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章 神秘势力

……
宋骞懒洋洋道:“C杯的九十五,太不真实了……”
“沙沙……”
这抵抗得太苍白了。
大家点点头,眼中又燃起了少许斗志。
宋骞有些茫然,这次大荒之旅颠覆了他的世界观,让他感受到人类是多么的渺小,禁不住说道:“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急忙提升入云飞帆的高度,也盯着下方看去,只见混沌气缭绕中一道剑气劈斩而出,直奔赢鱼,那赢鱼感受到死亡威胁,疯狂挣扎抖动,发出一种刺耳的叫声,浑身都遍布金色符文,形成了一个符阵来保护自身。
“虞残智老哥的炼器宝物不怎么样啊,都冒烟了。”宋骞说道。
我咳了咳,说:“你们几个安静点,入云飞帆本身就已经很吃力了,你们再这么闹腾下去万一入云飞帆罢工了怎么办,这里距离赤红林海足足有六万里之遥,用飞的要六天,用走的……哼哼,你们想走两个月吗?”
我的水寒剑心能够非常清晰的洞察到,大天狗来自于地下,一些沉睡在地底千万年的生灵苏醒了,难道预示着某个时代即将到来了吗?
就在这时,下方的大地疯狂颤抖起来,鸟瞰下去,之间成片的土地崩裂塌陷了下去,无数混沌气息缭绕而起,不断升腾,紧接着那片丛林完全崩塌开来了,一个庞大身影在山岳间穿行,正是凶兽赢鱼,名虽为鱼但生有双翼,竟然要腾空而起。
就在这时,大天狗蓦然抬头,一双冰冷的眸子无情的hetushu.com看着我们,竟像是神明俯视蝼蚁生灵一般,那种眼神让人十分难受,淡漠到了极点,只是被这头大天狗看了一眼,居然有种剑心即将溃散的感觉,而一旁的另外几人情况更糟,宋骞、赵昊、柳彤儿都禁不住吐血,唐阙然、苏颜、澹台瑶也脸色苍白。
“嗯!”
一路上,再次见到了一些异象,第五天的时候,在经过一片荒无人烟的大荒世界时,远远的就看到了一个巨大身影行走于古岳之间,是一名巨人,他身穿银色甲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手中一柄战矛横空,竟有数十里长,纹路清晰可见,凹凸如银色山峰般,横扫天穹之上,带出凛然神威,让空气波动,甚至卷起的狂风让入云飞帆连续翻了几个翻,弄得我们大家乱成一团。
唐阙然道:“这大天狗好像那是从地底钻出来的。”
“去赤红林海,找大业火轮寺的漂流地啊……”我无语:“小骞你怎么连我们此行的目的都忘了啊?”
“咔擦……”
大家立刻沉默了,只剩下苏颜和澹台瑶两个小美女瞪着宋骞,一心想揍他一顿。
顿时,柳彤儿脸蛋一红,小声说:“可是我才一百斤呀……”
“那是什么?”
赵昊道:“你少吃点,没有那么胖就不会超载了。”
“我也不知道……”
苏颜秀眉轻蹙,忽地挽着我的手臂,道:“吃货,我心跳加速……有不好的预感。”
宋骞和赵昊都心寒不hetushu.com已。
我简单道:“太古的强大生灵分为圣兽与凶兽,其中最强的被列为十大圣兽,是龙、凤凰、朱雀、麒麟等,而凶兽也有前十排名,大天狗就是其中之一,云国文侯在古国界一战之后领悟残缺的大天狗之术,据说已经在云国旱逢敌手了,足可见这大天狗有多么超然不凡。”
但……似乎它被一种气息给禁制住了。
苏颜、澹台瑶淡淡道:“我们九十五。”
“哦?怎么啦?”
“飒飒……”
“这只是一种推断,还不知道呢。”澹台瑶道。
“仅凭显化的凶相就斩杀了一头强大的赢鱼……”苏颜红唇嚅动了下,心底依旧震惊。
……
“会是什么东西?”苏颜眨了眨眼睛,说:“据我所知,最近最大的机缘就是剑陨魔窟,但那也是在半年后才会现世的小世界,难道……这些生灵是冲着剑陨魔窟来的?”
说着,我回眸看了一眼渐渐远去在古岳间的巨人,道:“不过……看起来一些古老的势力确实已经要入世了,未来的大荒即将大战连连,不知道我们灵修世界的气运会怎样,总之……先找到大业火轮寺,各自争夺机缘增强实力再说。”
那道剑气极强,纵横近百里长度,一掠而过斩碎符文,居然将强大的赢鱼拦腰斩断,这赢鱼哀嚎一声坠落向大地的混沌气息之中,就在那一片古岳之中,一个身影正在腾飞而起,看起来毛茸茸,穿着一件破残的甲胄,有些http://m.hetushu.com吓人。
“它应该只是想吞噬赢鱼的灵魂罢了。”我皱了皱眉,说:“总之……这片大荒不太平了,一些沉睡的强大生命都即将苏醒了,这是一个征兆而已。”
当缭绕雾霭散去之后,我们都惊呆了,那赫然一只生有狗头的强大生灵,狗头人身,白色皮毛红色脸庞,穿着一件锈迹斑斑的战甲,腰间则挎着一柄腐朽无比的铁剑,更让人惊奇的是他身后居然背负着一座古老殿宇,这古老殿宇散发着太古气息,神圣浩瀚,这可怕生灵弯腰捞起了赢鱼的尸体,直接开始啃食吞噬起来,鲜血四溅。
两个美少女眼睛喷火:“你是不是想下去?简直是恃宠而骄了,要不是看在步师傅的面子上,早就把你这个小胖子给扔下去了!”
我皱眉,说:“恐怕暗族和云族都不知道这些神秘存在,看来大荒世界就要变天了,一定有什么东西即将出世。”
“咳咳……两位嫂子不要那么凶嘛……”宋骞赔笑。
第四天,我们已经远离龙灵联邦,正式进入大荒世界的深处。
这些神秘力量太棘手,行走于古岳间的巨人,实力至少是正宗的人王,而那大天狗就更加深不可测了,如果不是它的气息之间有少许苍老气境的话,恐怕要完全凌驾于人王之上,达到更高层次的地步。
“怎么回事,那又是什么?”苏颜扑在我怀里,喘着粗气问。
“这天下,真的要大变了吗?”苏颜有些茫然。
http://www.hetushu.com光泻落大地,雾霭散尽,从入云飞帆上鸟瞰大地,大荒世界里一片宁静,但这宁静也只是表象罢了,丛林中有凶兽在相互厮杀吞噬,水泽中有巨型魔鱼在游动,甚至远方的空中出现了两只展开双翼足足有数千米的凶禽,十分吓人。
宋骞苦着脸:“我苦胆都快要被吓破了,轩哥你是怎么能保持那么冷静的?”
“大天狗?太古十凶之一吗……”我皱眉自言自语,驾驭入云飞帆远远的避开。
“切,我才六十五公斤,根本不胖。”宋骞瞥了一眼几个风起院的大美女,说:“你看她们才重,一个个都那么饱满……”
“那是什么?”宋骞手指下方,脸色惨白。
“又是大荒深处的妖孽。”
次日,离开凛雪城,入云飞帆以超载的状态载着七人在云层中飞行,突突作响,甚至还冒黑烟。
空中有一群禽鸟振动翅膀飞行,浑身都泛起血色凶光,它们从一片林子里飞出,很快的那一片丛林猛然颤抖起来,紧接着一个庞然大物以吞食天地之势横飞起来,一张大口便将一群鸟儿尽数吞没,庞大的身躯横空,宛若山岳般,散发着一股骇人凶厉气息。
澹台瑶摔得嗷嗷喊疼,扶着我的脸站稳:“怎么回事啊……”
“我怎么知道啊……”我快要喘不过气来,被澹台瑶一双峰峦压在脸上,柔软一片,就快要窒息了,而且感觉再这么下去鼻血就要出来了。
“什么是太古十凶?”宋骞脸色惨白,被吓坏了。
“我和_图_书刚才似乎看见大天狗的背上有一座古老殿宇,那是什么?”唐阙然问。
“我也不知道。”
唐阙然身轻如燕,凌空站在飞帆上,说:“好像也是一种神威显化,这个巨人应该是一种意境,没有实体,不过也太吓人了,感觉它一人就能灭一国。”
大天狗凝视着我们,身躯却犹如风沙一般的散去,像是在古老岁月中风化了一般,转眼就完全消失掉了。
结果苏颜和澹台瑶的脸蛋腾的一下红了,支支吾吾的说:“谁是你嫂子,你……你不要乱说!”
苏颜扑哧一笑:“你经历得多了,自然也能像他那么淡定了。”
……
“没错。”
“好像是赢鱼。”我驾驭着飞帆,目光平静道:“一种上古凶兽,体型庞大,能够在水陆空中生存,这条赢鱼足足有十几里长,应该是方圆千里内的霸主了,我们绕开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赵昊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问道。
我略一思索,笃定道:“我们看到的并不是真正的大天狗,仅仅是它的法相显化罢了,真正的大天狗应该还在地下沉睡,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种凶气假象。”
我无奈道:“其实道理很简单,面对绝对碾压你的强敌时,你慌张是死,冷静是死,与其慌张不如冷静一些,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怎么……怎么消失了?”宋骞咬牙问。
我心底一沉:“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剑陨魔窟里肯定有什么变故,一些稀世的机缘即将出世,就连堂姐她们都还没有获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