝术铮鸣,一股无边征伐气势弥漫,无视一切强敌!
女山的声音越发平静:“这个寒泞似乎还掌握了一门凤凰法,他不再镇封身体任凭被斩杀,这是要借助凤凰法涅磐重生,你要小心了,接下来全靠你自己,我已经无能为力了。”
“十天骄,列阵迎敌!”
虚空都仿佛凝固了一般,寒泞咆哮而起,浑身绽放龙凤神威,体表更是有一层层稚嫩淡金的龙鳞显化出来,若是真的完成涅盘,他将会拥有一层真龙身护体,到时候恐怕就能塑造出真正的至强肉身,真龙宝殿内再也没人能杀伤他了。
“在他涅盘成功之前,斩杀他!”我淡淡道。
“你想做什么!?”女山终于不冷静了。
“不可能……绝不可能,沐王府的绝世天骄怎么会败?”
……
轰然一声爆鸣,寒泞手中指甲大小的符骨爆碎,空中血云密布,一头黄金真龙的魂力显化,扑面而来,带着滚滚龙威,仿佛要充满整个空间一般,周围数十人躲闪不及直接爆碎而亡,鲜血洒落一地,寒泞满面狰狞,催发真龙魂力,哈哈大笑道:“看你这次如何抵挡!”
寒泞猛烈的咳血,身躯伤口越来越大,但却整和-图-书个人更加狰狞起来,哈哈大笑,体内迸发出一缕缕金色符文,化为无尽火焰在周围笼罩起来,下一刻,他的手臂直接爆炸,紧接着是双腿暴烈,在太皓真经的威力下被摧枯拉朽的斩碎掉了。
真龙魂力裹挟摧枯拉朽之势而来,无可抵挡!
“轰!”
寒泞也一样好不到哪儿去,浑身都是剑痕,我虽然用的黄金杵,但水寒剑心所迸发的一缕缕剑气却让他十分难受,甚至动用符箓镇封体魄也没用,水寒剑心依旧能够无孔不入的对其造成杀伤。
“正有此意!”
我手握黄金杵,浑身是血的站在灵修世界众人前方,道:“你的对手是我,来吧,与我一战!”
浴火重生,注定会更强。
只是一瞬间,寒泞便已经感受到莫大的恐怖,浑身战栗,他终于明白等不到涅盘成功了,杀、灭一现,宛若上界神明的意志降临一般。
火焰核心处,寒泞静静的坐在那里,头发化为火红色,身周有一条真龙形象在旋转,他闭着眼睛,等待涅盘成功的那一刻。
这灭字越来清晰,就在血战中明悟,寒泞借这一战涅盘,而我则借这一战而悟法,成功炼成了太皓真经十二字的第二个。
“蓬蓬蓬~~~~”
我不敢后退,否则身后的萧慕雪等人必然遭殃,手掌在半空中轻轻一划,霞光万丈,兵铸山破空而出,显然,在女山的祭炼下这件神器似乎气息更加磅礴鼎盛了,居然隐隐然有种即将进化的迹象,无数散发神圣气息的上古神兵飞梭缔结成一道屏障,挡住了真龙魂力。
巨响声中连连,若不是有禁制保护和_图_书,这真龙宝殿恐怕都要炸飞上天了。
灵力光辉暴涨,我腾空出现,手中握着黄金杵,裹挟着一阵阵龙威轰向了神龙摆尾,黄金杵无比强悍,“哧哧”之声不绝,裹挟着我的九马画山绝术竟显化出无比神威来,直接破灭了金色龙威的大部分力量,“蓬”一声横扫大地,席卷出一道炽盛气芒直扑寒泞。
手握黄金杵,我骤然进入虚灵界,向前冲过去。
寒泞冷笑,腾空而起,战剑带着炽盛龙气斩落!
下一刻,无尽的压迫感降临,寒泞的身躯开始崩碎开来,转眼时间化为一片血雾,涅盘阵法戛然而止,符号磨灭,直接终止了。
……
“看我斩你!”
寒泞急退,身周包裹着层层金色符文,口吐鲜血撞击在墙壁上,随后颤巍巍的站起身,浑身都龟裂,无数可怕的伤口正在扩大,太皓真经号称“一字蕴天威”,这个杀字蕴藏了滚滚天威,岂是他一个修士所能抵挡的。
我呼了口气,血气从浑身蒸腾而起,转眼烧尽化为霞光沁入体内,这是一种燃烧血气转化为力量的战斗方式,每一个灵修者都会,然而此时却成了我的救命法宝,以这种方式与寒泞苦战,这是一场消耗战,谁先支撑不住谁就死。
周围,一群云国、龙汉的老者都在激战,但又不时的关注我们,随时准备出手,只可惜我和寒泞的战斗领域太过于强烈,一般人根本卷入不进来,龙气肆虐,许多试图加入的人直接就被撕碎了,无比惨烈,这不是他们所能介入的战斗,只能等着我和寒泞分出一个胜负来。
“天啊,寒泞败了?”
hetushu.com“轰!”
……
随着龙武山长老的一声厉喝,十位天骄浑身迸发浩瀚灵力,脚踏星位,一缕缕神妙气机涌动,转眼之间两两之间都有了某种奇妙的共鸣,一缕缕剑意冲天而起,化为无数纷杂的剑气凌空横扫一切,目标直指肆无忌惮的寒泞。
火焰领域中,寒泞的气息不但没有变弱,反而在一点点的变强。
我心头仿佛有一百万头太古凶马践踏而过,禁不住的腹诽,这也太坑爹了吧,不是说要协助我斩杀寒泞的吗,如今寒泞即将涅盘成功却又说一切靠我自己,难道太古活到现在的女神真的就这样吗?!
冲天火焰中,寒泞惨烈嘶吼,但火焰中却影影绰绰的看到一缕缕符文交织,显化出一头上古神禽的法相,气势镇压全场,让人冷汗直流,有种生死之间的恐怖感。
“哈哈哈哈……”
众人目瞪口呆,特别是那群云国修士,一个个神色复杂。
……
我自然捕捉到了这个机会,脚踏大地,体内迸发出无数符文,一缕缕神圣气机在空中涌动,最终凝实为一个被缭绕雾霭所笼罩着的金色大字,字体渐渐呈现,赫然是一个巨大“杀”字,转眼之间,杀字横空,重重的镇压向寒泞的方向!
必杀技动用,裹挟着黄金杵,从天而降,重重的镇压而下。
“你找死!”
“呵呵……”女山笑了。
寒泞果真是一个绝世天骄,分明是想借我之手完成自我的超脱与蜕变,太胆大了,在战斗中让自己蜕变到更强的地步,不是一般人能有的魄力。
“不妙……”
“你来做什么?”寒泞猛然抬头看着我。
冰魄星云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