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三十八章 圣木

平海侯府的人有忌惮,所忌惮的无非是那个瞬间爆发神威斩杀平海侯的人,一个绝代风华的身姿,足以让平海侯府的众人胆寒。
“冲进去!”
我手握月刃,心有所动。
“我们在大业火轮寺上空,下去。”苏颜道。
偏殿有两条路,我们各选一条。
“妈的……”
就在这时,心头猛然跳动一下,道:“小心,不止我们进入了大业火轮寺,还有别的人,死气很重!”
“白菩提树已经拥有了少许灵性,在主动化解你心中的戾气。”唐阙然说。
我走近一棵白菩提树,却在十步内就感受到了一缕圣洁威压,整个人变得步履维艰,如同扛着万钧山岳前行一般,而白菩提树上更是泛起了一缕缕经文,隐然有钟声在远方回荡,气息祥和,有导人向善的神效,几乎让我瞬间心中变得澄澈起来。
“别轻举妄动,有禁制!”
一名平海侯府的老者手持一柄铁杖,命令平海侯府一众高手进入神迹的同时目光发寒,转身便是一杖横扫开来,厉喝道:“灵修也想妄图得窥天机?给我滚!”
我说:“你身披经文降生,与佛有缘,这段因果早在你出生的那天就已经注定了,何况你身上的经文本身就是大业火轮寺的镇寺真经。”
“斩杀尔等!”
我暗暗心惊,几个月的时间,唐阙然如今提升了很多,特别是修炼了心伐诀之后,整个人都开始蜕变,向着更深层次的境界突飞猛进。
和_图_书它答应了。”柳彤儿笑道。
雾霭流动,一张巨大的圆盘光芒浮现在离地数十丈的地方,内里传出钟声与诵经声,悠远而祥和,令人无比宁静,这就是大业火轮寺遗迹,多少年来无数人踏破铁鞋都没有找到的神迹之地,据说蕴藏着无上绝术!
赵昊似乎有着一种明悟,忽地笑了声,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是白菩提树。”
一名提刀少年怒吼,刀锋泛动寒意,浑身的符文光辉冲天而起,凝聚成一头凶兽法相,他杀气很盛,就连平海侯府的其余少年高手也退避几分,看来也是平海侯府中的某个少年天骄,杀气凛冽,长刀横空,轰出一道强光直奔我们的后背。
平海侯府的一名长老目蕴雷电,开阖间有种别样气势,看着我们,说道:“既然都进了大业火轮寺,那何必彼此厮杀,不如各自寻找机缘,权且将恩怨放下,如何?”
我瞪了他一眼:“你那么想入地狱?地狱只有灵界、暗族,你想去那里给他们传道授业,导他们向善不成吗?”
我们其余人就不一样,苏颜、唐阙然走到跟我一样位置的时候就动弹不得了,澹台瑶则连二十步内都靠近不得,气得直跺脚,脸蛋红红的腹诽:“哼,我怎么啦?不就是心存执念么……”
“走!”
澹台瑶眨了眨大眼,继续道:“之所以被称为圣木,还有一个原因是白菩提的树木能散发出经http://m.hetushu.com年的香味,沐浴在这种香气之中能够大大的增进修行效果,甚至能提升悟性,所以白菩提古来就是人们争相夺取的宝物,在太古年间,一斤白菩提圣木的价值堪比一座城,我想即使是当年也不会有那么多圣木,只是这万年来无人打扰,所以这些圣木都从树苗长成了真正的圣树了。”
“轰~~~”
……
落地,鼻间满溢着一股古老芬芳的气息,来自于偏殿道路两侧的一株株流淌古老气韵的大树,叶片飘零,这些大树的叶子莹白透明,有神圣祥和气息,甚至蕴含着一部分的佛家真谛大道。
我咳了咳,道:“彤儿,试着能不能砍一棵白菩提树带走……”
我点头:“正有此意,各走各路。”
唐阙然手中灵风一动,裹挟着我们彻底落向了偏殿方向。
唐阙然瞥了我一眼,没好气地笑道:“你这家伙不会是想跟在人王道上一样,挖走这些白菩提树吧?虽说白菩提树足以列入地品天材地宝,但……但也太大了,你的空间骨戒装得下吗?”
我无语,柳彤儿心思单纯,只是一心想要变强,心里没有我那么多的小九九,居然完全被白菩提树给接纳了。
“装不下,我只是想瞻仰一下太古前辈的风姿。”
前方雾霭缭绕,一根根老藤缠绕在破损、风化眼中的寺墙上,以至于寺墙上刻印着的无数经文都已经差不多被磨灭光了,但只是看一眼那些经文的www.hetushu.com残痕,依旧能感受到一种圣洁祥和的气息,大业火轮寺能够在太古年间铸就一段辉煌,自身必然无比强大。
“哦。”
柳彤儿轻轻点头,伸手触摸白菩提树的莹白树皮,道:“大树啊大树,我想砍你回去做家具,你……你愿意吗?”
“滚的人是你!”
“这或许就是因果。”
赵昊被唐阙然提着衣领降落,看呆了:“我怎么……怎么有种回到家的感觉?”
我踏着雾霭冲在最前方,灵力迸发,无数冰莲在身周的空间里绽放,纷纷爆发出惊人光辉,化为一缕缕剑气斩向老者,瞬间就磨灭了老者的符文海,甚至其中有几缕剑气直接刺透他的护身符文,血迹累累,受伤了。
“我本来就没有戾气……”我说。
火光灼热,苏颜与我并肩冲上雾霭薄暮,妃焱剑横扫出一道剑气,无比炽烈,震得老者连连后退,甚至就连身后的一群云国少年高手也被逼退。
唐阙然轻功最高,五阙御风诀之下,大有一步登天路的气势,掌心里一缕灵风裹挟着我们的身躯为我们一群人加速,就算是一行人中轻功最差的宋骞也变得身轻如燕起来,刷刷刷的洞穿入金色薄暮,进入遗迹之中。
果然如同她说的一样,一群血巫级别的暗族强者仿佛走进了一个幻境一般,一个个转瞬之间戾气全消,茫然的停在原地,在那个区域内有界壁光辉闪烁,与我们的落地点完全被分开了。
“做家具,这些圣木hetushu•com放在这里也只是摆设,但是如果带回去,至少有点用处。”
我们急忙掠身进入金色雾霭深处,身后,唐阙然连续射出七八箭,随后素手轻扬,一道巨大风壁截住了后面的道路,正是她修炼许久的风壁诀。
一脚踏空,坠下云层,下方则是一片清平古老世界,我们站在百丈空中,下方就是一片大荒丛林,依旧一片赤红林海,相比大业火轮寺在没有沦落之前就位于大荒之中,鸟瞰下去,整个庙宇延绵近十里远,古老的成片殿宇无比恢弘,散发着祥和而明静的气息,大殿外,一尊尊古佛像矗立,都是一些慈眉善目的得道高僧。
澹台瑶一双灵动的大眼盯着前方,身周符号闪烁,道:“他们过不来的,我们落地的位置是偏殿,他们所在的位置是主殿,之间是有禁制的,何况大业火轮寺遗迹比肩神迹,内蕴无数考验,他们想斩杀我们哪有那么容易。”
“你们走,我来挡住。”唐阙然淡淡道。
这时,柳彤儿拔出大剑,咔咔咔的砍断了一棵白菩提树,并且将树木尽数截断,由我们大家的空间器物一起分开存放。
平海侯府少年天骄的战刀横扫在风壁之上,发出震天动地的轰鸣声,但风壁只是龟裂,没有第一时间被摧毁,还需要第二击,而唐阙然身法了得,已然退走了。
眼前,一片金色云海,隐隐有诵经声,神圣而祥和,云海之上一眼望不见尽头,但仿佛有佛光隐现,令人有种禁不住想膜拜的和图书感觉。
……
苏颜讶然:“古书记载这种圣木早就绝迹了,这里……居然有数十棵,我的天啊……”
“白菩提树是圣树,素来就有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偈语。”
柳彤儿眨眼,问道:“砍了做什么?”
“在那边!”
这时,柳彤儿轻盈走来,丝毫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压迫感,甚至走到树旁伸手触摸了一下,睁着一双无比灵动的大眼看着我:“步亦轩哥哥,你为什么看起来很辛苦的样子?”
是灵界血沙河的人!
“避开他们。”
赵昊咧嘴笑:“只是一种感悟,并不是说我一定要这么做,我还想娶媳妇呢,不想这么快就遁入空门之中。”
“嗯。”
“呼……”
……
宋骞远远的看着,没有挑战,而赵昊身上的经文开始发光,走到了五步之内,抬头看着这些白菩提树若有所悟的样子。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声音,平海侯府的人来了,足足来了上百人,一个个杀气腾腾,但一进偏殿之中他们立刻平静了下来,虽然目蕴杀意,但没有立刻动手。
寺庙前方,一行人矗立在佛像之间,脸色狰狞,浑身散发死灵气息,甚至其中一人猛然张开双臂,低吼道:“杀害少主的人出现,斩他!”
“如此甚好。”
圣树发光,一根枝头从天而降,萦绕在柳彤儿身周,似乎是在回应,紧接着,诵经声回荡,算是回应了诉求。
足足有上百人,其中不乏血巫级强者,这些人对我们有种毁灭性的实力碾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