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剑王传说

作者:失落叶
剑王传说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四百四十五章 朱雀法

“蓬~~~”
“事情有变数,这几个人不简单,恐怕我们是踢到铁板了。”有人战战兢兢的自言自语。
张澜怒吼,朱雀法号称十圣之一,即便是残缺也在云国备受器重,谁人见到他这个掌握朱雀法的天骄不忌惮三分,但在这里却被我说成是麻雀,一时间他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挂掉,双臂猛然张开,爆发出惊世威力扑杀而来,宛若一只太古神禽从天而降,以双翼为刃要斩杀一切般!
至于澹台瑶则更加简单,脚踩一道疾速符阵,横冲直撞,身周重重叠叠七八道璀璨的金色攻击符阵,有种“挡我者死”的气势,甚至就连几个号称天才的侯府少年也抵挡不住,一个个目瞪口呆,这个大美女看起来最娴静甜美,但一旦打起架来简直了不得,堪称凶残。
箭光暴涨而出,风寻瞬间如坠冰窟一般,横起战矛,聚出浑身的气劲来抵御这一箭,但抵挡得住吗?
一群宗老怒吼,各自祭出手段。
朱雀法一出,顿时平海侯府的众人都振奋了起来,一个个脸上都有红光闪烁,完全把之前数人被斩杀的事情忘光了。
张澜坠落在一座山壁之上,无比惨淡,骨头都断裂了几根,身周依旧火焰萦绕,朱雀悲鸣声阵阵,他眼中满是惊骇,咬牙切齿:“不可能……绝不可能,你这是什么法?竟然力压朱雀法,这绝对不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四公子之一?”
“你,过来一战!”
“朱和图书雀乃是太古先民们的神明,如今朱雀一出,谁与争锋?!”
“哈哈,敢于张澜对决,死路一条!”
“轰!”
“没问题吧?”苏颜一双灵动的美眸看向我,身在风雪中,她香肩、胸脯上都有落雪,整个人格外的出尘与超然。
“这群人到底是什么人,怎么感觉像是一群怪胎一般,接连斩杀第五战将、第二天骄,而且都是吊打,这……太可怕了!”
“咻!”
“什么四公子!”
朱雀折翼,连飞都飞不起来了。
几名宗老都惊呆了,下一刻,一个个眸子里闪烁寒光:“杀!”
赵昊冲杀,浑身卷动业火,目光烈然:“敢惹佛爷的老大,你们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好……好可怕的女人……”一名侯府的少年张大嘴巴,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我浑身一颤,血脉瞬间鼎沸起来,肌肤变得莹白透明起来,一缕缕火红色的游龙显化,成为一缕缕真龙之气透体而出,只是一瞬间就仿佛有十数条真龙萦绕在身周一般,猛踏大地,崩裂了周围数十米的区域,身躯腾空而去,右拳横起,有龙气吞吐其中,整个人都宛若一条金色真龙般的迎敌。
一道灵力气劲席卷而来,一片火热,我周围的雪地瞬间尽数融化,两道炽烈裂痕出现在大地之上,攻势尚未到,威压就有了这种惊人的破坏力了!
真龙之气奔流如海,空中隐隐然有真龙显化而出,席卷在我身周,那种和-图-书磅礴之气足以压倒一切,而眼前的张澜也一样,所凝聚出的朱雀法几乎第一时间就被真龙拳印轰散,紧接着第二重真龙拳印的力道将其轰得吐血飞退。
一声巨响,箭矢穿胸而过,风寻的身躯转眼之间就被撕成碎片,那一道箭矢化为流光,穿过风寻的身躯依旧向后射杀而去,笔直坠入一座小山之中,下一刻,小山轰鸣爆炸开来,这一箭不得了,居然崩裂了一座小山!
风寻暴喝,战矛横扫,带出金浪般的繁复符文,要拼命了。
平海侯府的数十人都脸色无比难看,一个个像是吞下了一只死耗子一般,唯独那侯府天骄张澜依旧目光冷冽,身周符文隐现,终于忍不住了,踏步而出,气息雄浑,符文在头顶上方交集,竟然隐然显化出一只腾然飞起的火红巨鸟,鸣声冲天,下方影影绰绰,似乎有远古先民的祭祀与膜拜,这是一种绝术的显化,对人形成强烈的压迫感!
张澜狼狈站起身,再度祭出朱雀法,但这一次威势已经大不如前了,他咬牙切齿:“宗老,不必顾忌什么了,一起上,斩杀他们……这人了不得,他身上应该怀有真龙绝术,或许是在大业火轮寺中获得的惊世机缘!”
迈步走在雪地里,我看着张澜,体内灵力缓缓迸发,血脉也开始沸腾起来,朱雀法的威压对我没有丝毫作用,真龙之气能够完全碾压他,而且今天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显露真龙绝术也没和_图_书有关系。
灵风道心铮鸣,化为一缕缕劲风缠绕在细剑周围,唐阙然一袭长裙裹着曲线起伏的身段,无比诱人,手中细剑连连爆发威芒,将侯府第二天骄的符文硬生生的斩碎,这第二天骄虽然强悍,力量在唐阙然之上,但对“道”的领悟却远远不及唐阙然,在秘境中的一个月,唐阙然提升得太多了,更何况身拥心伐诀,身周一缕缕灵风涌动,完全占据绝对上风。
“朱雀法?”
真龙拳印!
……
“什么?真龙绝术?”
“这些灵修者,死定了!”
“斩你!”
不但是云族的人,就连我们自己都惊呆了一下,唐阙然的实力比起一个月前简直是天壤之别啊,完全升华到了一个新的层次!
苏颜还不知道真龙绝术的事情,事实上除了堂姐和石冼之外,我也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关于真龙绝术的秘密,毕竟这个消息太石破天惊了,无缺的半部真龙绝术,一旦传出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眼热,引得多少人来争夺。
我没有多说什么,猛然张开手掌,一缕缕真龙之气显化,真龙威压降临,宛若数十座山岳同时碾压一般,顿时张澜浑身剧颤,身躯骤然炸开,化为一片血雾,而那朱雀法的法相也直接被破灭,毕竟是一门残缺的手段,根本无法与真龙绝术相提并论。
……
兵铸山内,女山幽幽一笑:“云国的底蕴确实小瞧不得,一个区区的侯府天骄居然掌握了朱雀法,虽然只是残缺的一http://m.hetushu•com个小手段,但依旧可见冰山一角。”
“嗡……”
“谁敢?”
唐阙然秀眸中闪过一缕杀意,猛然双手放开了细剑,但细剑却在一缕灵风的包裹下依旧带着千钧力道斩向了风寻的战矛!
一名侯府老者淡然笑了:“朱雀法面前,一切灵修皆乃浮云。”
“没事。”我低声道:“区区的一门残缺朱雀法罢了,我的手段当他祖宗都够了……”
横扫一通之后,禁制内的平海侯府众人悉数被杀,尸体躺了一地,而我们在搜寻一圈之后感慨一声,真穷,这群人身上都没有什么宝贝,更让人扼腕的是平海侯被斩杀的那一刻空间宝物也被斩碎了,否则应该能留下不少宝物。
“一只麻雀而已,叫嚣得那么凶做什么?”我笑道。
“找死!”
“铿~~~”
另一个老者目光冷冽:“此子固然乃是灵修界的一名天骄,今日张澜斩杀此人,也算是为我云国立下奇功。”
火星四溅中,风寻几乎快要睁不开眼,就在他恢复视线的那一刻,却看到唐阙然一双长腿踏着风雪,手中拉开一张湛青色战弓,箭芒凛冽,澎湃着一种难以抵御的强劲力道!
这货,拜入大业火轮寺之后居然自称佛爷了,真是有够不要脸的!不过,这小子确实变强了许多,一场大业火轮寺的造化足以让他实力翻了三五倍之多,一拳轰出便是一道大业火轮印碾压,无人可挡,就算是侯府的一名族老祭出了一个金色镜子宝器挡住和图书了一击,但依旧被第二道大业火轮印镇杀掉了。
一道曼妙身影降临,带着冲天火光,苏颜已然凝出了妃焱,绝火剑心通明,化出了一片火焰领域,猛然一剑横扫而过,剑气冲天,将三名侯府族老轰得吐血后退,谁也没有想到,这一群灵修者中最水灵灵的一个居然也是最厉害的一个,一出手就惊人无比。
我踏步上前,道:“还打不打了,不打我就要解决你了。”
张澜抬手指着我,目光冷冽一笑:“我想斩你,已经很久了。”
“杀!”
张澜浑身沐浴在朱雀火焰之中,后背上显化出一道道火红泥泞,一只神威凛凛的朱雀正在挣脱而出,双翼猛然张开,有种王者临世的气势,他冷冷一笑:“你想怎么死,一掌镇杀你,还是斩下你的头颅?”
“哦?”
我低声道,飞身而去,真龙拳印腾空缔结,笔直轰向了两名侯府族老,顿时他们连抵挡的余地都没有,身躯接连爆碎炸开,真龙之气横扫,波及另外几个侯府少年,一个个都吐血飞退,失去了战力。
符号闪烁,结印成功。
“张澜乃是侯府第一天骄,身拥侯爷传下的朱雀法,号称太古十圣绝术之一,哼,那个小子要遭殃了!”
……
朱雀法跟真龙绝术一样,属于太古十大圣术之一,没有想到在云国居然有残缺的法则流传,也难怪这个张澜会那么狂妄,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
“杀光他们!”
宋骞聚出松木剑横扫,专杀那些被我们震伤的人。