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二章 金乌扇

黄金杵迎战,铿锵音震耳欲聋,我整个人凌空坠落。
“嗡~~~”
火星迸溅,空间为之扭曲,绝术威力与星空灵力碰撞,撼动得我体内的万物灵墟都微微颤抖,这名战仆的星空灵力太浑厚了,根本一眼看不出深浅,仅仅是凭借灵力的强度就震得我双臂颤抖,要知道,这种战仆已经被炼化成了死亡傀儡,本身蕴藏的法则领悟已经几乎为零了!
他厉喝一声,拳头抡起便落在我的肩膀上。
就在我挥出黄金杵的那一刻,一道无形龙气挤压虚空而出,顿时空中的烈火仿佛遭遇克星一般,纷纷退避,在真龙之气下,金乌扇所祭炼出的金乌火焰居然一瞬间就臣服了,根本无法抗衡,反倒是我纵身而去,黄金杵以力压千钧之势劈下!
左臂瞬间就被钳制住,无法动弹。
“你彻底激怒本少主了!”
“什么金乌扇?”
我微微一笑:“现在你的奴仆和战仆都死了,轮到你了。”
手中光辉一闪,龙×黄金杵出现在手中,坚硬如铁!
身形跃起,体内灵力迸发,以左臂为支点,整个身躯都在爆发一缕缕凌厉剑气切割对付的死亡护身罡气,同时双腿凌空连续扫落,九马画山绝术铮鸣,每一脚都足以撼动山岳,修炼到如今地步的我,一击力量足足有五千钧以上,不逊色于天生神力的赵昊,甚至一脚踢出,周围的虚空都被挤压变形,无比凌厉。
“你是说……黄金杵?”我愕然:“女山,这黄金杵蕴含纯和图书净的龙气,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一直想问你这件事。”
“嗯。”
我一步百丈降临,月刃一闪而过,下一刻战仆的头颅已经飞起,黑血迸溅,散发着淡淡的腐臭气息,不等血沙河少主有什么反应便张开祭炼出火焰灵力,一把火就把战仆的身躯烧个精光,让他彻底长眠了。
“混账东西!”
兵铸山内的女山苏醒,道:“金乌扇?”
“你太嚣张了!”血沙河少主一声怒吼,手中出现了一把玲珑剔透的扇子,泛着火光,散发出一种深不可测的气息,是一件宝物!
“让他死!”血沙河少主低声喝道。
终究,我领悟踏步成莲时间太短,还不够透彻,这种力量只是一剑一世界的残缺部分,还不足够对抗强大的金乌扇。
一声巨响,喉头一甜便吐血了,这小子好强的肉身力量!
“咦……”
“当当当!”
“当~~~”
我甚至连剑都没出,踏步成莲,周围雪花飘飞,目光越发明澈,苏颜、澹台瑶、唐阙然、柳彤儿四个小美女的嘴巴都快变成O型了,她们生来灵修,自然能感悟到我踏出的这种法有多么强大,一朵冰莲便是一个小世界,都能显化剑意。
无尽神火从天而降,滚滚而来。
战仆厉喝,长剑化出一道火凰意境,从长空碾压而下,颇有一击镇杀我的气势,周围落叶遍地飞旋,形成了一片高压气场,空气变得炽烈,仿佛要燃烧起来了。
我握着月刃,抬头看着www.hetushu•com虚空中的他,冷冷道:“说再多狠话也逃不过一死,我不在乎你是什么血沙河、什么血山灵界,只要敢在凡尘界恣意妄为,有一个杀一个,这不是你们灵界的领地,你们以为自己能在真实世界里呼风唤雨吗?”
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怎么会有这种事,我还以为那是一根龙骨,结果最后居然是一根龙×这件事要是让澹台瑶这小丫头知道不知道会怎么取笑我呢!
就在这时,苏颜传音给我:“速战速决,这个血沙河少主想拖延时间,可能更强的血巫、君王正在赶来的路上。”
“送你上路!”
血沙河少主怒吼,收起金乌扇,双手裂空,擎出了一柄流动雷光的战戟,这战戟以雷电物质祭炼,很不简单,但显然低于次神器,否则女山肯定会眼热。
星御境巅峰,好强!
战仆一声暴喝,不像是人类的吼叫,却更像是野兽的怒吼,这种战仆只不过是行尸走肉,甚至连高等死亡生命都算不上,傀儡而已,不过他全身爆发出的星空灵力光辉却是实质存在的,空间猛烈战栗,一柄流光璀璨的大剑迎头便劈了过来,划出一道炽盛白光,速度极快。
血沙河少主怒吼,血力贯注金乌扇,暴喝一声连续扇动宝扇,一瞬间又带出一缕缕神火从天而降,磨灭冰莲衍生的剑气,涛涛烈焰扑面而来。
“蓬蓬蓬~~~~”
“哗哗哗~~~”
女山淡然:“没错。”
“是的,万年www•hetushu.com漫长岁月,已经石化成骨了,蕴含至强的龙气,自身价值不逊色于真龙符骨,你就偷着乐吧。”
“灭!”
我:“……”
女山吃吃笑:“那个嘛……是真龙传宗接代的宝器,蕴含着真龙的至纯至阳的真元,所以才会那么强,让你在真龙宝殿里横扫一切!”
“死!”
“怕什么。”女山声音平淡:“你也有宝物,金乌扇虽然厉害,但终究是祭炼三足乌的力量得来,这三足乌位列凶兽之一,但终究排不进前十凶兽,可你的空间器物里可是有一根属于十大圣兽前三的宝物的。”
“嗯?”
“你……这是什么?!”
战戟划破空间,带着无数道雷电坠落,宛若雷神降世。
战仆怒吼,凌空再度爆发七道凛冽剑气,虚空被剑气挤压的飒飒作响,一缕缕虚空雷电隐现,这战仆似乎已经全力以赴,动用了来自于上古的力量,这七道剑气十分强横!
“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吗?”他冷笑一声:“我血沙河一脉强者众多,掌握无尽血力的人就足足有上百名,你想与我血沙河为敌?步亦轩,你不过是下界的一个所谓天才罢了,在龙灵帝国或许算是一号人物,但放在强者如云的灵界,你又算是什么东西?”
我一咬牙,并不急着动用龙×,仰头看去,整个人的气境瞬间转变,脚下遍地冰莲盛开,这是我走的道,要看看它到底有多强!一缕缕剑气冲天而起,破开神火,“哧哧哧”的劈向了血沙河少主,和图书一束束白光十分吓人。
血沙河少主这才觉察到不妙,急忙回首,以右臂格挡,只听“嘭嘭嘭”三声之后,他的右臂直接变形,水寒剑心太过于凌厉,脚踹之后,血沙河少主的手臂就已经结上了一层厚厚冰霜。
几击之后我便被震得连退数步,血沙河少主淡淡一笑:“不过如此。”
空中满是炸裂声,冰屑零落,一朵莲花便是一道剑气,转眼之间无坚不摧的数十道剑气哧哧的劈透了虚空,一一落在战仆的身上,那战仆体表星空铠甲也抵挡不住,惨嚎一声吐血不断,甚至左臂摇摇晃晃之间就已经被斩断了。
我整个人都快石化了:“龙……龙×?”
金乌扇光辉暴涨,火焰炽盛而起!
“给我去死!”
这一战,我旨在印证自己的道有多强,所以也并不保留,双目瞬间暇明澄澈起来,体内冰霜灵力涌动,周围温度陡然降低,向前踏出一步,瞬间遍地冰莲盛开起来,一朵朵冰莲璀璨至极,泛动着湛蓝色的神辉,几朵冰莲一起迸发法则力量,直接就将星御境战仆的火凰给阻挡继而磨灭。
空中,血云滚滚碾压,血沙河少主傲立云端,手中握着金乌扇,目光冷冽,道:“受死吧!斩了你之后,你身后的四名美丽女子我都要收了作女仆,至于那秃头和胖子全部斩杀!”
血沙河少主自然也知道这根黄金杵不凡,急忙扬起金乌扇格挡。
“吼!”
血沙河少主咬牙切齿,脸色无比扭曲狰狞。
我皱了皱眉,好狂妄的血和_图_书沙河少主,要跟我拼肉身力量?
我稳稳坠落在地,双脚踏碎了周围数十米的地表,抬头仰望,双眸澄明,周围遍地冰雪莲花盛放开来,进入了真我境界,浑然忘记了一切,仿佛在这个领域之中只有我,以及我的法。
铿锵音激荡,黄金杵与金乌翅羽撼动在一起,光芒四射,血沙河少主浑身裹着浓烈血气,果然很强,一击之下丝毫不退,抬手便是一张血色巨爪抓向我的手臂,眼中满是浓烈杀意,笑道:“你以为你是谁,配与我一战?”
我抬头望去,一念动间,前方数十米处的冰莲纷纷爆碎,化为璀璨剑气裂空而去,与战仆的攻势撼动在一起!
“一种以成年三足乌的翅羽所祭炼的扇子,挥动间能召来滔天烈火,使用者够强的话,足以造成赤地千里的绝境,这把扇子不简单,至少也能位列次神器之列,有必要的话就夺下来,哦……还有,这小子的怀里还有一件宝物,似乎……是一种能吞噬万物的宝物,也要拿下。”
“你是说……我在真龙宝殿里挥舞一根龙×大战各族天骄,最终将他们全部镇压?”我有点想哭了。
我叫苦不迭:“女山,我知道你是无宝不到……可是你先想想我的处境,这小子有两件至宝,实力也不会逊色我太多,我不被斩杀就不错了,还妄图夺宝?”
函牛之鼎意境化开,凝实成一口散发古老神韵的宝鼎,青铜光芒闪烁,极大程度的化解对手的攻势,同时九马画山绝术铮鸣,月刃迎战,连续劈出三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