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二章 还是那么漂亮

“先倒入一滴龙血,一点点的适应,否则你的身躯会被真龙血脉所谷爆掉。”女山提醒道。
“是了。”女山笃定道:“真是莫大的机缘,这口鼎真不简单,原主人一定十分了得,凤凰真血蕴藏在鼎壁深处,若不是你用真龙血将其引出恐怕也绝不会显化,太古十圣中的两种为你熬炼肉身,你小子可真是走运了。”
司空觉淡淡道:“你好生熬炼肉身,我去指点另外几人了。”
我点点头,舒展身躯坐在药鼎内,吸取药汤内的天材地宝的灵性精华,痛楚传来,仿佛每一寸肌肤都被火烧一般,内里的血脉则无比沸腾,浑身滚烫像是随时都会起火。
“糟了……”
“吼~~~”
轰然一声,大地崩裂开一道缝隙,紧接着一缕缕赤红色的火焰便吐出火舌喷射在鼎身之上,只是一瞬间大鼎就开始发热,内里的清澈灵泉更是嗞嗞作响,甚至有浓郁的药香味传出,是一些渗入鼎壁之中上古奇珍残留的灵性物质。
女山不说话。
我直接吐出一口血,左手手臂折断,肌肤迸裂开来,无比惨烈,剧痛直接就让我鲜血昏厥过去,这是真龙意志最后的反扑?
司空觉一走,我马上脱了衣服纵身跃入药鼎之中,转眼之间就被充满灵性精华的药汤所淹没,这些药物可都是天材地宝,火辣辣一片,直往毛孔里钻,让人难以消受,而我只能放松身躯,忍受着痛楚接受药物熬炼,况且眼前这点算和*图*书得了什么,真龙骨和真龙之血还没有加入药汤,到那时才是真正的考验。
“此地名为天绝位。”
“那就好。”
“滋滋……”
一个时辰后,开始熬炼真龙骨了,当我将黄金杵取出扔进药鼎中之中,真龙之气澎湃而出,轰然摇曳大鼎,若不是司空觉镇封了这口鼎,恐怕就要出事了。
第三次,倒入一缕龙血,一时间整个药鼎内都完全沸腾了,各种光辉喷薄而出,我则仿佛置身于熔浆中一般,身体就快要被烫熟了,通体闪烁彩色霞光,一条真龙萦绕身周,栩栩如生,似乎正在守护我的身躯。
我暗暗欣喜,铭刻体内的真龙绝术也开始共鸣起来,一一显化出更深层次的真意,一时间就让我完全沉醉其中,眼前一缕缕金色符号仿佛变成了无数大道规则的真解一般,一一被铭记、参悟,这一鼎圣药的功效,堪比苦修半年!
一声怒吼,药鼎之中汤药沸腾起来,一头真龙腾然而起,神威凛凛,紧接着便是一缕浑厚真龙之气从天而降,轰然碾压在我的身上。
急忙坐下,默运九马画山绝术护身,不断承受真龙血脉的冲击。
真龙血,竟能显化龙威!
他不说,我也没有多问,不过我自然能感受到这口鼎的超然之处,在龙灵帝国也有不少药鼎,特别是墨焰宗这样的炼药宗门,用药鼎熬炼肉身的修炼方法也十分常见,只不过我所见过的药鼎从来没有hetushu.com如此气韵,远远比不上。
转眼便是半天过去了,真龙血、真龙骨都已经熬炼在了汤药之中,而我则在承受了极度痛楚之后肉身再度被熬炼、增强了许多,举手投足间都有了一种别样气韵,甚至我感觉到此时的肉身力量已经完全超越凡体了,一拳轰出的力道绝对超过万钧,完全超越星御境巅峰的层次!
天穹之上,司空觉的法相显化,仙风道骨,信手扬起便是一堆灵药落在空地上,居然这么快就凑齐了我所需要的数十味稀世灵药,这秘境的底蕴难以想象。
“一口老鼎罢了。”
“火呢?用什么火比较合适。”
充满灵性精华的药汤鼎沸,“黄金杵”飞快的缩小,化为一道道真龙之形窜动在药鼎之中,多达上百条,虽然体型很小但却蕴含真龙之威,咆哮怒吼,有种撕裂天地的气势,我则闭目端坐在药鼎之中,任凭汤药淹没身躯,龙灵化息,不断汲取吸纳真龙之气。
真龙之气怒吼,被硬生生的捏碎,化为一缕缕碎裂龙气沁入药汤之中,而女山的身形也涣然消失,重新进入兵铸山。
“凤凰真血不会影响真龙之气的凝聚吗?”
“自然是灵泉水。”
“上古先贤在此熬炼稀世宝药,这个方位能引动星辰力量,加上这口鼎的功效,能让你受益无穷,你若是想熬炼肉身,不如就在秘境内进行,这对你有莫大好处。”
“噗!”
一个时辰过得飞m.hetushu.com快,当我从药鼎中站起身的时候,赫然发现浑身的皮肤都在发光,喷薄着无比浓郁的药力,晶莹剔透,整个人仿佛都被重铸了一般,这些稀世圣药果然不简单,短短一个时辰就让我的肉身强度提高到了一个新的层次,然而这还不算是强,这种肉身水准也只是为熬炼龙血提供最基本的“资本”罢了,否则根本承受不住龙血的澎湃。
兵铸山内的女山提醒道:“再一个时辰之后,真龙血彻底熬炼入血脉之中,就可以将那根龙哔放进药鼎之中了。”
真龙之气已经初步缔结!
“进去吧。”
“哼!”
我不再说话,体内灵力澎湃而出,镇封身躯,疯狂的淬炼、吸纳药汤里的灵性精华与龙气,这是一鼎圣药,疗伤效果可想而知,折断的手臂迅速愈合,龟裂的肌肤也转眼重铸,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此外,则还有一缕缕火红色龙形游走于莹润的肌肤之下,龙气越发的鼎盛起来。
药汤彻底沸腾起来,火热的温度让人难受,一缕缕龙气入体肆虐,随后一点点的被我自身的力量所炼化,融入血脉之中,也就在这一刻,我铭刻在体内的真龙绝术仿佛苏醒了一般,一缕缕太古符号流转在体表,莹莹发光,隐隐然有一条真龙盘踞在我的头顶上方,有种俯视众生、君临天下的无上气势。
一条匹练飞过树头,像是一道凌空溪涧般的冲入了药鼎之中,转眼之间就把这口老鼎的www•hetushu•com铜锈洗涤干净,露出了下方铮亮古老的浮纹。
“刷……”
我一头黑线:“其实我还有一根质地不纯的龙骨,是否能取代那根龙哔?”
“呵呵……”
女山笑了:“你也说是质地不纯了,自然不行,那根龙哔内蕴养的真龙之气胜过所有骨,甚至胜过了真龙符骨,你别胡说八道了。”
“嗷吼~~~”
女山一声轻呼。
再来,这次是两滴真龙血。
“啧啧,真龙血脉似乎很认我这个主人呀……”我忍着剧痛,自嘲笑道。
女山疑惑,道:“这缕气味怎么那么熟悉?难道是……传说中的凤凰真血?”
“前辈,这口鼎有什么来头?”我忍不住问。
取出存放真龙血的玉瓶,打开镇封之后,顿时一缕龙气澎湃而出,一条神圣威严的真龙破开天空的云雾显化出来,但转眼之间身躯却又飞速缩小,回归玉瓶。
“劈材取火,用的只是凡火罢了,真龙之血怎容凡火熬炼?”司空觉笑了笑,说:“用地火吧,我为你取来地火。”
司空觉笑道:“没事,这一方世界被我意志所主宰,我为你取来灵泉、洗涤这口鼎便是了。”
“是,多谢前辈。”
“不会,十圣之间本就有维系,气息祥和,只要你不故意引动大战是不会有冲突的。”
“嗯?”
“凤凰真血?”我大惊。
我点头:“水呢?如果是用这个配方来熬炼肉身的话,用什么水比较好?”
我点点头,少少的一滴龙血滴溅进药汤之http://m.hetushu.com中,顿时金光闪烁起来,整个药鼎都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仿佛一条真龙钻入药汤中一样,真龙之气疯狂冲击我的肉身,只是第一时间就喉头一甜吐出一口血,若不是女山提醒,或许我已经一整瓶倒进来了。
近一炷香的时间,药鼎恢复平静,而我抬起手臂就看到肌肤莹润无比,肌肤下似乎有一道火红色的物质游动,像是一条小小的真龙在血脉内游走一般。
一一将灵药放进了鼎炉之中,很快的就药香味四溢,药鼎之中有霞光喷薄,十分瑰丽,药物已经在发散药性了,不过这些药性无法挥发,因为被司空觉用禁制给镇封了。
女山轻哼一声,道:“还不赶紧护住心脉,借助药汤治愈伤势?”
紧接着,空间器物内的兵铸山颤抖,一缕神圣光辉刺透界壁涌现而出,炽盛霞光中我再度见到了那个风华绝代的身影,一袭白衣凌空,不食人间烟火,超然而脱尘,她手掌张开,化为无形气势镇封龙气,低声娇喝道:“孽障,有我在这里你还想翻天?”
“药物熬炼一时辰,药效发挥到最浓郁时加入真龙血。”
我不禁暗暗赞叹,果然是一口宝鼎,而且我似乎还能分享少许上古奇珍的残羹冷炙……
我忍着剧痛,道:“还是那么漂亮!”
宝鼎颤抖,鼎壁上一缕缕火金色物质渗出,融入药汤之中。
司空觉淡淡一笑:“没有湮灭在漫长的岁月中已经是它的幸运,如今重见天日,也算是这口鼎的大造化。”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