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二十四章 无敌剑泥

参与围攻我的几人脸色铁青,这才知道事态严重,一个个自散灵墟,废了修为,我则点头一笑,道:“这件事,就此揭过。”
我哈哈一笑:“没有别的本事了,不过我有一份来自于太古的包裹想送给你们。”
盘膝坐在夕阳光辉下的窗台下,我笑问。
女山道:“真龙绝术,堪称天下无双,只可惜这片符骨上记载的真龙绝术依旧是残缺的。”
就在小城里休息一夜,养好伤势,并不急着返回烈风域,而是就在小城内的客栈里修行几天,东海大战结束,众人都散了,小城也归于平静,这么平静的小城实在难得。
一时间整个一叶舟都在颤抖,居然防御住了云族第一轮攻势。
龙武山长老低声道:“赵天海,步亦轩说得没错,你不行的话就让开,别教世人以后再也瞧不起你们灵空岛了!”
我并不避讳,目光转向灵空岛、天海阁的一群对我有敌意的人,拍拍空间骨戒,道:“莫大的机缘就在这里,你们想要的话尽管来取,不过有没有命消受,这就难说了。”
取出真龙符骨,上面符号闪烁,只是看了一会就觉得昏沉沉,干脆放下,过段时间再好好的参悟好了,先把我一剑一世界的剑道奥妙初步掌握再说,饭要一口一口吃,急不来,修炼也同理,道理都是一样的。
赵天海双手负于身后,忿忿移开。
而且,以我随性而为的个性,或许在踏入星御境、列位人王之后就已经忘记这些琐碎事情了。
一面兽骨盾爆炸,骨盾后方的沐和_图_书王府长老一声惊呼,身体瞬间就被两道剑气所砍碎,身躯完全爆碎,形神俱灭,而另一名沐王府长老则祭出了一朵莲花状宝器,生命力磅礴,符文交织成巨大莲花法相护身,极为强大。
一名少年自废修为,咳血不止:“师尊……我们为何,为何如此低三下四?”
剑气纷乱舞动,肆虐在战船上,但却全数避开了我,水寒剑心烈然,一缕缕一剑一世界绝术的真意涌动,让这些剑气仿佛认得主人一般。
……
我撇撇嘴:“你可真黑……”
“或可一试。”
我目光扫向天海阁的一群人,说:“在龙骨洞里天海阁有几人围攻过我,云泽已经被斩杀了,可以既往不咎,其余几个围攻我的人,我可以不杀,但你们必须就在此时此地废掉修为,否则这笔账我一定会跟天海阁算清楚。”
“嗯。”
“师尊……”几名少年吓得面无人色。
“进攻!”
赵天海双目阴鸷:“你什么意思?”
……
女山一愣。
“不行,这毕竟只是仿品,绝不可能抵挡得住第二轮攻势了。”长明山少女蹙眉道。
“哧哧哧~~~”
天海阁的一群人远去,在一叶舟的角落里落足,远远的,我的水寒剑心感知力强,能听到他们的少许对话。
“是……”
“什么?”沐王府的几名长老大惊。
“师尊……”
“你……”赵天海气得浑身颤抖。
“嗯。”
“闭嘴!”
终于有聪明人出来了。
他们的脸色十分难看,这艘云族战船hetushu•com的战力有多强横就别说了,大家心里都有数,特别是那几个沐王府的长老,实力堪比星御境巅峰,甚至有点触摸到半步人王的意味,但就是这样的强者,居然尽数都被那些神秘剑意所斩杀了,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哈哈哈,太好了,这些云族人简直是咎由自取,竟然就这么全没了,哈哈哈……”一名龙武山年轻天骄振奋无比。
女山道:“大约只是一半而已,另外一半应该是在万古的仙缘之中被他人寻走了,不过纵然是这半篇真龙绝术也已经可以让你受益无穷了,我已经参透,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每一个问题,折算一百斤神料。”
我张手驭力,几摊剑泥纷纷飞回,重新收拢在兽皮袋之中,这些剑泥都是至宝,蕴藏着剑神的部分修为,能为我更加补全剑道奥妙,以后参悟还是用得上的。
“是,多谢师尊……”
“你……你欺人太甚!”一名天海阁中年灵修怒道。
但依旧被斩破,只是一缕看似不起眼的剑意横扫而过,莲花破碎,花瓣悉数被磨灭,而老者则惨嚎一声,一颗头颅落地,血溅三丈,死得极为惨烈,转眼之间战船上到处都是惨嚎一声,几摊剑泥足足斩杀了数百人之多。
我淡淡道:“没关系,不强迫。”
“怎么样?”
天海阁长老却声音极其冰冷地说道:“听到步亦轩小友说的话没?聋了吗?立刻自己动手,别逼我亲自动手,那就不是废功那么简单了!”
萧慕雪大眼灵动,和图书身段修长、曲线起伏,眼中有一种狂热,也看着我,笑问:“那是什么,居然那么厉害?”
“都回来!”
“多谢小友……”
无数剑气肆虐横扫开来,这些都是剑神的剑意,摧枯拉朽,几乎一瞬间就让这艘战船千疮百孔了,而甲板上原本众志成城的打算斩灭一叶舟上灵修的云族众人都遭殃了,一个个悉数被剑气斩杀,即便是一些祭出宝器护体的也结果一样。
我暗暗感慨,没有想到一包剑泥居然那么好用,直接威慑得天海阁就此屈服了,只是灵空岛的几人依旧桀骜,算了,不管他们了,以后我踏上山门再找他们的麻烦好了!
战船上,一群云国强者各自催动符术,一时间各种战斧、长剑、兽角等法相凝聚,对着一叶舟便是一次轰炸,整个虚空都被扭曲了,无数法相裹挟着强大力量撼动下,一叶舟边缘的叶片纷纷泛起,主动防御攻势。
将剑泥兽皮袋收入空间骨戒之中,这艘云族战船已经受损严重,表面符号破碎,符阵也被磨灭,失去了飞行的动力,正在缓缓坠落,而我则绷紧身躯,一跃之后重回一叶舟。
一叶舟飞行很快,两天后抵达东海岸,终于到了陆地。与萧慕雪等人分开,她曾邀请我前往灵蝶轩做客,我也应诺了,以后有机会自然会去拜访,好歹跟灵蝶轩之间还算是一段善缘。
仅仅两天时间,女山已经观摩悟透了真龙绝术,将符骨还给了我。
“轰……”
“对,包裹。”
……
萧慕雪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看着我,http://www.hetushu.com问:“你真的有办法?”
天海阁长老脸色苍白,道:“步亦轩是谁?天资绝顶,悟性惊人,百年也未见得能出现一个,如今在人王道、真龙宝殿得到那么多的机缘,以后列位人王是迟早的事情,何况他还有一个步璇音这样独步天下、风华绝代的姐姐,与他做对,是想陷我天海阁于万劫不复的境地吗?”
我微微笑道:“我的意思是,这艘云族战船我能对付,而你不能的话,就给我滚开!”
我开始召唤兵铸山内的女山,传音道:“醒来啦,快看看这艘云族战船周围的禁制你能不能破开,如果我破开的话,为我护法,我要杀过去给他们一个极好的包裹。”
下一刻,空间骨戒里的兽皮所包裹着的剑泥出现在我手里,连同兽皮一起猛然投掷了出去,顿时散开了七八块剑泥直奔战船甲板上的人群,剑泥之中蕴藏着剑神的无上战魂之意,十步之内即觉醒,就在这几摊剑泥坠落的瞬间就开始爆发出冲天剑意来!
“别说了,回到灵山之后我自会寻求灵药为你们恢复灵墟。”
另一个少年也咬牙道:“废掉修为,岂不是变成了一个废物?你欺人太甚了!”
有些人注定只是生命历程中的过客,有的人留下好的,有的人留下坏的,但注定都会成为过客,何须铭记。
一缕缕神妙气息从兵铸山内发出,就像是滚烫热水融解积雪快的迅速,那些阵法符文一点点的枯朽、消散了,而我则浑身裹在混沌气之中,凌空站在战船上方,太皓真经力量爆发,大大hetushu.com的“杀”、“灭”二字迸发神辉,绝强的领域威压降临,顿时实力稍弱一些的云族修士纷纷体魄爆炸而亡,当二字镇压的时候,一群宗老级别的沐王府高手不得不以绝术来抗衡!
龙武山长老等人也一一话别离去。
这时,一名天海阁的长老走上前,头发花白,有点仙骨气韵,道:“步亦轩小友,之前我天海阁的几名弟子有所得罪,还望见谅,请小友尽管说,如何才能了结这段因果,老朽愿意一力承受,天海阁身为灵修世界一大宗门,不会与万灵结仇。”
我眉头一挑,看着灵空岛的一群人,道:“赵天海,你刚才不是很厉害吗?现在云族的战船出现了,你怎么不去灭掉他们?”
“残缺的?”我大惊。
她转瞬笑了,虽然没有呈现形体,但笑声中极为惑人,有种风华绝代的气质:“行,这等级别的阵法禁制我可以瞬间破开,你想做什么就尽管放手去做。”
“立刻!”
“哼……”
凤凰齐鸣、鸾鸟飞腾,甚至有一些上古长剑、战矛的形象显化,尽数聚集在一起,终于挡住了太皓真经的碾压,众人纷纷振奋起来,一个个嚣张无比:“步亦轩,你还有什么本事?没有本事的话,就受死吧!一个人竟敢闯我云族战船,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你……”
“我在人王道上寻获的机缘。”
我猛然跃起站在一叶舟的边缘,距离云族战船只有不到十米远,双腿弯曲,整个人宛若一张绷紧的战弓,一瞬间就直冲向云族战船,低喝道:“女山,破阵!”
“包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