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四章 吊打

宋骞愕然:“这……风起院还有谁不能凝聚剑意?”
“我来会会你。”
赵昊咬牙,双拳齐齐送出,一缕缕经文浮现,下一刻,一道无比璀璨的火焰圆环扣住他的双臂出现,圆环内图案繁杂,有着无数梵文印记,力量澎湃无比,宛若一尊神佛降世,对天地间的万物发动审判一般,轰然一轮强悍印记轰了出去!
……
“来得好!”
空间都有些扭曲,宋骞神色一凛,踏步后退避开这一击,松木剑直指对方,浑身猛然激荡出一缕气息来,赫然是剑意,灵修世界剑道者的绝技。
中年男子双拳一碰,爆发出凛凛神威,道:“我乃平海侯府第五战将,谁敢与我一战?”
我微微一笑:“去吧,全力一战。”
熊皮少年低喝,身周符文暴涨,铿一声阻挡住宋骞这一击,脚踝踏开雪浪,闪电般踹向了宋骞的腹部,气势汹汹!
一名浑身闪烁符文光泽的中年男子走上前,道:“我来吧!”
一缕鲜血绽放,熊皮少年的胸口殷开血色,紧接着整个胸腔都被无形剑意刺透,身躯如遭重击的向后跌飞了出去,落地时已然没有了气息,死了。
“我来!”
风寻目光中满是怨毒,手持一柄战矛,道:“你们……谁敢与我一战?”
空中,被大业火轮印透体而过的第五战将咬牙切齿,浑身符文窜动,镇封身躯,目光透着无比凛冽的杀机:“凭你也配杀我?你……你……”
http://www.hetushu.com正说着,他胸前的铠甲熔化成了火红铁水,身体也开始崩裂、燃烧起来,转眼之间身躯四分五裂,堂堂的侯府第五战将竟然一击都接不住,直接被凌空解体,化为一堆粉尘了!
方圆数里之内符文闪烁,空气都要凝固了一般,一个中等强度的阵法禁制设下,不但是我们,就连他们自己都无法离去,而强行攻破禁制则需要大量时间,只能拼死一战。
“你们说什么!?”
“一个侯府,天骄不是只有一个的么?”苏颜喃喃对我说。
唐阙然转身看我,有种回眸一笑的倾城之感,美眸中带着欣然:“我要是打不过,你及时出手救我就是了。”
“哦。”
几道雷光闪烁,萦绕在他的铁拳周围,横空而来,拳头显化巨大,只见斗大的一个雷电闪拳带着轰鸣声轰向了赵昊,气势磅礴,犹如轰出一座山岳般。
一名侯府少年走了出来,脚踏金色符文,目中带着寒意,道:“就由我来领教一下你们的本事吧,我乃平海侯府第二天骄风寻,谁来与我一战?”
……
“好!”
“……”
“没错,我平海侯府崛起的契机终于来临了!”
“哦?也好。”张澜后退,双眸射出寒光看向我,狠狠地说道:“小爷一会再收拾你!”
我大惊,这家伙果然在秘境之中有所感,居然已经能凝聚剑意了!
飘雪里,宋骞的身形动m.hetushu.com了,轻轻横移避开了对方志在必得的一剑,松木剑却裹着雪花化为一道白色光辉掠向对方的胸口。
侯府的一名族老目光烈然,眸中带着杀机与贪婪,道:“这是传说中的大业火轮印,有人得到大业火轮真经的传承了,真是天大的机缘啊,擒下这小子,逼问出完整无缺的大业火轮真经,我等一定要这一至强之术留在云国之内!”
“啧啧,如此一个美人儿,何必打打杀杀的,不如跟我回侯府,当我的侍妾,如何?”风寻看着唐阙然的曼妙身段,一脸戏谑,似乎是想激怒她的样子。
侯府第五战将冷冷一横,他似乎也是修炼肉身的存在,一缕缕符文在体内流转,怒吼一声也腾空而起,猛然一拳轰向了赵昊。
他感应得到,我们一群人中宋骞的气息最弱,也是实力最低的一个,而这身披熊皮的少年也不见得就强到哪儿去,大约也只是地御境初期的实力罢了。
一名老者双目开阖间仿佛如岩下之电般凌厉,淡淡道:“来人,设下禁制,任何人不得离开此地,如今大业火轮寺再次遁入虚空漂流而去,难以寻获,这些人身上的机缘我平海侯府要尽取,一个人也别想活着离去!”
这是一种太古失传的绝术,只见那炽烈无比的火轮印横空,随后粉碎了侯府第五战将的拳势,透体轰杀而过,“轰”一声巨响,在大地上烙印出了一个可怕的巨大印记,足足和-图-书有数十米长,融化了冰雪,火光丝丝升腾。
我倒是不担心,风起院五人的实力今非昔比,而且赵昊、宋骞也在这一个月里每天服食灵药、观摩先贤心得感悟规则,可谓是突飞猛进,可以一战了。
宋骞扶额:“靠,连阵法师都能聚出剑意来,风起院果然都是一群妖孽,轩哥更是妖孽中的妖孽……”
他提着松木剑回到我们身边,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
唐阙然没有说话,只是灵力迸发,身周笼罩起一层雾蒙蒙的凌厉雾霭——剑意。
“噗……”
说话的人是唐阙然,她也想动手了,手臂轻轻一抖,一柄璀璨细剑出现,她这是要跟这个风寻近战?不知道她在秘境中得到了什么机缘,居然那么自信,这个风寻比第五战将可是要强上不少,堪比天御境后期修为了!
另外几名族老也目露寒光:“没错,这几个人一个也休想走出去,必须尽数斩杀,一个不留!甚至,这消息都不能流传出去!”
张澜是侯府的少年天骄,实力可比肩族老中的佼佼者,神色不善的凌空傲立,道:“谁想来当小爷的第一个对手?”
赵昊低喝,一拳相迎,两人硬生生的在空中对了一拳!
一名身披熊皮斗篷的少年走了出来,手握一柄钢剑,目光冷冽,钢剑周围有符文流转,剑锋一指宋骞,道:“小子,你敢与我一战吗?”
“是,族老!”
宋骞一双眸子发亮,往日的弱势一扫而空,www.hetushu.com取而代之的则是无比的自信,手掌一张,祭炼出天生命器松木剑,只见这柄松木剑已经精炼过了一次,剑锋上流淌着淡淡的绿色生命气息,如同拥有了生命灵性一般,遥遥直指对手,冰气四溢,寒天剑诀引而不发:“来啊!”
“去吧。”族老点头。
这男子散发着极为强大的气息,实力至少比肩天御境后期,在云国的一个侯府里也算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了,虽然比不上天骄,但至少也是护院总管级别的存在了。
云国方向,平海侯府的人脸色都十分难看,第一个出战者居然就这么被斩杀了,甚至一度以为他占据了优势,结果瞬间就被逆转斩杀。
“小骞,上,斩了他。”我淡淡道。
“妈的……”
我点头,深以为然:“居然还有个第二天骄,真是想当天骄想疯了,这种人一定没什么本事。”
开口的是赵昊,他身披一袭灰色斗篷,将身上的经文尽数覆盖住,双眸中透着昂然战意,道:“老大,这个人让给我了,好不好?”
“嗡!”
“找死!”
“没问题吧?”当她擦肩而过时我说道。
我皱了皱眉:“等你来收拾~”
“小骞,回来了。”我说。
“天杀的!”
大业火轮印!
空气挤压,风雪落势席卷变形,金色经文发光,爆发出丝丝神威,第五战将哪里抵挡得住,顿时被震退,脸色有些苍白,凌空傲立,身周满是风雪,冷笑道:“有点本事,看来不动真格的是和*图*书斩杀不了你了,来,试试老子的崩雷拳!”
“嗤嗤……”
熊皮少年怒吼,身周银色符文光辉暴起,一步百丈冲来,长剑切开风雪,带着铿锵音劈向了宋骞的头顶,作势要一击将宋骞劈成两半。
我微微一笑:“还打不打了,下一个谁上?”
澹台瑶、柳彤儿一起看着他,身上开始浮现出一缕雾蒙蒙的气机,也是剑意,澹台瑶一双美眸带着挑衅,笑问:“怎么样,现在满意了吧?你以为你很强么,其实……我们风起院任何一人的剑道都能吊打你哦……”
……
“嘭~~~”
宋骞立定没动,皱着眉头,如此杀了一个人,对他心灵形成的冲击依旧不小。
赵昊体内灵力迸发,腾空而起,脚踏一缕缕金色符号意境,果然与昔日云泥之别,已经踏入高手之列了,双臂轻轻舒展,一缕缕金色经文浮现,已然显化出大业火轮诀的部分手段了,整个人都仿佛横渡入一种杀伐意境之中。
族老的脸色显然无比难看,他皱了皱眉,道:“下一个,谁去挑战?区区的一群灵修者,莫非已经吓到你们了不成?”
侯府天骄张澜冷笑一声,嘴角带着不屑:“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竟敢代表平海侯府一战,别辱没我平海侯府的威名了,下一个上个有点实力的。”
“凭你也想杀我?”
我刚好开口,一名侯府族老却道:“张澜少爷,你是天骄,不必第一个出战,不如给另外的族中弟子一些磨砺的机会,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