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一章 血沙河少主

“亵渎我灵修世界的先辈,你更要死!”
“这是……”
澹台瑶轻轻一拍手,道:“这上面的每一个光点都代表了一道强大的念力气息,如果大业火轮寺是一位神僧用意志承载而漂流在虚空世界里,那应该就在这些光点之中的一个位置了,我们只要分辨出其中哪一个是移动的,就能轻松找到大业火轮寺的具体坐标。”
……
蓝衣青年轻笑:“少主请放心。”
“你做梦!”澹台瑶厌恶的看着他。
名为“素峰”的青年一声暴喝,瞳孔几乎瞬间就变红,喷薄出浓烈的血力气息,周围虚空都扭曲了,随着它的黑色战矛凌空碾压下来,这一矛刺落下来却仿佛有千万道利刃镇压一般,让人无从躲避,只能硬挡这一击。
蓝衣青年暴喝,横扫战矛,与月刃碰撞,又是“当”的一声,浑厚气息横扫开来,结果九马画山、函牛之鼎的压制下,他手中的战矛倏然一滑,险些把握不住,我不禁笑了,这人的实力约为天御境中期的样子,但在我的剑心压制下,一半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蓬~~~~”
入云飞帆飞行半天,却根本无从下手,赤红林海中松涛阵阵,所有的气息都仿佛被隔绝了一般,想凭气息判断是不太可能的了。
“狂妄,你敢如此猖狂?”
“没事。”
我也发现了,点头:“嗯,确实动了一下,也是唯一动弹的一个。”
唐阙然明眸似水,轻声传音和*图*书道:“小颜,这两个人确实很强,步亦轩是我们唯一能对付他们的人,不要轻举妄动。”
另一人也不多说,血力张开,猛然虚空肆虐,一张巨大血色手掌直接抓向了澹台瑶,就要夺虚灵白狼皮。
我深吸了口凉气,对付一个星御境巅峰强者,颇为棘手!
……
月刃的斩击越发凶猛,连续七八剑震荡落下,直接将蓝衣青年的虎口震得爆裂出血,甚至浑身的皮肤都开始龟裂。
“啊啊啊……”
气流激动,虚空破碎,周围的山岩与树木纷纷崩碎,我和他周围的数十米内一切瞬间就被碾碎,同时月刃爆发威芒,充满混沌气便是一剑劈向了他天灵。
“啧啧,居然有一个阵法师。”白衣青年冷笑:“听说你们灵修世界的阵法师十分希贵,一个高等阵法师抵得上三个星御境,却没有想到你这么年轻漂亮却来赤红林海里送死,也罢也罢,我不杀你,收你做个女仆,如何?”
我冷冷道。
“找到了。”
空中,血沙河少主暴喝,气势大涨。
“这要怎么找……”宋骞呢喃。
我低喝一声,九马画山绝术铮鸣,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发生改变,同时传音后方众人,道:“阿瑶,用阵法禁制保护大家,这两个人实力很不简单,交给我了。”
“小子,你找死吗?”蓝衣青年低喝。
于是,大家伏在狼皮上仔细观察,每人目光锁定几个点。m.hetushu.com
第六日,入云飞帆在石冼所说的坐标上空盘旋了两天,始终找到了传说中的那一片赤红林海,鸟瞰下去,一片血红,丛林中植株种类十分多样,但全部都如血染一般,这片丛林纵横近万里,想要在这片丛林里找到一方漂流的小世界,着实不易。
一根血色宝针出现在我胸前,飞梭而去,直接灭杀了蓝衣青年的灵魂。
“素峰,你败了,退下!”
澹台瑶漂亮脸蛋一寒,猛然拍出几道阵法禁制,顿时身周泛起莹莹光芒,那血色手掌“蓬蓬”两声被震得退回,甚至有龟裂的痕迹,显然对方太轻敌了,完全没有想到澹台瑶在阵法上的造诣早就非比寻常了,就算是一些阵法大师也未必比得上。
“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苏颜皱眉问。
蓝衣青年也笑了,浑身血力暴涨,气息十分可怕,道:“小子,看你也是某一宗门的天骄,但你不配做我家少主的对手。”
蓝衣青年有些犹豫,而就是这次犹豫却要了他的命,九马画山之力横空扫落,加上战伐诀的镇压,月刃速度瞬间暴增,碎灭之力横扫,直接将他的一条手臂斩落。
该站出来的时候,我绝不犹豫。
我走上前,灵力在体内运转,笑道:“这个女仆我早就收下了,你想强夺她做女仆是什么意思,你问过我的意见吗?”
“真是嚣张!”
澹台瑶看了看,道:“距离这里大约三千里,m•hetushu•com不远,现在过去还是等明天天亮再过去。”
足足过了近一个时辰,忽地宋骞手指其中一处:“这里,刚才动了一下!”
我飞快降下入云飞帆,示意大家准备动手。
白衣青年立刻盯着苏颜看了良久,啧啧称奇:“灵修世界的修士虽然孱弱,不堪一击,但竟有如此得天地钟灵的女子,实在难得,你也当我的女仆吧,本少爷身为灵界血沙河的少主,并不辱没你们。”
他想飞所逃窜,但来不及了,我追上去就是一剑扫过,一颗头颅带着血花飞起。
“那就去吧,不要轻敌。”
“有何不敢?”蓝衣青年目光狰狞,手中出现了一柄黑色战矛,这战矛上的气息十分阴森,散发着一种让人无比憎恶的感觉。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空中传来,紧接着,幽光闪烁,两个浑身澎湃血力的暗族高手出现在那里,是两个很年轻的人,其中一个脸色狰狞,笑道:“这张虚灵白狼皮不错,归我了。”
我沉吟一声,事实上这两个人确实强,让我的水寒剑心都禁不住的有些战栗感,他们敢那么狂妄、傲视同代的高手自然是有强大手段的,苏颜虽然已经天御境后期接近圆满,但毕竟实战经验太少,一个不慎就会落败,后果不堪设想。
白衣青年、血沙河少主立于半空中,以血力托住身躯,目光轻蔑,淡然道:“素峰,你有信心斩杀这个小子?我看他的实力不会太弱。”
苏颜抿了抿樱唇,http://m•hetushu•com只得点头。
“我看,不用过去了。”
“血沙河,没听说过。”
这张兽皮不简单,散发着一种上古灵兽的气息,兽皮上星星点点的浮现出一缕缕光辉,一道波纹激荡开来,竟然像是要拓印方圆万里内的一切地形般,并且兽皮外表隐隐然有霞光缭绕,让人叹为观止,这张兽皮绝对是一件至宝!
血沙河少主来不及阻挡,但脸上神色狰狞,厉喝道:“这是樊天宇的通灵骨针!原来你就是斩杀我灵界多个天才的步亦轩,你今天碰上我,死定了!”
我向前一步,体内剑意爆发而出,九马画山绝术转动,一道青铜古鼎剑意出现在身周,闪烁金色波纹,与蓝衣青年的战矛碰撞在一起!
“少主,我……”
“你要一个人应对?”苏颜有些担心。
“你敢斩我奴仆?!”血沙河少主暴喝。
……
我再次上前,挡在众人前方,道:“你们灵界不在自己的巢穴里待着却跑到凡尘界来搅弄风云,真是不知所谓。”
“怎么,你们还想抵抗不成?”另一个蓝袍暗族高手微微一笑,说:“龙灵帝国的修士真是不知死活,竟敢跑到那么远的地方送死,这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吗?赤红林海中的一切机缘,跟你们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
血沙河少主掌心一张,顿时磅礴血力显化,空间瞬间扭曲,仿佛一个古老战魂正在重生一般,鬼魂力量汇聚,转眼之间在我前方就出现了一www.hetushu.com名手握战剑的强者,浑身散发着古老的气韵,还有浓烈的死气,这是一名上古强者的尸身,被炼化成了战仆了!
血沙河少主轻蔑一笑:“想杀我?先过了你前辈这一关再说吧。”
虚灵白狼皮上星星点点的出现了一座座山岳的形象,转瞬之间飞速变小,便又再度出现了一道道湛蓝色的星光凝聚在狼皮上,久久不散,一共数十处。
我抬手凝出月刃,道:“你敢与我一战吗?”
“聪明!”
“你这屡屡羞辱红月郡主的狂徒,老子今天要让你生不如死!”
我淡淡一笑,身周九马画山绝术萦绕,道:“你比樊天宇更强吗?看来红月郡主跟你提起过我的威名,哈哈哈哈……”
白衣青年轻蔑一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
澹台瑶轻笑:“不愧是我家小颜,这张兽皮确实是用虚灵白狼的一截皮毛炼制而成的,这种虚灵白狼对气息十分敏感,据说嗅觉已经强大到能够感应到数万里外的气息,所以太多丛杂的气息获取让这种虚灵白狼神经质,几千年前有一头虚灵白狼被我们无尘剑域的前辈猎杀,狼皮就遗留了下来,而我得到一张,就快好了,稍等。”
“是!”
“嗡……”
这时,澹台瑶拍出了一张兽皮,道:“让我试试看看。”
并且,此人身上流淌着星空灵力,是一位位临星御境巅峰的强者。
“阿瑶,这张兽皮以前没见过你拿出来过,莫非是传说中的虚灵白狼皮?”苏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